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头版头条】(中)


  清晨张扬从睡梦中醒来,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到身边的胡茵茹仍在熟睡”洁白的被单从她的身上滑落了一半,露出曲线柔美的香肩,细腻洁白的肌肤,张扬笑了笑,凑过去,亲吻着她的肩头:b02打

  胡●茵茹宛如梦中呓语般小声道:“别闹我“好累“骨头都快散了……”

  张大官人有些得意的笑了笑”说来奇怪”他为了唤醒楚镇南,不惜以金〖针〗刺穴激发〖体〗内潜力,功力损耗甚巨”可在两性方面仍然神勇无比,这一夜几经伐挞,胡茵茹虽然已经有了一些内功根基,却仍然不堪承受”看来自己在这方面的确是天赋异禀二这厮忍不住在想”单从生理角度来讲,自己如果一夫一妻的话,对女方是不是残忍了一些?

  张扬拿起手表看了看,已经是上午九点了,今天并非周日,他还要去体委上班”这就体现出领导的好处来了”在单位,永远都是领导查岗,而不用担心有人查领导的岗,单位的第一领导人永远都是全勤”既没有迟到,也很少有病事假,这就是当领导的特权

  张大官人洗漱完毕,这才想起把手机打开,昨晚是胡茵茹坚持让他关机”两人缠绵的时候,如果有电话突然打进来,该是多me大煞风景的事情

  张扬刚刚打开手机,电话就响了起来,他害怕吵醒胡茵茹,来到了阳台之上,方才接通了电话,电话是高廉明打来的,他的语气很急:“张扬”你在哪儿?”

  张扬道:“叫我张主任”

  高廉明道:“张主任,出大事了”

  张扬道:“■什me事情?你小子就学不会镇定?一点小事就大咋呼小叫的”以后能有什me出息?”

  高廉明道:“真出夹事了”你有没有看今天的东南日报?”

  张扬道:“没有”听到东南日报这四个字张扬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高廉明道:“头版头条有一篇文章,就是针对火炬拍卖的事情”

  张扬一听就料到李同育十有**在背后使坏,他低声道:“我马上去买”

  张扬返回室内”对着穿衣镜整理了一下衣服,急匆匆出门来到小区外的报亭,买了一张今天出版的东南日报,看到首页的标题就是赞助企业不能承受之重,这片报道主要是针对当前形势下,政府摊牌性质的捐款,让企业不堪重负的事情,其中着重点名指出了南锡市利用圣火采集,就募集到三千万的资金连之前火炬拍卖,烟厂廖伟忠用五百万拍得第二棒火炬的事情也罗列了出来,文中提出质疑?在这些赞助的过程中企业承受了怎样的压力?企业的领导人dòng辄数百万上千万的赞助,这些赞助是不是获得了企业职工的同意?一个企业的领导人dòng用这me大笔的赞助,究竟是企业的决策还走出于其他的目的?他们的行为究竟是为了企业的发展还是损害企业的利益?

  张扬越看越是恼火,文章的指向性很明确,而且把握的很准,文字犀利宛如尖刀,刀刀都捅向张扬的腰眼,张大官人这个怒啊,把手中的那份东南日报三下五除二的给撕成了碎片,大骂道:“李同育**你大爷”

  一群走过的路人都以诧异的眼光看着张扬

  张大官人近些年很少有这me丧失理智的时候,也很少这样去恨一个人,这篇文章是粱东平写的粱东平过去就和张扬有过节,而且那个人走出了名的犟脾气”只要他认准的事情,绝对会干到底可★张扬知道,没有李同育在他的背后撑腰,梁东平不敢这me干

  圣火采集队的事情,连省宣传部长肖元平都出面力顶平海省内大小媒体谁也不敢这me写,可东南日报不一样肖元平和李同育之间没有直接的领导关系,◇◆而且李同育的后台很硬他不怕肖元平找他算账

  张大官人气得几乎要暴走了

  南锡市委〖shū〗记李长宇也看到了这篇报道”和张扬不同,他首先留意到的是梁东平的名字,对梁东平他早就领教过,早在★他还在江城担任分管教育的副市长的时候,就领教过这个记者的难缠,李长宇看完那篇报道也是愁上眉头,张扬拉赞助dòng静太大,大张旗鼓的结果肯定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东南日报的这篇报道别有用心而且的确命中了要害”李长宇已经预见这次的事件肯定不会轻易平息下去,搞不好会演变成一场暴风骤雨

  李长宇先把常务副市长龚奇伟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东南日报最早是龚奇伟牵的线,至于最后为什me没有合作成功,李长宇并不了解内情,可有道是买卖不成人义在,像东南日报这种合作不成”转过脸来就倒打一耙的主儿还真不多见,何况他们指向的全都是极其敏感的话题,李长宇必须先问清楚情况,为什me东南日报要针对他们?

  龚奇☆伟也已经看到了那则报道,看完之后他马上就给李同育打了电话,龚奇伟也很恼火,就算合作不成,你李同育多少也要给我这个老朋友一些面子,不能在背后捅刀子?可李同育似乎早有预料,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龚奇伟走入李长宇的办公室,李长宇就将那份报纸推到了他的面前

  龚奇伟叹了口气道:“我看过了”

  李长宇抽了烟道:“东南日报社的社长李同育不是你的老朋友吗?为什me要给咱们南锡下绊子?”

  龚奇伟道:“我不知道,我也想不通,看到这篇报道我就给他打了几个电话,他手机关机,根本联系不上”,李长宇吐出一团烟雾:“这me说他就是故意制造事端他难道不清楚我们的媒体签约会,连肖部长都前来参加了?”

  龚奇伟道:“东南日报并不属于平海省宣传部管理,李同育的大哥是〖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他二哥是中华社社长,就算他故意刊登这篇稿件,肖部长也不能将他怎me样”

  李长宇道:“奇伟,这篇报道写得很尖锐”搞得咱们很被dòng,民营企业的赞助还好解释,可国企的赞助,的确容易落人话柄”

  龚奇伟道:“你担心省里会注意到这件事?”

  李长宇道:“如果这个李同育存心搅局”这篇报道只是一个开场曲,针对我们不利的报道还会接二连三的刊载出来”

  龚奇伟检讨道:“李〖shū〗记”这件事都是我的错,是我把他请到了南锡,不过我没想到他会这me干?会些这me多负面的东西”

  李长宇道:“和你无关,有没有你,李同育舟然会关注这件事”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不要做自我检讨了”还是想想怎me解决这件事”

  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李长宇拿起电话”电话是烟厂〖shū〗记廖伟忠打来的,廖伟忠也看到了东南日报,打电话找李长宇诉苦来了

  李长宇宽慰了他两句,放下电话,又看了看那份报道,气得拍了拍桌子道:“张扬这小子,做事情非要搞得那me高调,这下好了,把媒体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赞助的事情上来了”,龚奇伟道:“李〖shū〗记,张扬也是好意,他也是为了咱们能够成功举办这次的省运会”

  李长宇何尝不知道张扬是好意,可眼看着一件好事变成了坏事”他也不禁纠结起来○,东南日报的影响力不容小觑,作为东南地区最有影响力的报纸之一,这篇报道很可能引起惊涛骇浪,进而引起所有人对企业赞助的反思,最担心的是,如果这蒂报道被省领导看到,他们又不知作何感想

  龚奇伟道:“李〖shū〗记,要不,我去东江一趟,找李同育当面谈谈,看看这件事能不能压下去,让他不要进行后续报道”

  李长宇道:“我看李同育这次肯定是有所蓄谋,你去了未必有什me用”

  龚奇伟道:“亡羊补牢犹未晚矣,我如果不去,事情搞不好会越挠越严重”

  李长宇对这件事看得很清楚,李同育如果给龚奇伟这个老朋友面子就不会发表这样的报道了,龚奇伟就算找到李同育,李同育十有**也不会给他面子

  李长宇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这件事是张扬闹出来的,还是叫他一起去他在省里方方面面前有些关系,宋省长又是他的未来岳父,大不了让他去认个错,省里应该也不会深责”

  龚奇伟道:“如果▲我们认错,等于否定了企业赞助,已经确定的赞助费恐怕要泡汤了”

  李长宇道:“当初就不该搞什me赞助的噱头,搞得人尽皆知,现在好了”把别有用心的媒体招来了”,龚奇伟道:“李〖shū〗记,这件事我◎应该承担首要责任”你放心”我马上联系张扬,我们立刻前往东江,尽力把这件事的影响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

  李长宇没说话,目光落在那份东南日报上,事情都上了东南日报的头版头条,影响已经扩展出去”现在还想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可能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