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单线联系】(上)


  第六百九十四章单线联系

  张扬砸了一下嘴巴,邱凤仙显然要比查薇、顾养养这些女孩子成熟的多,张扬总觉着她话里有话,似乎在提醒着自己什么,tā笑着点了点头道:“邱小姐说得不错,永远不败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听说过一个接近不败的人物,我应该打不过tā”

  几个人都支起耳朵听,这世上还有比张扬武功厉害的?tā们普遍是不相信的

  张扬笑眯眯道:“东方不败,不过tā不是个完整的男人”一句话把在场的几个女性都羞得俏脸通红

  查薇笑骂道:“你始终都没有正行”

  张扬正想再开liǎng句玩笑,tā的shǒu机响了,tā拿起电话,笑道:“不好意思,我去接个电话”tā起身走出门外

  邱凤仙笑道:“你们猜猜,tā的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

  查薇哼了一声道:“这么神秘,鬼鬼祟祟的,不用猜肯dìng是个女孩子”

  顾养养跟着点了点头,江光亚笑道:“我也赞同”

  其实每个人都没猜对,给张扬打来电话的是邢朝晖,邢朝晖约张扬一个小时后在紫禁城相见

  张扬猜测邢朝晖找自己十有是为了tā被军方扣押的事情,其实tā也很想知道究竟,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张扬来京城的次数虽然不少,可是来紫禁城却只是第二次,想想上次还是和顾佳彤一起过来,正是紫禁城的那场突然来临的大雨彻底点燃了tā们心中的情火,张扬买了张门票走入紫禁城,来到午门的时候,天空中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这一幕和上次过来的时候何其相似,只是景物依旧,身边伊人却杳然不知所踪,想起顾佳彤,张扬的内心又如同浸透雨水一般,沉甸甸的

  邢朝晖和tā约dìng在九龙壁碰头,现在张扬表面上已经被开出了国安,tā和邢朝晖之间保持着单线联系,除了老邢之外,没有人知道tā还是国安的一份子张扬来到九龙壁,雨比起刚开始大了一些,游都跑到廊庑下去避雨,很少有人还有兴致在雨中继续游览

  邢朝晖打着一把黑伞悠闲自得的站在九龙壁前,张扬走了过去,和tā并肩站立,邢朝晖向tā瞥了一眼,张扬还是穿着那身军服,衣服已经被雨水打得有些湿了

  liǎng人眼神交递了一下,心领神会的向前方无人的那段廊庑走去,邢朝晖道:“你通了个不小的漏子啊”

  张扬淡然笑道:“消息很灵通嘛”

  邢朝晖道:“军方丢失了一些军事绝密资料,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闯入军方基地,转移了tā们的▲注意力”

  张扬道:“我被人设计了”

  邢朝晖道:“谁跟你这么大的仇,非得要设下这个圈套害你?”

  张扬道:“你问我,我去问谁?”

  邢朝晖叹了口气道:“难道你没有发现★任何的疑点?”

  张扬道:“是不是王均瑶?”

  邢朝晖摇了摇头道:“她的可能性不大”

  张扬道:“我得罪过秦家,是我将秦欢从tā们的shǒu里抢走”

  邢朝晖对这件事很清楚,当初正是tā帮助张扬将秦萌萌从困境中解救了出来,因为秦萌萌母子的事情,秦家和张扬结仇,邢朝晖又摇了摇头道:“不可能,秦家就算再恨你,也不会利用军事机密当赌注,tā们是军人,有自己的原则”

  张扬道:“有原则的话,tā们当初就不会利用机场的事情做文章,逼得我背井离乡了”

  邢朝晖呵呵笑了一声:“无论zěn样,你运气都很好,有乔老保你,就算是秦鸿江也不敢动你”

  张扬道:“窝囊,我觉着挺窝囊的,阴我的人,对我的一切很了解,tā甚至很清楚顾养养的事情”

  邢朝晖道:“这不就有了范围?”

  张扬道:“范围也太大了一些”

  邢朝晖道:“我告诉你一件事,这次失窃的军事机密和海峡关系有关”

  张扬道:“你是说可能是台湾方面的间谍?”

  邢朝晖笑了笑道:“我什么都没说,目前我一丁点儿证据都没有你呀,以后还是要多个心眼,不要遇到事情就急匆匆的赶过去”

  张扬道:“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后悔也晚了”

  邢朝晖道:“不晚,还好你没事”

  雨小了许多,远处一群年轻人在雨中漫步而来,其中一个齐耳短发的女孩子的目光dìng格在张扬身上,她有些不可思议的眨了眨眼睛,过了一会儿放才敢确dìng就是张扬,欣喜道:“张市长”

  张大官人被人尊称为市长已经有些遥远了,tā第一个念头就是遇到丰泽的老乡了,再一琢磨那声音有些耳熟,转身望去,却见那名衣着朴素的女学生正站在不远处看着tā,张扬这才认出这女学生是冯璐,丰泽一中老师冯天瑜的女儿,也是丰泽高考的理科状元张扬知道她正在协和医科大读书,自己还答应过有机会来京城要去学校看她,不过张扬实在太忙,早就把这件事给忘了,想不到今天在紫禁城居然和她邂逅

  张扬笑道:“冯璐,zěn么是你”

  邢朝晖看到张扬遇到了熟人,tā很谨慎,低声道:“留意查晋北”说完tā就起身离去张扬微微一怔,不知邢朝晖为什么会怀疑到查晋北的身上,之前tā曾经让自己调查查晋北的助shǒu刘庆荣,看来国安怀疑盯上查晋北这群人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了不过这么久的时间,tā们都没有对查晋北一方采取进一步的行动,证明tā们没有掌握确切的证据

  冯璐快步来到张扬面前,虽然已经上了大学,可冯璐还是过去那般青涩模样,如果说有所不同的地方,就是羊角辫变成了齐耳短发,她今天是和同学一起来紫禁城游览的,开始看到张扬的时候她没敢认,因为张扬穿着一身军服,在她的印象中张扬并不是军人

  冯璐笑道:“张市长,您也来紫禁城玩啊”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来这里转转,希望沾那么一点儿皇气”◇

  冯璐向走远的邢朝晖看了一眼道:“你朋友?”

  张扬摇了摇头:“不认识,一过路的”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由得想起现在自己的位置很奇怪,突然就成了国安的编外人员,除了邢朝晖以外,整个国安没有■人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连见面都得那么偷偷摸摸的以后国安的那份工资是别指望了,至于年终奖和其tā福利是想都别想,想到这一层,张大官人倒有些怀念国安对自己的好来

  冯璐道:“张市长,您什么时候来京城的?”

  张扬笑道:“来了几天了,这liǎng天就该回去了”

  冯璐道:“您有时间吗?我请您吃饭,略尽地主之谊”

  张扬听她这样说不禁笑了起来,冯璐看到张扬发笑,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俏脸不禁红了起来,她小声道:“大饭店我请不起,可特色小吃还行”

  张扬道:“冯璐啊,我真的没有时间,等下次来京城的时候一dìng约你一起吃饭,其实我最想吃的就是你们家的羊肉串,现在我去南锡工作,晚上宵夜的时候常常会想起你们家的烧烤摊,在别处找不到那个味道”

  冯璐笑道:“张市长,等暑假我回去的时候,还会帮爸爸摆摊儿,您到时候如果有空,一dìng要来丰泽,我肯dìng请你吃最好吃的羊肉串儿”

  张扬点了点头,又道:“以后别市长市长的叫我了,我现在不是什么市长,你叫我张哥就是”

  冯璐红着脸道:“我不敢”

  张扬道:“有什么不敢的?你是协和的高材生,你叫我哥,是给我面子”tā向站在远处冯璐的那帮同学看了一眼道:“赶紧去,同学们都在等着你呢”

  冯璐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几步,又转过身,向张扬挥了挥shǒu

  张扬在京城又逗留了liǎng天,tā本想去探望乔老,当面感谢乔老对tā的帮助,可又听说乔老去东北了,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这liǎng天张扬一直居住在天池先生的寓所之中,陈雪自从那晚离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张扬意识到,陈雪应该是在故意回避自己

  干妈罗慧宁来了一趟,原本张扬是想去她那里,可罗慧宁说很久没来过这座宅子,想来看看,顺便缅怀一下天池先生

  罗慧宁来到这里的时候,张扬正在把堆在墙角的一些拓片整理归类,这liǎng天tā闲来无事就整理这座院子,其实这座院子一直都有陈雪在维护,整整洁洁干干净净,张扬属于没事瞎折腾

  罗慧宁看到tā把拓片码齐,又把大水缸扛到墙角,不禁笑道:“你累不累啊”

  张扬听到干妈的声音,转身看了她一眼,笑着摇了摇头,把水缸放到的位置,然后来到院子里的水龙头前洗了洗shǒu擦了把脸

  罗慧宁已经在树下的石凳上坐下,自从天池先生离去之后,她几乎没到这里来过,想起天池先生昔日的音容笑貌,内心之中不禁唏嘘

  张扬去房间内端了一套茶具出来,给罗慧宁沏茶

  罗慧宁闻到茶香,不禁赞道:“今年的茶”

  张扬道:“邱凤仙送给我的,我也不知道是哪种,不过是她从台湾带来的高山茶”茶泡好之后,张扬递了一杯给罗慧宁

  罗慧宁品了一口,但觉清茶入口,唇齿留香,轻声赞道:“好茶”

  张扬道:“干妈觉着好,回头我给你拿一盒,一共liǎng盒”

  罗慧宁当然不会跟tā客气,点了点头,目光端详着张扬

  张大官人在她的目光下感觉到有些不安,无论这次误闯军事禁区的事情是什么原因,毕竟都给她添了麻烦,在张扬心底是不想的,尤其是在事后知道,是罗慧宁给乔梦媛打了电话,张扬心中越发觉着歉疚,如果不是关心自己,以罗慧宁的身份和地位,又zěn么会屈尊去给一个晚辈打电话?张扬低声道:“干妈,对不起”

  罗慧宁笑道:“为什么忽然这么说?”

  “这次的事情给您添麻烦了”

  罗慧宁问道:“你是不是我干儿子?”

  张扬点了点头

  罗慧宁笑道:“儿子在母亲的眼中永远都是一个孩子,是孩子就会犯错,在母亲的眼里,孩子的错误总是可以原谅的,我不知道这件事的原因,我也不想知道这件事的原因,我只需要看到你能够平安无事就已经足够”

  张大官人心中感动非常,罗慧宁对自己实在是太好了

  罗慧宁道:“其实每个人都会有长大的一天,等到有一天,你真真正正的成熟起来,我就是想为你解决麻烦,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罗慧宁说到这里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

  张扬道:“干妈,以后我做事一dìng考虑周全,尽量不让你操心”

  罗慧宁道:“想不让心,赶紧找个女朋友结婚,你也不小了,总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

  张扬笑道:“干妈,我才二十四,现在都时兴晚婚了,我估摸着zěn么也得过那么五年”

  罗慧宁瞪了tā一眼道:“感情上不dìng性,永远都长不大,你跟我说实话,你和嫣然之间究竟还有没有希望?”

  张扬苦笑道:“干妈,你知道的,我现在特怕谈感情的事儿”

  罗慧宁道:▲“逃避不是办法,你不能因为佳彤的事情一辈子沉浸在悲伤中,你不可能一个人过一辈子”

  张扬端起茶杯默默喝茶,每到罗慧宁给tā上课的时候,这厮只能用沉默以对,过去tā的确考虑过婚姻的事情,可自从顾佳彤死后,tā对婚姻一直都在回避,tā害怕提及婚姻的事情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不想听我说”

  还有一章在凌晨前,一整天了,才十来张,凄凄惨惨戚戚,还差三十多张就到一千五百张了,估摸着不少读者的第二张已经产生了,章鱼请求援助那啥,今晚咱们能达到一千五不?R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