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不测风云】(下)


  第七百一十六章不测风云下

  楚镇南走上楼梯,回身笑眯眯看着孙女,忽然感觉胸口一阵剧痛,眼前金星乱冒,双腿一软,从楼梯上滚落下去

  楚嫣然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听到动静后迅转过身去,当她看到眼前情景de时候,发出一声惊恐de尖叫

  张扬听到了楚嫣然de那声尖叫,tā大声道:“嫣然嫣然发生了什么事?赶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楚嫣然抱起爷爷de身躯,发现tā已经失去了知觉,尖声叫道:“快来人啊,帮帮我帮帮我”

  张扬de内心顿时紧张了起来,tāde脚下意识de将油门踩了下去,油门踩到最大,tā知道一定出了很严重de事情,否则嫣然de声音不会变de如此紧张张扬所能做de只有尽可能de加快车,tāyào在最短de时间赶到楚嫣然de身边

  下午四点钟de时候,张扬终于赶到了静安,tā打楚嫣然de电话无人接听,只能给时任静安军分区司令员de洪长武打了个电话,洪长武de声音沉痛而悲怆:“我们都在军区医院”

  张扬没有继续追问下去,tā隐然觉察到事情很不妙,当tā来到军区医院重症监护室de时候,听到楚嫣然悲痛欲绝de哭声,张扬de脚步变得异常沉重,tā一步步走了过去,看到医护人员正推着一辆推车从里面走出来,推车上躺着楚老爷子,白色de被单蒙上了tāde面孔,楚镇南因为心脏病突发被送来zhè里,经医护人员全力抢救,可是仍然没能挽救tāde生命

  楚嫣然悲痛欲绝,一面叫着外gōng一面扑向推车上楚镇南余温犹在de身体,在zhè个世界上和她最亲近de人就是她de外gōng,母亲离去之后,楚嫣然和外gōng相依为命,却想不到最最亲近de外gōng突然离开了自己,一切都毫无征兆,楚嫣然感觉到自己de世界顿时崩塌了,她无法承受外gōng离去de痛楚

  张扬走了过去,扶住楚嫣然de肩膀,楚嫣然看到了tā,心中de悲伤忽然化成了无尽de怨恨,如果tā能够如约前来,或许外gōng还有救,凭tāde医术,外gōng或许就会没事,楚嫣然愤然甩脱开张扬de手臂,怒斥道:“你还来干什么?你来干什么?”

  张扬de嘴唇抽搐了一下,tāde内心刀绞般疼痛,tā知道楚嫣然为何会如此愤怒,如果不是因为赵静de事情耽搁了,如果不是tā去拿宋怀明de那封信,如果tā能够早一点到来,也许楚镇南还有救,tā痛苦de咬着双唇,走向推车,■从被单下拉出楚镇南de手,余温犹在

  楚嫣然歇斯底里de尖叫道:“不yào碰我外gōng,你没资格碰tā”她冲上去挥动双拳愤怒de砸在张扬宽阔de背脊上,张扬没有动,仍然握住楚镇南de手腕,楚★嫣然一边哭一边打,洪长武实在看不下去了,过来抓住楚嫣然de双手,tā是一个局外人,tā和楚嫣然de想法不同,在洪长武看来,生老病死任何人都逃脱不了,楚镇南已经年近八旬,zhè样de年纪,生死已经不能由■自己操纵

  张扬de眼圈红了,tā声音低沉道:“给我一个机会,给我一个机会……我yào救tā……我yào救tā……”

  所有人都听到了tādezhè句话,可所有人都认为张扬在说傻话,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并不是人力能够挽回de,楚老爷子de心跳和呼吸都已经停止了,医院已经宣布tā死亡

  张扬抱起了楚老爷子de尸体,医护人员和楚老爷子de警卫员同时冲上来阻止tā,张扬怒吼道:“让开我不会让tā死,我不会让tā死”张扬明白,如果老爷子就zhè么死了,同时死去de还有tā和楚嫣然de感情

  楚嫣然看到爷爷de面孔,她de精神再度崩溃,趴在洪长武de怀中大声哭泣起来

  张扬血红de眼睛盯着众人,tā仿佛疯魔一样,一字一句道:“我yào救tā”

  楚镇南de警卫员已经去摸腰间de手枪,洪长武制止了tā,无论张扬de动机何在,tā显然对楚老爷子没有任何de恶意,tā轻轻拍着楚嫣然de肩头,低声道:“我给你十五分钟”

  张扬抱着楚镇南de尸体走入了病房,房门在tāde身后关闭,所有人都站在窗口前,楚嫣然哭得天昏地暗,此时楚镇南过去de那帮部下已经先●后赶到了,荆山市局局长谢志国和tāde妻子林秀也来到了现场,谢志国问明情况之后,不由得埋怨道:“长武,司令已经去世了,你怎么可以让tāde遗体受到zhè样de折腾,zhè是对tāde不敬”谢志国转向t■āde几名战友道:“咱们冲进去,把司令de尸体抢回来”

  洪长武道:“可我答应给tā十五分钟”

  谢志国怒道:“荒唐,人都死了,怎么可能复生”

  一旁医院de领导和抢救小组de主yào成员都在,tā们也表现de颇为无奈,不知洪长武为什么会答应张扬zhè个荒唐deyào求如果换成是普通病人de家属,tā们院方肯定yào阻止zhè种行为,可死de是前北原军区de总司令,眼前zhè群人都是军界警界显赫一方de人物,tā们不敢轻易得罪,反正也只是十多分钟,那小子估计也是受不了zhè个刺激,就给tā一个机会换取一个心安理得

  林秀搂住楚嫣然,小声安慰着她,楚嫣然只是哭,林■秀向谢志国道:“反正已经zhè样了,给tā一次机会”

  每个人都知道根本不会有什么机会,即便是张扬自己也没有任何de把握,tā将楚老爷子抱到床上,脱去tā上身de衣服,取出随身携带de金针,依☆次刺入,天突、中极、期门、大巨、膻中、气海……,胸部穴道瞬间刺完之后,tā脱去鞋袜来到床上,扶起楚镇南de身躯,又用金针刺入tā背后de大椎、陶道、神道、志阳、命门……继而用金针刺入楚镇南头顶de阳白、印堂、四白后顶、风府、天柱……

  张大官人在室内行针之时,军区医院诊疗小组dezhè帮人都没有离去,tā们开始de时候以为zhè个年轻人悲伤过度,所以失去理智了,竟然在死人身上动针,可当tā们看到张扬行云流水de针法之后,方才意识到,zhè个年轻人竟然真de是一位针灸高手,诊疗小组内就有中医科主任,tā行医zhè么多年,还从没有见过如此精妙熟练de针法,低声道:“高手啊”虽然知道zhè年轻人是医国高手,可是tā并不相信张扬拥有起死回生de本事

  张扬行针完毕之后,盘膝坐在楚镇南de身后,摒弃脑海中de一切杂念,内息在体内运转流淌,tā必须yào用自身de真力将楚镇南已经四散奔逸de内息重聚拢起来,然后回归于tāde气海之中,以此激发tāde生命力,张扬不知能否成功,只能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de念头张扬清楚,即使自己内力浑厚,想yào做到zhè一点必须yào拼尽全力,张扬调息片刻之后,霍然睁双目,运指如风,指点楚镇南全身穴道,体内浑厚de内息也在点穴之时注入楚镇南全身de十二经脉,太阴肺经,阳明大肠经、厥阴心包经、少阳三焦经、少阴心经、太阳小肠经、太阴脾经、阳明胃经、厥阴◆肝经、少阳胆经、少阴肾经、太阳膀胱经

  人体内de经脉有如羊肠小道,脉络之中de气息犹如低压de电流,十分微弱,楚镇南已经被医学宣布死亡,张扬之所以yào冒险尝试de根本原因是楚镇南死后不久,☆tāde呼吸心跳虽然消失,可是体内de经脉不会瞬间闭塞,张扬yào抢在经脉闭塞之前,将zhè些已经几不可闻de微弱气流全都收集起来,重汇入丹田,想yào做到zhè一点,不但yào拥有浑厚de内力,而且还yào对穴道de认识达到精深de地步,而十二经脉又分阴阳,阴经属脏,阳经属腑,为了唤醒经脉中de微弱气息,张扬在以内力打通楚老爷子经脉de时候,必须采用阴阳不同de两种手法,内力上阴阳变幻冷热交替,zhè对任何高手来说都是一件严峻de考验,而且充满着危险,稍有不慎,甚至会走火入魔,坠入到万劫不复de深渊

  外面变得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被房间内de情景所吸引,却见张扬双手翻飞,手指灵动de游★走于楚镇南身体de各大穴道之上,随着进程,张扬半边身体开始升腾起白色de蒸气,而另半边身体却冷气森森,眉毛头发之上竟然凝结出白色de霜华为了挽救楚镇南,张扬已经完全抛弃了生死,tāde经脉在阴阳交替,○冷热循环中遭受着煎熬,无论付出怎样de代价,tā都yào努力一试

  说我利用赵静流产灌水de读者可以歇歇了,一本小说,怎样铺垫,怎样进展,我想作者最有发言权,你不能左右我de构思,至于医道是不是一本官场书,人者见人智者见智,我早就说过,只是分在官场类别中,官场只不过是都市de一个小类别,谁规定官场就得通篇在写勾心斗角尔虞我诈de政治斗争?为什么就不能包含多一些因素?我再次声明,我写de是小说,你看de是故事,没必yào模式化,政治通稿闻联播那样de官场书多了,你硬yào拿咱跟那种去比,咱也没办法,医道还是医道,我按照我de意愿去写,大家爱看就接着看,不爱看,章鱼也没办法,我zhè个人固执得很,至于感到郁闷de,我没办法,只能说最终de结局是圆满de,完美de,人生没有一帆风顺de事情,喜怒哀乐什么滋味都有,一味de爽到底俺做不到,我也从没说过医道就是一篇爽文,我写de是个故事,尽量把它写得完整,章鱼写得很认真,我想zhè已经足够了,最后还得呐喊一下,大家都在喊,章鱼也有权,投不投是你de事,可我有de权力R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