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往事之殇】(中)


  李同育道:“其实记zhě是个风险性很高的职业,战争的时候死亡人数最高的是士兵,第二要数我们记zhě,就算是当今社会,很多人也对我们记zhě的工作并不le解,以为我们哪儿热闹往哪儿凑,挖空心思报道人家的黑幕,有甚zhě,传出le防火防盗防记zhě的混账话

  张扬呵呵笑le起来,心中却十分的不以为然,防火防盗防记zhě,这话哪儿错le?

  李同育道:“龚市长是我的老朋友le,这次我们东南日报会配合你们南锡市委宣传部,南锡市体委,尽力做好省运会的舆论宣传工作,不过张主任也要给我们东南日报的记zhě一个绿色通道”

  张扬道:“为le这次的省运会,我们专门在主体育场设立le一个闻转播中心,就是给各大媒体使用的”

  李同育道:“好啊,这足以证明你们南锡方面对媒体工作的重视,对我们闻工作zhě的尊重,也说明张主任的眼光比较前,已经可以和世界同步”

  张扬道:“我哪有那么伟大”

  李同育忽然道:“你最近有没有见过嫣然?”

  突如其来的一问把张扬问得愣在那里,他有些诧异的看着李同育,不知他为何会突然提起楚嫣然?

  李同育笑le笑道:“是不是觉得有些奇怪?嫣然小时候我就认识她,这十多年因为工作的关系断le联络,可是楚司令那里我逢年过节都会问候的”

  张扬感觉到李同育并不仅仅是拉近彼此的关系那么简单,他仔细搜索着过去和李同■育有关的记忆终于想起,当初朱小桥村山民闹事,他在向省长宋怀明汇报的时候,提起李同育的名字,宋怀明的表情显得有些不自然,难道他和宋怀明之间早就认识?

  李同育接下来的话证实le这一点,他笑道:“□我和嫣然的母亲楚静芝从小就认识楚司令救过我的父亲,建国后,我父亲曾经在北原任职,担任过觎辽地委书记,文革的时候被迫害致死,是楚司令保护le我们一家人”

  张扬还不知道李同育和楚家居然拥有这样的渊源他轻声道:“李社长和宋省长也一定很熟le?”

  提起宋怀明,李同育的脸上流露出一丝鄙夷之色,他毫不掩饰对宋怀明的反感,冷冷道:“这个人我不做评论,年轻的时候,我们曾经是很好的朋友,他和静芝○的结识还是因为我”提起这件往事,李同育的内心宛如被毒蛇咬噬般疼痛,他这一生最后悔的就是介绍静芝给宋怀明认识如果没有这件事,静芝又怎么会遇到宋怀明,继而又怎么会爱上宋怀明,嫁给他,并为他生下女儿,而宋怀○明给le她什么?

  张扬隐约猜到李同育、宋怀明和楚静芝之间必然有一番感情上的纠葛,上一代的事情他不方便问

  李同育也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他又端起茶杯,却发现茶杯内的水已经干le,张扬端起茶壶给他续上热茶李同育刚才的那番话已经激起le他心中的兴趣,张大官人想听他继续说下去

  李同育道:“静芝死的太早,嫣然对这个母亲的记忆只怕没有多少le”

  张扬道:“嫣然心底始终记着她的母亲,正因为此,她将母亲的死归咎于她的父亲,到现在还没有和父亲真正和解”

  李同育冷冷道:“静芝的死他的确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坚决果断的语气让张扬又是一惊,看来李同育对当年的事情很清楚张扬在这种时候,最适合扮演的还是一个倾听zhě

  李同育道:“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但是永远洗刷不掉事实的真相我的手里有一些关于静芝的东西一直都想交给嫣然,可过去嫣然太小,如今她长大le我想是时候把这些事,这些东西交给她le”

  张扬忽然有种预感,李同育手中的这些东西对嫣然来说未必是好事,他笑le笑道:“李社长,过去的事情毕jìng已经过去le,既然嫣然现在过得幸福,何必又要揭开那些疤痕,让◇伤口重流血呢?”

  李同育道:“张扬请允许我这么叫你,抛开职场上的一切,我应该算得上是你的长辈,我奉劝你一句话,人和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要坦诚相待,欺骗就是欺骗,不要打上善意的幌子,无论赋予谎言★怎样冠冕堂皇的理由,仍然改变不le说谎的事实欺骗和谎言本身就是一种伤害”

  张扬没说话,可并不代表着他认同李同育的这番言论

  李同育道:“嫣然是个好女孩,你要懂得珍惜”

  张大☆官人开始觉李同育管得有些太多le,先是以长辈自居,现在又摆出教训自己的面孔如果不是张扬好奇心强,早就拂袖而去,他心里根本不把李同育当回事儿

  李同育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说的有些过头,歉然笑道:“其◇实这些话不该由我说,但是我曾经在静芝的墓前发过誓,我会善待她的家人,在我心中一直都是将嫣然当成女儿一般看待”

  张扬淡然笑道:“过去我从未听嫣然提起过你”这句话说的就有些不客气le

  李同育微笑道:“有些事有些人,你不想说,不想提,未必代表着他们就不重要”

  张扬也不得不认同李同育的这句话

  李同育舒le口气道:“和你聊天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其实我们早就该见面”

  张扬道:“无论怎样,我还是希望,你掌握的一些事不会给嫣然带来伤害”

  “你在意她?”李同育的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张扬

  张扬点le点头

  李同育道:“我不会伤害她”

  和李同育的这番谈话之后,张扬就开始揣摩李同育的动机,李同育没有将到底要告诉楚嫣然什么事说出来,但是这件事却成le张扬的困扰,他唯一能够断定的是,李同育仇视宋怀明,当他提起宋怀明的时候,藏在内心深处的仇恨会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来,经历le这么多年,楚嫣然和宋怀明之间的关系总算有所缓和,李同育会不会让他们之间的误解重深化?张扬审慎考虑之后决定把这件事透露给宋怀明,这并不是因为宋怀明是平海省省长,张扬没有讨好他的意思,虽然因为楚嫣然的事情他和宋怀明已经疏远le不少,但是张扬始终认为宋怀明是个正直的人,他也相信宋怀明对楚嫣然的父爱没有任何虚伪之处

  有些事情在电话中是不好言明的,张扬周六的晚◆上抵达le东江,他计划当晚去拜访宋怀明,把李同育的事情当面告诉他,在东江逗留一夜之后,明天一早就前往北原,赴和楚嫣然的约会,他和楚嫣然说好le,会在中午十二点抵达梦仙湖

  如果没有李同育的插曲◆,张扬这段时间的心情是极度愉快的,可自从见过李同育之后,他有种不祥的预感,这个人肯定掌握le一些不利于宋怀明的证据,这些事很可能会让楚嫣然和父亲之间的关系雪上加霜

  张扬开着那辆军绿色吉普车来到省委家属院的时候,遇到le阻拦,很多时候车牌号代表着一种特权,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牌号,和过去张扬皮卡车的牌号不能比,他意识到有必要抽时间去车管部门拿回自己的车牌老老实实在门前登记之后,门卫又核查le他的身份,往宋怀明家里打电话确认的确有这位访客,这才将张大官人放le进去

  张扬的吉普车来到宋怀明家门口的时候,看到门已经开le,宋怀明的秘书钟培元刚好从里面出来,他笑着冲张扬点le点头:“小张来le”

  张扬笑le笑:“钟秘书好“

  钟培元看le看张扬的手里,张扬没有空手前来的习惯,手里拎着南锡当地的土特产

  张扬道:“你等等啊“他把东西放下,又回到车内,拿le两盒刚刚上市的春茶递给le钟培元张大官人在官场上混得久le,眼皮儿也变得越来越活

  钟培元笑道:“我怎么好意思啊”

  张扬道:“拿去尝华,又不是外人”

  钟培元也没有继续推辞,把茶叶收下,向张扬道:“宋省长刚回来,最近工作比较辛苦,心情不是太好”收le人家的东西,当然要透露一些消息给他,其实钟培元对宋怀明和张扬之间的关系也很le解,宋怀明就算情绪再不好,应该也不会对张扬发火,但是这句话由他说出来就显得卖le个人情给张扬

  张扬笑道:“明白le”

  钟培元转身走le

  张扬等他走le之后才拎起地上的东西走入宋怀明家里,宋怀明家里最近人很多,他的岳父岳母都来到le东江,为的是帮忙照顾女儿外孙,柳玉莹的哥哥嫂子也专程过来探望两位老人家,再加上家里的保妈可谓是济济一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