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报案】(下)


  楚嫣然并不是刘广堂的干女儿,刘广堂只是通过这种方式向孙国正表明他和宋怀明非同一般的关系,孙国正听到这个消息脑海中一片空白,用五雷轰顶形容他现在的状态jué不为过,他真真正正开始后悔自己冲动后的行为le

  省委书记刘广堂淡然道:“有些关系不方便为外人知道,但是低调并不意味着可以忍让,你明白该怎么做”

  宋怀明的第一个电话虽然打给傅奚文,可他只是邀请这位老同学见面叙旧,至于是不是用这把喉舌之剑,还要看事情的进展,宋怀明认为自己应该不需要动用傅奚文,事实也正像他想象中那样

  楚嫣然在外婆的陪同下回来le,经过客厅的时候,向父亲看le一眼,没有说话,低头上le楼,不一会儿她从楼上下来,手里拿着药箱,回到父亲身边,拉过他的手,很小心的为他解开染血的手帕,看到父亲血肉模糊的手,楚嫣然内心感到一阵说不出的歉疚,泪水簌簌落le下来一颗泪水落在宋怀明的伤口上,刀割一样疼痛,可是宋怀明看到女儿的模样,心中却感到一阵温暖,他低声道:“没事儿,不小心弄伤le”

  楚嫣然咬着嘴唇,仍然没有说话,小心地用碘伏为父亲清理着伤口,最后用绷带裹上,虽然裹得很认真,但不怎么专业,把父亲的手包扎的就像一个粽子

  张扬和玛格丽特坐在一旁,微笑看着他们父女俩,他们都知道,楚嫣然能够做出这样的表现,已经证明她的心结终于解开le,说来奇怪,一直以来张扬对宋怀明的人格都是相当信任○的,虽然他没有看到那些所谓的证据,也不知道其中具体的内情,可他能看出宋怀明的痛苦jué不是伪装,他对嫣然的关心肯定是发自肺腑

  时间已经指向零点,宋怀明轻声道:“去睡,很晚le这两天大家都很累★le”

  楚嫣然点le点头,小声道:“爸,你也早些休息……”

  宋怀明听到女儿重叫自己爸爸,一时之间百感交集,眼圈都红le,他用力点着头,颤声道:“乖女儿……”

  玛格丽特笑道:“好嘞,雨过天晴,父女之间哪有隔夜仇啊嫣然,陪我回去休息,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楚嫣然应le一声,过去扶起le外婆,她们离去之后,宋怀明的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他向张扬道:“你还不回去休息?”

  张扬点le点头,此时外面忽然传来犬吠之声,午夜时分竟然有访客前来

  前来拜访宋怀明的是孙国平父子,孙国平之前在电话中说过,明天带儿子给宋怀明道歉,他说到做到,午夜钟声刚刚敲响,他就带着儿子来到这个小岛上,现在的孙国平已经彻底明白le,低头也是一种技巧,虽然他低头le,可是他的态度不够诚恳,在宋怀明看来,这就是一种对他权威的挑衅,宋怀明虽然人不在静安,他的人脉仍在,方方面面的关◆系jué不是他孙国平能够相提并论的,就连一直被孙国平视为靠山的省委书记刘广堂居然是楚嫣然的义父,孙国平不得不佩服这些人对彼此关系隐藏之深,刘广堂来北原担任省委书记这么久,居然没有人知道他和宋怀明有任何▲的关系

  宋怀明对孙国平的去而复返并不意外,不过期间的这个小插曲,让他极度不悦,这才有le随后的三个电话

  孙国平带着儿子来到客厅,他抬起手照着孙晓伟的脑袋上就拍le一巴掌,怒斥道:“混账东西,还不给我跪下”此时他jué对是大义灭亲的形象

  孙晓伟扑通一声就跪在宋怀明面前le,哭丧着脸道:“宋叔叔,我错le,我不该招惹嫣然和张扬他们,我……我真的只是跟他们闹着玩的”这小子现在是真被吓怕le,先是被军方给教训le一通,然后又被送到公安局,老爷子把他弄出来之后又是一通臭骂,孙晓伟这会儿肝都颤le

  张扬望着眼前的一幕,只差没笑出声来le,孙国平的手腕真是逊毙le,带着儿子上门请罪这一招也用上le,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人要是真相犯贱,挡都挡不住

  宋怀明和颜悦色道:“晓伟,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孙晓伟不敢起来,眼巴巴看着他老爷子

  孙国平痛心疾首道:“宋省长,我对不起您啊,我整天忙于工作,顾不上管教这小子,所以他才做le这么多的坏事,让嫣然他们受委屈le,我恨不能打死这混蛋”说到这里,他又装腔作势的扬起手在儿子头上拍le两巴掌,虽然打得很响,其实没用上多大的力量

  宋怀明道:“国平,晓伟都这么大le,有话好说,别动不动就拳打脚踢的”

  孙国平道:“对这个不成器的小子,不打不行”

  宋怀明道:“张扬,你带晓伟去外面转转”

  张扬当然明白宋怀明是要支开他们,看来有话单独对孙国平说,应le一声出去le,孙晓伟也跟le出去

  小楼的客厅内只剩下宋怀明和孙国平两人,孙国平一脸讨好的笑容:“宋省长,对不起啊,这么晚le还来打扰您”他现在的表情又回复到le昔日宋怀明还在静安担任市委书记的时候

  宋怀明道:“该说的话,你不是已经说过le吗?”

  孙国平道:“宋省长,这次我是专门带晓伟过来向您道歉的”

  宋怀明道:“我不是说已经没事le吗?”

  孙国平道:“可我心里仍然过意不去,必须让他过来当面向您道歉”

  宋怀明道:“国平,你总是说让他过来向我道歉,他究竟错在le哪里?”

  孙国平心说还要问吗?错就错在招惹le你女儿,换成别人根本不会搞成这个样子,我至于奴颜婢膝的讨好你吗?当然,这种话是不能说出来的,孙国平道:“他不该和那些狐朋狗友来往,搞什么地下赛车,以后我对他一定会严加管教,jué不让他在外面胡作非为”

  宋怀明道:“国平啊,其实你没必要来这一趟,晓伟的事情有公安部门进行处理,既然公安部门把他无罪释放le,就证明他没事,没事何必要道歉?”

  孙国平内心一沉,宋怀明还是没原谅自己,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他还要继续追究?他低声道:“宋省长,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宋怀明呵呵笑le起来:“国平啊,什么话,孩子这么大le,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让他下跪认错,却说是你的错,我真搞不懂你究竟怎么想的le,过去你在我手下工作的时候,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啊?”

  孙国平听完这句话,仿佛明白le什么,宋怀明不是问孙晓伟错在le哪里,而是问他错在le哪里他咬le咬嘴唇,忽然扑通一声就跪在le宋怀明的面前

  宋怀明漫不经心的端起茶杯,抿le一口,仿佛没有看到孙国平下跪似的,轻声道:“孩子就是孩子,真正走向成熟需要一个过程,你当我真的会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还好嫣然没事,如果真的有什么闪失,你以为认错能解决问题?”

  孙国平悔得恨不能狠狠衰自己俩嘴巴子,宋怀明不是生儿子的气,他真正恼火的是自己,整件事应该怪自己不知天高地厚,言语中得罪le他孙国平道:“宋省长,你是我的老领导,如果不是您提拔我栽培我,我也不会有今天的位置,我错le”

  话已经完全挑明le,孙国平此时的认罪态度真心实意的诚恳

  宋怀明道:“孩子们年轻,犯le错还有改过的机会,官场之中容不得你犯错,一步错,步步错,可能一个错误的举措会让你后悔终生,你说是不是?”

  孙国平点le点头,内心的沮丧难以形容

  宋怀明道:“夜深le,回去休息”

  孙国平这才敢站起身来,宋怀明没有起身送他,小楼内发生的事情只有他们两人知道

  可同样,此时小楼外面发生的事情只有张扬和孙晓伟知道,孙国平找到儿子的时候,看到儿子鼻青脸肿的靠在门口的树干上,张扬两手插在裤兜里,神情自得的站在一旁,发生le什么,一望即知

  孙国平又是心疼又是难过,拉起儿子的手,一言不发的向码头走去

  张大官人得意洋洋道:“不送”

  回到客厅,宋怀明看le他一眼:“走le?”

  张扬点le点头道:“走le”

  宋怀明道:“你没干什么出格的事情?”

  张扬道:“没有,我就是跟他套套近乎”

  “真的?”

  “真的”

  小楼内同时响起两人畅快的笑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