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三章【中美友好】(上)


  也不怪这帮美国代表团的成员对张扬热情,美国人多数都随性,他们的官架子根本和国内无法相提并论,zhōng国官员和美国官员遇到le一起,前者处处表现出拘谨,而美国人就没这么多顾忌,张扬一直都是个随性的人,这让他和美国人容易相处本书名+

  美国代表团先在市政府招待所安顿下来,按照预定的日程安排,他们稍事休息,zhōng午和南锡市领导们一起共进午餐,下午去锦湾参观游览,晚上就住在锦湾,明天一早在赵季廷的陪同下前往岚山,在岚山经济开发区参观之后直接返回东江,日程安排还是很紧凑的

  萨德门托回到房间内短暂休息的时候,邀请张扬来到他房间内,张扬把常凌峰叫上le,原因是他的英文太烂,简单的几句对话还成,如果玩太复杂的东西,他还是跟不上,所以叫来常凌峰临时给他充当一下翻译官的角色

  张扬进门之后,萨德门托又给le他一个热情的拥抱,这美国鬼子太喜欢肢体接触,张大官人稍稍有些不适应,两人坐下之后,萨德门托拿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这是他专程从美国给张扬带来的礼物,张扬没想到人家这么客气,这样一来反而显得自己不好意思le,他没什么准备,压根没想到要给萨德门托带礼物张大官人咧着嘴笑道:“那哈,你大老远的从美国来,还给我带礼物,多不好意思”

  萨德门托哈哈笑道:“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张扬也没推辞,人家既然送le,再墨墨迹迹的,反而显得咱不爽利,张扬打开包装,里面是一个木制的盒子,将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只腕表,汉密尔顿,虽然美国人的制表工艺比不上瑞士,可汉密尔顿也是美国名表,张扬颠le颠,挺沉的,楚嫣然的外婆曾经送给他一块钻表,不过那玩意儿带着太扎眼,再加上他现在和楚嫣然已经解除le婚约,张扬很少戴le,他把手表带上,嘴土一个劲的称赞道:”V叫白”一萨德门托笑得很开心,拍着张扬的肩膀道:“喜欢就好”

  张扬也威到有些奇怪,萨德门托怎么会对自己这么好?有道是无功不受禄

  他微笑道:“萨德门托先生,你这次来zhōng国主要的使命是什么?”

  萨德门托笑道:“促进zhōng美交流”

  张大官人是个直脾气的人,往往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他意味深长道:“据我说知,你在过去可是一个坚定的**主义者”这么复杂的英文他可不会说,让常凌峰帮他翻译

  常凌峰一听愣le,哪有那么说话的,人家大老远给他带礼物来le,他开口就给人家难看,他怔怔的看着张扬

  张扬笑道:“翻译,只管翻译给他听”

  常凌峰这才把张扬的意思原封不动的翻译le过去

  萨德门托并没有因为张扬的这句话而感到不悦,事实上,他有把柄落在张扬手◆里,他在红五月**的事情,张扬清清楚楚,当时还威胁他录le音,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萨德门托才出工出力帮着张扬从美国逃le回来,张扬这种直来直去的说话方式,萨德门托反而受用一些,他虽然是纽约州参议员,在别■★人面前能做到道貌岸然,可脱裤子嫖娼的事儿张扬都知道,他没有任何伪装的必要,萨德门托首先问le一句:‘·他是谁?”

  张扬向常凌峰看le一眼,笑道:“他是我最好的哥们,可以完全信任”虽然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常凌峰听在耳朵里,心里暖烘烘的,朋友之间最重要的就是彼此信任**

  萨德门托点le点头道:“张扬,你也是政府官员,对政治上的事情容易理解,过去我的确是个坚定的**主义者,可是时代在变,zhōng美关系在不断发生着变化,过去我**是为le政治需要,是为le符合美国利益,可现在如果我继续抱着**思想,我就不符合当今的政治潮流”

  张扬听萨德门托说完,不由得笑le起来,他向拼凑le凑道:“听说你要竞选下届的纽约州州长?”

  萨德门托道:“有这件事”

  张扬道:“所以你这次主动要求带访问团来zhōng国,是要借着这次的机会树立你的亲华形象,从而改变过去选民们对你这个强硬**分子的看法,以争取多选民的支持”

  萨德门托笑得满脸开花,向张扬竖起le拇指:”张扬,你真是太聪明le”

  张扬看着这货的表情,心zhōng暗叹,难怪都说政客是最不要脸的,美国政客应该没学过厚黑学,这货的脸皮也修炼的比城墙还厚,他忽然想起le一个好主意,回头送萨德门托一本厚黑学,让丫的回国好好去研究研究

  张扬道:“具体有什么想法啊?”

  萨德门托道□:“我们代表团这次过来,不但是为le增加彼此政治上的相互le解,也是为le谋求经济上的合作,这次我们在东江考察le贵方的经济开发区”

  张大官人脑子开始迅的转动起来,这帮美国佬可都不是一般的主☆儿,如果能把这帮人给拉到南锡来投资,今年的经mào会就算是成功le一半

  张扬道:“有没有达成意向?”

  萨德门托摇le摇头道:“如果达成le意向,我们就不会去岚山开发区考察le”

  张扬道:“你们就没想过考察考察我们南锡经济开发区?合看来到我们这里就是为le旅游的?”

  萨德门托笑道:“东江是平海的省会,岚山经济开发区是平海唯一的国家级开发区,你们南锡有什么优势?◎”

  张大官人想le想,还真想不出南锡有多大优势,憋le半天,说出来一句话:“便宜”

  萨德门托愣le,常凌峰也愣le,他们还以为这厮能说出多好的理由,总结le半天就这俩字儿

 ☆ 萨德门托道:“非洲便宜”

  张大官人把他的这句话理解为跟自己抬杠,张扬道:‘·非洲能跟我们比吗?我们是文明古国,地大物博,我们多少年的文化积累”

  萨德门托哈哈的笑,笑声住后,点le点头道”既然你提出来le,我可以安排他们晚一些出去游玩,吃晚饭之后去你们开发区看看”

  美方代表团原本前来南锡就是为le去锦湾旅游,虽然南锡市领导方面也都想借着这次机会宣传一下南锡的优势,看看能不能顺便签两单合同,可他们心里也明白,美方代表团已经被东江盯上le,如果他们提起经济合作的事情,有挖墙角之嫌,所以南锡的市领导在这方面表现的很谨慎,张扬则不然,他心zhōng没这么多的忌讳,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萨德门托这次前来的目的主要是为le改善个人形象,政治目的为主,所谓经济只不过是他打得一个幌子而已,所以不介意送张扬这个顺水人情

  zhōng午的宴会后,张扬就带着这帮美国代表团前往le南锡市经济开发区,当然,参观的要求是萨德门托主动提出来的,作为主人,市委书记李长宇当然求之不得,不过常务副市长赵季廷倒是有些警惕,他以为南锡方面在其zhōng做le工作,这次美方代表团是东江方面邀请的,邀请的目的一是为le招商,二是为le和纽约结成友好城市,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为此做le不少的努力,虽然梁天正没有亲自跟来,可东江市也来le位常务副市长隋国明,隋国明来到南锡之后看到张扬和萨德门托如此热乎不由得有些害怕le,他悄悄找到le赵季廷,低声道:‘·赵省长”

  赵季廷正准备上大巴车呢,他嗯le一声:“什么事儿?”

  隋国明的目光向前方看le看,张扬正和萨德门托勾肩搭背的站在大巴车下,两人不知聊什么,十分开心,不时发出畅快的大笑声隋国明干咳le一声,低声道:“赵省长,我们东江方面花费le好大的努力才把美方代表团请到le平海”

  “我知道”

  “我们梁书记是想借着这次的机会和美方达成协议,初步的规戈搞一个zhōng美高科技园区”

  “我明白”赵季廷知道隋国明想说什么,可嘴上却fū衍的很,他基本上已经被排除出平海的领导层之外,现在的心态可以用心灰意冷来形容,对很多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不过问,就不过问

  隋国明道:“赵省长,咱们是带美方代表团来南锡旅游的,可我怎么看情况有些不太对啊”

  赵季廷道:“怎么不对?”

  隋国明道:“本来说好le直接去锦湾,怎么突然要去他们开发区考察le?预定的行程里没有这一项啊”

  赵季廷道:“是美方提出来的,我也不好说什么?咱们身为主人,当然要主随客便”

  隋国明心里这个忐忑啊,虽然美国人没有敲定在东江投资,可人是他们请来的,他可不想弄到最后为他人作嫁衣裳,现在东江因为国际工业园的事情,闹得整个领导层都灰头土脸的,急需一件喜事来一扫最近的晦气,和纽约成为友好城市是其zhōng的规力之一,而且这件事已经谈得差不多le,带着这帮美国人在平海转一圈,回去东江差不多就能签下来,这个萨德门托议员在纽约州相当有影响力,只要他答应,这件事基本上就敲定le

  隋国明看张扬和萨德门托如此亲密,打心底有些害怕le,梁天正让他亲自跟进这件事,如果跟这么近,最后还把事情给搞黄le,自己这张脸往哪儿搁?东江这个城市的脸面往哪搁,他越想越是忐忑,赵季廷的态度根本是不闻不问,找他也没用,隋国明想来想去,赶紧给市委书记梁天正打le个电话

  梁天正接到电话也是一怔,他低声道:“什么?张扬认识萨德门托?”

  隋国明苦笑道:“不但认识,而且看起来关系好的不得le,勾肩搭背的,感情非同一般”

  梁天正道:“谁没有几个朋友啊,你不要太敏感le”

  隋国明道:……梁书记,不是我敏感,本来说好le下午要去锦湾旅游,可美国人忽然提出来要去南锡开发区看看我担心他们万一看zhōngle南锡开发区,和他们签订经济合作意向怎么办?”

  梁天正笑le起来:“国明,经济合作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儿,他们如果对东江的投资环境不满意,就算选择南锡也没什么,钱是人家的,技术也是人家的,咱们说le不算,咱们就算能够阻止他们不去考察南锡开发区,你能阻止他们也不去岚山开发区考察吗?”

  隋国明知道梁天正说得轻松大气,可心里未必不紧张,他叹le口气道:“梁书记,我是担心咱们和纽约结成友好城市的事情,不会出什么岔子“梁天正听到这句话顿时沉默le下去,过le一会儿他方才开口道:“让你去就是要你和萨德门托多多交流的”

  隋国明道:“我倒是想和他交流,可人家一颗心都放在张扬身上,我和他过去有没有交情”

  梁天正道:“我不管,总之这次友好城市的事情你必须给我盯住le,如果这件事黄le,我拿你试问”梁天正这话就有点不讲理le

  隋国明叫苦不迭道○:“梁书记,我没这么大的头,戴不下这么大的帽子,当初我就不想来,我英文也不成,和这帮美国鬼子谈不到一路,其实一直小鸥接待的都好好的,您为什么要让我来啊

  【第二章送上,在大家的支持下,连滚带爬◆:“liángshūjì,wǒméizhèmedàdetóu,dàibúxiàzhèmedàdemàozǐ,dāngchūwǒjiùbúxiǎnglái,wǒyīngwényěbúchéng,hézhèbāngměiguóguǐzǐtánbúdàoyīlù,qíshíyīzhíxiǎoōujiēdàidedōuhǎohǎode,nínwéishímeyàoràngwǒláiā

  【dìèrzhāngsòngshàng,zàidàjiādezhīchíxià,liángǔndàipá,辛苦非常的爬上le周推榜,仍在最后一位,笈笈可危,随时都可能掉队,还异大家看完的一章,将手头的推荐票投给医道,后天两周岁le,希望成绩好一点,这样状态也能好一点拜托】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