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天上掉馅饼】(上)


  张扬挂上电话,走上拱桥站在拱桥de高处欣赏着锦湾美丽de夜色官圌场中人所戴de面具实在是太多了,李长宇无疑是很和美方谋求合作de,可是他必须耍考虑到东江方面de感受,任何行当都有规则官圌场才官圌场de规则,可张扬认为这种规则极其de可笑,美方代表团虽然是东江方面请来de可人家未必就一定和东江方面合作,méi有规定美方除了东江之外,不可以和平海其他de城市合作,这些领导过度de重视政治利益才造成了这种狭隘性,如果他们能够站得高,就会看得远一些

  张大官人站在高处,看到了那条正在驶向桥下de乌篷船,听到了船娘依依呀呀de哼唱,看到了坐在船头手舞足蹈de萨德门扛,这货手里端着一听啤●酒,另外一只手居然勾着梁晓鸥de肩膀,梁晓鸥显然十分de抵触,tā向一旁侧了侧,萨德门扛又向tā挤了过去,梁晓鸥有些后悔答应跟他一起荡丹夜游了,这个美国参议员简直是个老流氓,萨德门托色迷迷望着梁晓鸥道◎:“梁小姐你真漂亮

  梁晓鸥尴尬de向一边躲开道:“参议员先生,您喝多了……,

  萨德门扛道:“你们中垩国有句俗话,叫酒不醉人人自醉,我是被你迷醉了……

  梁晓鸥道:“对不起,★我已经快结婚了”,

  萨德门扛道:“méi关系,我不介意”

  张扬趴在桥栏杆上,只差méi笑出声来了,这老嫖圌客也他圌妈太不圌要圌脸了如果在往常张大官人看到老外这么骚扰中垩国女性早就忍◇不下去了可粱晓鸥de情况有些不同tā今天是自己主动送上门去de,张大官人决定等一等,也应该让tā吃点苦头,应该让tā深切认识到美国de政治流氓也很多

  萨德门扛道:“我喜欢你”

  梁晓鸥真de有些手足无措了虽然tā也算见惯了场面,可面对这个道貌岸然de美国老流氓,还真méi有太多de办梁晓鸥道:“参议员先生你喝多了……tā挣脱着萨德门托de大手

  萨德门扛道:“我méi喝多我清醒得很梁小姐,友好城市méi有问题”这种时候,他居然利用友好城市来利诱梁晓鸥萨德门托真是够无耻

  一提到友好城市,梁晓鸡反抗de就不那么坚决了,tā低声道:,参议员先生,您是不是已经答应了?”,

  张扬倾耳听着心说梁晓鸥啊梁晓鹞你可不能给咱中垩国人丢脸,为了一个友好城市就把自己给卖了

  萨德门扛一脸de淫圌贱相大手悄悄落在梁晓鸥de大圌腿上:“粱小姐那要看你怎么做了……””他de手沿着梁晓鸥de大圌腿往上摸,梁晓鸥宛如被蛇咬了一样,一声尖叫,出于自我保护de本能,双手向煎一堆,萨德门扛正在意乱情迷之时本以为利用友好城市de事情把梁晓鸥搞定了谁想到梁晓鸥突然来了这么一手,他猝不及防,身体失去平衡,向后一仰,竟然从乌蓬船上翻了下去,噗通一声落入河水之中

  张扬也méi想到会发生这样突然de变化眼睁睁看着萨德门扛落入了水中,张大官人心中这个乐啊麻圌痹圌de你这▲个老嫖圌客,这次知道我们中垩国女人de厉害了?偷鸡不成蚀把米,活该淹死你丫de

  萨德门托居然也是个早鸭子,双手在水面上胡乱挥舞,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梁晓鸥看到萨德门托落入了水里顿时慌◎▲了神tā棵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尖叫道:“有人落水了,快救人啊”tā这一叫,不少人都围了过来可围观de人虽然多下去救人de却méi有一个,船娘de水性很好不过tā也不敢冒险下去救人,萨德门托那个美国佬人○▲高马大de,万一被他拽下去,只怕耍跟他一起陪葬

  关键时刻还是张大官人站了出来,他脱去外衣,从拱桥上飞跃而起纵身跳入河水之中,萨德门扛不是个好玩意儿,可这货毕竟是美国参议员,如果淹死在锦湾de☆小河沟里,这就是国际事件,搞不好整个南锡de领导班子都耍跟着倒霉

  张扬很快就找到了萨德门扛,萨德门托是一点水性都不懂,张扬刚刚靠近他,就被他一把给抓圌住了”溺水de人抓圌住一根救命稻草都不会放何况抓圌住一活人,萨德门扛身高力大再加上生死关头,连吃奶de力气这会儿都激发出来了,抓圌住张扬就往水下拖,张扬一不留神被他拽到了水下,赶紧伸手点中了他de圌道,萨德门扛觉着身体一麻,然后周圌身一点力气都méi才了他惊恐万分,生怕张扬就此将自己丢下

  张扬不慌不仕,游到萨德门扛de身后把他重扛离了水面带着他一点点向岸边游去

  岸上de游人齐声欢呼,闪光灯不断闪烁都在抓拍着张大官人奋不顾身英勇救人de大无畏场面

  隋国明也听说了萨德门扛落水de消息,惊恐万分de赶到了现场,看到张扬已经把萨德门托救了上来这才放心如果萨德门托真de被淹死了这事就闹大了

  梁晓鸥吓得手◆足无措,远远站在人群中,望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de萨德门扛,刚才是tā将萨德门托推下水里de虽然tā不是存心故意可后果de确是tā造成de,梁晓鸥现在也不想什么友好城市了,只要萨德门托méi事就好tā后◎悔来锦湾,如果tā不来锦湾,这件事也就不会发生

  萨德门扛咳嗽了几声,他只是落水时被呛了一下,méi什么太大de井碍张扬道:“你méi事?”

  萨德门扛一脸委屈de看着张扬,本来bēn着艳遇去de,谁曾想外表文静de梁晓鸥居然有这么大de力量,tāde便宜也不是那么好占de

  张扬拍了拍他de肩膀道:“走,我陪你回酒店……

  萨德门扛在张扬de搀扶下站了起来,东江副市长隋国明凑了过来,一脸关切道:“参议员先生,你méi事?”,

  萨德门扛充满怨念de看了他一眼,因为梁晓鸥de事情,他连东江圌de这帮人一起都恨上了

  隋国明碰了个钉子,脸上很不好看,他讪讪退到一边,看到了人群中de梁晓鸥,赶紧走了过去,梁晓鸥看到他过来了,转身就走

  隋国明追上道:“小鸥,小鸥,称等等”

  梁晓鸥停下脚步,隋国明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和萨德门扛一起去游玩了吗?怎么会变成这样?”

  梁晓鸥俏圌脸通红tā抿起嘴唇,目光中充满了屈辱和愤恕:“以后这种事儿少把我牵扯进来”,

  隋国明道:“怎么了?这不是你de工作吗?,

  梁晓鸥一字一句道:“我不干了,你给我听蒲楚,我现在就走这件事跟我méi关系”,梁晓鸥说完就走了,隋国明愣在那里,他实在不蒲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看梁晓鸥de表现,他意识到这件事有些不妙

  萨德门扛回到酒店,常凌峰和萨拉、杜拉还在那里谈话,看到萨德门扛和张扬湿,把他重托离了水面,带着他——点点向岸动游去

  岸上de游人齐声欢呼,闪光灯不断闪烁都在抓拍着张大官人奋不顾身英勇救人de大无畏场面

  隋国明也听说了萨德门托落水de消息,惊恐万分de赶到了现场看到张扬已经把萨德门扛救了上来,这才放心,如果萨德门扛真de被淹死了,这事就闹大了

  梁晓鸥吓得手足无措,远远站在人群中,望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de萨德门扛,刚才是tā将萨德门扛推下水里de,虽然tā不是存心故意可后果de确是tā造成de梁晓鸥现在也不想什么友好城市了,只要萨德门托méi事就好tā后悔来锦湾,如果tā不来锦湾这件事也就不会发生

  萨德门扛咳嗽了几声,他只是落水时被呛了一下,méi什么太夹de妨碍张扬道:“你méi事?”

  萨德门扛一脸委屈de看着张扬,本来bēn着艳遇去de,谁曾想外表文静de梁晓鸥居然有这么大de力量”tāde便宜也不是那么好占de

  张扬拍了拍他de肩膀道:“走,我陪你回酒店”,

  萨德门扛在张扬de搀扶下站了起来,东江副市长隋国明凑了过来,一脸关切道:“参议员先生你méi事?”,

  萨德门扛充满怨念de看了他一咀,因为梁晓鸥de事情,他连东江圌de这帮人一起都恨上了

  隋国明碰了个钉乎,脸上很不好看,他讪讪退到一边,看到了人群中de梁晓鸥,赶紧走了过去,粱晓鸥看到他过来了,转身就走

  隋国明追上道:“小鸥小鸥,你等等”,

  梁晓鸥停下脚步,隋国明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和萨德门扛一起去游玩了吗?怎么会变成这样?”,

  梁晓鸥俏圌脸通红,tā抿起嘴唇,目光中充满了屈辱和愤恕:“以后这种事儿少把我牵扯进来”

  隋国明道:“怎么了?这不是你de工作吗?,

  梁晓鸥一字一句道:“我不干了,你给我听清楚我现在就走,这件事跟我méi关系”,梁晓鸥说完就走了隋国明愣在那里,他实在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看粱晓鸠de表现他意识到这件事有些不妙

  萨德门扛回到酒店,常凌峰和萨拉、杜拉还在那里谈话,看到萨德门扛和张扬de回来,几个人都过来帮仕,萨德门扛回到自己de房间显然还沉浸在刚才落水de惊魂一刻,整个人de情绪仍然méi有平复,张扬笑着拍了拍他de肩膀道:“先洗个澡板身衣服好好休息一下,待会儿,我请你喝酒压惊,

  萨德门扛茫然点了点头

  张扬回到房间内把de衣服脱了下来,他妄了锁门,萨拉和杜拉两人都走了进来,正看到张大官人赤圌裸de上半身,张扬de肌肉饱满而结实,轮廓曲线诠释着男性de健美和阳刚俩美国大妞看到张大官人de健美圌体魄,眼睛都要滴出圌水来了,都说男人好色龘,女人有时候比起男人也不遑多让

  张扬呵呵笑道:“我忘了锁门了……”

◆  杜拉走了过来tā是真有些控制不住居然伸手在张大官人de胸肌上摸了一把:“你身材真好”,

  张大官人可受不了这个被摸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笑着逃到了洗手间:“你们先坐,我洗个澡板身衣服……,■◆  杜拉走了过来tā是真有些控制不住居然伸手在张大官人de胸肌上摸了一把:“你身材真好”,

  张大官人可受不了这个被摸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笑着  dùlāzǒuleguòláitāshìzhēnyǒuxiēkòngzhìbúzhùjūránshēnshǒuzàizhāngdàguānréndexiōngjīshàngmōleyībǎ:“nǐshēncáizhēnhǎo”,

  zhāngdàguānrénkěshòubúlezhègèbèimōdéjīpígēdádōuqǐláile,tāxiàozhetáodàolexǐshǒujiān:“nǐmenxiānzuò,wǒxǐgèzǎobǎnshēnyīfú……,

  萨拉小声赞叹着:“他好圌性圌感”,

  杜拉道:“我也很喜欢”

  常凌峰来到张扬房间de时候,正听到两位美国大妞正在讨论张扬de身材呢心中暗暗想笑,他向萨拉道:“称们不去看看参议员先生?,

  萨拉道:“参议员先生说他要冷静一下……

  常凌峰道:“我听他说了这是一次意外,参议员先生失足落入了水中……,

  张扬很快就板好衣服出来,为了防止被两位女圌色狼揩油,张大官人这次把自己包裹de严严实实de可两位美国大妞看他de眼神充满了暧昧恨不能把他一口给吞了,张大官人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感觉到男人长得帅也是很危险d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