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发展与规划】(上)


  听说兴旺集团的老总朱兴旺到来,常海天专程从静海赶回了南锡,兴旺集团的名气很大,常海天生产保健品,很多原材料需要从延东进货,而兴旺集团是tā不二的选择

  东山临郎保健品厂薛东兴的出现让常海天倍感意外,东山虎鞭丸目前在男性保健品市场上如日中天,这都是常海天想要结识的人物,tā有些佩服张扬了,真是哪行哪业都有tā的朋友,却不知张扬和这两人的相识纯属偶然

  张扬也请了乔梦媛,可是乔梦媛不喜欢这种交际场合,如无必要她是不想参加的,宁愿留在宾馆里静静地看书休息,也好过在酒场中消耗时间

  当天晚上,张扬在南洋国际宴请了朱兴旺和薛东兴,薛东兴当然明白自己是沾了朱兴旺的光,不过▲,tā这次来南锡可谓是获益匪浅,在常凌峰的点拨下,tā已经悟出了一些经营之道,对自己未来发展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规划

  朱兴旺是带车过来的,晚上虽然是张扬请客,可酒是tā提供的黑土

  张●☆扬举杯道:“欢迎各位朋老友来到南锡,今天我借着这顿饭略表寸心,希望大家以后经常到南锡来,最好能够在南锡投资建厂,我一定会给你们争取最优惠的条件”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常海天道:“张主任什me时■候都忘不了替南锡市政府招商,我先声明,我已经来了,虽然力量微薄,不过我已经为南锡的经济发展做出了一点点贡献”

  朱兴旺道:“我也有往南发展的打算,不过投资这种事不是一时性起,也不能因为咱们关系好,我就得把钱投在这儿,亲兄弟明算账,我会让我们集团的企划部过来考察,如果tā们认为可行,我不排除近期在南锡投资的可能”

  张扬笑道:“你们投资与否都在其次,我今晚这顿饭是作为朋友来请你们”你们千万别觉着吃了人家的嘴软,没那种事,我不是设个圈套让你们钻”

  所有人一起笑了起来

  干了几杯酒之后,薛东兴端起酒杯道:“张主任,借着您的这杯酒,我再次向您道歉,侵犯何小姐肖像权的事情是我们的错,我会尽快把钱给何小姐汇过去,也会在短时间内改变我们的错误做法,重定位包装我们的产品”

  既然事情已经说开了,张扬也不再把这件事放在心里,tā笑道:“薛厂长,犯了错不怕,就怕犯了错不承认,我刚和表妹通过电话,她对你们的做法也表示理解,原谅了你们的侵权行为同时,她们公司方面也答应,会去你们厂子考察,帮忙做好你们产品的包装和的广告,具体的合约你们见面详tán”

  薛东兴连连点头

  对常海天来说,当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兴旺集团是原材料供应商薛东兴在性保健品市场已经占据了相当的份额,常海天刚好借着这个机会向tā们取经

  常凌峰微笑望着这群人,tā忽然发现张扬真是一员福将,tā的身上就有那me一种凝聚力,把行行色色的人都吸引到tā的周围

  朱兴旺和张扬连干了三杯酒,tā笑着问道:“兄弟,我听说牛家军要到南锡来?”

  张扬点了点头道:“下周牛家军是我们省运会的形象大使之一,tā们过来是专程拍摄形象宣传片的”

  朱兴旺道:“牛俊生跟我可走过命的交情”

  张扬欣喜道:“真的?”

  朱兴旺道:“那还有假?

  张扬道:“所以说,这世界真是小,神州大地一般是亲戚一般是朋友”

  朱兴旺道:“都是一个老祖宗生出来的,追根溯源原本就是一家子”两人越聊越是近乎

  席间聊起了薛东兴的虎鞭丸,薛东兴道:“这虎鞭丸的方子是从我老祖宗传下来的,我听我爷爷说,我家祖上有位神医叫薛刚正,是tā研制出了虎鞭丸”

  张大官人听到薛刚正的名字,喝到嘴里的一口酒差点没把自己给呛着,tā咳嗽了两声道:“薛刚正,可是隋末唐初的那个薛刚正?”

  薛东兴点了点头道:“正是那个薛刚正,tā是我祖辈,据说给隋唐两朝的皇帝都看过病”

  张扬心中这个感慨啊,薛刚正何许人也?张大官人大隋朝那会儿的药童,生火煎药的小僮儿,一晃眼,药童都成了人家的祖宗子,世事难料,沧海桑田啊

  薛东兴看到张扬的表情,有些诧异道:“您知道?”

  张扬脱口而出:“我见过”,这话把所有人都惊到了:“你见过?”

◆  谁也不会相信,你张主任也太能吹了,隋末唐初的大夫你也敢说见过,这牛逼吹大发了

  张大官人这才回过味儿来,tā尴尬笑道:“我在史书上见过”

  “哦”众人恍然大悟,其实人家张大官人没说☆谎话,tā真见过,当年的小药童还算伶俐,平时跟在tā身边学了不少的东西,这虎鞭丸如果是tā留下的方子,十有**还是从自己那里学去的,想不到薛东兴和自己还有这段渊源,张扬看着这厮忽然感觉到有些亲切了

  谁的心里都有些怀旧情结,张大官人也不例外

  当晚的酒宴结束之后,张扬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去了乔梦媛那里拜访,乔梦媛知道tā过来,已经换好了衣服,并没让张扬进入自己的房间,开门之后,轻声道:“我正要出门”

  张扬有些诧异道:“这me晚了,你还要出去?”

  乔梦媛笑道:“你啊,什me记性,今晚英德尔的副总裁贾斯汀要来南锡,你忘了?”

  张扬在自己的后脑勺上拍了一下:“啊,这me重要的事情我给忘了,我这就去通知常凌峰,让tā一起过去去接人”

  乔梦媛却摇了摇头道:“算了,贾斯汀那个人不喜欢热闹,还是我自己过去”

  张扬道:“别介啊,这me晚了,还是我陪称过去”

  乔梦媛看了tā一眼道:“你认识贾斯汀?”

  张扬道:“我不认识tā,可我认识你,美国人没几个好东西,还是我跟你一起过去”

  乔梦媛知道tā在担心什me不禁有些想笑,她轻声道:“这样贸贸然跟过去,有些不礼貌”

  张扬道:“反正我早晚也得喝tā见面,咱们〖中〗国人不是好客吗?人家不远万里来到南锡考擦,我要是不出面招待也说不过去”

  乔梦媛道:“你不是体委的吗?”

  张扬道:“现在市里把经贸会的事情也交给我了,招商办现在在我的领导下协同工作”

  “听起来好像很威风”

  张大官人洋洋自得道:“是啊,我个人是不想接这me多工作,可是我不干又有谁干?我佛有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乔梦媛忍不住笑道:“还是第一次听人把官场形容成地狱”

  张扬道:“走,我送你”

  乔梦媛不再拒绝,上了张扬的吉普车,★汽车启动之后,她不由得有些担心:“半路不会再熄火?”

  张扬笑道:“哪儿能呢?吉普车虽破能避风雨,后面一句是啥来着?”

  乔梦媛瞪了tā一眼,这厮还是那个油嘴滑舌的家伙

  贾斯★qìchēqǐdòngzhīhòu,tābúyóudéyǒuxiēdānxīn:“bànlùbúhuìzàixīhuǒ?”

  zhāngyángxiàodào:“nǎérnéngne?jípǔchēsuīpònéngbìfēngyǔ,hòumiànyījùshìsháláizhe?”

  qiáomèngyuándèngletāyīyǎn,zhèsīháishìnàgèyóuzuǐhuáshédejiāhuǒ

  jiǎsī汀已经抵达了南锡,tā住在海天大酒店,tā是安顿好之后才给乔梦媛打电话的,约好了在海天旁边的黑杰克酒见面

  国内的酒总会蒙上一层〖中〗国特色,这种舶来品感觉始终不是那me的纯正,酒开业没多久,门脸就是一个巨大的啤酒桶,生意也很清淡,乔梦媛和张扬一起来到门前的时候,不忘叮嘱tā道:“你别跟着胡说八道”

  张扬道:“我就是想胡说八道tā听得懂吗?”

  乔梦媛笑道:“你别小看贾斯◇汀,tā精通十多个国家的语言,其中就有汉语

  张扬道:“那成,我骂tā的时候就说江城方言”

  乔梦媛啐道:“好好的你骂人家干嘛?”

  张扬道:“我是说,假如tā得罪我的话”

  乔梦媛道:“除非你不想英德尔公司把生产基地设在南锡”

  张扬道:“你认识我这me久,还不了解我的骨气,原则问题上,我是绝不会退让的”至于什me原则这厮也说不出一个头绪来

  两人走入酒,看到了一个金发老外独自坐在台,从背影看起来身型挺不错

  乔梦媛叫了声贾斯汀

  那老外转过身来,居然是一相貌英俊的帅哥,带着无框眼镜显得十分的儒雅,张大官人过去对老外的印象普遍是跟儒雅二字挨不上,可这个贾斯汀不一样,显得文质彬彬的,气质透着那me股子书卷气,tā笑着走了过来,张开臂膀,和乔梦媛拥抱了一下,还轻轻吻了吻乔梦媛的面颊,张大官人看在眼里,酸在心里,尼玛狗日的居然敢占乔梦媛的便宜,其实tā也明白,人家是西方礼节,未必真的有占便宜的念想,可看到这一幕心里还是极其的不爽

  乔梦媛将张扬介绍给贾斯汀认识

  贾斯汀笑着向tā伸出手,张大官人笑眯眯跟tā握了握手,然后出其不意的给了tā一个拥抱,贾斯汀想不到tā会突然抱自己,而且抱得如此用力,感觉到周身骨骼都吱吱嘎嘎的,就快被这厮给搂断了幸好张扬很快就放开了tā,哈哈笑道:“欢迎欢迎”

  贾斯汀活动了一下手臂,也笑了起来,用熟练的中文道:“张先生的力气好大”

  乔梦媛听到这话顿时知道张扬向贾斯汀下暗手了,有些不满的看了tā一眼,张扬笑道:“我们〖中〗国人都很好客”

  贾斯汀邀请tā们来到台坐下,tā和张扬坐在乔梦媛的两边,贾斯汀道:“百利甜酒?”

  乔梦媛笑道:“想不到你仍然记得”

  贾斯汀道:“关于你的一切我都记得很清楚”

  张扬越听越不是滋味,这老外对乔梦媛好像不是抱着纯友谊的关系,贾斯汀又向张扬道:“你喝什me?我请”

  张扬道:“我来请,你是客人”

  贾斯汀笑道:“来一瓶龙舌兰”

  张扬过去很少喝洋酒,不过今天tā存着和贾斯汀较劲的意思,哪方面也不能示弱

  贾斯汀喝龙舌兰的方法有些特别,先在虎口上抹一点食盐,飞快地用舌头一舔,然后一小杯龙舌兰一口下肚,再舔一口柠檬片,闭上眼睛很享受的样子

  张扬◆虽然没那me喝过,可依样画葫芦总会,也舔了一口盐,可惜舔多了,一口龙舌兰喝了下去,麻痹的,怎me跟药酒似的?张大官人实在喝不惯这味儿,两道剑眉挤在了一起

  乔梦媛看到tā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你啊,喝不惯洋酒,可以喝国酒”

  张扬道:“这洋酒都得调配着喝,我喝不惯”

  贾斯汀道:“〖中〗国酒一样可以调配,东西方的酒文化虽然有些差别,可是万变不离其宗,其中都是酒精的成分” ▲
  张扬道:“〖中〗国酒的味道纯正”

  贾斯汀笑道:“〖中〗国酒我喝得不多,二guō头喝得最多,还是上学的时候”

  张扬道:“你喝过二guō头啊,早说,咱俩喝二guō头”tā招手■
  zhāngyángdào:“〖zhōng〗guójiǔdewèidàochúnzhèng”

  jiǎsītīngxiàodào:“〖zhōng〗guójiǔwǒhēdébúduō,èrguōtóuhēdézuìduō,háishìshàngxuédeshíhòu”

  zhāngyángdào:“nǐhēguòèrguōtóuā,zǎoshuō,zánliǎnghēèrguōtóu”tāzhāoshǒu让服务生拿了一瓶二guō头,贾斯汀道:“你大概不知道,二guō头一样可以兑出洋酒的味道”

  张扬道:“怎me调?”在酒文化这方面,张夹官人的道行还是差上许多

  贾斯汀要了两听红牛,和二●guō头勾兑在一起,混合之后,到给张扬一杯,张扬端起酒杯,一饮而下,我靠,真是一股洋酒味儿

  贾斯汀道:“这种喝法还是你们〖中〗国人发明的,二guō头兑红牛,能喝出芝华士的味道”

  张□扬道:“你对〖中〗国了解的还真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