第六百七十八章【救火队员】八千字


  第六百七十八章救火队员八千字

  邢朝晖并没有挽留他,继续道:“你给我们的帮助很大,拿这次的美guó之行来说,如果不是你,也不会挖出一个如此庞大的跨guó洗钱集团,王均瑶、黎叔这帮人和guó内**官员相互勾结,将贪污款大肆转移到境外,给guó家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

  张扬道:“王均瑶已经死了,黎叔也被我shā了,这件事已经画上了句号”

  邢朝晖却摇了摇头,他问道:◎“f逼为什么会在第一时间找到你,他们为什么口口声声说你是谍报人员?有人一直在盯着你”

  张扬道:“就算有人在盯着我,这个人也一定是来自你们guó安内部,我的档案不是一直都保密吗?为什么会被泄漏★▲出去?”

  邢朝晖道:“组织里出了内奸,我现在最想调查的就是这件事”

  张扬道:“这和我已经没有关系了”

  邢朝晖道:“你有没有想过,王均瑶一个人是做不出来这么大的事情的,这个■洗钱组织涉及到的层面乎于我们的想像,黎叔死了,一切线索到此中断,我们挖出了一部分**官员,可是这些官员仅限于南锡,guó内通过这条线从事洗钱的**官员还有很多”

  张扬道:“那是反贪局的事情”

  邢朝晖摇了摇头,他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了张扬

  张扬看到档案袋上机密的标记,他摇了摇头道:“我已经打算退出guó安了,所以还是不要看了”

  邢朝晖道:“你最好还是看一看,关于王均瑶的”

  张扬微微一怔,听到王均瑶的名字,已经足以驱使他打开这份档案,他打开档案仔细的看了下去,两道剑眉慢慢拧结在了一起,怒火从他的双目之中喷射而出

  邢朝晖低声道:“根据我们的dn○鉴定,在南锡君缘大酒店发现的那具尸体并不是王均瑶”这一消息如同炸雷般响彻在张扬的耳边,他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我亲眼看到过那具尸体,是她,没错”

  邢朝晖道:“我只相信科学证据,你可能听说过,□日本战guó时代,很多枭雄人物全都拥有影武士,也就他们的替身,根据dn的鉴定结果,我可以断定,死去的那个人不是王均瑶”

  张扬紧握双拳,怒吼道:“怎么可能?”他心中充满着愤怒,一直以来他都以为王均瑶已经死去,也只有王均瑶死了才能让他的心里感到好过,可邢朝晖现在告诉他的无情现实让他几乎就要疯狂,害死佳彤的元凶竟然利用金蝉脱壳之计瞒过了自己,死去的只是一个替身,而王均瑶此时不知正在哪里逍遥自在张扬咬牙切齿道:“就算找到天边,我也要找到她,亲手把她shā死”

  邢朝晖道:“最近一段时间,我进行了多方调查,可是没有任何关于王均瑶的消息,她已经人间蒸发了,所以,我怀疑王均瑶并不是洗钱组织的真正大佬,她的背后可能还有人在指挥,当初她自shā身亡,我就感到非常的奇怪,只要她逃出境外,就可以逍遥法外,她明明已经逃脱了警方的包围,为什么要选择死?”

  一直以来张扬都没有去仔细考虑这个问题,他紧咬双唇,内心的仇恨已经燃烧了起来

  邢朝晖道:“唯一一个合理的解释是,她的背后还有人指挥,王均瑶必须要消失,不然就算我们不对付她,也一定有人会对她下手”

  张扬道:“她在哪里?”

  邢朝晖摇了摇头:“这件事并不重要,我怀疑我们的内部,王均瑶,还有王均瑶背后的神秘人物,他们之间有着种种的联系,我们必须要挖出这条线,铲除组织内部的毒瘤,找出王均瑶以及她背后的神秘人物”邢朝晖拿出火机,将那份关于王均瑶的dn报告点燃,低声道:“这份报告,只有你和我知道,王均瑶活在世上的消息不可以泄漏出去,她希望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而我们只能选择将计就计”

  张扬道:“要我做什么?”

  邢朝晖道:“冷静,你应该做的就是冷静,你恨王均瑶,而王均瑶一样恨你,你想shā她,她一样不会放过你,我相信,只要风声过去,她一定会想办法对你下手,等她出手的时候,我们就有了机会”

  张扬道:“她害死了佳彤,我担心……”话没有说完,邢朝晖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邢朝晖道:“我认为王均瑶不会轻易对你的身边人出手,如果她故技重施,就会让你产生怀疑,从而联想到她的身上,她好不容易才用假死逃过一劫,如果出手,出手的目标必然是你,她不敢冒险,也不会再有和你周旋的耐心”

  张扬点了点头

  邢朝晖道:“现在,你还想离开吗?”

  张扬道:“我在想,也许我可以再尝试一段时间”

  邢朝晖摇了摇头道:“从今天起,我会把你在guó安的一切记录清除,把你从guó安除名你的一切行为和guó安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你在guó安的直接联系人只有我,也就意味着,你以后做任何事都要自己对自己负责”

  张扬道:“明白”

  邢朝晖端起酒杯,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张扬,我的目的是挖出内奸,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你出了任何事,guó安都不会对你负责”

  张扬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我不需要任何人为我负责,我就是我,无论和王均瑶勾结的那个人是谁,只要让我查出他,我会亲手夺走他的性命”

  邢朝晖强调道:“记住,千万不要将这件事泄露出去,她○利用死亡来麻痹我们,我们刚好将计就计,如果让她知道自己死亡的真相被我们知道,那么不但我们的计划会失败,而且你的身边人都会有危险”

  张扬点了点头

  邢朝晖又道:“章睿融不久后就会回到总○部工作,如无必要,你以后不要再和guó安发生任何的联系如果发生紧急状况,我会主动和你联络”

  张扬回到平海驻京办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赵军将他送到大门前,张扬下车的时候,赵军叫住他:“张扬,那辆皮卡车,我们会派人去接收”

  张扬笑了笑,看来赵军已经收到自己离开guó安的消息了,他点了点头,从今天开始,邢朝晖已经斩断了他和guó安的一切联系,guó安曾经提供给他的一切当然都要上缴,张扬向赵军伸出手去

  赵军和他握了握手,低声道:“保重”

  张扬道:“你也一样”

  张扬在京城的第一个清晨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他拿起电话:“喂”

  电话那头传来常务副市长龚奇伟的声音:“张扬,你到京城了吗?”

  张扬有些诧异,自己刚刚来到京城,龚奇伟就打电话过来,难道说老乔变卦了,给自己的处分仍然下达了?他嗯了一声,看了看手表,时间指向凌晨三点,张扬意识到一定发生了紧急事件,不然龚奇伟不会这种时候给他打电话张扬打了个哈欠道:“龚市长,这大半夜的,您找我什么事儿?”

  龚奇伟道:“张扬,抱歉这么晚打扰你,可是市里遇到了一件紧急的事情”

  张扬道:“龚市长,上次让我去跑水污染的问题,该不是这次哪儿失火了,打算让我去扑火”张大官人多少还是有些牢骚的

  龚奇伟当然能够理解,其实他也不想打这个电话,可是事发突然,他能够想到的人只有张扬,龚奇伟道:“驻京班主任史学荣自shā了,刚刚发现的事情,你赶紧去现场看看,吴已经出发了,连夜赶过去,估计最快也要明天中午才能到”

  张扬愣了:“史学荣自shā了?”

  龚奇伟再次给予了肯定性的答复:“张扬,真的要辛苦你了,南锡驻京办那边乱成了一团,剩下的人都不知如何是好,这种时候,需要有人出来主持大局,你过去从事过驻京办的工作,又是我们南锡市领dǎo班子成员……”龚奇伟不知什么时候也跟◇着李长宇学会这一套了

  张扬道:“龚市长,咱先打住,我就是一处级干部,体委主任,我可不敢自称是什么市领dǎo班子成员,你们真把我当成救火队员了?”

  龚奇伟以为张扬因为水污染的事情在闹●情绪,叹了口气道:“水污染的事情让你受委屈了”

  张扬道:“龚市长,你别多想,我没觉着委屈,当初我愿意去就有了背黑锅的心理准备,这样,我去看看,争取帮忙稳定一下形势”

  龚奇伟道:“我马上通知驻京办方面,告诉他们你过去处理这件事”

  张扬放下电话,不由得摇头苦笑,自己真是天生的劳碌命,本指望来到京城避一避风头,忙里偷闲两天,让时间消除一下自己殴打廖博生的影响,可没想到自己刚▲到京城事情就来了

  张扬这个人从根本上是好事的,没事他都想折腾出点事儿来,这次市里找到了他,他当然要接下这个任务三月初的京城,夜晚仍然很冷,张扬这次没有带车过来,在清江大酒店门前站了好一会儿才☆拦住一辆出租车,直奔南锡驻京办而去

  等到了南锡驻京办,张扬发现这边的情景果然很热闹,驻京办院子里警灯闪烁,警察在门口拉起了黄色的线,因为是深夜,并没有多少人过来看热闹,张扬下车付了车费向里面走去,在门前被一名警察给拦住了:“同志,你干什么的?”

  张扬马上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只说自己是南锡市委市政府派来处理这件事的,那警察道:“工作证,身份证,我们上级规定,必须要提供这些证明”

  张扬掏出皮夹,准备给他拿证件看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人叫他的名字:“张扬”

  张扬抬起头,却见梁联合从远处向他走了过来

  张扬笑了,他过去在春阳驻京办的时候,梁联合就是辖区分局副局长,他们之间还因为乔鹏飞的事情发生过一些摩擦,不过后来两人也算得上不打不成交,因此而成了朋友

  那名警察看到张扬和梁联合认识,马上向梁联合敬了一个礼:“局长”

  梁联合道:“让他进来,他是我朋友”

  张扬走了过去,伸手和梁联合握了握道:“梁局,什么时候调到这边来了?”

  梁联合道:“年初才过来的,你什么时候来京城的?”

  张扬道:“昨天晚上到的,市里突然打电话过来,让我处理驻京办的事情,所以我匆匆赶过来了”

  梁联合点了点头道:“死者史学荣,生前是你们南锡市驻京办主任、党组,根据现场勘查的初步结果来看,他是服毒自shā”

  张扬道:“不是他shā?”

  梁联合摇了摇头:“尸体已经送往鉴证科,尸检结果今晨就会出来”

  这时候南锡驻京办副主任于海林走了过来,他看到了张扬特地过来打招呼,张扬过去和于海林有过一面之缘,对这个人印象并不深,点了点头道:“怎么发现的?”

  于海林没说话,大概是因为梁联合在一旁的缘故

  梁联合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我们调查取证之后就收队了,有什么事情会再和你们联络”

  张扬道:“梁局辛苦了”

  梁联合笑道:“这两天不急着走,抽空一起吃饭,前两天我师父还提到你”梁联合的师父是八卦门掌门史沧海

  张扬道:“我也很久没见过史老爷子了,等这件事处理的差不多,我来做东,请史老爷子吃饭”

  梁联合笑道:“好,我转告他老人家”

  警方调查取证之后于凌晨四点半左右收队,因为驻京办主任史学荣的自shā身亡,整个驻京办都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阴霾,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压抑非常

  张扬来到副主任于海林的办公室,于海林给他倒了一杯茶,南锡驻京办一共有三名副主任,于海林只是其中之一,算上几名官员,大大小小的工作人员一共有十七人,机构也算不小

  张扬喝了口茶道:“其他人呢?”

  于海林道:“王毅和苗慧茹都不在驻京办住,晚上打了他们的电话,都打不通,恐怕要等到明天上班才能联系上”

  张扬道:“固定电话还是手机?”

  于海林□道:“都配了,不过他们都关机了”

  张扬道:“知道住处吗?”

  于海林点了点头

  张扬道:“让人去请”虽然张扬对南锡驻京办缺乏了解,可是他从来到之后看到的状况已经认定驻京办的管□理存在着巨大的缺陷

  换成平时,于海林未必会买张扬的帐,可是现在驻京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驻京办主任史学荣自shā,驻京办上上下下人心惶惶,谁也不知应该怎么办,张扬的出现相当及时,于海林就有了主心骨,何况此前市里已经打了电话,告诉他们体委主任张扬会去处理这件事

  张扬对此也颇感无奈,自己现在俨然已经成了南锡市的万金油,哪儿有需要就抹到哪儿去不过这厮原本就是个好事的性子,市里现在这样用◎他,也算是摸准了他的脾气,可谓是人尽其才

  于海林让人去请两位副主任的功夫,张扬了解了一些情况,史学荣之前并没有太多的异样,昨天晚上还和他们驻京办的几名干部一起吃了饭

  于海林道:“昨◆晚史主任也没喝多少,我们八点钟的时候就结束了,然后史主任出去了一会儿,十一点左右的时候,他回来了,当时我在门口遇到了他,和他打了个招呼,闻到他身上有很浓烈的酒气,史主任应该是又出去喝了酒今天凌晨两点半左右的时候,他老婆从南锡打电话过来,说打他的手机没人接,昨晚他打电话回家,说了一些很奇怪的话,所以很担心他,让我去看看,于是我叫了一名值班的同事去敲史主任的房门,敲了一会儿不见有人开门,找钥匙开门发现房门被从里面插上了,于是我们把门踹开,发现史主任已经死了……”于海林叹了口气,有些自我埋怨道:“如果我警惕性再高一点,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其实这些话他都对警方说过了,此时只不过又向张扬重述了一遍

  张扬道:“好好的为什么要自shā?”

  于海林道:“我也不清楚”

  张扬心说,像史学荣这种处级干部,担任的职位又是外放的肥缺,在驻京办一个人独揽大权,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样的人怎么说也是一个成功人士,为什么会寻短见?能让人寻短见的原因不外乎几种,要么是得了绝症,要么是人生不得志,要么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张扬道:“史主任身体怎么样?”

  “挺好的,上个月体检,他的体检报告全都正常,比年轻人还好”

  张扬又道:“他家庭生活怎么样?”

  “也挺好的,他夫人是南锡百货大楼的总经理李凤霞,儿子在东江读大学”

  此时驻京办的两位副主任王毅和苗慧茹都到了,看来他们都是刚刚听说哦史学荣自shā的事情,脸上的表情都显得十分的惶恐,惶恐中还带着那么些悲伤

  张大官人在官场中历练了这么久,这帮人是真心还是假意他一眼就能看出来,从他的个○人观感来说,史学荣死了,这三个副主任惶恐的成分大了一些,悲伤倒未必见得,你想想啊,正主任死了,他们这帮副主任才有上位的机会,只怕有人心底开心都来不及呢

  苗慧茹三十出头,妆容精致,从这一点张扬☆○人观感来说,史学荣死了,这三个副主任惶恐的成分大了一些,悲伤倒未必见得,你想想啊,正主任死了,他们这帮副主任才有上位的机会,只怕有人心rénguāngǎnláishuō,shǐxuéróngsǐle,zhèsāngèfùzhǔrènhuángkǒngdechéngfèndàleyīxiē,bēishāngdǎowèibìjiàndé,nǐxiǎngxiǎngā,zhèngzhǔrènsǐle,tāmenzhèbāngfùzhǔrèncáiyǒushàngwèidejīhuì,zhīpàyǒurénxīndǐkāixīndōuláibújíne

  miáohuìrúsānshíchūtóu,zhuāngróngjīngzhì,cóngzhèyīdiǎnzhāngyáng就看出,她在听说史学荣死讯之后,还是做了一番精心的装扮才出门的,这个女人很镇定,她的内心也绝不会像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样悲伤,不过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这会儿苗慧茹眼圈微微有些发红,两点若有若无的泪光闪动,悲不自胜道:“怎么会这样?史主任怎么会这么傻呢?”

  于海林把张扬介绍给他们,这帮驻京办的对张扬的名气都听说过,张扬当初在春阳驻京办工作的时候,在平海驻京办圈里名气很大,王毅还和他打过照面,不过没什么深交,两人都客气的过来打招呼心中都有些奇怪,市里怎么派了一个体委主任过来解决问题

  张扬其实是被临时抓了壮丁,不过这厮虽然表面上吊儿郎当,可做事还是很认真的,他向两人道:“你们晚上手机都不开的?”

  苗慧茹和王毅对望了一眼,两人本以为张扬会问史学荣的情况,却想不到他一上来就是问这件事,苗慧茹道:“我手机没电了”

  王毅本来想说这个理由的,可被苗慧茹抢先说了,他只能道:“我关机了,今晚不是我值班……”

  张扬道:“咱们市里的行政条例你们可能不知道,不过驻京办的行政条例你们应该知道啊”张扬刚才已经找于海林要了一份行政条例,他扬了扬手中的那份行政条例道:“我刚巧看到了,驻京办所有工作人员要保持通讯工具24小时畅通,我没看错?”

  苗慧茹道:“张主任,我手机真没电了”

  张扬道:“座机呢?”

  “我睡得太熟没听见”

  张扬把目光投向王毅,王毅知道这厮不好对付,他低声道:“张主任,我昨晚喝多了所以……”

  张扬笑了笑:“手机是自己买的还是公家给配的啊?”一句话把三名副主任的脸都给问白了本来于海林还在那儿幸灾乐祸呢,没想到张扬是一个都不放过,一杆子把他们仨全打进去了

  于海林道:“张主任,本来我们都不想配手机的,是史主任说工作需要,随时可以联系到我们,所以才同意”

  张扬道:“史主任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是他自shā了,联系人都联系不到,真是一个讽刺啊”

  苗慧茹道:“张主任,驻京办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事情,我们白天忙了一天,晚上好不容易有了休息时间,昨晚到家都已经是九点钟了,谁能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她言语中有些不忿了,心说这个体委主任管得也太宽了

  张扬道:“驻京办忙什么事儿我清楚,你别跟我强调理由,驻京办工作我又不是没做过,给你们配手机干什么的?为的就是方便联系工作,可驻京办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需要你们出现的时候都联系不上,把手机都给我交出来“

  苗慧茹和王毅愣了,于海林不敢怠慢把自己的手机缴了上去

  张扬道:“我说他们两个的“

  王毅和苗慧茹对望了一眼,两人心不甘情不愿的把手机缴了上去,张扬拿起了苗慧茹的手机,咧嘴笑了笑道:“不错啊,款摩托罗拉,不少钱呢,这电不是满满的吗?“

  苗慧茹脸上有些发烧:“我……有备用电池……”

  张扬翻了翻通话记录,苗慧茹的手机记录很干净,一条通话记录都没有张扬才不会相信她平时不用话呢,这女人肯定是将记录删除了

  王毅的脸色变了,他疏忽了,他的手机通话记录没来得及删,还好张扬没在意,把两个手机都关机后放在桌上:“市里有规定,处级以下干部禁止公款配备手机,你们都违规了,手机我没收”

  苗慧茹咬了咬嘴唇,顿时对这位年轻的体委主任就恨上了

  于海林也把自己的手机送了过去,张扬道:“不用,你的先留着,驻京办这么多事情要处理,有手机方便联络,他们的就没啥必要了,一个关机,一个没电,留在身上也是聋子的耳朵,摆设”

  苗慧茹道:“张主任,还有什么事吗?没事儿我先回去了”

  张扬道:“苗慧茹同志,驻京办主任自shā了,你说有事吗?你什么政治觉悟?现在你去通知驻京办所有工作人员,八点钟准时到会议室开会”

  苗慧茹还是有些后台的,过去在驻京办,就是史学荣也◇要让她三分,可是张扬来了之后丝毫不给她留有任何的情面,先是把她的手机没收了,然后对她呼来喝去,苗慧茹气得脸都白了

  苗慧茹离去之后,张扬把目光转向王毅和于海林:“驻京办财务方面谁负责?”
  于海林和王毅心里都是暗暗叫苦,市里怎么派这位爷过来了,驻京办主任死了,让张扬来是为了协助处理事情,怎么他到了驻京办好像要从廉政抓起

  王毅道:“财务科由王琴负责”

  张扬道:“让她过来”

  王毅去找王琴了,于海林觉着苗头有些不太对,可是又不知道应该怎样开口,张扬望着他道:“于主任,你还有什么话对我说吗?”

  于海林道:“张主任,其实手机的事情,现在各个驻京办都▲差不多”

  张扬道:“你每月手机费多少?”

  于海林愣了一下,支支吾吾道:“不多”具体多少他还是没说清楚

  张扬道:“市里让我来暂时主持驻京办的工作,稳定大家的情绪,你放心,我■□只负责半天,吴副正在往这儿赶呢,等他到了我就走”

  于海林心说你还是赶紧走,再多呆一会儿,驻京办什么底子都被你给摸出来了

  财务科的王琴是驻京办副主任王毅的亲侄女,王毅之所以去的那么匆★忙,就是因为这位钦差大人不好对付,他找到侄女交代了几句

  王琴二十五岁,长得娇小玲珑的,来到张扬面前,神情很忐忑,她小声叫道:“张主任好”

  张扬点了点头,向王毅道:“王副主任,这里没你事了,你去把史主任这个月的通话记录详单给打出来,我要看看”

  王毅点了点头,转身走的时候,张扬又叫住他:“把最近半年的通话记录都调出来看看”

  王毅心说这位张主任今天看来跟手机干上了

  王毅走后,张扬打量了一下王琴:“王琴,你是驻京办的会计?”

  王琴点了点头

  张扬道:“史主任自shā了,具体原因警方正在调查之中,市里让我来了解一些情况”

  王琴□道:“张主任,您问,我知道的尽量配合”

  于海林道:“小王,一定要配合张主任的工作”

  张扬皱了皱眉头:“于主任,这里也没你事了,你去准备点早餐,回头我去吃饭”

  于海林当然明☆白张扬是故意要支开自己,他点了点头,转身去了,于海林在财务上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史学荣对财政大权把得很紧,平时过五百块的发票都需要他亲自过目,才能签字报销,于海林认为张扬是无用功,廉政搞不到自己的头上,查出问题也是史学荣的问题

  张扬道:“小王,驻京办的通讯费都是你下发的吗?”

  王琴点了点头:“嗯,按照规定,主任每月一千五,副主任一千”

  张扬道:“有缴费凭据吗?”

  王琴道:“有,不过……”

  “不过什么?”

  王琴道:“张主任,您是不是怀疑我们的账目有问题?”

  月底再求,规定,每天只能投出两张,大家不要等到月底了R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