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七章【惹到头上】八千字


  王学海马上表态道:“你放心,我肯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性命捏在人家手里,当然要表现的规矩一些

  张扬道:“京北公司你熟不熟?”

  王学海点了点头道:“知道一些,他们的老总是钟民,zhè个人当兵出身本身并没有什么背景可是很擅长交际,在京城处了一帮**黑白两道都混得不错”王学海说完觉着有些奇怪道:“为什么忽然打听zhè些?”

  张扬zhè才把和京北公司之间发生的摩擦说给王学海听了

  王学海听完也觉着zhè件事有些奇怪,钟民虽然是个人物,可是以他的实力犯不着去招惹张扬zhè个煞星,相信钟民肯定对张扬也有所了解,了解了还zhè么干,就不得不惹人深思了,王学海道:“你和钟民过去发生过矛盾?”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都不认识他”

  王学海道:“没理由啊宁愿掏赔偿金拼着违约也要把你们扫地出门对他有什么好处?你们zhè块地没什么规划啊?也不是什么繁荣商业区每年十二万价格也不算低,他为什么放着好好的钱不赚?”王学海停顿了一下道:“是不是有人看中了你们zhè块地方,所以kāi高价把你们挤走?”

  张扬道:“我也觉着很有可能,不过我们驻京办刚死了人,前主任史学荣就在他的房间里自杀,别人嫌晦气还来不及呢,谁会租zhèzhǒng地方?”

  王学海越发奇怪了,照他看来,肯定是有人在故意和驻京办作对,而且很可能针对的就是张扬,为什么会zhè样考虑?因为张扬zhè厮太容易得罪人了不说别人,单说王学海就对他恨得牙痒痒的,不过王学海被他的截阳掌打过,不敢妄动王学海道:“肯定是有人在针对你们驻京办”

  张扬道:“你人脉广,帮我查查到底是谁在背后使坏,非得要把我们驻京办给扫地出门?”

  张扬算是找对人了,zhè件事对王学海来说并不难,他本来以为张扬是想让他从中说和,如果真的是那样,他反倒会为难得多

  两人说话的时候,驻京办的奔驰车驶了进来,驻京办副主任王毅陪着南锡市市委副〖书〗记吴明过来了吴明是从医院跑出来的,刚才听到张扬磨刀真把他吓得够呛,他害怕张扬惹出什么大事,所以赶过来看看,只有亲眼看看驻京办现在的状况,他才能放下心来

  汽车驶入驻京办之后,吴明看到张扬和王学海在喝酒顿时放下心来了zhè厮在电话中说磨刀,是故意在吓唬自己,吴明对zhè厮真是没什么办法

  王毅帮吴明拉kāi了车门,吴明一下车王毅赶紧搀住他

  张扬也没想到吴明会在zhè个时候赶过来笑着zhàn起身道:“吴副书记,是不是闻到香味了我让老姜盹了只老公鸡,你真是有口福”

  吴明道:“你还有心情喝酒啊”

  张扬笑道:“天塌下来个高的顶着,有你吴副〖书〗记在zhè里坐镇,我怕什么”他邀请吴明和王毅入座,把王学海介绍给他们

  王学海和他们两人都是初见,笑着和他们握了握手,吴明虽然对王学海不熟可是王学海一听他的名字就知道了他的来历,微笑道:“吴〖书〗记在岚山的时候我就听说过您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见面

  吴明道:“zhè位去……,…”

  张扬道:“王学海,挖金矿的过去也在咱们平海投资过,不过以失败告终”王学海被张扬的zhè番介绍弄得有些尴尬,呵呵笑道:“我和张主任是老朋友了”

  张扬作势要给吴明倒酒”吴明慌忙掩住酒杯道:“不成,我才拆线,不能喝”

  张扬也没勉强他,把酒瓶递给了王毅:“我说今天没看到你,原来你一直跟吴副〖书〗记在一块儿”

  王毅被张扬说得不好意思,心中明白自己找吴明反映情况肯定惹他不爽了,王毅道:“张主任,我是去井吴〖书〗记出出主意”

  吴明道:“小张,我倒是想了一个办法”什么办法他没说,因为王学海在场,他不方便说

  王学海也看出来了,自己在zhè儿有些多余,反正他也不想和张扬呆在一块儿,起身告辞道:“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情要办,得先走了”

  张扬道:“别急啊,老公鸡还没上来呢”

  王学海笑道:“我最近信佛,改吃素了”

  张扬也不是真心挽留他,反正事情该了解的都了解了,让他去帮自己把zhè件事打探清楚才是正本张扬把王学海送出了驻京办的大门回来的时候,老姜已经把老公鸡盹好了,驻京办的院子里到处都飘荡着诱人的香气

  吴明和王毅都没动筷子,在那儿等着张扬到来呢,张扬笑道:“吃啊,吃啊自己人客气个啥?”他夹了一只鸡头放在吴明的围碟里:“吴副〖书〗记,目前在京城就数你官大,你是我们的领导,是我们的带头人,zhè鸡头必须得你吃”

  吴明呵呵笑道:“客气,客气了”他也拿起筷子,夹起一只鸡爪子放在张扬面前的围碟里:“小张,你是个实干家,zhè些天脚踏实地的为驻京办干了不少实事儿,zhè鸡爪应该你吃”

  张扬笑道:“吴副〖书〗记该不是让我一条腿走路?”

  吴明笑眯眯又夹起了另外一只鸡爪:“两条腿走路才稳当”

  两人让来让去,把王毅给冷落在一边”王毅笑道:“两位领导zhè么一说我都不知道该吃什么了?”

  张扬听他zhè样说,夹了一根鸡脖子给他:“你吃zhè部分,头往那儿转,你往哪儿拧,服从命令听指挥”

  吴明哈哈大笑起来,张扬也笑得很kāi心王毅的脸却红了起来zhè不是寒碜人嘛可人家是领导,就算是打他的脸,他也的忍着

  张扬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

  吴明接着刚才的话道:“小张,你看zhè件事比较复杂,是不是能够让文夫人出面说一声?”吴明尽量用婉转的语气和张扬说

  张扬听完皱了皱眉头道:“吴副〖书〗记zhè事儿跟她有关鼻吗吴明笑道:“zhè不是咱们想和平解决嘛不要为了zhè件事伤了和气”

  张扬道:“李〖书〗记不都说过,南锡的事情,咱们南锡人自己处理,不假手他人”

  吴明道:“可现在事情已经闹僵了,◎不通过第三方只能把事情越闹越僵”

  张扬道:“吴副〖书〗记,他们根本就是无理取闹,想让我们走可以”必须要给出合适的赔偿”

  吴明意识到跟张扬多说无益,zhè厮坚持得很

  晚饭之◎后,王毅给吴明安排了房间,因为最好的那间房被张扬给占了,只能把条件稍次一点的给吴明用,王毅的家已经安在了京城,老婆就在京城工作,所以他晚上是要回去的”现在驻京办只剩下一个厨子一个门卫还有就是张扬和吴明两位住客了王毅走之前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吴明道:“吴〖书〗记,zhè两天我老婆生病了”

  吴明明白他的意思,摆了摆手道:“你赶紧回去,我今晚就住在zhè里又不是一个人,有事我叫他们”

  ,,”…………………………,”…………”…………………………………………,”……………………,王毅离kāi之后吴明马上往省驻京办打了个电话找到省驻京办副主任洪卫东,本来他也不想把影响扩大化可是看目前的情况,事态很可能会扩大化,吴明有些骑虎难下了,李长宇zhè幅担子压给了他,如果他下令搬走”就会给市里造成一百多万的损失,如果他坚持不搬”他就得面对京北公司方面的压力其实张扬现在的表现还是很够意思的,吴明回来了”他大可拍一拍屁股走人把所有的麻烦事都交给吴明,可张扬没zhè么做,他认为在维护南锡利益zhè一点上和吴明还是在统一战线上的,他不相信吴明有解决zhè件事的能力

  吴明在平海省内有些关xì可是在京城他的那些关xì都派不上用场,所以他才会想到了省驻京办,才会向洪卫东求助洪卫东听说zhè件事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我和京北公司方面不熟

  吴明道:“洪主任,你看能不能找关xì协调一下”

  洪卫东不好拒绝,可他不能一口应承下来,毕竟zhè件事和他的关xì不大,洪卫东道:“我试试看”zhè是个活动话,我可以帮忙,但是具体能不能成可说不准,洪卫东觉着zhè件事有些奇怪,他问道:“吴书记,zhè件事好像你们不占理,房子是人家的人家非得要收回去就算是打官司你们也zhàn不住脚”

  吴明道:“可不是嘛,但是南锡驻京办去年才装修过,花了不少钱”

  洪卫东那边叹了口气道:“我早就说过一个驻京办何必搞得zhè么豪华平海zhè么多驻京办,没有一个像你们南锡zhè么搞的,太铺张了”

  吴明心里有些不爽,心说你级别比我高吗?跟我说话一副领导的口吻可现在才求于人,就算是心中再不爽也不能表露出来,他又诚恳的让洪卫东给予帮助,洪卫东道:“吴〖书〗记,不是我说你,其实你舍近求远张扬现在不是负责驻京办的工作吗?文副〖总〗理和他的关xì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要文副〖总〗理愿意说句话,谁也不敢动你们驻京办啊”

  吴明苦笑道:“可zhè件事毕竟是小丰,惊动了文副〖总〗理是不是不好?”他没说自己刚才提出要求就被张扬给拒绝了

  洪卫东道:“真是小事你就不会那么为难了”

  吴明讪讪的放下电话,张扬已经拒绝了他,他可不想再次提起zhè件事,从刚才洪卫东的态度已经知道,洪卫东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吴明思来想去,zhè件事还得让李长宇发话你李长宇把事情推给了我嗯袖手旁观,没那么容易,于是吴明又给李长宇打了个电话

  李长宇接到zhè个电话的时候,正在和龚奇伟一起喝茶,共同的志向把他们两人紧密联xì在了一起最近他们之间的关xì走得很近

  李长宇看到电话号码,向龚奇伟笑道:“吴明的”

  龚奇伟做了个手势意在询问李长宇自己要不要回避,李长宇摇了摇头接通电话道:“吴明啊,zhè么晚打妻话过来,有什么事?”

  吴明首先表白道:“李〖书〗记,我在驻京办呢”

  李长宇暗自好笑”嘴上却做出惊奇状:“你出院了?不是刚刚拆线吗?怎么就出院了?”

  吴明心中暗骂,要不是你给我设套,我至于跑到zhè里来?可他也清楚,zhè次是他自找的吴明道:“李〖书〗记,驻京办的情况不容乐观啊”

  李长宇哦了一声

  吴明道:“张扬和京北公司谈崩了,对方要求我们马上搬走”可咱们在装修上投入了zhè么多,要是走了”一百多万就打水漂了”

  李长宇之前已经从张扬那里得知了情况,所以并没才感到惊奇,低声道:“吴明啊,zhè件事你一定要处理好”

  吴明道:“李〖书〗记,zhè件事不好办”搞不好会发生暴力冲突你看是不是给张扬说一声,他听你的”

  李长宇道:“驻京办你当家”你回到工作岗位上,他就没有说话的权利了我相信你你来处理zhè件事”

  吴明差点没把肺给气炸了他打zhè个电话是真心想解决问题的可李长宇倒好,不但把事情全都推到他的身上还顺带着把张扬从麻烦中拉出去了,zhè不是摆明了要坑他吗?吴明道:“李〖书〗记”我觉着驻京办的事情关xì到咱们南锡市的喜体荣誉,如果处理不当”可能会造成很坏的影响”

  李长宇显得有些不耐烦道:“吴明同志zhè件事你做主,一定要妥善解决zhè件事,要确保咱们驻京办的利益不受损害”

  李长宇挂上电话,摇了摇头道:“zhè个吴明连zhè么点小事都处理不好”○

  龚奇伟在旁边大致听说了驻京力发生的事情,他低声道:“吴〖书〗记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他处理不好的事情应该不是小事”

  李长宇道:“驻京办的事情你了解吗?”

  龚奇伟点了点头道:“了解了一些,史学荣的事情已经立案,纪委正在查办”

  李长宇道:“单单是去年装修就花费了将近二百万,说起来现在的麻烦都是史学荣当初留下的”

  龚奇伟叹了口气,zhè件事的确不好办,他也看出李长宇扔了一个烫手山芋给吴明佩服李长宇政治智慧的同时又不免有些为南锡驻京办担心换成是他也不知怎么该处理才好,龚奇伟道:“张扬在驻京办?”

  李长宇道:“他和京北公司闹僵了,看来他是铁了心◎要在京城干一架了”

  龚奇伟道:“你不管他?”

  李长宇道:“真要在京城闹事,咱们就是想管也有心无力,别忘了他和文副〖总〗理的关xì”

  龚奇伟道:“李〖书〗记,我总觉着湍江水★yàozàijīngchénggànyījiàle”

  gōngqíwěidào:“nǐbúguǎntā?”

  lǐzhǎngyǔdào:“zhēnyàozàijīngchéngnàoshì,zánmenjiùshìxiǎngguǎnyěyǒuxīnwúlì,biéwàngletāhéwénfù〖zǒng〗lǐdeguānxì”

  gōngqíwěidào:“lǐ〖shū〗jì,wǒzǒngjiàozhetuānjiāngshuǐ污染那件事上挺对不起张扬的那件事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消除,驻京办的事情会不会带给张扬的麻烦?”

  李长宇道:“张扬的集体荣誉感很强”就算我把他从zhè件事中拖出来,他仍然会义无反顾的跳下去,京城那边有吴明坐镇呢,应该不会闹大,就算出了什么事情,我也会为他顶住压力”

  ……………………………………………………”………………,”…………………………,””……

  李长宇有一点并没有算准驻京办的事情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第二天清晨,吴明早早的起来了,应该说他zhè一夜都没睡好,李长宇把责任推给了他,他必须要解决好zhè件事他起来之后先给于海林和王毅打了电话”让他们早点到驻京办来,吴明准备亲自去京北公司走一趟,好好的和京北公司老总钟民谈一谈”力求把zhè件事情和平解决

  诺大的驻京办只剩下一名门卫和一名厨师,张扬应该还在房间里睡觉吴明向张扬的窗口看了看”摇了摇头心说zhè厮倒是睡得安稳他来到院子里的时候,老姜走了过来,笑道:“吴〖书〗记,想吃点什么?”

  吴明道:“有面条吗?”

  老姜点了点头道:“母鸡汤下面条行吗?”

  吴明笑道:“好,说得我口水都流出来了”

  老姜转身向厨房走去,吴明在院子里舒展了一下双臂”手术没多久,他不敢做剧烈的〖运〗动,门卫小冯从传达室里出来,正准备打kāi驻京办的大铁门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汽车的马达声,听声音好像是冲着他们zhè里来的,小冯好奇的打kāi门上的小窗,向外望去,却见一辆奔驰车”一辆吉普车,引领着两辆解放大卡车朝驻京办zhè边驶了过来,小冯眨了眨眼睛,转过头去,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惶恐

  吴明顿时感觉到有些不对他快步走了过去,也凑在小窗向外望去,却见那几辆车已经在门外停下了”从两辆解放大卡车上下来了几十名民工那辆奔驰车上下来的三个人却是清一色的黑色西装戴着墨镜,◎装扮的很酷,咋看上去以为是香港江湖片中的黑社会集体出动

  很快就有人过来敲门,把门敲得震天响

  门卫小冯听到敲门声,脸都白了,他粗略的估计了一下”外面至少有一百号人,驻京办除了领导就是○再子”真正的保卫人员只有他一个,他颤声道:“吴〖书〗记……”……找“……找咱们的”

  吴明毕竟是市委副〖书〗记心态比小冯强了无数倍,即便是大军压境,他还是表现出相当的镇定他淡然笑道:“有什么好○怕,zhè儿是京城,咱们是法治社会”

  外面的吼声一浪高过一浪:“kāi门快kāi门再不kāi门我们撞门了啊”

  吴明大声道:“你们敢zhè里是政府机关,谁敢撞门就是冲撞政府机关是违法◆行为”

  外面响起了一阵哄笑,有人道:“还他妈真把自己当成一盘菜屁的政府机关,zhè片地是我们的,房子也是我们的,你们赖着不走”还他妈才理了”

  砸门的声音越来越大

  吴明还是有些勇气的,对着小窗道:“你们赶紧走,再不走我报警了”

  “报你妈”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小窗中扔了进来,吴明闪避不及,被砸在了身上,那团东西散kāi了,不少溅在了他的身上,真是臭不可闻吴明低头一◎看,恶心的差点没吐出来,不知他们从哪儿弄得狗屎,用报纸包着扔了进来,倒霉的是偏偏就命中了他,吴明崭的西服上沾的到处都是,吴明一张面孔涨红了,他怒吼道:“小冯,报警”

  外面响起一个雄浑的声音:■“让kāi,让kāi不kāi门,就把门撞kāi”随之传来汽车井擎的轰鸣声

  吴明的脸色变了,他和小冯对望了一眼两人慌忙向后撤去,他们刚刚退到一旁大门处传来蓬地一声巨响烟尘四起,两扇大铁门在剧烈的冲撞下摇摇晃晃倒在了地上,一辆军用吉普车碾压着大铁门驶入了驻京办的院子里,吉普车的门缓缓打kāi一名身高足有一米九多的襄壮汉子从吉普车内走了下来,他身穿迷彩服,脚上蹬着锃亮的战斗靴,嘴上叼着一支雪茄◆,光秃秃的脑袋在早晨的阳光下璀璨生光,他用力抽了雪茄,吐出一团烟雾眯起眼睛望着吴明道:“你们zhè里谁负责啊?”

  吴明下意识的回过头向楼上看了看,他是想看张扬出来了没有可让他失望的是,张扬的◎房间仍然大门紧闭,吴明心中暗骂,事情都是你惹出来的,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你他妈居然当了缩头乌龟吴明只能硬起头皮道:“我负责”

  小冯zhàn在吴明的身边,身为门卫”他得负责领导的安全,可看着眼前气势汹汹的百来号人,小冯吓得腿都软了只差没瘫倒在地上

  那黑壮汉子在京城可是赫赫有名的狠角色,他叫马永刚”部队复员后成为散打〖运〗动员,曾经多次获得京城池区冠军,后来因为斗殴被捕入狱出狱之后kāi了保安公司,因为他的保安公司大股东就是京北,所以马永刚又有京北第一猛将的称号,据说他擅长散打、〖自〗由搏击、对空手道、跄拳道也有很深的造诣”擅长实战

  京北钟民今天派他过来等于表明了态度,他放弃谈判,要用强制手段收回zhè片属于他的地方

  马永刚在吴明对面zhàn定,他皱了皱鼻子伸手扇了扇,显然是嫌吴明身上太臭,zhè侮辱性的举动激怒了吴明吴明拿起电话马上拨打了110,他要报警

  没等吴明拨通电话,马永刚的大手闪电般伸了过来,抓住了吴明的手腕吴明顿时感觉到如同有铁箍勒住了自己的手腕”骨骼似乎都要被他给捏碎了,疼得吴明额头冒汗,他恕道:“你干什么?”

  马永刚笑道:“不干什么只走过来宣布一个决定,zhè片地方属于我们京北公司,经过我们组织上讨论,我们要收回zhè里”

  吴明据理力争道:“我们已经缴过今东的租金,你们无权zhè样做”

  马永◆刚道:“你别跟我说我们是执行命令的,现在请你们离kāizhè里”

  吴明道:“凭什么让我们走?一天没把事情说清楚”我们就不能走”

  马永刚咧kāi嘴笑了笑:“我说你好歹也是一国家干部,◆▲虽然不是什么大官儿”可也不能赖皮?”他转身道:“弟兄们把zhè几位领导同志请出去”

  马永刚一声令下”呼啦一下拥上来一大群人,吴明和小冯两人根本没机会做出反抗,就被他们给架出去了

  老☆姜握着菜刀从厨房里出来,看到眼前情景他也火了,挥舞着菜刀大声吼叫道:“放下我们吴〖书〗记”其实老姜也是虚张声势,拿着菜刀只是为了壮胆,他可不敢真砍不过有刀在手,还是吓退了几个”老姜正准备上演单骑救主的英雄场面,眼前人影一晃,握刀的手臂已经被人给拿住菜刀被对方劈手夺了过去

  却是一名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那男子夺下菜刀,作势要劈砍老姜,吓得老姜惨叫起来:“杀人了,杀人了”

  现场一阵哄笑

  那名男子唇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他扬起菜刀忽然向前方掷了过去,菜刀在空中风车一样旋转,一直射向院中的那棵老槐树,刀身深深陷入树干之中方才止住前行的势头,刀柄犹自颤抖不已

  老姜被吓破了胆子,刚才的那点儿勇气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

  马永刚笑道:“任先生,不劳你费心,zhè边的事情我们来处理”

  黑衣男子点了点头,放kāi了老姜,操着有些生硬的普通话道:“你走,我们不为难你”

  老姜再也不敢停留,连那把心爱的菜刀都不敢拿子,低着头,慌慌张张向外面走去

  马永刚大笑道:“大家听着,把他们的东西都给扔出去,从今天起,咱们收回zhè片地方”

  众人正准备动手的时候,二楼正中的房间kāi门了,张大官人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运〗动服缓步走了出来,来到外面的走廊上打了个哈欠接着伸了个懒腰,向楼下看了看,脸上根本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惊奇张大官人的手里拿着一个苹果,他啃了一口道:“我说你们干什么的?都他妈有没有礼貌?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马永刚仰起头看着他:“我们是京北公司的,zhè里是我们的房子,现在我们收回来了,你马上从zhè里走人”

  张扬又咬了苹果:“我不认识什么京北公司,全都给我滚蛋别在zhè儿影响我休息”

  马永刚听他出言不逊,恕道:“你说什么?”

  “我让你们滚蛋”

  马永刚向左右看了看,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他现在人多势众,对方就一个,其实就算他一个人也能够把对方拎小鸡一样给扔出去zhè厮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马永刚道:“信不信我抽你丫……”马永刚并不知道,在他之前京北行政科长严kāi金已经因为zhè句话而被抽了一记大耳光了

  张扬zhè次没打他,是因为距离太远,张大官人现在距离有些远够不着,右手一抖,一物倏然就飞了出去

  马永刚那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张扬扔出来的东☆西把嘴巴给堵上了,甜甜的酸酸的,张大官人吃剩的苹果核虽然是苹果核”可是经张扬扔出来还是很有威力的震得马永刚门牙剧痛,鲜血都泌出来了,疼痛是其一,马永刚还感觉到恶心,别人吃剩的东西怎么就突然到了他嘴里,☆他噗地一口把苹果核给吐了,怒吼道:“你他妈给我下来”

  张大官人一步步走下楼梯胜似闲庭信步,对方来了不少人,一百多号张扬不是第一次面对zhèzhǒng场面,走到楼下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张◇扬笑了笑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还居然向周围虎视眈眈的zhè帮人道:“等等啊,我先接个电话”

  ,,”……………………………………”………………………………………………,”…………~

  <■div style=display:non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