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疗伤】(上)


  第六百九十三章疗伤

  李道济只觉着剑身剧震,整条手臂被震得酸麻,竹剑偏到了一边,他应变奇快,连续退出两步,这两步是为了重站稳根基,是为了卸去张扬那一掌拍击的力量,张扬的掌力从竹剑上传来,震得李道济气血翻腾

  李道济此时方才明白,为什么任昌元jìng然bú是张扬一合之将,一脚踢到张扬身上,居然害得任昌元腿断,眼前这个年轻人,实力当真是深bú可测

  张扬这一掌用了八成gōng力,虽然成gōng将对手震退,化解了对方的全力一击,可是这次出手牵动了他肩头的枪伤,张扬也感到一阵气血虚浮,他没敢继续进击,仍然站立在原地,笑眯眯望着李道济,其实他是在利用时机抓紧调息

  天色越来越黑,夜幕即将笼罩古长城史沧海忽然发现服部一叶消失了,史沧海内心一怔,刚才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战场之上,却没有留意到服部一叶何时离开的

  李道济已经被张扬刚才交手表现出的强实力震骇住了,正因为此,李道济没有急于发动第二次攻击,此时雨似乎大了一些,李道济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张扬的身后

  服部一叶——来自rì本的武gōng高手,在众人都没有留意的时候已经悄然来☆到战局之中开始的时候服部一叶并没有想和李道济联手的,可是在看到张扬出手之后,服部一叶马上改变了念头,凭他的武gōng单打独斗绝非是张扬的对手

  围观的人群看到服部一叶也加入战团的时候,顿时愤愤●bú平,曹三炮嚷嚷道:“两个打一个,bú公平,妈的,rì本鬼子,没一个好东西”

  史沧海道:“他们一起上也bú会是张扬的对手”他看到刚才张扬只要乘胜追击就可以在一招之间击败李道济,却bú知张扬因何会放弃?史沧海并bú知道,张扬的右肩受了枪伤,伤势让他的内力大打折扣,无法随心所欲的将武gōng发挥出来

  雨丝越来越急,风向似乎在短时间内有所改变,山风夹杂着雨丝向张扬扑去,服部一叶的身影在雨中显着十分的朦胧,他的嘴里低声念叨着什么,他的目光和张扬接触在一起,张扬只觉着服部一叶的一双眼jīng明澈异常,这样的眼jīng本bú应出现在他的身上,可再看之时,感觉到他的目光宛如水波变幻,让人捉摸bú定,服部一叶的眼神jìng然有种妖异的魔力张大官人暗叫bú妙,这厮jìng然会**法

  张扬想要摆脱他的眼神,却觉着自己的目光如同被粘滞在他身上一样无法离开

  服部一叶双手一合,雨点瞬间向张扬的方向激射而去,而就在此时,李道济也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前跨两步,竹剑劈向张扬的后心

  史沧海看出形势bú对,张扬jìng然落入对方的夹击之中,可对方发起攻击之后,张扬似乎仍然没有做出反应,史沧海急切之下,发出一声大吼:“卑鄙”

  史沧海的这声大吼相当及时,张扬正陷入服部一叶的眼神之中bú能自拔,听到史沧海的这声大吼,脑海之中猛然清醒了过来,则瞬间的清明,将张扬从危险的边缘拉了回来,他听到身后竹剑破空的声音,竹剑距离他已经很近,张扬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身体向左侧偏出,他的右臂抬起,竹剑从他的腋下刺空,而李道济强的应变能力表现了出来,攻击落空之后,随即向左横扫,竹剑击中张扬的右肋,如此近距离之下,张扬无法做出成gōng的闪避,只能硬生生承受了李道济的这一击,蓬地一声,竹剑砸在张扬的右肋之上,因为右肩受了枪伤,张扬身体的右侧是抵抗力最为空虚的地方,肋下剧痛,骨骸欲裂

  服部一叶身法奇快,身形随着风雨瞬间已经欺至张扬的面前,一拳攻向张扬的心口,张扬忍住右肋的剧痛,大吼一声,受伤的右臂收紧,将竹剑紧紧夹在自己的腋下,左拳伸出一记升龙望月,随着他的出拳,周围的雨丝顺着他的动作延绵成为一条晶莹朦胧的雨带,远远望去,宛如一条晶莹的长龙盘旋在他的身体周围,这一拳正中服部一叶的拳头

  服部一叶的双目之中忽然呈现出惊恐无比的表情,虽然和对方左拳直■接相遇的是他的拳头,可是真正受力的地方却是他的肘部,肩头,他听到喀嚓、喀嚓的连续脆响然后他的整条右臂在剧痛中软绵绵垂了下去张扬恨他用**术对付自己,这一拳并没有容留任何的情面,服部一叶的右臂在张扬的拳☆★力轰击之下多处骨折,服部一叶又是疼痛,又是害怕,对方的拳力实在太厉害了

  李道济双手握住剑柄想要将竹剑从张扬的腋窝中抽出来,可是竹剑被张扬夹住如同生了根一样,任他如何努力始终无法移动分毫,张扬◎一拳将服部一叶重创,可是他凝聚全力的一拳也让他的右肩伤口再度崩裂,张扬心中明白自己必须要战决

  李道济无法将竹剑抽出,索性弃去竹剑,双拳攻向张扬的后心

  张扬身体前冲,在服部一叶还没有从剧痛中恢复过来的时候,瞬间冲到了他的面前,以左肩撞击在服部一叶的胸口,服部一叶闷哼一声,身体再也无法保持平衡,从箭垛跌落下去,摔倒在长城的阶梯之上,李道济的双拳再度落空

  张扬左手抓住竹剑的剑锋,身体以左足为轴,急旋转,剑柄卷起霸道无匹的狂飙,向李道济的头颅横扫而去,李道济明明看到张扬出手,他也做出了躲避的动作,可是偏偏无法躲开张扬的这次攻击,眼睁睁看着那剑柄靠近他的面门,强烈霸道的罡风让李道济无法自如的睁开双目,他内心深处升起难言的恐惧,虽然是竹剑,虽然攻向他的是剑柄,可是李道济单从竹剑卷起的飙风就已经意识到,这竹剑拥有开碑裂石的力量李道济的双目中流露出深深地绝望,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幸运的是,张扬看到了李道济绝望的眼神,张大官人并没有想置他于死地,竹剑距离李道济的头颅还有半寸的地方凝滞bú发,卷起的飙风让李道济的皮肤产生了刀割般的疼痛,李道济看到那柄竹剑忽然从中裂开变成了千丝万缕,在他的面前随风飘散

  张扬冷冷看着李道济,伸出左手的食指轻轻摇动了一下,他在告诉李道济,你bú是对手

  李道济垂头丧气的低下头去,早已摔倒在古长城石阶上●的服部一叶此时已经痛得就快晕厥了过去

  看到眼前的情景站在周围观战的人同时发出欢呼,史沧海露出微笑,他向曹三炮道:“我早就说,这小子bú会让我们失望”

  张扬经过服部一叶身边的时候,并★没有向服部一叶多看一眼,服部一叶用**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付自己,就算废去他的一条手臂也bú为过

  服部一叶望着张扬的目光中充满了怨毒,他的两名弟子过来搀扶起他,大声道:“快来帮忙”

  现场有医生跟着过来,他背着急救箱赶紧去给服部一叶检查伤势

  顾养养和查薇来到张扬的身边,两人看到张扬得胜,全都面带喜色,查薇道:“张扬,打得bú错”

  顾养养美眸发亮道:“姐夫,你好棒”

  梁联合走了过来,笑着伸出手在张扬的肩头捶了一拳,却bú巧打在张扬受伤的右肩上,张扬痛得脸色一笔,梁联合看到他痛苦的表情bú觉一怔,关切道:“你没事?”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bú过他能够感觉到右肩的伤口又裂开了,他必须要好好调整一下

  此时史沧海也过来向他恭贺,史沧海的眼力比起其他人要厉害许多,一眼就看出张扬现在的状况bú对,他正想相询张扬道:“史老爷子,我有件事找您”他左臂挽住史沧海,以传音入密道:“老爷子,我受了点伤,bú要告诉其他人,帮我先脱身离去”

  史沧海听到之后低声道:“张扬,今晚先跟我回八卦门”

  查薇和顾养养他们还准备帮助张扬庆祝呢,一听史沧海要带张扬回八卦门,都觉着奇怪,史沧海道:“我是担心今天那帮rì本人和韩国人输了bú服气,对张扬bú利,还有,这次比武虽然结束了,可有些事还需要处理老爷子解释的煞有其事

  张扬让查薇他们先回去,自己则上了史沧海的车,开车的是史沧海的儿子史英豪

  汽车启动之后,史沧海方才道:“伤在了哪里?让我看看你的伤势?”

  张扬摇了摇头道:“bú妨事,我今天过来之前已经受伤了,○史老爷子,我bú想别人知道这件事”

  史沧海还以为他是在和服部一叶、李道济交手的时候受的伤,叹了口气道:“那rì本人似乎有些手段”

  张扬道:“他会**术,手段有些卑劣”

  史◎○史老爷子,我bú想别人知道这件事”

  史沧海还以为他是在和服部一叶、李道济交手的时候受的伤,叹了口气道:“那rì本人似乎有些手段”

  张shǐlǎoyézǐ,wǒbúxiǎngbiérénzhīdàozhèjiànshì”

  shǐcānghǎiháiyǐwéitāshìzàihéfúbùyīyè、lǐdàojìjiāoshǒudeshíhòushòudeshāng,tànlekǒuqìdào:“nàrìběnrénsìhūyǒuxiēshǒuduàn”

  zhāngyángdào:“tāhuì**shù,shǒuduànyǒuxiēbēiliè”

  shǐ沧海道:“先去我那里调养”

  张扬谢绝了史沧海的好意,他让史英豪将他送往香山天池先生的故居

  这次来到京城,张扬一直都想去天池先生的故居休息几天,可是因为诸般事务接踵而来,始终都没有机会,史沧海父子将他送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张扬推门下车的时候,史沧海道:“你没事?”

  张扬笑道:“放心,只是轻伤,适当调整一下就会没事”

  史沧海点了点头,目送张扬走向那所宅院,史英豪低声道:“爸,他好像受了伤?”

  史沧海道:“张扬的武gōng深bú可测,看来武学之道,bú仅要靠努力,要靠天分,咱们八卦门是无法出现这样的人才了”

  即将走到门前的时候,张扬的手机响了,却是顾养养打来了电话,她和查薇、江光亚在一起,对张扬突然选择和史沧海一起离去都感到bú解,所以特地推举她打电话过来问候,顾养养道:“姐夫,你有没有事?”

  张扬呵呵笑道:“怎么你们所有人都盼着我有事吗?”

  顾养养小声道:“bú是这个意思,是大家关心你……”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又补充道:“我也担心你有事”

  张扬笑道:“放心,我bú会有事,只是和史老爷子探讨一些武○学上的问题,明天我给你电话”

  顾养养嗯了一声,然后道:“大家都想帮你庆祝”

  张扬抬起头,此时夜雨下得有些疾了,他轻声道:“等到明天”

  张扬挂上电话,继续向大门走去,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内心深处在希望着什么?

  大门缓缓开启,陈雪身穿灰色束腰风衣,内穿红色高领羊毛衫,俏生生出现在张扬的面前,像从前一样,她的美眸之中没有惊奇,仿佛她早已知道了张扬的到来

  张◇扬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他希望的事情果然发生了,自从走入香山,他就希望着陈雪会在这里,一切果然实现张扬道:“你知道我会来?”

  陈雪摇了摇头

  张扬又道:“我知道你在这里”

  陈雪轻轻哦了一声,她的态度仍然是bú冷bú热,对待张扬和一个萍水相逢的人没有任何区别,在张扬因为顾佳彤的离去伤痛欲绝,独自去清台山黯然神伤之时,恰巧遇到了陈雪,从那时起,张扬知道陈雪虽然表面上冷若冰霜,可是在她的心底深处是关心着自己的

  陈雪把张扬让进了宅院,然后将大门关上,借着门廊上的灯光,陈雪看到了张扬肩头渗出的些许血迹,轻声道:“你又受伤了?”

  张扬点了点头

  陈雪叹了口气,目光变得温柔了许多,其中充满了怜爱,宛如看着一个受伤的孩子

  张扬喜欢她此时的眼神,内心被陈雪流露出的些许怜爱温暖着,陈雪带着他来到房间内,帮助张扬脱去薄呢大衣,发现他里面的军服,肩头处已经被鲜血浸透

  陈雪虽然没有说话,可是却感到一阵心疼,她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已经越来越在乎张扬了,陈雪道:“究jìng怎么回事?”

  在陈雪的面前,张扬没想到过要隐瞒什么,他笑了笑道:“被人骗到了军事禁区,有人给了我一枪”他的语气虽然轻松,可是陈雪却能够想象得到当时的惊险

  陈雪让张扬在椅子上坐下,轻声道:“让我看看你的伤”

  张扬道:“如果我没记错,天池先生的书桌里有我送给他的一些金创药,上次收拾东西的时候还在那里”

  陈雪道:“我去给你拿来”

  张扬道:“弄盆热水,帮我清理一上的血迹”这厮说得很自然,简直没把陈雪当成外人

  事实上陈雪■也没觉着有什么bú妥的地方,她去书房,把张扬需要的东西找齐,然后又打了盆热水

  鲜血将张扬的衬衫粘附在身上,陈雪看到他身上的血迹,秀眉颦起,芳心之中隐隐作痛,可是她的表情却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关心,轻声道:“需要用剪刀把你的衬衣剪开”

  张扬道:“可惜了部队发给我的这身衣服”

  陈雪用剪刀将染血的衬衫剪开,在部队军医曾经为张扬的伤口做过处理,bú过纱布也已经被鲜血完全浸透了,失去了应有的作用,陈雪小心揭开纱布,用酒精为他消毒伤口

  张大官人虽然坚强,可是酒精刺激伤口的疼痛却让他禁bú住吸起了冷气

  陈雪知道他疼得厉害,故意和他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道:“为什么我们每次遇到,bú是你受伤,就是我受伤?”

  张扬声音微微颤抖,脸上却拼命挤出笑容道:“过去……你受伤多一些,好像现在……都是我受伤了……”

  陈雪打开金创药,将其中淡绿色的药膏涂抹在张扬的伤口上,张扬长舒了一口气,他自己配制的金创药十分的灵验,bú但可以生肌换肤,止痛也有奇效,伤口涂上金创药之后,很快就感觉到麻酥酥的,刚才难忍的疼痛很快就减轻了许多

  陈雪为他包扎好了伤口,然后用热毛巾很小心的帮助张扬将身上的血迹擦干,她并没有感到bú好意思,似乎为张扬做这一切很自然,反倒是张大官人有些bú好意思了,他望着美得bú食人间烟火的陈雪,宛如大灰狼见到了小肥羊,这货很bú雅◇观的流了口水,当然没等滴出来就咕嘟一口咽了下去

  陈雪被他这怪异的动静惊动了,抬起头很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张大官人讪讪笑道:“那啥……我还没吃饭呢”

  陈雪把染血的毛巾在水里漂■洗了一下,拧干后搭在一旁,然后拿了一床棉被给他披在身上,柔声道:“你等着,我去给你做饭”

  张扬道:“有什么好吃的?”

  陈雪嫣然笑道:“面条儿”

  张扬道:“面条儿也成,我都快饿瘪了”这倒是实话,他今天一早就没来及吃饭,下午两点多被放出来之后,只是在路边饭店草草吃了一点,晚上经历了这场大战,又消耗bú少,眼看已经夜里十点了,张扬处理完伤口之后,身体状态恢复了bú少,食欲也随之增长起来

  张扬裹着被子来到桌前,看到桌上摆放着基本史料文集,全都是陈雪学习用的,他忽然想起陈雪今年也应该毕业了,陈雪在清华的成绩一直出类拔萃,她和赵静是同班同学,赵静已经实习,陈雪现在也应该走上实习岗位了

  张扬翻开陈雪的笔记,却见上面写的都是一些隋唐的史料,张大官人对隋朝那段历史耳熟能详,于是翻到开头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这篇笔记主要写得是隋朝的官制,张扬看了几页,发现陈雪对★隋朝官制掌握的相当精确,看来这小妮子在这段历史上一定花费了相当的gōng夫

  诱人的香气飘入室内,张扬抬起头,看到陈雪端着一大碗炸酱面走了进来,张扬道:“好香”

  陈雪将炸酱面放在桌上●,目光瞥见张扬正在看她的笔记,淡然笑道:“你什么时候也对学业这么感兴趣了?”

  张扬放下笔记,来到桌边,闻了闻面条:“好香啊”

  陈雪笑道:“一定是因为你饿了,现在就算是给你白水面条你●也认为是无上的美味”

  张扬左手拿起筷子,显得十分的生疏,夹了几下,面条都滑落下去

  陈雪摇了摇头,从他手里拿过筷子,夹了面条喂到他嘴里,张大官人的脸上幸福洋溢,美美的品尝着陈雪做得炸☆酱面,享受着她的温柔伺候,忽然觉着此时幸福的如同飞入云端

  陈雪把这碗面条喂他吃完,收拾完碗筷,又去给他洗衣服,表现的如同一个体贴入微的小媳妇儿

  张扬裹着棉被,来到她的身边,笑眯眯道:“你今年是bú是应该毕业了?”

  陈雪点了点头,仍然继续洗着衣服

  “有没有想过去哪里工作?”

  陈雪道:“我想继续读书”

  “读研?”

  陈雪点了点头

  张扬诧异道:“一直学下去有什么意思?学习虽然是好事,可整天抱着书本,也会让人的思维僵化”

  陈雪难得的笑了笑:“我本来就bú是个灵活的人,我bú善于和社会上的其他人交往,我讨厌过于热闹的场合,大学里还是单纯一些,人生来就bú一样,有人喜欢热闹,有人喜欢安静,bú一定每一个人都要像你一样”

  张扬点了点头,陈雪说得bú错,她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

  晚上去看铁甲钢拳,估计回来要晚了,先送上六千字,请笑纳R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