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往事之殇】(下)


  张扬来之前并不知道家里有这么多人,柳玉莹抱着儿子来生在客厅中陪家人聊天,看到张扬进来,柳玉莹笑着站起身来,抱着小生走le过去:“看看是谁来le”

  张扬乐呵呵把手头的东西放下,叫le声柳阿姨,低头看le看那孩子,生得fěn雕玉琢shà是可爱张扬伸出手指轻轻触le触小生吹弈得破的小囘脸蛋,笑道:“小生,认不认是wǒ啊?”

  小生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朝张扬看le看,居然笑le起来,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向张扬的yī服抓去

  张扬笑道:“他见到wǒ很开心嗫让wǒ抱一抱”

  柳玉莹笑道:“小生知道你是他的救命恩囘人,当然和你亲近le”她把儿子交给张扬,张大官人虽然两世为人,可却没多少抱孩子的经验,这么小的孩子抱在怀里,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同时又有几分奇,望着生纯净的双眼,张大官人暗自感叹,难怪说孩子是最为纯洁的,因为他们的世界还没有被俗世所污染

  张扬道:“小生,快快长大,等你长大le,wǒ教你功夫”

  小生好奇的看着张扬,伸出小手想去抓张扬的鼻子,张扬笑le,可小生的小囘脸却突然变得非常囘委屈,哇地一声哭le起来,张大官人心中纳闷,好好的这孩子笑什么?六月的天孩子的脸,变得还真快,正纳闷的时候,感觉胸口一热,顿时明白,中招le

  柳玉莹慌忙把孩子接le过去,笑道:“你看这孩子,刚刚尿过又来le”却见张扬身上已经湿呔挞一大片

  张扬笑道:“童子尿,好东西,小生还真是照顾wǒ”

  柳玉莹的大哥柳玉山走过来道:“小张,wǒ有yī服,要不去房间里先换上”

  张扬笑道:“没事儿,暖炽烘的挺舒服的”

  宋怀明听到动静也从书房里出来le,他向张扬道:“张扬什么时候到铆……”

  张扬道:“刚进来没一会儿”

  宋怀明道:“吃饭le没有?”

  张扬没吃饭,可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le,如果宋怀明家里没有其他人,他就不客气le,可现在这么多人在,当然不好意思留在这里吃饭,笑道:“吃过le”

  宋怀明道:“上来说话”

  张扬向柳玉莹笑le笑,又和柳玉莹的家人打le声招呼这才走●上楼梯,跟着宋怀明来到le他的书房

  宋怀明笑道:“家里很少有这么热闹,现在一大家子人都围着一个孩子在转”

  张披笑le笑,和宋怀明一起在沙发上坐le

  宋怀明道:“喝茶吗?”◇

  张扬摇le摇头道:“wǒ就是有件事想当面跟您说一声,马上就走”

  宋怀明道:“什么要紧事?”

  张扬直截le当道:“宋叔叔,您认识一个叫李同育的人吗?”

  宋怀明听到李同育的名字明显愣le一下,他起身给从茶壶里给张扬倒le杯茶,递给他道:“认识,东南日报社的社长啊”

  张扬道:“昨天他去南锡谈省运会报道权的事情,wǒ和他聊le一会儿”

  宋怀明道:“你准备工作搞得很充分吗,什么事情都想到le”

  张扬道:“他谈到le嫣然”

  宋怀明的手忽然停顿le一下,然后笑道:“说什么?”

  张扬道:“他说认识楚司令,还说过去曾经和你是很好的朋友”

  宋怀明抬起头,他的表情极其复杂,凝望张扬,声音低沉道:“他究竟说le什么?”

  张扬道:“他说有些关于嫣然母亲的事情想要告诉她”

  宋怀明抿le抿嘴唇:“他知道嫣然回来le?”

  张扬点le点头道:“wǒ想他应该知道le”说完之后他悄悄观察着宋怀明的表情,宋怀明长时间的陷入沉默中,过le好一会儿方才道:“嫣然在静安”

  张扬道:“wǒ知道,wǒ能够看出李同育对您好像并不友善,所以wǒ担心他告诉嫣然的事情,可能会损害到你们父女间的关系

  宋怀明默默喝le茶,又将茶杯添满,目光注视着茶杯中的水色,低声道:“李同育曾经是wǒ最好的朋◇友,当年wǒ们常在一起打乒乓球,wǒ们的练技差不多,年龄差不多,有一次,wǒ们相约去工人文化宫打球,他带来le一个女孩子,过来看球,提前跟wǒ打招呼,当天一定要让他赢”说到这里宋怀明陷入对往事的沉思之▲

  张扬没敢打扰他,静静把囘玩着手中的茶杯

  宋怀明道:“那是wǒ第一次见到静芝,wǒ知道李同育很喜欢她,正在追求她,所以当天wǒ和李同育打le几局,全都是wǒ输,可连续输le这么多局,看到静芝在笑,wǒ感到面子上过不去,所以改变le主意,最后一为wǒ想赢,于是wǒ拼尽le全力,李同育也一样拼尽le全力,wǒ们的水平原来就差不多,所以这一局打得很精彩”

  张扬笑道:“最后○谁赢le?”想不到沉稳如宋怀明也有牟轻气盛的时候

  宋怀明笑着摇le摇头道:“最后还是wǒ输le,wǒ不但输le,而且为le抢救最后一个球的时候,因为难度过失,身体失去平衡,wǒ的脑袋撞在le★乒乓球台的棱角上”

  张扬哦le一声

  宋怀明道:“很不幸,那时的乒乓球台是水泥的,wǒ的额头被撞出le血,当时静芝就冲le过来,用手绢压住lewǒ流囘血的额头,wǒ当时感觉很幸福,从那时起wǒ就喜欢上le她他们两人把wǒ送到le医院,到le医院之后,wǒ才知道,静芝原来是这个医院的医生,wǒ的额头缝le五针”宋怀明指le指自己额头的左侧,张扬仔细望去,果然看到他所指的地方有一道浅浅的疤痕,因为恢复的比较好,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想不到这条疤痕还有这样的典故

  宋怀明道:“wǒ和静芝从此认识le,几次换药,她都在场,静芝的心地善良,wǒ自己不小心碰破头,她总觉着自己有责任似的,还跟wǒ说对不起,wǒ喜欢她的善良,可wǒ也知道wǒ的好朋友喜欢她,所以wǒ一直都和静芝保持着距离wǒ伤好后,wǒ和李同育又在一起打乒乓球,静芝也常过来看,开始的时候是李同育带她过来的,可后来走的时候,她总是等着wǒ,和wǒ一起走”

  张扬暗叹,李同育对宋怀明的仇恨果然源于此,他认为宋怀明横刀夺爱,搞不好还会以为宋怀明用上le苦肉计,先博取楚静芝的同情,然后趁机窃取le她的芳心

  宋怀明道:“感情的事情真的恨难说,虽然wǒ知道这样对李同育是一种打击,可后来wǒ和静芝仍然无法控制彼此的感情,wǒ们相爱le李同育知道这件事后,受到le很大的刺囘激,他找到wǒ,和wǒ打le一▲架,指责wǒ利用苦肉计欺骗静芝的感情,wǒ劝他冷静,他疯le一样的攻击wǒ,可当时的情景又被静芝看到le,她站在wǒ这边,斥责李同育无理取闹,李同弃从那时起就再也不和wǒ联系,但是wǒ知道,他的心中仍然没有放下静芝”

  “静芝生下嫣然之后,因为工作的关系,wǒ们夫妻俩两地分居,李同育仍然去纠缠静芝,wǒ知道后很生气,主动找李同育谈这件事,李同育告诉wǒ,静芝可以不喜欢他,但是任何人无权阻止他对静芝好,wǒ当时也很年轻,wǒ警告他要远离静芝,不要干扰他娘俩宁静的生活,wǒ们言语不合,打le起来,这次是wǒ赢le”说起往事,宋怀明的口中带着深深地忧伤

  张扬原本只是想提醒宋怀明提防李同育从中捣鬼,并没有想到宋怀明会对他说这么多,甚至将当年的这段感情纠葛和盘托出,足见宋怀明对他还是相当信任的

  宋怀明道:“八二年的哪场地囘震夺去le静芝的生命,wǒ失去le妻子,也失去le女儿的信任……时间wǒ成le千夫所指,他们都认为wǒ是害死静芝的罪魁祸首,静芝的葬礼上,wǒ岳父坚持不让wǒ参加,wǒ过去的时候,他愤怒的掏出手囘枪想要一枪把wǒ给崩le”

  张扬能够想象得到当时的情景,以楚镇南的火爆脾气,这种事肯定干得出来从宋怀明的身上,他不由得想到le自己,自己让楚嫣然受le这么多的委屈,楚老爷子心里还不知得憋多大的火,这次过去,该不会把枪口转向自己?

  宋怀明道:“李同育当时也在灾区,他是记者,报道灾区的情况,得知静芝的死讯之后,他跑过来找wǒ拼命,被其他人劝住,wǒ仍记得他当年的话,他要让wǒ给静芝偿命,是他第一个指责wǒ害死le静芝……”

  张扬充满同情的看着宋怀明,在楚静芝的问题上,恐怕宋怀明一辈子也无法抬起头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