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来来往往】(上)


  秦清笑了起来,随后又摇了摇头道:“只是常〖书〗记让我过来实地考察一下目前的工程进度,并不是要交给我负责,我现在主要的职责还是岚山市开发区”

  张yáng道:“两者并不矛盾啊,秦市长,您进步真快啊,跟您相比,我这个处级干部都拿不出手了”

  秦清暗骂张yáng存心故意,李长宇也听出这厮说话是给自己听的,李长宇笑道:“嫌官小啊,官职不但代表你所处的位置,也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你的执○政能力,小张,你想升官就不断地证实自己的执政能力”

  秦清笑道:“张yáng,你还是像过去一样是个官迷”

  李长宇哈哈笑道:“他一直都是官迷从没改变过”

  张yáng听着两位领◆zhèngnénglì,xiǎozhāng,nǐxiǎngshēngguānjiùbúduàndìzhèngshízìjǐdezhízhèngnénglì”

  qínqīngxiàodào:“zhāngyáng,nǐháishìxiàngguòqùyīyàngshìgèguānmí”

  lǐzhǎngyǔhāhāxiàodào:“tāyīzhídōushìguānmícóngméigǎibiànguò”

  zhāngyángtīngzheliǎngwèilǐng导对自己的揶揄,笑眯眯道:“其实官迷只是我的表象,我的本质是个实干家”说这话的时候,这厮一双眼睛盯着秦清,秦清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咀嚼到了其中的暧昧含义,一颗芳心不由得突突跳了起来

  李长宇当然不会想到这厮当着自己的面也敢公然和秦清打情骂俏,不明就里的跟着笑道:“实干家好啊,我们的事业就需要你这样的实干家”

  此时李长宇的秘书过来附在李长宇的耳边说了两句,李长宇脸色微微一变,他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唇,向秦清歉然道:“秦市长,不好意思,发生了点急事,需要马上处理”

  秦清微笑道:“李〖书〗记请便”

  李长宇又向张yáng道:“小张,帮我好好招呼秦市长”

  张yáng巴不得这大瓦的灯泡赶紧走人呢,连连点头道:“李〖书〗记去忙”

  李长宇走后,包间内只剩下秦清和张yáng两个,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忽然同时笑了起来,秦清樱唇翘起,显得顽皮可爱:“你笑什么?”

  张yáng道:“我正想问你笑什么?”

  秦清道:“看你在官场上春风得意,真的很为你高兴”

  张yáng道:“再得意也就是一处级干部,开头那〖兴〗奋劲儿早过去了”

  秦清嗔道:“贪心不足蛇吞象”

  张yáng看到四下无人胆子不由得大了起来,向秦清挪近了一些,大腿挨上秦清的秀腿

  秦清道:“好了,我要回去休息了”

  张yáng道:“我还有很多话没跟你说呢”

  秦清道:“来我房间喝茶”

  南锡方面为秦清在一招安排了房间,张yáng跟着秦清来到她的房间,一走到房间内,张yáng就把门给反锁上了,张开臂膀想要抱住秦清秦清早已料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脚步向左前方轻盈的一滑,可她想到了这一层,张yáng也想到她会逃避,足尖轻轻一点,身体倏然向前冲去,神出鬼没的来到了秦清的前方,这样一来秦清原本想逃开就变成了径直撞向他的怀抱,张大官人暖玉温香抱了个满怀,箍住秦市长盈盈一握的纤腰,俯下身去,毫不客气的品尝着秦清诱人的樱唇

  秦清在张yáng的热吻之下羞赧无比,俏脸飞起两片红霞,好一会儿张yáng才放开她秦清嗔道:“你也不看看这是在哪里?”

  张yáng笑道:“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的地方,谁也不会想到我们的秦副市长专程跑到南锡来会情郎”

  秦清白了他一眼道:“我这次来可是为了公事,你少胡说八道

  张yáng低声道:“要是可以公私兼顾,那岂不是再全齐美?”

  秦清搂住他的脖子,忽然出其不意的拧住他的耳朵,张yáng痛得哎呦一声,讨饶道:“市长大人手下留情,不知下官做错了何事?大人要对我下此毒手?”

  秦清道:“你这混账自己做错了什么都不知道吗?”

  张yáng苦着脸道:“大人,下官自问做官兢兢业业克己奉公,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gǎn情上对大人也是一片赤诚,忠心耿耿,只要大人需要,下官随时可以为大人献身,精尽人亡在所不惜,不知大人对下官还有何不满之处”

  秦清被他的这通话引得忍不住笑了起来,可是她又觉着自己不该笑,张yáng看到她笑靥如花,趁机挣脱,一个饿虎扑食将秦清压在大床之上

  两人身体紧贴在一起目相对,目光随着身体不断提升的温度几乎就要燃烧起来,秦清的呼吸明显有些急促:“我提醒你,非礼国家干部可是要罪加一等的”

  张yáng道:“何谓非礼,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和你之间,来来往往,与非礼何干?”

  秦清还想说什么,却gǎn觉到自己的衣衫被他一点点的褪去,在他的热吻之下,娇躯几乎就要融化了,原本想说的一些事,暂时都忘记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张大官人在秦市长身上来来往往了一个多小时,两具**的身体纠缠在一起,秦清这会儿已经忘记了非礼之事”纤长的美腿常春藤般缠绕在张yáng的身上,娇声道:“你呀,真是我命里的魔星”

  张yáng道:“缘分注定,没办法”

  秦清舒了口气,轻声道:“快起来,你在我房间呆了这么久,万一来人就麻烦了”

  张yáng笑道:“来人也不怕,我从窗口跳出去,一死保全你的名节”

  秦清横了他一眼,起身去浴室沐浴,出来的时候已经披上了浴袍,张yáng很麻利的穿上衣服

  秦清道:“说起你跳窗的事情,上决在岚山,你逃到了哪里?”

  张yáng被她突然的一问给问住了,上次秦清生病他过去探望,从秦清房间出来的时候,被警卫发现,当时慌不择路,阴差阳错的逃到了常颂家里,溜到了常海心的床上,从此他和常海心之间纯洁的友情关系就开始变了味道,张大官人的●表情显得有些不自然嗯啊道:“以我的本事,没人能抓得住我”

  秦清道:“那晚常〖书〗记家里好像有人潜入,那个人该不是你?”

  张yáng对秦清相当的了解,清美人智慧群,她肯定看出了些什么○◎所以才会从根源上问起,张yáng也不想瞒她什么,老老尖实答道:走我”

  秦清道:“然后撤张yáng道:“然后我便逃了”

  秦清道:“你和海心……”,”,张大官人还是很滑头的,他反问道:☆“你以为我和海心之间怎么了?”

  秦清并没有直接说,而是微笑道:“你交给我的内功最近又有进境,我的目力、耳力甚至嗅觉都很灵敏”

  张大官人内心一惊:“所以……”

  秦清道:“所以有些味道,我一闻就知道,尤其是你”

  张yáng尴尬的笑了笑:“那哈……,……

  秦清叹了口气道:“你啊惹下了这么多的情债,以后你该怎么去还?”

  张yáng道:“如果我说这件事纯属偶然,你会相信吗?”

  秦清道:“我信不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发生了你就得去面对,不是每个女人都可以不计较名份和未来,张yáng,你以为自己可以负担得起这么多的gǎn情?你可以给每个人都带来幸福吗?”

  张yáng道:“清姐我是不是很混蛋?”

  秦清摇了摇头,她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张yáng的面庞:“有时候我觉着自己很了解你,可有些时候我又觉着自己对你一点都不了解,你和正常人真的很不一样”

  “骂我?你说我是个神经病?”

  秦清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嗔道:“不是我是说,你有着不被我了解的一面,你的医术你的武功,这一切似乎并不能用常理来解释”

  张大官人意识到,他的清美人对自己的身份开始产生了怀疑,张yáng真的有种脱口欲出的冲动,可是他不能说

  秦清又道:“你在gǎn情上看起来很花心,外人或许都这么认为,可是我却知道你和别人的gǎn情观不同,你对我、对嫣然、对佳彤、还有其他诸多的女孩子都很认真,都是真心去爱会为了保护我们而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甚至于你的生命,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gǎn情观并不现实,根本不符合现今社会的〖道〗德标准,你自己究竟清不清楚你在做什么?”

  “我……”张大官人张口结舌,秦清的这番话已经问的他无言以对了

  秦清道:“张yáng,我说这些并不是为了责怪你,我早就说过,我不会要求你什么,但是我不希望你在gǎn情上一直浑浑噩噩下去,你将来会有自己的婚姻,会有自己的家庭,会有……”,”,张yáng掩住了秦清的嘴唇,他久久凝望着秦清明澈的双眸,过了许久,他一步步向门前退去

  “张yáng”

  张yáng抿起嘴唇,露出一丝很奇怪的笑容,他拉开房门大步走了出去

  外面的天空下着濛濛细雨,进入春季之后,南锡的雨明显多了起来,张yáng来到吉普车前,顶着雨○,转过身,看到秦清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双手紧贴在玻璃窗上,娇躯显得如此朦胧,张yáng看不清她的面庞,可是却gǎn觉到秦清关切的目光,他笑了笑,yáng起手,很缓慢而又很艰难地挥舞了一下

  张◎○,转过身,看到秦清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双手紧贴在玻璃窗上,娇躯显得如此朦胧,张yáng看不清她的面庞,可是却gǎn觉到秦清关切的目光,,zhuǎnguòshēn,kàndàoqínqīngzhànzàifángjiāndeluòdìchuāngqián,shuāngshǒujǐntiēzàibōlíchuāngshàng,jiāoqūxiǎndérúcǐménglóng,zhāngyángkànbúqīngtādemiànpáng,kěshìquègǎnjiàodàoqínqīngguānqiēdemùguāng,tāxiàolexiào,yángqǐshǒu,hěnhuǎnmànéryòuhěnjiānnándìhuīwǔleyīxià

  zhāngyáng并没有生秦清的气,而是气自己,甚至可以说有些厌恶自己,厌恶自己的滥情,在他逐渐适应了这个社会,逐渐了解了当今时代的gǎn情观,他过去一直认为对的事情却为如今的时代所不容,张yáng的心中gǎn◆到一阵难过,他为自己而难过,往往在这时候,他gǎn觉自己是孤独的,无论他怎样努力,他都不属于这个时代,一个大隋朝人孤独的生存在二十世纪九零年代,他很想找人倾诉,可是他来得越久,越是知道自己舟经历是多么◇的惊世骇俗,即使亲近如秦清,也不能轻易吐露事情的真相

  秦清隔着玻璃窗,望着窗外迷蒙的细雨,她的美眸同样迷蒙,她流泪了,她忽然意识到张yáng的身上有着太多她不知道的秘密,刚才的那番话无疑已经触及到了他敏gǎn的神经,她很想为张yáng分担,可是张yáng不愿说,望着张yáng倔强的背影,秦清甚至有种后悔的想法,也许自己不该说的那么多

  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秦清拿起电话看到是张yáng的号码,打开电话,几乎和张yáng同时说道:“对不起”

  两人同时愣了一下,然后张yáng重复道:“对不起”

  电话那头传来秦清低声的啜泣,只有在张yáng的面前她才会尽情释放自己的柔弱

  张yáng道:“其实我有一个秘密”

  秦清含泪道:“不要说,每个人都应该保留属于自己的秘密”

  张yáng道:“我想对gǎn情负责,可越是如此,我在gǎn情上越是纠缠不清,我”““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秦清道:“那就别谈gǎn情,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去

  张yáng道:“我想对每个人都好,都负责任,可正是因为如此,我成了最不负责任的那个”

  秦清道:“你很好,虽然你很花心,但是你依然很好,这世上没有人比你好”

  张yáng的眼眶有些热了,他就站在吉普车前,淋着濛濛的细雨:“我活得没有目的,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只为了自己开心高兴,随心所欲的放纵自己的gǎn情,我很自私………”,秦清道:“张yáng,别站在雨里,回来,我等你”

  张yáng摇了摇头:“我想,我需要好好冷鼻一下,清姐,谢谢你的提醒”

  “我们之间永远不用说谢谢”

  张yáng点了点头,拉开吉普车的车门,很快启动了汽车,驾驶着汽车消失在濛濛烟雨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