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招兵买马】(中)


  梁晓鸥泡好le茶给隋国明和廖博生送讨来,隋国明看到梁晓鸥,忽然想起le一件事,他问道:“小鸥,那天晚上究竟发生le什么事?萨德门托怎么会落水?”

  隋国明这句话问得就有些不明智le,☆其实他也猜到le一些,粱晓鸥的突然离去和萨德门托落水肯定有关系

  粱晓鸩被他问得有些尴尬,她总不能把实情倒出,咬le咬嘴唇道:“隋市长,这件事是我的责任,我没有招待好美国贵宾,所以才让南锡方面◇☆其实他也猜到le一些,粱晓鸥的突然离去和萨德门托落水肯定有关系

  粱晓鸩被他问得有些尴尬,她总不能把实情倒出,咬le咬嘴唇道:qíshítāyěcāidàoleyīxiē,liángxiǎoōudetūránlíqùhésàdéméntuōluòshuǐkěndìngyǒuguānxì

  liángxiǎozhènbèitāwèndéyǒuxiēgāngà,tāzǒngbúnéngbǎshíqíngdǎochū,yǎoleyǎozuǐchúndào:“suíshìzhǎng,zhèjiànshìshìwǒdezérèn,wǒméiyǒuzhāodàihǎoměiguóguìbīn,suǒyǐcáiràngnánxīfāngmiàn钻le空子”

  粱天正的面色却突然沉le下来,他手里的碗忽然落在le地上,很突然,看得出并不是他用力摔下去的,但是他肯定是存心这么做,碗摔在地面上,碎瓷片散落le一地,鸡汤和面条也洒le一滩

  隋国明和廖博生都愣在那里

  粱天正咳嗽le一声:“不好意思,我没拿住,我的责任”,隋国明听完这句话,脸上的表情变得极其尴尬,耳根处都有些发红

  廖博生心中暗骂,隋国明真是自找难看,粱天正显然生气le,没有当场把碗扣在隋国明脸上都是给他面子

  两人就在这种尴尬的氛围中向粱天正告辞,粱天正明显动le气,连送别的话都没说

  粱晓鸥把他们送走,回来后,正在收拾那滩东西”赶紧道:“叔叔,我来”,粱天正摇le摇头道:“我弄洒le东西,当然要由我来负责”,他望着粱晓鸥,目光中充满le爱怜和内疚,低声道:“小鸥,叔叔一直都欠你一声对不起”,粱晓鸩因为叔叔的这句话,鼻子一酸,泪水无可抑制的涌le出来……,粱天正为她擦拭着眼泪,低声道:“政绩永远比不上你们对我重要,如果我zhī道萨德门托这么无耻,我不会让你去锦湾”

  粱晓鸥含泪道:“叔叔,其实……萨德门托是被我推下水的,正是因为这件事”他才会记恨东江,友好城市的事情才被搅黄le,都是我的缘故

  粱天正摇le摇头道:“推得好,如果我在现场,我一定大耳光抽过去,我不许任何人欺负我的乖侄女”,“叔教……”粱晓鸥泣不成声le

  邱凤xiān宴请张扬的地方在南洋国际的顶楼天台花园,应她的要求,南洋国际方面当晚在天台只zhǔn备le一桌饭,耶凤xiān穿着酒红色的晚礼服,v字领口开得很深,娇肌嫩肤毫不吝惜的展示于人前,诱人的乳沟秀出别样性感,她今天带着一套祖母绿的精美饰品,衬托的她的气质越发高雅不凡

  张大官人没想到今晚的宴请这么隆重,他穿着一身〖运〗动服赴宴的,看到天台花园中婀娜多姿▲的耶凤xiān”再看le看自己的这身打扮,张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le起来:“也不早说,我也弄身西服穿”

  邱凤xiān微笑道:“你无须那么正式,我如此隆重,如此郑重其事”是因为我有求于你,所以我○想要给你留平一个良好的印象”,张扬道:“何止良好的印象,简直是赏心悦目”秀色可餐”

  邱凤xiān道:“赏心悦目我信,秀色可餐却是一句最虚伪的话,哪怕是再美丽的面孔关键时刻也抵不上一块面包的诱惑”

  张扬乐呵呵在邱凤xiān对面坐下,邱凤xiān道:“我专门zhǔn备le原产法国害藏三十年的红酒”,张扬道:“再好的红酒我都喝不惯”,邱凤xiān微笑道:“人在很多的时候不能只顾及自己的感受,还要照顾到别人,今晚我挖空心思的打扮,zhǔn备le这场烛光晚餐”冲着我的这份苦心,你就算不喜欢也要装出喜欢”不开心也要装出开心”,张扬哈哈大笑起来,自从京城误闯军事禁区的事情发生之后,他对查晋北和邱凤xiān这些人就产生le一些戒备心,国安邢朝晖方面早就怀疑他们,这次又专门提醒le他,军方丢失的一些机密资料都是台湾方面感兴趣的,而邱凤xiān恰恰从台湾来,这种种的关系不能不让张扬警惕

  带着白手套的侍者过来为他们倒上红酒,邱凤xiān端起红酒,姿态优雅的和张扬碰le碰酒杯

  张大官人和优雅实在挨不上,他喝红酒就是牛饮,也不看,也不闻,端起酒杯,咕——口全都咽le下去,◇砸砸嘴,向侍者道:“倒满”

  邱凤xiān被张扬喝酒的样子引得笑le起来:“看来我错le,应该给你zhǔn备二锅头的”,张扬道:“其实不在乎喝什么再,在乎和什么人一起喝”,邱凤xiān摇曳着玻○璃杯,红色的液体宛如琥珀般在杯中晃动:“跟我在一起喝酒感觉怎样?”

  张扬实话实说道:负担,一点都不轻松”,邱凤xiān撅起樱唇道:“这话挺伤人”

  张扬道:,“因为我zhī道你找我不是为le叙交情,也不是为le跟我发展什么友谊的感情,你是为le工作,你是为le南锡体育场的那块地,你想想啊,白天我上班忙le一天,晚上还要谈论工作上的事情,我怎么能轻松?”,邱凤xiān笑道:“听你这么解释,我心里好过le一些,我zhī道你不想谈工作,可我来到南锡目的就是为le谈工作,我的时间很紧,明天又要前往香港参加一个珠宝展,今晚必须要和你谈工作le,谁让咱们是朋友的,你就多担待一些”

◆  张扬笑道:“看在你今晚zhǔn备这么充分,让我赏心悦目的份上,我就破例,对别人,我八小时之外绝对是不谈工作的”

  邱凤xiān道:“谢谢张大人厚爱”,张扬哈哈笑道:“说句真心话,你们星钻好◆  zhāngyángxiàodào:“kànzàinǐjīnwǎnzhǔnbèizhèmechōngfèn,ràngwǒshǎngxīnyuèmùdefènshàng,wǒjiùpòlì,duìbiérén,wǒbāxiǎoshízhīwàijuéduìshìbútángōngzuòde”

  qiūfèngxiāndào:“xièxièzhāngdàrénhòuài”,zhāngyánghāhāxiàodào:“shuōjùzhēnxīnhuà,nǐmenxīngzuànhǎo好的珠宝不做,怎么也想搞地产le?该不是老体育场地块下面藏着一座钻石矿?”,邱凤xiān笑道:“真是佩服你的想象力,没有的事儿,现在时代在发展,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都会遇到瓶颈,所以在适当的时候拓展其他行业是必须的,香港的李嘉诚开始的时候做塑料花,现在不一样搞起le房地产?”

  张扬道:“当初海瑟夫人拿这块地花le两个亿,如果不是她出事,这块地应该已经开发起来le”,邱凤xiān道:“当时我●们也参与竞标le”,张扬点le点头道:“国内的发展日月异,土地的价格在不断飙升,南锡作为平海重点发展的城市,这块地的价值不可估量”,邱凤xiān笑道:“咱们是老朋友,你给个明白话,到底什么条件才可以接□盘?”,张扬道:“现在对这块地有兴趣的人很多,我在考虑是不是再搞一次公开竞标”

  邱凤xiān春葱般的手指指le指张扬道:“你这个人啊,越来越不厚道le”,张大官人一脸无辜道:“这话从何说起,你以为我在撤谎?”,邱凤xiān道:“我来南锡之前,对这块地的情况le解le一些,好像除le我们以外没有人对这块地表现出异常的兴趣”

  张扬道:“看来你的消息并不可靠,乔鹏举一直都在盯着这块地◎”

  邱凤xiān笑道:“我就说你越来越不厚道,乔鹏举已经放弃投资这块地的想法,这件事我亲口问过他”,张大官人当场被拆穿,脸上的确有些挂不住,不过这厮脸皮够厚,仍然一点红意都没有,嘿嘿笑道:“★邱小姐,咱们虽然是好朋友,可你代表星钻的利益,我要尽可能的为南锡争取利益,所以咱们最好能够找到一个平衡点”

  邱凤xiān道:“我同意,在生意场上,最成功的生意就是要做到共赢,只有大家都有利益,这种合作关系才能做得长久”她拿出le一份早已做好的计划小书:“这是我们做的规划书,你可以拿回去详细研究一下,投资方案以及这块地的开发计划都在其中,希望我从香港回来之后,你能够给我一个好消息”,张扬收好她的计划小书,微笑道:“我会认真对待这件事”

  邱凤xiān道:“我们肯定给不出像海瑟夫人那样的价格,不过我们的计划做的很详细,尽可能的兼顾到双方的利益,如果我们可以拿到这块地的开发权,我们会把这一区域打造成南锡的高端精品商业区”,张扬道:“我也希望咱们能够合作成功”

  邱凤xiān举起酒杯道:“那就预祝咱们合作鼻功,干杯”,张扬笑着跟她干le这一杯,其实耶凤xiān有句话没说错,南锡体育场这块地除le星钻以外,的确没有其他人感兴趣,乔鹏举开始志在必得,现在机会来le,他反倒撤le,应该是害怕别人说他老爷子的闲话张扬本以为这件事很隐秘,却想不到邱凤xiān也zhī道le,看来邱凤xiān对这块地相关的事情调查的清清楚楚,生意人也不打无把握之仗无论邱凤xiān的目的是什么,对张扬来说,有人愿意投资总是一件好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