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聪明反被聪明误】八千字


  梁联合慌忙道:“不用,我们中午严令禁酒”

  张扬道:“那就不喝,吃饭总成le,你公务在shēn也得吃饭”

  王毅答应之hòu赶紧去准备le

  等王毅走hòu,粱联合叹le口气道:“张老弟,京城这个地方水很深,有些事必须三思而hòu行”他说这番话是好意,可张扬却不爱听,张扬道:“粱局,你还是怀疑我打le严开金?”

  粱联含笑道:“那件事并不重要,严开金在京北公司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不过你们双方一直合作的都很好,还是好合好散

  张扬听出粱联合在为京北说话,他也不是故意要闹事,指le指房间的四壁道:“你也看到le,我们驻京办去年才装修,花le一百多万,他们让我们走,是不是有点儿不讲道理”

  粱联合道:“合约我也看过,京北方面要给你们违约金,我看这件事尽量不要伤le和气”

  张扬道:“那点违约金根本不够我们的损失,想让我们走容易,我也不讹他们,你帮我给那个钟民递个话儿,除le违约金之外再拿五十万出来,另外,我们搬家需要一个月,他要是答应这件事就这么定le,他要是不答应,我管他钟民还是钟旧民,我把他变成钟难民”

  张大官人这番话说得掷地有声,粱联合听得也是直皱眉头,他是这片区域的治安长官,当然不希望有事情发生,可粱联合对张扬又走le解的,这厮绝对是今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不仅如此,他还拥有级变态的战斗力,粱联合还是希望这件事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le,他笑道:“我也不瞒你,钟民和我的关系不错,这样,我约他”咱们三人坐在一起谈谈,看看这件事能不能和平解决”

  张扬听粱联合把话说到le这种地步,当然不好意思继续让他为难,他点le点头道:“谈谈也好”

  粱联合当着张扬的面给京北公司的老总钟民打le电话,他和钟民是老朋友,认为这件事还是能够帮忙说和的,可钟民听到粱联合是为le这件事,态度极其的强硬”在电话中大声道:“老粱,你别管这事儿le,房子我是收定le,在京城的地面上他居然打我的人,你帮我告诉他,我要跟他打官司,我要把他弄进局子里”声音很大,张大官人的耳力本来就好”把这番话听得清清楚楚

  粱联合有些尴尬的咳嗽le一声道:“民,要不你来南锡驻京办一趟,咱们谈谈”钟民道:“有什么好谈的?帮我跟他说一声,让他们马上给我滚蛋,明儿一早我就让人去收房子”他们不搬,别怪我不客气,明天我把他们连人带东西全都扔出去”钟民把话都说到le这个份上”粱联合当然不好把张扬提出的条件说出来,他担心张扬听到,向张扬看le一眼,发现张扬没事人一样,在哪儿端起茶杯喝水张大官人当然听得清清楚楚,心里也很恼火,可是他不能发作”梁联合又没得罪他,人家是好意”想帮忙活个稀泥,当当和事老”是钟民不给他机会

  粱联含笑le笑道:“你们都很固执”

  张扬微笑道:“不聊这些事情,走吃饭去”

  粱联合实在是不方便吃这顿饭,他再次谢绝,张扬不由分说,挽着他的手臂,把他和同来的几名手下请到le餐厅王毅已经让人准备好le,南锡驻京办的饭菜一向都很有特色,大厨烧得一手绝佳的淮扬菜

  粱联合之所以一再推迟,是因为他觉着这顿饭吃得不自在,吃人家的嘴软,他和双方都很熟悉,实在不方便表明自己的立场,张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让王毅开le一瓶三十年害藏的茅台:“粱局,好酒啊,多少来一杯”

  粱联合道:“■我们有规定,中午禁酒”

  张扬道:“规定都是领导定的,分局的领导就是你,少喝一点,三杯成吗?”

  粱联合碍不住他殷勤相劝,终于软化le下来,点le点头道:“三杯,就喝三杯”

  ◇◇话虽如此,一旦开le戒,就有le刹不住车的趋势,粱联合本shēn就是好酒之人,喝le两杯酒之hòu,心态舒缓le许多,粱联合忍不住又劝张扬道:“张老弟,这件事我看就这么算le,法律上你们站不住脚的” □
  张大官人居然点le点头道:“无所谓,又不是什各大事,回头我就让他们搬家”

  粱联合愣le,王毅和于海林都愣le,刚才张扬还坚持不搬,可突然之间就转变le主意,难道他真的忌惮钟民?

  粱联含笑道:“想通le就好,回头我们去找钟民,让他们尽量宽限几天”

  粱联合并没有想到钟民的态度如此强硬,他咬死口一定要让南锡驻京办搬家,明天上午就去收房子粱联合看到钟民如此坚决,也觉着很没面子,他提醒钟民道:“张扬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不好惹,这件事你是不是考虑一下?”钟民道:“我知道”

  粱联合道:“你知道还惹他?”

  钟民反问道:“你觉着我惹不起他?”

  粱联合开始觉着这件事有些不对le,其中一定有内情,他低声道:“民,好像你和张扬之间没什么矛盾”

  钟民道:“过去没有,现在有le,我要回我的房子天经地义,他凭什么打我的人?”

  粱联合道:“民,听我一句话,赌气没什么意思,张扬不好惹”钟民道:“别人怕他,我不怕他,我就是要回我的房子,我还不信,京城的地面上还能反le他”

  粱联合心中暗叹,心说你钟民是没见识过张扬的武力,如果你真看到张扬出手,就不会这么说le

  钟民道:“老粱,你别跟着掺和”这里没你的事儿,明天有多远躲多远,我带人去收房子”………………………………,南锡驻京办那边,张扬的确下命令放假le,这是为le考虑到工作人员的安全问题从周五一直放假到周日,没必要的话让工作人员这两天尽量不要到驻京办来张大官人虽然厉害,可南锡驻京办的这帮工作人员没几个能打的,张扬已经预计到明天对方可能要采用暴力手段收回这里,张大官人也做好le以暴制暴的准备

  王毅和于海林都感觉到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两人都怕事,这里是京城不是南锡,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张扬虽然有些背景,可京北的钟民也不是寻常人物,能在京城把生意做这么大,shēnhòu肯定有些hòu台钟民虽然不是京城三公子之类的显赫人物,可他也不是平民老百姓家的孩子他们商量之hòu都觉着这件事十分的严重,一起悄悄去见le市委副〖书〗记吴明,向吴明详细汇报le这件事

  吴明这两天恢复得不错,就是发现周围护士对自己的态度好像不太对一个个戒心极重,过去负责照顾自己的那个漂亮小护士也不见过来le,吴明很纳闷,闲着没事就琢磨这事是不是跟张扬有关,听说驻京办又出le事情吴明的第一感觉居然是幸灾乐祸,虽然他知道,shēn为南锡市委领导不该产生这样的想法,可他还是打心底感到快慰,让你丫嚣张,现在麻烦来le,市里让你暂时负责驻京办的工作,可你屁股都没坐热,就让驻京办连窝都没le说出去真让人笑掉大牙

  于海林苦着脸道:“吴〖书〗记,您得帮我们拿主意”,吴明道:“你们都怎么看啊?”

  于海林和王毅对望le一眼于海林鼓足勇气道:“我们觉着◇这次的事情没必要搞这么大,既然人家愿意付给我们违约金咱们就别闹le,我们来京城是为le和各方面搞好关系,而不是为le结仇”,王毅道:“就算是打官司,咱们赢le也就是赢得违约金,纠缠下去没多少意思”

  吴明道:“你们把这些话对张扬说清楚le吗?”,两人同时点le点头道:“都说le,可是他不听,他现在给驻京办的所有工作人员放假,说是考虑到大家的人shēn安全,这三天不要到驻京办来上班”

  吴明笑道:“人shēn安全?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是法治社会,有什么好怕?”

  于海林道:“吴〖书〗记,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京北这次铁le心要把房子要回去,他们放话出来le,明天一早就过来收房子,张主任那脾气你也知道,看样子非得要跟京北公司干上一仗才肯罢休”

  吴明道:,“那块地本来就是人家的,赌这口气干什么?这样,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冷静冷静,你们先回去,帮我盯着他,让他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来,如果发生le什么情况,赶紧向我汇报”

  两人离开之hòu,吴明并没有马上给张扬打电话,他想le想,还是先给南锡市委〖书〗记李长宇打le个电话

  李长宇听吴明说完这件事不由得一惊,他第一反应就是吴明没安好心,你吴明shēn为市委副〖书〗记,也是张扬的上级领导,为什么不直接找集扬,而要把这件事先说给我听?李长宇道:“吴明同志,shēn体怎么样le?”,李长宇是在打岔

  吴明的话被他给打断le,只能先回答李长宇的问题:“谢谢李书记关心,术hòu恢复很顺利,刚刚拆过线,明天就准备出院”,李长宇道:“那就好,对le,你怎么不直接找张扬?”,兜le一圈又回到刚才的问题上,别看兜le个小圈子,李长宇却是怀有深意的,一方面表示le对吴明的关心,二是确信吴明恢复顺利下面已经准备给这厮委派任务le

  吴明也就是顺口回答问题,可话说出口就开始hòu悔le,麻痹的,李长宇真是一只老狐狸,自己一不留神被他给绕进来le自己怎么就说恢复顺利呢李长宇这是给他设套啊他咳嗽le一声道:“李〖书〗记,你也知道,张扬这个同志有点倔,认准的事情轻易不会回头,我的话他未必肯听

  ”,李长宇道:“你还没找他谈?还是先找他谈谈,晓以利害,其实这次驻京办那边的事情本来是由你负责的”,李长宇这句话的意思很明白,张扬现在是替你承担责任如果不是你吴明临阵脱逃,张扬也不会冲到风口浪尖

  吴明听到李长宇的这句话顿时有些hòu悔le,他聪明反被聪明误,本以为先下手为强,利用这一手把张扬的退路先给堵死le,却想不到李长宇极其的老道,三两句话就把这件事扯到le他的shēn上吴▲明有种不祥的预感,如果这次闹出什么事情李长宇的板子绝不会放过自己他连忙表白道:“李〖书〗记,我就是想及时向市里汇报一下情况,张扬那里我马上去谈”

  李长宇道:“辛苦你le,看到你如此关心咱们南●锡的利益,我由衷的感到欣慰吴明同志,你是轻伤不下火线啊,是条真汉子说起来,我真走过意不去,你的shēn体才刚刚复原,就要称马上投入到工作中去”李长宇刚才询问吴明的病情就是为le给他加担子做准备呢,一句轻伤不下火线已经把吴明逼得无路可退le

  吴明悔得恨不能扇自己一个嘴巴子,当初就是为le逃避驻京办的麻烦,他才选择住院开刀可现在自己又把自己给送到麻烦里le,最头疼的是这次张扬惹得麻烦要比上次大得多

  李长宇道:“吴明啊,你一定要把驻京办的事情解决好搞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尽量和平解决这件事,在京城你就是最高领导,一切都以你的决定为准,你要承担起这个责任”最hòu一句话是亮点,吴明这会儿恨得牙痒痒,他恨得不是张扬,恨得也不是李长宇,他恨得是自己,自己不是犯贱吗?这根本是作笳自缚啊

  李长宇挂上电话,唇角浮现出一丝冷笑,吴明这厮想要搬弄是非,想通过这种方式撇开干系,哪有那么容易?吴明住院开刀,李长宇嘴上虽然没说什么,可心里对这件事也抱有怀疑,他也考虑到吴明选择在这时候开刀有逃避责任之嫌,可逃不过的注定逃不过,如果这厮老老实实在医院里住着,始终装削子李长宇也想不到他,可他非得要跳出来搬弄是非李长宇刚好把他给揪住le,让你丫跳,我先把责任扣在你的头上,这次无论张扬捅le多大的漏子,你吴明都是第一责任人

  李长宇虽然把责任推给le吴明,可张扬那边他不能不过问,这小子的脾气李长宇是清楚的,他真要是犯起脾气,天王老子他也敢对着干,李长宇必须要问清发生le什么事,李长宇紧接着就一个电话打给le张扬

  张扬接到李长宇的电话并不惊奇,驻京办上上下下这么多人,自己这次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肯定会有人向领导反映,张扬笑道:“李书记,这件事这么快就传到你耳朵里le,消息够灵通的”,李长宇道:“吴明告诉我的”

  张扬愣le一下,他实在想不到会是吴明向李长宇反映le这件事,他马上就想到le两位驻京办的副主任,肯定是这俩货跑到吴明那边把事情说给他听,张扬不屑道:“他怎么不直接找我谈?”,李长宇道:“你以为自己很好说话吗?”,张扬笑道:“周围人都说我通情达理”

  李长宇道:“怎么回事啊,房东如果逼得太紧,就把房子还给人家,别把事情闹大”

  张扬道:“我正在看咱们驻京办去年的装修改造支出记录,包括房屋结构改造,庭院绿化,围墙重修,暖气管道换,房屋装修…………”,李长宇打断他的话道:“别罗嗦,给我个总数”,张扬道:“一共花le一百九十七万,这个数字里面不包括家具家电这些能够带走的”

  李长宇倒吸le一口冷气道:“这么多?”,张扬道:“其中究竟有多少水分我不知道,不过账目上清清楚楚写着,我们如果现在就走,按照合约他们只需要赔给我们十八万”也就是说,刨去折旧的因素在内,我们都要损失一百五十万以上”

  李长宇道:“当初租约是怎么签订的?为什么会留下这么大的漏洞?”

  张扬道:“我看过那份租约,今年的钱咱们已经预先给过子,同等条件下咱们有优先续约权”史学荣当初和京北公司方面有个口头协议,装修hòu五年内不会有任何的变动,可那件事没经过公证”

  李长宇也感到这件事有些棘手le,张扬坚持不搬果然是有原因的,一百五十万,如果他们接受对方的条件就这么搬走le,等于给南锡市造成le一个巨大的损失,以hòu难保不会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李长宇shēn为市委〖书〗记不可能不维护南锡的利益,一百多万的损失可不是小数目,尤其是发生在驻京办,李长宇道:“口头协议是不作数的,张扬,你不要硬来,还是要想些办法,尽量和平解决这件事”

  张扬道:,“我倒是想和平解决这件事”可他们根本不讲道理,这件事有些蹊跷,我也搞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把我们给赶走”,李长宇道:“总之你记住,尽量要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千万不要冲动”你在京城也有不少的朋友,可以通过他们解决这件事”

  张扬道:“放心,我心里有回数”,李长宇又交代le几句方才挂上子电话

  ……………………………………………………………………………………,………………………………,张扬和李长宇通话过hòu不久”吴明就打来le电话,其实吴明接连打过le几个,只是因为张扬正在和李长宇通话,所以一直都没打进来

  张扬已经知道这厮先把自己的事情捅给le李长宇,◇心中充满le对他的不爽

  吴明道:“张扬,你很忙啊,电话都打不进去”

  张扬道:“没办法”你吴副〖书〗记生病住院,驻京办事无巨细全都落在le我头上”想不忙都难”,吴明听出le他对自己的☆怨念,笑le一声道:“辛苦你le”小张啊,我听说驻京办出le点事”

  张扬道:“听谁说的?”

  吴明愣le一下,犹豫着是不是把王毅和于海林给卖le

  张扬道:“听王毅和于海林说的?不错,走出le点事儿,现在房东要收回这块地皮,眼瞅着我们就没有办公地点le”,吴明道:“没有le可以再找,京城这么大地方,咱们未必非得要租他们的房子不是有句俗话吗?叫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吴明这句话说得倒是有些气势,不过他的出发点是害怕这件事闹大le,他本想利用这件事搞搞张扬,却想不到事情捅到李长宇那里,这只老狐狸将计就计把责任推到le自己的shēn上,吴明开始有些紧张le,他已经看出,只要事情闹大,自己只怕比张扬还要倒霉

  张扬道:“吴副〖书〗记,听你的意思是咱们不争le,就这么忍气吞声的把房子退给人家?”

  吴明笑道:“怎么能叫忍气吞声呢?不是有合约吗?按照合约要求他们赔偿不就行le?”

  张扬道:“吴副〖书〗记,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赔偿金只有十八万,驻京办去年才装修,投入的资金一百九十七万,这么多贴到墙上地上的东西可不能带走,这损失怎么办?”,吴明可没听王毅和于海林说起这件事,他一听额头也冒汗le,难怪张扬坚持不走,这件事的礴麻烦啊,一百九十七万装修,采用le几个月,甲醇味儿都没散尽呢,这就得拍屁股走人,损失也太大le,他开始意识到这件事比想象中加辣手,李长宇扔给他的是一个烫手山芋”如果他主张驻京办搬离原址,就意味着损失一百多万的责任要落在他的shēn上,吴明真是悔不当初,自己真是犯贱,这不是主动往枪口上撞吗?如果他不是给李长宇打le那个电话”说不定李长宇根本就想不到他,现在说什么都晚le

  张扬听到吴明那边忽然没le声音,知道这厮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le,张扬故意道:“吴副〖书〗记,你是领导,你给拿个主意,要是你答应就这么算le,我可就撤le”

  吴明一听就慌le:“小张,别介这件事得仔细斟酌斟酌”,吴明这会儿感觉到刀口处有点疼痛le,他连再次装病的心思都有le,可他也清楚,现在如果再装病,以hòu在南锡的体制内就别想抬头le

  张扬道:“怎么斟酌?我想和京北方面商量商量,可人家态度很蛮横,明天就过来收房子”还说要把我们连人带东西全都扔到马路上去”

  吴明怒道:“太嚣张le,他们眼中还有王法吗?”

  张扬道:“吴副〖书〗记,我也不瞒你le,我现在没什么办法,如果不是你住院开刀”我也不会管驻京办的事情,现在你好le,我还是把这件事交给您处理”

  吴明道:“小张啊”你可不能临阵脱逃啊◇”

  张扬道:“我不会临阵脱逃,可你们这些当领导的也不能让我孤军奋战啊?现在整个驻京办空空荡荡的,就剩下我一个人,此外还有一个厨子”

  吴明明知故问道:“其他人呢?”

  张扬道□◇”

  张扬道:“我不会临阵脱逃,可你们这些当领导的也不能让我孤军奋战啊?现在整个驻京办空空荡荡的,就剩下我一个人,此外还有一个”

  zhāngyángdào:“wǒbúhuìlínzhèntuōtáo,kěnǐmenzhèxiēdānglǐngdǎodeyěbúnéngràngwǒgūjun1fènzhànā?xiànzàizhěnggèzhùjīngbànkōngkōngdàngdàngde,jiùshèngxiàwǒyīgèrén,cǐwàiháiyǒuyīgèchúzǐ”

  wúmíngmíngzhīgùwèndào:“qítārénne?”

  zhāngyángdào:“其他人都让我给放假le,我害怕他们明天采取暴力方式强迫我们搬家,shēn为南锡市的干部,我得维护咱们南锡的利益,保障咱们南锡的财产不受侵犯”这厮的这番话说得冠冕堂皇,吴明虽然深表怀疑”可是也不得不承认这厮是有勇气的

  吴明道:“辛苦你le”他听到电话中传来霍霍地磨刀声,吴明顿时紧张le起来:“小张”你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磨刀”

  吴明一听就慌le:“你磨刀干什么?张扬,你可不能干傻事啊?”

  张扬道:“我心里有数”,说完他就挂上le电话

  张扬把手机放在小桌上,笑眯眯看le蹲在一旁磨刀的厨师姜四成:“老姜,不就是杀只鸡吗?至于磨这么大的刀?”

  老姜笑道:“张主任,这刀我用着顺手每天得空就磨一磨”

  张扬抬起手腕看le看时间,正琢磨着自己的客人应该来le,这时候听到le门外的汽车声,一辆路虎吉普车驶入le驻京办的院子里,汽车停稳之hòu,车门打开le,从车上下来le一个西装笔挺的男子,却是张扬的老相识王学海,王学海接到张扬的电话hòu马上放下其他的事情赶到le这里看到张扬,他满脸堆笑的走le过来,伸出双手道:“张主任,很久不见le”

  张扬微笑点le点头,也伸出手和他握le握手,指le指一旁的椅子道:“坐,我让餐厅准备le酒菜,咱哥俩回头喝几杯”

  王学海颇有些受宠若惊,什么时候自己享受这待遇le,王学海还没忘记自己中le张扬的截阳掌,这条性命还捏在人家手里呢,自从王学海东江投资受挫之hòu,这两年已经慢慢恢复le元气,依靠投资的金矿创造le不少的到润,张扬从他开得这辆车已经看出来le

  王学海道:“就咱们两个?”

  张扬点le点头

  王学海建议道:“其实你来京城,应该是我请你,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张扬摇le摇头道:“在这儿吃,这儿清净”

  老姜已经准备好le凉菜,张扬和王学海就在院子里支le张桌子,两人对饮起来王学海来之前就已经猜到张扬肯定有事情找他,他不敢不来,虽然他怀疑张扬所说的在他shēn上施展le截阳掌只是吓唬他的,可他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喝酒之前,先提起le截阳掌的事情:“张主任,那事儿”他指le指自己的胸口:“阴天下雨还是有些疼,好像就快到期le”

  张扬笑le,扔给他一个小瓷瓶,王学海拧开,倒出来一看,是两颗异香扑鼻的药丸

  张扬道:“一颗顶一年,这两年你都不用麻烦我”

  王学海小心将药丸收好le,陪着笑脸道:“张主任,我这病不能除根吗?”

  张扬道:“下次我给你四颗,然hòu是八◆颗,然hòu是十六颗,只要我平平安安,你肯定平率安安长命百岁”

  王学海不由得苦笑起来,麻痹的,看来老子还得帮你买份人shēn保险le,他心里骂,嘴上却不敢说,端起酒杯主动和张扬碰le一下,王◇学海是个极其精明的人,他猜到张扬十有**在各应他,可这个人生性多疑,小心眼太多王学海道:“张主任找我过来,不仅是为le这件事”

  张扬点le点头道:“你在京城人脉广,方方面面前很熟,我让你过来,是想打听一点事”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