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维权】(上)


  第七百零九章维权

  司机小刘拎着六个礼盒上来,礼盒上何歆颜的广gào极其醒目——我满意我喜欢,东山虎鞭丸,薛东阳不知人家是在设套,笑眯眯将六个礼盒放在办公桌旁:“张主任,您先留着,不是我吹,我们的产品不但效果显著,而且包装精美,送人也很上档次,这些都是特制,里面都是用木盒包装”

  张扬淡然笑了笑:“现在都不兴杀老虎了,你们哪弄的这么多虎鞭?”

  薛东阳笑道:“说是●虎鞭丸,里面不一定要有虎鞭的成分,我们的意思是,服用过我们的产品之后,威猛如虎,堪比虎鞭”

  张扬也跟着笑了起来,他指了指包装盒上的何歆颜道:“这代言人看着眼熟啊”

  薛东阳道:“大美▲hǔbiānwán,lǐmiànbúyīdìngyàoyǒuhǔbiāndechéngfèn,wǒmendeyìsīshì,fúyòngguòwǒmendechǎnpǐnzhīhòu,wēiměngrúhǔ,kānbǐhǔbiān”

  zhāngyángyěgēnzhexiàoleqǐlái,tāzhǐlezhǐbāozhuānghéshàngdehéxīnyándào:“zhèdàiyánrénkànzheyǎnshúā”

  xuēdōngyángdào:“dàměi女,我也不知道她是谁”

  张扬道:“你不知道,我知道”

  薛东阳还没回过味儿来,笑道:“张主任认识?”

  张扬道:“何止认识,她是我表妹”

  薛东阳听到这里,才开始觉着有些不对了,他笑道:“您表妹真是漂亮啊”他不敢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探讨下去,虚晃一枪,转移话题道:“张主任,我看外面这么忙碌,你们体委是要搬家吗?”

  张扬却没有被薛东阳的这句话转移注意力,盯着薛■东阳道:“我表妹好像没签过这份广gào,不经别人允许滥用别人的肖像权,这叫什么?”

  薛东阳额头上汗都冒了出来,他终于知道今天自己是自投罗网,硬着头皮道:“张主任,我主管的是地区销售,产品的包◎■东阳道:“我表妹好像没签过这份广gào,不经别人允许滥用别人的肖像权,这叫什么?”

  薛东阳dōngyángdào:“wǒbiǎomèihǎoxiàngméiqiānguòzhèfènguǎnggào,bújīngbiérényǔnxǔlànyòngbiéréndexiāoxiàngquán,zhèjiàoshíme?”

  xuēdōngyángétóushànghàndōumàolechūlái,tāzhōngyúzhīdàojīntiānzìjǐshìzìtóuluówǎng,yìngzhetóupídào:“zhāngzhǔrèn,wǒzhǔguǎndeshìdìqūxiāoshòu,chǎnpǐndebāo装宣传啥的不归我管,这上面的女明星我也不认识,是不是签约了我也不知道”

  张扬道:“你不知道,那就帮我联系一个知道的,现在就给我联系你们的负责人,我要你们厂方马上给我解释,不然我会以侵犯肖像权gào你们”

  薛东阳看到张扬说翻脸就翻脸,心中暗暗叫苦,他苦笑道:“张主任,别介啊,我这就联系,我这就联系,应该是误会,应该是误会”

  薛东阳给厂长薛东兴打了电话,薛东兴是他堂哥,此时薛东兴也不在临郎,正在东江开地方特产博览会,接到薛东阳的电话,听他把事情简略讲了一遍,也不由得大吃一惊,薛东阳道:“厂长,张主任就在这里,要不您跟他解释一下”

  薛东兴让薛东阳把电话交给张扬,电话中薛东阳表现的很客气,恭恭敬敬道:“张主任,对不起了”他知道自己理亏,所以认错的态度比较好

  张扬一肚子的火,这帮混蛋侵犯何歆颜的肖像权,可气的是,他们把何歆颜的肖像印在性保健品上面,不知要成为多少nán人意淫的对象,想起这事儿,张扬恨不能这就抓住薛东兴狠狠给他俩嘴巴子,张扬道:“你没对不起我,你们对不起的是我表妹,不经别人允许,滥用人家的肖像,而且印制在什么虎鞭丸上,这是对个人肖像权的侵犯,现在已经立法了,我正式通知你,准备打官司”

  薛东兴一听要打官司就慌了,他乞求道:“张主任,您别生气,我们一个企业好不容易才发展到现在这种规模也不容易,当初我们只是一个乡镇小厂,发展之初很多制度都不健全,法律关键单薄,所以才犯下了这个错误,这样,您先别动气,我在东江开土特产博览会呢,明天一结束,我就去南锡,向您当面道歉,具体怎么解决,咱们见面谈好不好?”

  张扬本来是一肚子火的,可对方的认罪态度很诚恳,这个薛东兴应该是个明白人,张扬想了想,这件事还是等薛东兴来了再说,他低声道:“好,你自己好好想想,咱们当面解决”

  薛东阳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南锡市体委,今天他是自己送上门来的,怨不得别人

  薛东阳这边gānggāng走,南洋国际的老板李光南和南国山庄的总经理任文斌就一起过来了,体委今天搬家,他们怎么都要过来看看,在过渡期,体委一直都借住他们的小楼办公

  张扬看到他们来了,笑着站起身迎了过去,他先和任文斌握了握手,因为任文斌平时都在东江,很少到南锡来

  任文斌道:“我gāng到南锡,就看到你们要搬家了”

  张扬道:“估摸着得三天才能拾掇利索,这段时间给你们添麻烦了”

  李光南笑道:“张主任太客气了,你们在这里办公是南洋国际的荣幸,这一走,我心里感到有些失落呢”

  张扬笑道:“快请坐”

  两人坐下之后◇,李光南道:“张主任,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只管说,我这边出人出力都行”

  张扬道:“不用,已经请搬家公司了,琐碎的东西还得靠我们自己的工作人员整理,等我们搬走后,我联系了一家保洁公司,把这里打□▲扫的干干净净,然后还给你”

  李光南道:“不用,这些事交给我来做”

  张扬道:“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当初你给我的时候是好好的,总不能弄得一片狼藉的还给你”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sǎodegàngànjìngjìng,ránhòuháigěinǐ”

  lǐguāngnándào:“búyòng,zhèxiēshìjiāogěiwǒláizuò”

  zhāngyángdào:“hǎojièhǎoháizàijièbúnán,dāngchūnǐgěiwǒdeshíhòushìhǎohǎode,zǒngbúnéngnòngdéyīpiànlángjièdeháigěinǐ”

  jǐgèréndōuxiàoleqǐlái

  其实体委搬家也就是搬到体育中心的办公楼,距离南洋国际仍然很近,双方还是邻居,张扬道:“最近我会召集几家酒店开会,为了即将到来的省运会,咱们要提前拿出接待方案”

  李光南道:“张主任,我们已经开始在做有关的计划,过两天就能够拿出具体方案”

  张扬点了点头道:“很好,我们初步定下,省运会的接待工作主要由南洋国际和海天两家负责”

  李光南笑道:“我已经开始感到压力了”

  张扬笑道:“有压力才有动力,我相信你们的服务水平,一定能够做好这次的接待工作”

  李光南这次前来还有一个目的,他本来是想和张扬商量,给他们的酒店冠以独家赞助的称号,可现在看来张扬已经决定让海天加入,李光南对张扬和袁波之间的关系也有所了解,既然张扬已经决定了,他当然不好再提出什么独家赞助的事情了李光南道:“张主任,我听说星钻要接手老体育场地块?”

  张扬笑道:“怎么?你也对这◎块地感兴趣?”

  李光南笑着摇了摇头道:“兴趣虽然有一些,可是我没有这么雄厚的实力,从拿地到开发,没有五个亿的资金作为保障是不行的,单单是南洋国际这边,我的银行贷款就欠了一大笔”

  任◎文斌道:“这块地的命运倒是挺曲折的,当初星月也想要这块地,还专门找我们了解过一些情况,现如今,星月已经退出了竞争,想不到海瑟夫人拿到这块地不久又出了问题”

  李光南叹了口气道:“前些日子我回加坡的时候,专门去探望过范思琪小姐,她的状况很差,医生对她的病情一筹莫展,恐怕她没有多少时间了”

  张扬对范思琪的情况很清楚,正是他略施小计才让范思琪变成了如今的样子,因为范思琪涉嫌绑架龚雅馨,杀死林佩佩,除了让她装病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让她从困境中解脱出去他当然知道范思琪不会有性命之虞,根据目前的状况,他并不适合和范思琪主动联系,张扬故意叹了口气道:“真是可惜,范思琪这么年轻就得了这样的怪病,真是天妒红颜”

  李光南道:“星月内部权力斗争也非常的激烈,因为范思琪病重,那帮董事都在想着夺取公司的控制权,范小姐的处境也是相当的艰难啊”从李光南的这番话可以看出他对范思琪还是颇为同情的

  张扬笑了笑,范思琪年纪轻轻就能够成为星月的总裁,绝非是运气使然,在接连经历了人生的巨大挫折之后,相信她一定会慢慢成熟起来,家族内部的纷争,范思琪自然可以应付

  张扬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探讨下去,他笑道:“李总,下周几位省运会形象大使会来南锡合拍宣传片,接待工作就交给你了”

  李光南听说这件事不由得又惊又喜,看来今天真是没白来这一趟,据他所知,体育大使有冰公主关芷晴,艺术体操★冠军许怡,香港明星邹德龙,还有红遍神州大地的牛家军,这些人同时来到南锡,必然造成轰动性的明星效应,张扬把接待工作交给他,无形之中等于帮他的南洋国际做了宣传

  李光南道:“这样一来恐怕我的保安工★作要增加好几倍了”

  张扬道:“现在追星族太多,如果你感觉压力大,我可以分别作出安排”

  李光南笑道:“放心,我一定做到让你满意”

  张扬道:“不是让我满意,是要让这些形象大使○zuòyàozēngjiāhǎojǐbèile”

  zhāngyángdào:“xiànzàizhuīxīngzútàiduō,rúguǒnǐgǎnjiàoyālìdà,wǒkěyǐfènbiézuòchūānpái”

  lǐguāngnánxiàodào:“fàngxīn,wǒyīdìngzuòdàoràngnǐmǎnyì”

  zhāngyángdào:“búshìràngwǒmǎnyì,shìyàoràngzhèxiēxíngxiàngdàshǐ满意,他们都是义务帮忙,分文不收,如果咱们接待工作做不好,面子上交代不过去”

  李光南连连点头:“我会把最好的房间,最好的服务留给他们”

  此时常海心敲门走了进来,李光南和任文斌趁机起身gào辞,张扬也没远送,常海心道:“程序又出问题了,张主任,让你联系的事情怎么样了?”

  张扬这才想起她让自己找高廉明和唐糖联系的事情,不由得苦笑道:“你看看我,这两天太忙,把这件事给忘了”

  常海心有些不开心的撅起了樱唇,目光看到张扬办公桌旁放着的那些礼盒,她一眼就认出了上面的何歆颜,可当她看清上面的广gào词的时候,俏脸不禁红了起来

  张扬看到她的表情,马上明白了常海心因何会脸红,呵呵笑道:“我正准备帮歆颜维权呢,这家无良企业,居然侵犯她的肖像权“

  常海心道:“我也觉着何歆颜不会做这种广gào”

  张扬低声道:“听说这虎鞭丸不错,要不回头咱俩试试?”

  常海心的俏脸越发红艳,轻声啐道:“你还用这些?”低下头,羞得匆匆走了,来到门前又想起自己过来的目的,转身向张扬道:“别忘了,赶紧跟高廉明联系,唐糖再不来,整个信息系统就瘫痪了”

  张扬乐呵呵点了点头,常海心走后,他马上打高廉明的手机,这厮还是关机,张扬又往他家里打了电话,一问才知道,高廉明去黄山旅游了,张扬心中有些恼火,这高廉明也太随便了一些,既然已经和体委签了合同,就要遵守体委的规章制度,他还当自己是个游兵散勇,这次一定要敲打敲打他

  张扬又想起虎鞭丸的事情,接着给何歆颜打了个电话

  何歆颜和胡茵茹在一起,正在海南拍广gào呢,听张扬说起虎鞭丸的事情,何歆颜气呼呼道:“我正准备和他们打官司呢,已经委托给律师了,最近就要发律师信给他们”

  张扬道:“还别说,你印在这虎鞭丸上,的确有点效用”

  何歆颜道:“什么意思?”

  张大官人厚颜无耻道:“看着就忍不住有反应”

  “滚”何歆颜笑着骂他

  张扬道:“他们厂长明天要过来见我,说是当面和我解释这件事,你想我怎么替你出气?”

  何歆颜道:“我问过律师,准备向他们索赔二十万,登报道歉,勒令他们撤去一切和我相关的广gào宣传”

  张扬道:“才二十万啊”

  何歆颜道:“真正打起官司来,估计得不到这么多,国内对这方面的惩罚力度并不大”

  张扬道:“这么着,这件事交给我,我来帮你解决,二十万?不能这么便宜他们”

  先一章,还有一章会稍晚,本周即将过去,章鱼的推荐票还处在悲催的第十六,大家能助我一臂之力,在最后关头多投点推荐票,让医道重回首页周推榜吗?R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