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山里人】(上)


  第七百章山里人

  常凌峰笑道:“别为我担心,感情对我而言本来就是一件奢侈品,有没有都一样生活”

  张扬道:“感情对我来说却是生活必需品”

  常凌峰道:“所以我是素食主义者,你却是个不择不扣de肉食动物”

  两人说着说着一起笑了起来

  张扬喝了一大口伏特加,从小碟里面捏了颗花生豆塞到嘴里,嚼得嘎嘣嘎嘣脆,他把经贸会de初步打算gēn常凌峰说了,张扬也看出来了常凌峰对这段感情并非表现出来de那样无所谓,他来南锡未尝不是对失去感情de一种逃避,对一个失恋de人来说,工作是转移注意力最好de方法,脱如常凌峰也不能例外

  常凌峰道:“省运会和经贸会一起搞,搞好了能够实现共赢,可搞不好,省运会de风头很可能要被经贸会抢得一干二净”

  张扬道:“省运会要名,经贸会要利,你帮我好好参谋参谋,这次de事情不干则已,我既然接下来了,就一定要做到最好,要让平海省内de干部都看看,我们de班子能力究竟怎me样”

  常凌峰笑道:“你de班子?真想挑起山头自己干了?”

  张扬笑道:“我这叫团队精神,我要建立以我为中心de经贸会领导群体,要发挥出团队最大de力量”

  常凌峰看到张扬充满着雄心壮志,不由得对即将到来de一切也产生了不小de期待,他从不认为感情是人生de全部,能和三五个知己为了同一目标奋斗,开创一番事业也是让人激动人心de事情,常凌峰端起酒杯道:“干杯,祝你成功”

  张扬郑重纠正道:“应该是祝我们成功”

  第二天上午,张扬召开了他回到南锡体委de第一次会议,这次会议de主题是省运会,张扬接受了常凌峰de建议,把体育和经济分开,省运会是省运会,经贸会是经贸会,两件事要分别组建两套不同de班底,虽然都在张扬de领导下,但是一定不能把事情往一块掺和,不然这件事指定得乱套,省里想相互促进de方法是好de,但是并不代表着两件事能够合而为一,多数时候壹加壹不等于二

  张扬先把工程进度做了一个说明,因为最近他并不在南锡,所以他简短发言之后,就把话语权交给了副主任崔国柱,在张扬离开期间,一直都是崔国柱代理体委de工作,崔国柱道:“既然张主任让我说,我就说两句,根据目前de工程进展情况,咱们应该可以在市里给定de期限前完成所有de基础建设,最近我们体委面临de压力不小,首先就是工程回款de问题,随着大小工程一个个de竣工验收,我们预先答应de支付款项也必须要兑现了,毕竟当初咱们在招标de时候就拍过胸脯,说过不会拖欠工程队de一分钱,预计还款期会在六月到八月期间达到高峰,希望市里de财政◇拨款能够早点到位”

  张扬点了点头,这件事他得亲自去找李长宇,当初李长宇答应过他

  崔国柱又道:“明天省体委来了检查组,主要是检查咱们de场馆建设情况,首先检查de是静海那边de水上比■赛场馆,很可能是省委渠主任亲自过来,我们方面必须要做好接待工作”

  张扬道:“我去,我和渠主任说话方便些”

  崔国柱笑道:“肯定得您亲自去”他说完端起茶杯喝了起来,意思是自己发言完了

  张扬把目光投向副主任陈红阳,陈红阳咳嗽了一声道:“张主任,咱们刚刚选拔了几名中长跑运动员送往昆明gēn着牛家军去训练了,臧副主任亲自陪他们过去de,牛俊生教练那方面,您是不是还要打个招呼?”

  张扬笑道:“我gēn他通过电话,这件事没问题de,训练费用咱们自己出,牛俊生这个人很热情,他打包票,这次一定要让咱们南锡在中长跑项目中一枝独秀”

  陈红阳道:“按照咱们当初指定de方案,我们从全国各地聘请了二十多名优秀de教练员,针对我们南锡市de重点运动员进行突击培训,有理由相信,我们在这次省运会中会取得过往年de成绩,但是第一名好像……”不是陈红阳唱衰自己,他搞体育出身de,对南锡体育de真实水平很清楚,体育综合水平不是短期内能够提升起来de

  张扬笑道:“咱们不管结果,先朝着第一去努力,如果连目标都不敢定,成绩肯定是惨不忍睹”

  接下来论到组委会办公室主任萧苕敏讲话,萧苕敏道:“张主任,咱们de形象宣传片到现在还没有完成,这次臧副主任去昆明,还有一个任务就是给牛家军拍摄形象宣传片,可我们de形象大使还有三个,是时候开展宣传工作了”

  张扬点了点头,除了牛家军之外,还有冰公主关芷晴、艺术体操冠军许怡,香港明星邹德龙,这些人可全都是他de关系,这件事还得他亲自来联络,张扬道:“好,这件事交给我负责”

  说到最后,其实现在面临de最大问题就是资金,每件事都需要钱,市里过去给de那点钱根本不够用,他们拍卖火炬得到de钱也用得差不多了,是时候该启动融资计划了

  会议就快结束de时候,外面de保wèi忽然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de汇报道:“不……不好了……外……外面打起来了”

  张扬一听就愣了,从来只有他到别人门上打人,敢跑到体委门口de没几个,张扬起身道:“走出去看看”

  开会de几名党组成员都出去了,来到门前一看,张扬乐了,保wèi科长石胜利和三名保wèi都被一个人给打了,打人de是个民工模样de小伙子,正虎视眈眈de盯着走向他de两名保wèi呢,他愤然道:“有你们这me欺负人de吗?我农村人咋了?农村人就不能来这里找人了?”

  这小伙子张扬认识,正是年前他去荆山市西山县卢家梁小石洼村寻找王均瑶下乡线索de时候结识de周山虎,小伙子人很热情,当时还留他和姜亮在家里居住,还弄了不少野味招待他★们,张扬临走de时候给他留了地址,让他有机会来南锡找自己,想不到周山虎不但来了,而且来到就gēn石胜利发生了冲突说起来这件事de确不怨周山虎,他来到体委门口,乡里人没什me见识,所以探头探脑de,石胜◎利觉着他形迹可疑,所以出口相询,周山虎说自己找张扬de,石胜利现在对张扬敬degēn神似de,于是他问周山虎找张扬干什me?周山虎直说张扬是他朋友

  石胜利哪里肯信,他本来对乡里人就有些瞧不起◇,和周山虎说话de时候透着轻视,一来二去两人冲突起来了,周山虎虽然是农村出来de,可却是个练家子,听到石胜利说话透着蔑视,忍不住动起手来了,这一动手,其他de保wèi都围上来了,可别看他们人多,依然不◇◇,和周山虎说话de时候透着轻视,一来二去两人冲突起来了,周山虎虽然是农村出来de,可却是个练家子,听到石胜利说话透着蔑视,忍不住动起手,hézhōushānhǔshuōhuàdeshíhòutòuzheqīngshì,yīláièrqùliǎngrénchōngtūqǐláile,zhōushānhǔsuīránshìnóngcūnchūláide,kěquèshìgèliànjiāzǐ,tīngdàoshíshènglìshuōhuàtòuzhemièshì,rěnbúzhùdòngqǐshǒuláile,zhèyīdòngshǒu,qítādebǎowèidōuwéishàngláile,kěbiékàntāmenrénduō,yīránbú是周山虎de对手,周山虎三拳两脚就把他们放倒了三个

  眼看冲突还要继续de时候,张扬来到了,张扬笑道:“全都住手,你们怎me打起来了?”

  石胜利看到张扬来了,艰难从地上爬起来:“张主任,他冒充……你朋友……”

  张扬呵呵笑道:“他不是我朋友,是我一小兄弟”

  周山虎听张扬de前半句话心头一凉,可听到他后半句话,心头顿时暖烘烘de,他走了过来:“张大哥,你还记得俺啊”

  张扬笑着拍了拍他de肩头道:“当然记得,怎me?你怎me把我们de保wèi科长给打了?”

  周山虎道:“谁让他骂俺乡巴佬来着,还有他说我冒充你de朋友”

  张扬瞪了石胜利一眼,石胜利讪讪de笑了笑,心说我怎me能想到你张主任还有这种民工朋友,,有句话怎me说,上至王侯将相,下至贩夫走卒,这位张主任de交游还真是广泛

  既然事情搞清楚了,周山虎和石胜利当然不可能继续冲突下去了,周山虎打了石胜利他们,姿态当然高了一些,走过去向石胜利笑了笑道:“石科长,不好意思啊,俺是乡里人,没啥见识,出拳重了点,你没受伤?”

  石胜利也笑了笑,心说只能自认倒霉了,不看僧面看佛,张扬de面子自己是必须得给de,等哪天有机会,这乡巴佬落了单,正式找帮人教训教训这小子,石胜利也不是个甘心吃亏de主儿

  张扬把周山虎叫到自己de办公室,拿了瓶矿泉水给他,周山虎到了他de办公室,坐在沙发上,刚才de英雄气概已经消失de无影无踪了,整个人突然变得拘谨起来,他有喝了口水,双脚有些不安de在地面上摩擦着,眼睛也不敢看张扬,直勾勾看着地面

  张扬笑道:“虎子,什me时候来南锡de?”

  周山虎de目光仍然不敢看他:“来了一段时间了,我和几个同乡都在工地干活,本来不想麻烦大哥你de”

  张扬笑道:“什me话,什me叫麻烦啊,当初我去小石洼村,你招待我也没嫌麻烦啊”

  周山虎喝了口水道:“大哥,搞了半天,你de官这me大”

  听到这句话,张大官人多少满足了一些虚荣心,他笑道:“不算大,我上面还有市长市委呢”

  周山虎道:“这me说大哥你是南锡市de第三把手,大官啊”

  张大官人就算脸皮再厚,这话他也有些兜不住,可人家周山虎是认真de,真不是故意挖苦他,张大官人是有自知之明de,别说三把手,在南锡,第三十把手□他也排不上,他笑道:“虎子,中午我请你吃饭”

  周山虎摇了摇头道:“大哥,俺不是来找您吃饭de,俺是想找您帮个忙”说这话de时候他脸红到了脖子根,山里de青年朴实,总觉着求人是件丢人de事儿 ☆
  张扬打心底喜欢这个淳朴de小伙子,点了点头道:“你说,只要我能帮上忙,一定帮你”

  周山虎道:“俺们小石洼村一共出来了二十多个劳力,现在都在体育中心工地打工,从过年到现在都没有开过一分钱,我是来de,我不说啥,可我们村de那些个人,很多年前de工钱还欠俩月呢,张大哥,俺们这帮人都是山里出来de,在南锡没有啥关系,大家一起想办法,俺想来想去,就想到了你,所以我才……”

  张扬道:“你在哪个工地干活啊?”

  “球类馆”

  其实周山虎不说张扬也猜到这件事肯定是梁成龙那边de事情,他当即拿起了电话,那边梁成龙接电话de时候周围显得有些嘈杂,他大声道:“张扬,我正忙呢,待会儿打给你”

  张扬道:“忙什me?我就几句话”

  梁成龙笑着道:“陪清红买衣服呢”

  张扬一听就知道他们两口子和好了,嘿嘿笑了一声:“恭喜你啊”

  梁成龙道:“还不是托您张主任de洪福,改天我一定正式摆酒谢你”

  张扬道:“别玩那些虚de,你们两口子和好比什me都重要,这事儿咱们先放一放,我记得,年前我是不是gēn你们这些建筑商说过,所有承建体委项目de建筑商,一律不许拖欠民工de工资?不管你出于什me理由”

  梁成龙一听他这样说,就猜到有人告状告到体委了,他叹了口气道:“哥儿们,我难啊,现在几大工程齐头并进,我哪有那me多de流动资金,压了几个月而已,没那me严重,归根结底这件事还在你,你们体委老拖着我de钱不给,我拿什me给民工发工资啊?”

  张扬道:“你少给我来这套,丑话我可先说在前头,这件事你要是不抓紧办,事情万一闹到了市里,别说工程款,我看你手头de几个工程都得玩完”R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