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筹划大业】(下)


  从cháng海天的话里,张杨能够感觉到他对顾明健颇有微词,就张杨本身而言,他并不想顾佳彤辛苦经营起来的江卝+城制药厂倒掉,暗暗打算,过两天找个机会,先找顾允知谈谈

  cháng海心当晚没去吃饭,担心尴尬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机房遇到了一些问题,电脑不知怎么进了病毒,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数据库遭到了破卝坏,折腾了一个晚上总算才把事情搞好

  张扬和cháng海天一起过来的时候,cháng海心刚刚才吃饭

  秦清坐在一旁陪她聊天

  看到张扬和cháng海天一起过来,秦清不由得笑道:“怎么?你们没继续喝酒?男同志见面,不是要喝个一醉方体才肯罢休吗?”

  张扬道:“一群大老卝爷们干喝酒没劲”

  cháng海心笑道:“秦市长给我带来了一些好吃的”

  cháng海天有些怜惜的看着妹妹道:“不能只顾着工作而忽略了身卝体”

  “知道了”cháng海心说完又向张扬道:“张主卝任,能联卝系上高廉明吗?”

  张扬笑道:“找他干什么?”

  cháng海心道:“不是找他,是想找他的那个老同学唐糖,咱们要搬到的办公楼去,还要增卝加许多设备,当初咱们的信息管理系统就是唐糖帮忙设计的,我可搞不定这件事,还得请她过来一趟”

  张扬道:“你没有唐糖的联卝系方式?”

  cháng海心道:“留过联卝系方式,可是联卝系不上”

  张扬道:“高廉明这混小子不是我们体委的法律顾问吗?我还专门给他签了合同,每月付给他一份工卝资,你不说我都忘了,这次回来压根就没见到这小子”

  cháng海心笑道:“你回来前一天他走的说是他卝妈妈生病己……”

  张扬道:“请病假了吗?这小子现在已经是我们体委的人了,还当他是个游兵散勇啊?别人知道这件事会怎么说?”他一边说话一边把手卝机掏出来,找高廉明的电卝话号码

  cháng海心道:“我打过他手卝机,关机了”

  张扬咬卝牙卝切卝齿的骂道:“混小子,这次我非处分他不可”

  秦清看到张扬官味儿十足的样子心中想笑可终究还是忍住了

  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很晚了这时候往高廉明家里打电卝话只怕不太礼貌,现在高廉明的父亲高仲和已经当选为平海省cháng卝委顺利升任平海公卝安厅厅卝长,子凭父贵,这货该不是因为老爹是cháng卝委了,自我○威觉也膨卝胀起来了?

  cháng海心道:“明天再说反正你要是找到他,赶紧让他和唐糖联卝系信息中心的事情迪在眉睫,必须要她这个程序设计者过来解决问题”

  张扬想起了赵天才:“海心,赵天◎才也是这方面的专卝家,找不到唐糖你让他过来帮帮忙就是”

  cháng海心愕然道:“他也懂电脑?”

  张扬道:“不但懂,还是专卝家”

  秦清饶有兴趣道:“张扬,我发现你身边的能人是越来越多了律师、机械师、计算机专卝家,作家商人,一个处级干卝部居然有了这么庞大的智囊团,对了,你的师爷呢?”

  张天官人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秦清所说的师爷指的是cháng凌峰,他笑着挠了挠头道:“你这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cháng凌峰按理说应该来了”

  cháng海天听说cháng凌峰也要过来,不由得惊喜道:“cháng凌峰可是一个真正的人才,江卝+城方面怎么舍得放他走?”

  张扬道:“他的境况和你很相似,都是和当卝权者政卝见不合,不过凌峰这人没什么野心,他的性卝情一直都很淡泊,年轻轻的整天想着的都是退隐,如果不是我竭力邀请,他也不会答应过来帮我”

  cháng海天欣喜道:“好啊,我刚好有许多事向他请教,以后就方便多了”

  秦清由衷为张扬感到高兴,一直以来张扬的性卝情过于刚猛,他的身边最需要cháng凌峰这种人,有cháng凌峰在他身边提醒他,张扬以后会顺利许多,工作上cháng凌峰可以为他分担很夫的压力

  张扬看了看时间道:“都十点多了,海天,我带你去南洋国际住下”他向秦清看了一眼:“秦市长怎么安排的?”

  秦清笑道:“我和○海心说好了,今卝晚我们要秉烛夜话,我去她那里住”

  张天官人心中有点失落,啥时候才能把清美卝人和海心弄到一张床卝上啊,现在是有心,可惜没那个胆子

  cháng海天卝道:“这么晚了,先送★你们回去”

  秦清和cháng海心点了点头

  张扬正琢磨着要不要和cháng海天一起送她们的时候,cháng凌峰打来了电卝话,世上的事情往往都是那么巧,你念叨谁的时候,他居然就鬼使神差的出现了

  cháng凌峰刚下了火车,声音透着一股疲惫,张扬没把他过来的事情告诉其他人,让cháng海天送秦清她们回去,顺道把他放在火车站

  cháng凌峰坐在火车站对面的出小时豆浆店内等着他,身边放着一个大天的皮箱,他穿着黑色的风衣,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双手捂着一杯热腾腾的豆浆,坐在窗前慢慢地品尝着

  张扬的第一眼印象就是cháng凌峰的精神状态不好,甚至他来到cháng凌峰的对面,cháng凌峰都没有觉察到他的到来

  张扬咳嗽了一声,惊醒了沉思中的cháng凌峰

  cháng凌峰抬起头向他笑了笑,低声道:“喝点什么?我请”

  张扬道:“我想喝酒★”

  cháng凌峰笑道:“这儿是豆浆店”

  张扬一把拉起拉手箱:“走,我带你去南洋国际先住下来”

  cháng凌峰站起身跟着张扬向门外走去,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外面已经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张扬站在门前挥了挥手,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张扬道:“南洋国际”

  司机走下来帮忙把行李放在后备箱内,可才开出了一段,张扬就发现有些不对了,明明从火车站到南洋国际也就是五公里的距离这★司机带着他们不走夫路尽抄小路这还不算,计程器刷刷地往上蹦

  cháng凌峰也察觉到了不对他和张扬对望了一眼,两人的唇角都露卝出一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微笑,其实火车站计程车宰客的现象到哪儿都有,江卝+城比起这儿还严重呢张扬虽然来南锡有一段时间了,可他还是外地口音,司机看他拿着行李,以为他是外乡人,当然是宰他没商量

  出租车把他们送到南洋目际大酒店的门前,计价器显示已经是Q块钱,司机很热情的朝张扬笑了笑道:“哥们,到了,Q……你给六十

  张扬咧嘴笑了笑也没说什么,把行李去下来,和cháng凌峰一起数大门里面就走

  出租车司机一看他们没有给钱的意恩,赶紧冲上去拦住他们的去路:“我说,你们还没给钱呢”

  张扬道:“多少钱?”

  “六十”司机理直气壮道

  这时候南洋国际的老板李光南刚好从外面回来,看到张扬他们,赶紧过来打招呼,听说出租车司机我张扬要钱,他准备掏钱,张扬道:“从火车站到这儿六十啊?你觉着我是外地来的?准备很敲我一笔啊?”

  出租车司机看到李光南的派头,感觉这事儿有些不妙,咽了唾沫道:“计程器上显示着呢,得,算我倒霉,给五十”

  张扬本来不想跟这种人一般什较,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了,不过眼看省运会就要召开了,在南锡火车站还发生这种事情,这次是落在他身上,如果外地客商过来摊上这么档子事儿,对南锡还能有好印□象吗?

  张扬向李光南道:“李总,把他车号给记下来,五十块钱给他”

  那司机一听慌了:“你想干什么?”

  李光南横了那司机一眼道:“有眼无珠的东xī,我看你是不想干了,赶紧滚晋◎

  那司机的确是有眼无珠,都到这份上了,还跟着要钱呢:“怎么也得给我二十,我不能白跑这一趟”

  张扬这边还没动手呢,李光南使了个眼色,酒店门前的两名保安过来就把那司机给拖到了一边,李光南道:“把他车扣下来,今卝晚就去他们公卝司告他”

  “别命……我不要钱了,不要了……”人要是不识时务的确很悲哀

  张扬也没有因为这件事坏了心情,有朋自远方不亦乐乎,cháng凌峰的到来让他很开心,李光南很快就为他们安排好了房间,又邀请他们去吃夜宵,张扬看出cháng凌峰的情绪并不高,所以婉言谢绝了

  两人回到房间内放好了东xī,cháng凌峰道:“走,喝两杯去”他主动找张扬喝酒可是很少有的事情

  张扬猜到cháng凌峰有心事,点了点头,带着他来到了酒店的酒内,两人找个僻静的角落坐下,cháng凌峰要了一杯芝华士,张扬要了杯伏特加,他喜欢烈一点的,按照他的习惯还是喜欢国酒,不过现在酒内不兴这个,张夫官人也只能慢慢随大流了

  想起刚才的事情,张扬叹了口气道:“明天我得找市里谈谈,必须要在南锡全市范围内开始一场整治行动,如果不把这帮出租车司机管好,南锡的形象肯定要受到影响”

  cháng凌峰道:“每座城市都是这样,车站、机场、码头、这些人流密集的地方问题尤其严重,白天还好些,到了晚间,一些黑心经等者宰客现象比比皆是”

  张扬道:“所以要整顿”

  cháng凌峰道:“整顿只能起到一时之效,而且园内的整顿,都是间歇性的,有了重天活动,提前整顿一下,起不到根本的作用,等风头过去,歪卝风卝邪卝气很快就卷土重来,想要从根本上改变这些状况,必须要提高全民的素质,都在说重视精神文明建设,可在事实上,整个社卝会多数人都在往钱看,经济建设发展的太快,精神文明建设已经跟不上经济发展的步伐了

  张扬笑道:“你看问题越来越有高度了”

  cháng凌峰道:“我可没什么高度,我又不像你,一心想当天官,这些话是说给你听的,你去找颌导谈话的时候用得上”

  张扬乐呵呵拍了拍cháng凌峰的肩膀道:“你一来,我整个人就轻卝松多了”

  cháng凌峰道:“依赖思想要不得,主要还是靠你自己,我刚来南锡两眼一抹黑,什么情况都不清楚,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

  张扬连连点头道:“没问题”

  cháng凌峰道:“别忘了你当初答应过我,省运会一结束你就给我自卝由”

  张扬道:“我记得,夫丈夫一言既出,什么马也追不上啊”

  cháng凌峰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总觉着张扬似乎有诈,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张扬是想先把cháng凌峰哄过来再说,慢慢再做他的思想工作,争取让cháng凌峰以后和自己长期的并肩战斗下去,想实现这一目标,有一个人很关键,那就是章睿融,可章睿融的身份又相当的特殊,她是国卝安的人,她姑■妈章碧君是国卝安的骨干,现在自己已经撇开了和园安的关系,并不适合把章睿融弄到这里,张扬道:“你和小章怎么样了?”

  提起这件事cháng凌峰的动作明显出现了一个停顿,双目中流露卝出一丝淡淡的忧▲伤,他端起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低声道:“我们已经分手了”

  张扬不由得一愣:“为什么啊?”

  cháng凌峰道:“我也不明白,她提出来的,既然她对我已经没有感觉了,我又何必勉强”

  张扬道:“你就没争取一下?”他隐约觉着这件事和章睿融的国卝安身份有关

  cháng凌峰叹了口气道:“不说这些,她已经明确和我说了,不久以后可能会出国,总之,她不会再和我联卝系”他又叫了一杯酒

  张扬望着有些憔悴的cháng凌峰,终于明白他表情落寞的理由,张扬拍了拍他的肩膀天声道:“中卝华儿女千千万,不好咱就换”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