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报案】(上)


  孙国正的表情还算淡定,他微笑道:“宋省长离开了几年,北原的变化的确不小”,偷换概念对政治高手来说根本是驾轻就熟

  宋huái明看着削国正,眼前的别国正好像一个政治上的暴发户,近几年的光鲜已经让他忘记了过去的经历,他甚至忘记了当年在宋huái明身边阿谀奉承的经历

  其实孙国正没忘,在宋huái明面前他始终感觉矮上那么一头,政治上虽然有官职大小,可人本身是平等的,那全都是扯淡▲,孙国正感觉宋huái明此时的目光仍然像过去那般居高临下,这让他很不爽,时过境迁,现在的静安已经不是你宋huái明当政的时候了,你凭什么用俯视的眼光来看我?仿佛我孙国正就该做奴才,就该听你呼来喝去孙国◆正的目光转向zhāng扬:“……卜zhāng,今晚是误会?你和嫣然都没受伤”他表面上是对zhāng扬说,实际上是在说给宋huái明听,别国正认为这件事无论错在哪一方,都没必要闹大,他来找宋huái明的原因是,儿子和他的那帮狐朋狗友全都被军方给控制了,如果是公安系统还好办,凭什么军方抓人?就算你洪长武要为老楚家出头,也不该出动军队

  zhāng扬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宋huái明已经道:“国正,你想说什么?你有没有看到我家里正在办丧事?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来陪你”,宋huái明已经下起了逐客令

  孙国正的脸色很不好看,他咳嗽了一声道:“宋省长,晓伟和嫣然他们发生了点矛盾,现在都被军方扣押了,我总觉着这件事影响不好,不过是孩子们间的一些误会,没必要搞这么大你说是不是?”

  宋huái明道:“国正,我想你找错对象了,第一,军方怎么做,和我们家无关第二,孩子们的事情,孩子们自己会处理,如果他们处理不了,可以再找我们帮忙处理,我还是那句话,我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但是有个前提最好不要伤害我的家人”,孙国正讪讪道:“宋省夫…………”,宋huái明抬起手道:“算了,我累了,我们家的事情已经够多的了,你儿子的事情发生在静安,你身为静安常务副市长不应该找我这个外省官员来解决”

  孙国正表情僵硬道:“那……打扰了”,他站起身

  宋huái明却向zhāng扬道:“zhāng扬?有人逼迫你们参加地下赛车为什么不跟我说?我让你照顾好嫣然,你有没有做到?”,听话听音,zhāng扬当然明白岳父大人的这句话并不是真的责问自己

  zhāng扬道:“宋叔叔,您放心我饶不了他”

  宋huái明板起面孔道:“什么话?打人能解决问题吗?亏你还是国家干部,怎么能说出这榫话,〖中〗国是个法治社会,任何事都要通过法律解决”,孙国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他想了想居然又重坐了下来,宋huái明是什么人他很清楚,他知道宋huái明是个护犊子的人却没有想到宋huái明会回护到这种程度虽然别国正这两年的翅膀硬了,以为在宋huái明的面前终于有了说话的资本,可真正当宋huái明发威的时候,他还是打心底觉着发憷,孙国正道:“宋省长,晓伟那孩子一直都贪玩,等他回来我一定狠狠教训他,让他登门给嫣然道歉”,这句话已经表明孙国正开始服软了

  宋huái明道:“孩子嘛毕竟是孩子,他们有什么错?有错也是我们当家长的错子不教父之过嘛”,孙国正这会儿表现的很诚恳:“宋省长,你说得对,这件事都怪我忽视了对他的教育啊”

  zhāng扬在一旁看着,心中暗暗好笑,别国正虽然是一只老狐狸,可在宋huái明面前,他的修为还是浅了不少,宋huái明对付他胜负毫无悬念

  其实孙国正完全是自找的,你既然登门道歉,就别矜持什么地位架子了,你在宋huái明面前有什么好牛逼的?诚诚恳恳的道歉,别说什么伤和气的鸟话,以宋huái明的胸襟自然犯不上跟你一般见识

  zhāng扬虽然把事情分析的很透彻,可有一点他没想到,宋huái明对剁国正的表现是真恼火了,宋huái明在静安的时候,时任静安市委秘书长的别国正对他是俯首帖耳,现在他离开北原不过数年,果然印证了那句老话,人一走茶就凉,他孙国正一个常务副市长居然就敢威胁自己了,宋huái明的胸襟虽然宽广,可是并不代表他凡事都要忍气吞声,去平海担任省长之后,他始终都被一把手压制,这种状况从乔振粱到来之后越发变得明显,正因为如此,这些昔日下属的表现很敏感的就刺激到了宋huái明的神经,何况楚镇南刚刚死去,自己的女儿就受到了欺负,这气宋huái明必须要争最不巧的是,现在宋huái明的心情极度恶劣,他也需要发泄

  孙国正如果开始就低头认错,宋huái明概许会顾及昔日的情面,给他留三分余地,不过孙国正的醒悟实在太晚

  宋huái明道:“国正啊,你说得对,不能因为孩子们的事情伤了和气啊”,别国正听到宋huái明重复自己刚才的话,心中咯噔一下子,他开始意识到这件事变得越来越不妙了

  宋huái明当着孙国正的面拿起了电话,他打给了洪长武

  洪长武接到电话就明白什么事情,他仍然气愤不已道:“这帮混小子,什么东西?司令刚刚过世,他们就敢欺负嫣然,huái明,你别管这事儿,我倒要看看谁这么不长眼”,宋huái明笑道:“长武啊,你别这样行不行,你们这帮当叔叔的这么回护嫣然,岂不是显着我这个当爹的不尽责?就算他们玩地下赛车,也不该归你们军队管,小事情而已,别造成军队和地方的矛盾”,洪长武道:“怎么?是不是孙国正去找你了?让你说好话?”,宋huái明道:“这样,你把他们送到公安局,什么事情还是应该交给地方处理,各负其责嘛”,洪长武道:“就这么算了?”,宋huái明道:“我比任何人都要紧zhāng我的女儿”,洪长武从这句话中似乎悟到了什么,他终于答应了下来

  宋huái明打电话的时候,别国正始终在一旁听着,他觉着这件事来得太容易了,宋huái明的态度变化的实在太快,这其中该不会有什么阴谋

  可人家既然做出了姿态,别国正只能表示感谢后离开

  zhāng扬在一旁静静观察着,揣摩学习着宋huái明的每一个举动,他也觉着这件事没这么简单,如果宋huái明这样就把事情了结了,人家会说他软ruò,女儿都被人欺负了,居然这么轻易就放过了人家,可如果不这样,zhāng扬又想不出应该怎么做,按照他的逻辑肯定是找到孙晓伟狠揍一顿,抽得他满脸开花,那才过瘾那才解气

  宋huái明似乎知道zhāng扬现在正想什么,也没有回避的意思,拿起电话打给了静安市公安局长谭

  谭接到宋huái明的电话之前已经知道了今晚的事情,他和孙国正的关系很好,正是他给孙国正出主意,让别国正先找宋huái明说几句好话,陪个不是,由宋huái明出面让军方放人,可谭想不到宋huái明会直接打电话找自己

  在宋huái明表明身份之后,谭在言语间透着客气:“宋〖书〗记,您好,您好,不知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吩咐?”他还维持着过去对宋huái明的称呼

  宋huái明笑道:“谭啊,我找你是想报案”,这句话不但让谭大吃一jīng,连坐在宋huái明身边的zhāng扬也jīng得目瞪口呆

  宋huái明不急不缓道:“记得当年我在静安当〖书〗记的时候,就专门进行过整顿道路治安的工作,垂点就放在打击日益猖獗的地下赛车活动上,你记得吗?”

  谭心说你都走了,还当自己是静安的市委〖书〗记指挥我呢?心里这样想,嘴里还是很恭敬的:“记得,记得”,宋huái明道:“今晚有人在北四环组织地下赛车,而且逼迫我的女儿参加比赛,并且对她的人身造成了巨大威胁,你听说了吗?”,“呃……”,宋huái明道:“▲你应该没听说,所以我才报案”,谭马上表示:“宋〖书〗记,你放心,我马上让人调查这件事”,宋huái明道:“没这么麻烦,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军人把那些违法犯罪的家伙给你送过去,问一下就会清楚”,“宋〖书〗记☆……”,宋huái明道:“相信你会秉公处理,想不到我离开静安这么多年,这里的地下赛车活动还是这么猖獗,谭,身为姿安局长你有责任啊”

  谭道:“宋〖书〗记放心,我一定秉公处理”此时谭为难到了极点,他怎么会不清楚这件事

  宋huái明道:“本来我想给肖厅长打个电话,让他留意这件事,可想了想,害怕这件事会对你的影响不好,还是直接交给你处理最好”,PS~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