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章【军事禁区】(上)


  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听到这yī好消息,同时欢呼起来

  老姜乐呵呵道:“张主囘任,您吃饭了没有?我去给您准备”

  张扬向查薇看了yī眼道:“简单弄几道小菜”

  老姜答应了yī声:“张主囘任,我给您弄个最拿手的清蒸鱼尝尝”

  张扬抬头向二楼看了yī眼,吴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张扬邀请查薇去接待室喝囘茶的时候,邱凤xiān也来了,看到查薇在这里,邱凤xiān有些惊奇,其实下午的时候她们两人在yī起逛街,本来邱凤xiān约她yī起吃晚饭的,可查薇说有急事要办,搞了半天居然shì来这里找张扬,邱凤xiān不觉笑了起来,查薇见到她也觉着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道:“凤xiān姐,真巧啊”

  邱凤xiān道:“我特地来找张扬的”

  张扬笑道:“邱小囘姐找我什么事?”

  邱凤xiān道:“我听说你和京北公囘司生了冲囘突?”

  张扬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怎么你也知道了这件事?”

  其实邱凤xiān早就听说了这件事,下午和查薇yī起逛街的时候就跟她提过,这也shì查薇匆匆来到驻京办探望张扬的原因,她心底深处还sh●ì很关心张扬的

  张扬邀请她们两人在根雕茶海前坐下,亲手泡了壶龙井,张大官人对于茶道还shì略通yī二

  邱凤xiān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的泡茶手法,微笑道:“看不出,你还shì此道高手”☆

  张扬笑道:“高手谈不上,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见的多了自然也就学会了点样子”

  查薇道:“好好的话yī到了你的嘴里就变了味道”

  张扬递给她yī杯茶道:“尝尝味道变了没有”

  查薇接过茶盏抿了yī口道:“你跟京北公囘司闹得挺厉害啊”

  张扬道:“不shì私人恩怨,shì为了南锡的利益,所以我才寸步不让”

  邱凤xiān端着茶盏闻着淡淡的茶香,轻声■道:“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到底shì因何而起的?”

  张扬摇了摇头,虽然他已经通过王学海查清了这件事的内囘情,可shì他并没有说出来

  邱凤xiān道:“你还记得展会上的那幅《山鬼》吗?”★

  张扬道:“不shì已经送给了查总?”

  邱凤xiān道:“梁康出五十万要买你的那幅《山鬼》,你没有卖给他”

  张扬道:“我为什么要卖给他?”

  邱凤xiān道:“梁康家门显赫,shì京囘城三公子之yī,这个人很爱面子”

  张扬道:“你shì说这件事和梁康有关系?”

  邱凤xiān道:“我只shì听说梁康拿了五百万,要把你们南锡驻京办从这块地上赶出去,所以赶紧来告诉你yī声”

  张扬对邱凤xiān的及时通报还shì很感激的,虽然他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张扬道:“仅仅为了yī幅画,他就要花这么大的代价报复我吗?”

  邱凤xiān道:“很多高囘官子弟的心理不能用正常人来揣摩”

  张扬向查薇看了yī眼,耐人寻味道:“的确如此”

  查薇当然明白这厮话里有话,气得抬起脚照着他的脚面子狠狠踩了下去,张大官人虽然可以避kāi,可他并没有选择躲避,任由查薇在自己脚上踩了yī下,还夸张地叫了yī声,望着查薇得手后喜不自胜的样子,张扬心中暗乐,能够给人yī些满足感也shìyī种快乐

  查薇道:“梁康那个人我也知道,梁家和江家的关系很好,可shì为了yī幅画就对张扬记恨在心,好像这理由有些牵强?”

  邱凤xiān喝了口茶道:“张扬,你对姬若雁了解吗?”

  张扬道:“我认识她没有多久的时间,只知道她shì泰鸿的总经理,至于其他的事情就yī无所知了”

  邱凤xiān道:“你难道看不出梁康正在追qiú姬若雁?”

  张扬笑道:“看出了点苗头,可shì他追qiú姬若雁干囘我屁事?我和姬若雁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他该不会吃醋吃到我的头上?”

  邱凤xiān道:“如果赵国梁还活着,姬若雁现在已经结婚了”

  听到赵国梁的名字,张扬内心yī震,他抬起头望着邱凤xiān,邱凤xiān的眼神耐人寻味,这件事无需点破,张扬心里当然明白自己和赵家的误会,赵国梁当初shì被他的吉普车撞死的,如果不shì顾允知为他提供了不在场的证囘据,张扬很难撇清那件事的嫌疑

  yī直以来赵家对那件事始终难以释怀,从现任南锡市公囘安局囘长赵国强到泰鸿集囘团老总赵永福,他们对自己都shì充满仇视的,在他们心中依然认为张扬和赵国梁的死有关,张扬过去并不知道姬若雁和赵国梁的关系,邱凤xiān点破这件事之后,张扬不由得yī惊,姬若雁既然shì赵国梁的未婚妻,那么她接近自己的目的何囘在?难道仅仅shì为了qiú字那么简单?张扬明白这种可能微乎其微,姬若雁接近自己的目的很可能shì为了报复,她对梁康的追qiú不可能毫无察觉张扬再次产生了女人心海底针的想法,和女人结仇显然并不shì什么让人愉快的事情

  邱凤xiān缓缓罗下茶杯,看了看时间道:“我得走了,晚上和查总yī起去见客户”

  张扬笑道:“既来之则安之,尝尝我们驻京办的饭菜”

  邱凤xiān笑道:“改天,今天真有事儿,你和查薇yī起吃”

  张扬起身邱凤xiān送到大门外,邱凤xiān向他看了yī眼,叹了口气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张扬,作为朋友,我真的不希望你和梁康这种人结怨,京囘城龙蛇混杂,得罪了这帮太囘子囘党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张扬道:“不shì我想得罪人,而shì人家欺负到我头上了,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中国还有句老话,叫光脚不怕穿鞋的”

  邱凤xiān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摇了摇头道:“查总就说过,你这人固执的很,别人的话你yī句都听不进去”

  张扬笑道:“查总倒shì了解我”

  他送邱凤xiān上车的时候,看到远处yī辆警车驶了过来,最近警车在南锡驻京办门外频繁出现,张扬也见怪不怪,警车来到他面前停下,kāi车的shì梁联合,张扬不觉笑了起来,梁联合对驻京办的事情关注的很,梁联合下了车,拉kāi了后车门,从车内下来了两位老者,yī位shì八卦门的掌门史沧海,另外yī位老囘爷囘子shì张扬的忘年交曹三炮

  因为吉普车贴得深色膜,又shì傍晚的缘故,刚才张扬并没有看清车内的情景,看到两位老囘爷囘子登门造访,张扬又惊又喜,慌忙迎了上去:“两位老囘爷囘子,你们怎么有时间到这里来?”

  曹三炮乐呵呵道:“我今儿在老史那里玩,刚巧联合过来,提到了你的事情,所以我们决定过来看看”

  梁联合笑道:“不打扰你?”

  张扬道:“不打扰,不打扰,我想请都请不来呢”他邀请三人进了驻京办,此时刚巧老姜把菜准备好了,正出来叫他过去吃饭,张扬又让老姜再添几道菜,叫上查薇,他们yī起来到了餐厅

  驻京办副主囘任王囘毅听说张主囘任又来了重要客人,给他们送了yī箱茅台酒过来,这都shì驻京办的招待用酒,张扬让王囘毅也yī起坐◆

  王囘毅低声道:“不了,张主囘任,你们喝你们的,我去招待吴书囘记”说这话的时候,他显得有些为难,shì因为他看出来张扬和吴明不睦,可吴明毕竟shì市委副书囘记,礼节上必须shì要做到的,不能○对他太过冷落

  张大官人还shì通情达理的,笑着点了点头道:“帮我多灌他两杯”这厮也够损的,不用敬,而用上了yī个灌字

  王囘毅只shì尴尬的笑

  史沧海之所以过来,shì因为从梁联合那里听到了消息,史沧海道:“张扬,我听说你已经答应了日韩高手的挑战,明天要在箭扣长城和他们yī决雌雄?”

  张扬笑道:“史先生,您的消息倒shì灵通”说话的时候他向梁联合望了yī眼,心说这厮的嘴可够快的

  梁联合道:“你别怪我,这件事就算我不说,马囘永刚那帮人也不会闲着,现在京囘城武林界基本上都知道这件事了”

  曹三炮道:“娘的,都啥年代了,小日本和高囘丽囘g囘子居然敢挑战到咱们家门口,张扬,狠狠揍他们yī顿,扬我囘国威”

  张扬笑道:“曹老囘爷囘子,您别给我这么大压力,我头小,戴不下这么大的帽子,我跟他们属于私人恩怨,和国囘家荣誉没关系”

  史沧海正色道:“话不能这么说,既然外国人挑战到了家门口,你答应出战,就shì代表咱们中国人的荣誉,张扬,以你的功夫对付他们应该没有问题”他见识过张扬的武功,对张扬很有信心

  张大官人信心满满道:“我也觉着对付他们没有任何问题”

  梁联合感叹道:“真shìyī波未平yī波又起,本来以为,你们和京北公囘司达成协议之后,麻烦就都解决了,可现在又出了这件事”

  张扬道:“我这人从来都不想惹事,可出了事,我也不怕事,那啥……咱们就别说这些不kāi心的事儿,喝酒”

  查薇举起酒杯响应道:“明天,我去观战,给你助威”

  曹三炮笑道:“我也去”

  几个人yī起干了yī杯酒后,史沧海道:“张扬,你可能对这两国的高手并不了解”

  张扬道:“他们值得我了解吗?”

  史沧海道:“金斗罗shì韩国武学高手,此人年轻的时候曾经来中国qiú学,我和他见过yī次面,虽然没有交手,可shì谈论了yī下武学,此人对武学的理解颇为独到,很多方面的认识还要在我之上”

  查薇忍不住道:“史先生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史沧海笑道:“并非我长他人志气,yī个人武功能修囘炼到何种地步,和本身的努力有yī定的关系,但shì真正起到决定作用的却shì悟xìng,金斗罗属于武痴类型的,除了武学之外,他对身边的任何事都不感兴趣,yī个人如果有了足够的天分,又专注于yī件事的话,那么他必然会在这yī领域之中取得惊人的成就,为了武学,金斗罗终生不婚”

  梁联合道:“师父,这次挑战张扬的shì他的师囘弟李道济”

  史沧海道:“李道济能有金斗罗五成的水准就不错了,张扬胜他应该没有太多悬念”他话锋yī转又来到了日本高手服部yī叶的身上:“日方高手服部yī叶来自日本武学世家服部家族,据说他们的始祖shì日本战国时期的忍术大师服部半藏”

  查薇道:“忍术好像shì动画片里才有的东西,应该shì小日本凭空想象出来的东西”

  史沧海道:“想像多数都shì以事实为基础,据我说知,yī些忍术shì真囘实存在的”

  张扬道:“朝囘鲜武学也好,日本忍术也好,全都shì从咱们中国流传出去的,和中国博大精深的武学相比,根本不值yī提”

  史沧海道:“中囘华武学历囘史悠久,历经岁月变迁,早已失去了当初的本意,武学从不shì为了强身健体,yīkāi始的时候武学就shì因为生存而衍生出来,在冷兵器的时代,武学的本意就shì杀人的学问,只有在战场上杀掉对方,才能让自己存活下来,所以那时的武学技击重实战,可随后的展,因为统囘治者的种种需要,又因为中国固有的门派观念,让武学渐渐失去了本来面目”

  张扬对史沧海的这番看法颇为认同,他微笑道:“史先生对武学的见解真shì让人耳目yī”

  这寂寞旷古绝今旷古的寂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