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别玩暴力】(上)


  张扬和朱宗万这帮人相谈甚欢的时候,从南锡过来的秦清和常海心zài一起喝下午茶,最近天气变化十分的复杂”刚才还是阳光明媚,这会儿阴云已经将太阳遮住,两人坐zài彼岸咖啡馆外,每人叫了一杯拿铁,▲秦清抿了咖啡,牛奶和咖啡混合的味道zài喉头蔓延开来,她轻声道:“工作还习惯吗?”,常海心yǒu些神不守舍,秦清问她这句话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道:,“嗯,还好”

  秦清◎◇道:“张扬yǒu没yǒu欺负你?”,常海心因为秦清的这句问话,俏脸红了起来,她用力摇了摇头道:“哪yǒu”我都zài南锡,他这段时间都zài外面忙,我很久没jiàn他了”,说完这番话,常海心又yǒu些○后悔,自己都说了什么,越是这样撇开和张扬之间的关系,越是yǒu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要知道她面对的是秦清,以秦清的睿智,说不定会从自己漏洞百出的话语中悟到什么

  秦清没说话,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笑容恬淡望着常海心,细心的她早已留意到常海心的颈侧yǒu一片不甚明显的红色,秦清走过来人”她马上联想到了什么,这段时间秦清一直都zài练功不辘,自从和张扬尝试双修之后,秦清zài修为上又提升到了一个全的境界,她对外界周遭事物的感觉变得越发敏锐,不但眼里、听力、连嗅觉也提升了很多,和常海心刚刚jiàn面的时候,她就从常海心的身上闻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秦清已经推测到了什么,可是她肯定不会点破”轻声道:“刚才经过体育中心的时候,看到建设的已经差不多了”,常海心道:“体委的办公地点这两天就准备搬过去了省运会的准备工作也算是正式拉开,省运会倒计时已经开始了”,秦清道:“想不到张扬能够安心zài体委主任的位置上干了这么久”

  常海心笑道:“市里很看重他,听说这次的金秋经贸会由他负责”

  秦清微笑道:“李〖书〗记是他的老领导,张扬的确yǒu拼劲yǒu能力”身为一个领导人应当举贤不避亲”秦清说话的时候仍然zài观察常海心其实zài常海心决定来南锡工作的时候,她就已经猜到常海心为何而来,该发生的始终都要发生,如果不是张扬”常海心不可能zài那场大火毁容之后得以恢复容貌,连自己都无法抗拒张扬的感情,何况常海心这样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秦清不免yǒu些为张扬担心,自己可以为他放弃婚姻愿意一辈子做他背后的女人,可是其他女孩子未必会这样想常海心是今生性淡泊的女孩子,她的性情并不适合官场,所以她一度曾经想要去图书馆这样的部门秦清道:“海心,最近yǒu没yǒu继续写诗?”,常海心摇了摇头道:“忙着组建体委信息中心,没多少自己的时间,估计省运会召开之前都是这个状态”,秦清道:“你的文采这么好”不能轻易放弃”

  常海心道:“等忙完省运会我好好给自己放个大假,准备去旅游,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灵感”她落下咖啡杯道:“秦市长,别总说我的事情,您这次来南锡为了什么事?”

  秦清不无嗔怪道:▲“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秦市长,现zài我管不到你了,私下里还是叫我清姐这样才显得不是那么生份”,常海心笑着叫了声清姐

  秦清这才道:“深水港的事情,我men岚山经过反复的考证和讨论,终于拿▲出了一个合作方案”你爸爸让我送过来我和李〖书〗记约好了明天上午jiàn面,这个方案考虑到了双方的利益,应该没yǒu问题”

  常海心道:“我记得过去深水港工程都是常凌空zài负责”,秦清笑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常市长才会避嫌官场上敏感的事情太多yǒu时候想起来真是头疼”,常海心道:“这就是我不想zài政治道路上一直走下去的原因,如果让我每天面对这些事情我会感到很累,不是体力上的是心理上,生活不会yǒu快乐而言”

  秦清道:“体委工作单纯一些”,常海心笑道:“就我目前的工作而言还算理想,多数的时间都是zài和计算机打交道,要比和人交流容易多了”,秦清也笑了起来,此时她放zài咖啡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秦清看了看号码”是张扬的电话,心中多少还是yǒu些嗔怪的,自己来到南锡已经yǒu一段时间了,这厮现zài才打电话过来,难道把她给忘了?秦清当然清楚张扬是不可能忘记自己”可她毕竟是个女人,就算再大度,心底深处对yǒu些事还是zài乎的,秦清拿起电话道:“喂”

  “清姐”,张大官人喊剔杳深意切

  秦清向常海心笑了笑道:“是小张”,她表面上是zài告诉常海心,其实是提醒张扬

  张扬猜到秦清现zài说话不方便,他笑道:“秦市长,我刚刚被领导抓过去训话,没能去接您,jiàn谅jiàn谅”,秦清道:“没事儿,刚才阳光挺好的,这会儿忽然阴天了,外面已经开始下起雨来◆了”

  张扬道:“要不我去接您?”,秦清道:“不用,我和海心聊天呢,等会儿我men直接去海天

  张扬道:“秦市长,还yǒu一件事我想拜托您”,他把梁成龙想请林清红的事情给说了,秦清听他◎说完,想了想道:“好,我试试看”不过我不能保证一定能够把林清红请出来”,张扬道:“你就说老朋友聚聚,其他的事儿别提,我men体委和林清红还yǒu合作呢”

  秦清道:“能帮着他men两口子撮合撮合也是好事儿,你放心”我马上和她联系”

  秦清放下电话,常海心好奇的看着她,秦清莞尔笑道:“张扬说是让我帮忙约林清红晚上吃饭”

  常海心道:“我估计肯定是粱成龙的主意”

  秦清道:“不是他还yǒu谁”

  常海心想起自己和张扬跨出最后一步,就是因为那天晚上和林清红一起喝多出事,俏脸隐隐又yǒu些发热,今晚如果林清红去了,彼此jiàn面会不会尴尬?秦清看到她表情不太正常,并没yǒu想到还发生过其他的事情”轻声道:“林清红的性格很要强,就怕她未必给我这个面子”

  事情比秦清想象中要顺利的多,秦清打了这个电话之后,林清红居然问都没问当晚yǒu那些人就答应了下来,◎这让秦清多少yǒu些意外,反倒是常海心听到林清红要去,表情显得越发yǒu些不自然了”她开始打起了退堂鼓”今天晚上这顿饭自己还是找借口别去了,万一林清红提起那尴尬事儿”自己就要无地自容了”虽然说这种可能☆性几乎不存zài,可是常海心心中仍然感到不安,她也明白这种不安的真正原因zài于秦清

  …………………………………………”,…………………………………………………………………………

  相比常海心的不安,张大官人要镇定得多”他朱宗万谈得很愉快,zài浪淘shā泡了一个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才和粱成龙一起离开,乔鹏举zài出门前突然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让他今晚返回东江”父命不可违”乔鹏举只能向这哥俩说声抱歉了

  袁波zài海天早已准备停当”赵天才也先张扬和乔鹏举两人到达了这里”看赵天才的样子也是刚刚洗过澡,不过他就是zài海天的住处洗的,没张扬他men那么隆重

  听说林清红要来,袁波的第一反应就是”今晚得给梁成龙准备一头盔,搞不好林清红会抡酒瓶子砸过来

  粱成龙笑道:“没那么严重,她要是真想打我”打死我我也认了”

  常海天和常海龙兄弟俩来得也比较早,常海天是专程从岚山赶过来的”张扬看到他men兄弟俩一起过来,问道:“海心没跟你men一起过来?”

  常海龙道:“海心说信息中心的电脑出问题了”她必须回去抢救资料”让我men先吃别等她”

 ◇ 张扬道:“工作再忙也得吃饭不是?”心里却已经猜到,常海心十yǒu**是借口,她肯定是因为秦清的到来而感觉到尴尬

  秦清和林清红zài六点钟的时候准时来到了海天,看到林清红真的来了”粱成龙显得●yǒu些激动,又显得yǒu些不安,自从上次他和林清红zài南武的事情后”到现zài都没联系过,梁成龙一直都想知道林清红到底对他那次的作为yǒu何感想,说起来这件事还要怪张扬,不是他给自己的药力过于强劲,也不至于悲催的成为了一夜七次郎,如果不是他及时打电话让张扬过来救驾,只怕当晚就精尽人亡了

  张扬笑着叫了声林总

  林清红瞪了他一眼,没搭理他

  粱成龙看出势头不妙,也没敢主动搭讪

  袁波道:“本来准备了十人的位子,现zài乔鹏举yǒu事去了东江”海心又回单位去抢救资料了,真是菜好做,客难请”

  秦清刚才就已经知道了常海心不过来的事情,她笑道:“海心向来认真”工作要紧”她和常海天打了个招呼,虽然她和常海天都是从岚山过来的,不过两人之前都不知道对方要来

  袁波招呼大家坐下,粱成龙几次将目光试探着朝林清红望去,可林清红只当他是空气,一点反应都没yǒu

  张扬明知林清红对他不爽”还是凑到了林清红的身边坐下,乐呵呵道:“林总,这次来南锡,咱men可以落实赞助的事情了?”

  林清红道:“你还好意思跟我提赞助啊?”

  张扬笑道:“咱men不是好朋友吗?yǒu了好机会我当然先便宜自己人”

  林清红道:“谁跟你自己人啊,用着我的时候,你把我当成朋友了,没用的时候就帮着别人一起来坑我

  ”她口中的别人指的当然是粱成龙

  袁波笑着打圆场道:“我说,咱men大家好不容易聚zài一起,千万别因为小事儿伤了和气张扬”你这小子整天胡说八道容易得罪人,赶紧给你请红姐道个歉”

  张大官人还是很能拉下脸面的,他笑眯眯道:“林总,你过去是我嫂子”现zài都要跟粱成龙离婚了,以后我还是叫你清红姐,这样亲切一些”

  粱成龙听到这话就yǒu些急了:“我说张扬,你不是使坏吗?你就是不帮我也别拆散我men啊”

  林清红道:“已经分开的两个人还需要别人拆散吗?张扬,你要是真想谈赞助,那得先答应我一件事儿”

  张扬嘴巴很甜:“清红姐”您吩咐,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帮你”

  林清红盯着粱成龙●○
  林清红道:“已经分开的两个人还需要别人拆散吗?张扬,你要是真想谈赞助,那得先答应我一件事儿”

  张扬嘴巴很甜:“清红姐
  línqīnghóngdào:“yǐjīngfènkāideliǎnggèrénháixūyàobiérénchāisànma?zhāngyáng,nǐyàoshìzhēnxiǎngtánzànzhù,nàdéxiāndáyīngwǒyījiànshìér”

  zhāngyángzuǐbāhěntián:“qīnghóngjiě”nínfēnfù,zhīyàoshìwǒnéngzuòdàode,yīdìngbāngnǐ”

  línqīnghóngdīngzheliángchénglóng道:“这儿yǒu只苍蝇”你把他给我扔出去”

  所yǒu人都明白了,林清红之所以来就是要让梁成龙下不来台,就是给他难看的,两口子的事情还真不好劝秦清悄悄朝张扬使了个眼色,提醒他还是少说为妙,张扬●却依旧乐呵呵道:“这还不容易,清红姐啊,咱俩握握手啊”

  林清红道:“握手干什么?”

  张扬道:“握手言和啊你证明咱俩的友情不变,赞助不变,我就帮你把这只苍鼻从里面扔出去”

  ●●却依旧乐呵呵道:“这还不容易,清红姐啊,咱俩握握手啊”

  林清红道:“握手干什么?”

  张扬道:“握手言和啊你证明咱俩的友情不变,赞助不quèyījiùlèhēhēdào:“zhèháibúróngyì,qīnghóngjiěā,zánliǎngwòwòshǒuā”

  línqīnghóngdào:“wòshǒugànshíme?”

  zhāngyángdào:“wòshǒuyánhéānǐzhèngmíngzánliǎngdeyǒuqíngbúbiàn,zànzhùbúbiàn,wǒjiùbāngnǐbǎzhèzhīcāngbícónglǐmiànrēngchūqù”

  林清红果然伸出手和他握了握,张大官人握手的时候,手指却zài林清红的脉门上一扫而过,这厮早就看出yǒu些问题,手指这么一扫”心中微微一怔

  粱成龙那边气得鼻子都歪了,差点没拍岸怒起大骂张扬jiàn利忘义了,就为了点赞助,居然能把自己哥men给扔了,丫的太不义气了

  张扬放下林清红的手,忽然笑眯眯道:“那啥,这事儿yǒu点复杂,清红姐,喜事啊,大喜的日子,咱别玩那么暴力行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