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主动登门】(下)


  乔振粱忍不住笑道:……你们这俩小子都犯贱shì不shì?好好的想挨我骂?我shì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吗?”他向乔梦媛道:“梦媛,叫你妈吃饭,家里来客人了”

  乔梦媛应了一声,转身去了

  张扬看到乔振梁的表情并不像生气的样子”才稍稍放下心来,看来乔振粱并没有因为东南日报的负面报道大动肝火

  乔梦媛出去不久就一个人回来了,母亲孟传美中午只shì吃些清粥,就不过来了

  乔振梁皱了皱眉头”嘴上却道:“不来也好,tā见不得荤腥”

  保姆把饭菜端上来”因为中午的缘故,乔振粱没有提议喝酒,张扬这次过来shì想从乔振粱这里探听一些情况,解释一下东南日报报道的事情,再加上他本来shì客人,也不好意思提出喝酒

  和省委〖书〗记坐在一起吃饭免不了shì有些拘谨的”张扬吃饭的时候很少说话,埋头吃了两大碗白米饭,昨晚和胡茵茹一夜缠绵,一早起来又因为东南日报的事情奔波到东江,连早饭都没顾得上吃,张大官人的确需yào补充能量

  乔振粱吃完饭,方才想起没招呼张扬喝酒,他笑道:“你看我”自己在家没有喝酒的习惯也忘了招呼你”,张扬道:“我最近很少喝酒,害怕耽误工作”这句话说得好像他工作多认真似的

  乔振粱指了指那边,张扬起身跟着他来到茶海边坐下

  乔鹏举下午还yào联系银行方面,帮妹妹跑贷款的事情,他先行离开了

  张扬拆了一盒自己带来的春茶,泡好后给乔鹏举尝尝

  乔振粱品了一口,并没有评论这茶叶的优劣,而shì轻声道:“你登门shì不shì有事?”

  张扬道:“有事”在乔振粱面前他没必yào绕太多的弯子乔书记也没有那么多的耐心陪他兜圈子,还shì直来直去的好

  乔振粱道:“说”,张扬点了点头:“乔〖书〗记看过今天的东南日报了?”

  乔振粱道:“看过,针对那篇报道,我们上午的常委会还专门讨论了一下”

  张扬道:“乔〖书〗记怎么看?”

  乔振粱道:“影响很不好”,张扬道:“东南日报这么做”shì在刻意挑起人民群众对政府部门的反感情绪很卑鄙,用心很险恶”

  乔振粱看了张扬一眼道:“你大老远的跑来,就shì为子在我面前说东南日报的坏话?”

  张扬道:“乔〖书〗记,企业赞助的事情不仅仅我们南锡在搞,全国各地都在搞”我觉着这件事不应该成为被攻击的理由”

  乔振粱道:“你还有理了?一个火把翻来覆去的卖,忽悠了企业多少钱?你的火把能创造多少价值?十多个圣火采集队的名额就忽悠到了三千多万的赞助”你别跟我说在那样的场合下”不shì你蓄谋已久的行为”

  张扬道:“乔〖书〗记,我卖火把最早可shì您同意的”

  乔振梁瞪大了双眼:“好小子,你把这件事赖我头上了”,张扬道:“乔〖书〗记,您忘了,当初shì您同意搞火炬接力活动,而且还答应跑第一棒”

  乔振粱说话的语气明显重了一些:,“我同意跑第一棒,可没让你把火把全都给卖了省运会shì一项全民的体育〖运〗动,你yào考虑到其中的政治意义”怎么可以把省运会完全商业化?为了赚钱”舍弃一个党员干■部应该坚持的原则标准,把一项全民体育的公益活动搞成了一场**裸的商业秀”

  张扬道:“乔〖书〗记这次省运会省里给划拨了多少钱?建成体育中心花了多少钱?举办省运会又yào花多少钱”您觉着我有必y▲ào向您详细讲述一遍吗?”

  乔振粱道:“强调理由shì不shì?不服气shì不shì?”

  张扬道:“不shì理由,shì现实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们南锡的财政情况省里应该清楚,为了把体育中心给建起来,我shì东借西挪”求爷爷告奶奶,现在还欠一屁股工程款没有结清呢,我yàoshì不想点主意怎么办?体育中心建不好,省运会举办不起来别人第一个就会想到我这个体委主任没本事,我无能我既然接下了这个担子,我就必须得扛起来”乔〖书〗记,其实我也不容易”

  乔振梁看了看他,把茶盏放下

  张扬赶紧给他把热茶续上

  乔振粱道:“别表功了,谁都知道你不容易,谁都看到你做出的成绩,可做事一定yào有分寸,不shì任何事都能耍小聪明的,你脑子的确灵活,拍卖火炬,利用圣火采集拉赞助,想别人所不敢想,做别人所不敢做,也的确做出了一些成绩,可你别让其他人说闲话啊?做事就yào把事情做得圆满,既yào得到利益,也不yào让别人抓住你的把柄说三道四”

  张扬道:“李同育那个人公报私仇,我把他的优先报道权给收回了,所以他记恨在心,弄出这篇报道来恶心我们”张扬没提李同育和宋怀明的那段积怨,毕竟涉及到未来岳父的**,这种事不能说给外人听

  乔振梁道:“你不yào说人家公报私仇,我问你,李同育说得有没有道理?这些企业赞助,究竟shì心甘情愿,还shì你们给了这些企业以◇压力?”

  张扬道:“我向毛〖主〗席他老人家保证,我们绝没有给任何企业压力,全都shì他们心甘情愿的赞助”

  乔振粱道:“就算他们心甘情愿,报道中指出”这些国企的领导,有没有征求企业职▲◇压力?”

  张扬道:“我向毛〖主〗席他老人家保证,我们绝没有给任何企业压力,全都shì他们心yālì?”

  zhāngyángdào:“wǒxiàngmáo〖zhǔ〗xítālǎorénjiābǎozhèng,wǒmenjuéméiyǒugěirènhéqǐyèyālì,quándōushìtāmenxīngānqíngyuàndezànzhù”

  qiáozhènliángdào:“jiùsuàntāmenxīngānqíngyuàn,bàodàozhōngzhǐchū”zhèxiēguóqǐdelǐngdǎo,yǒuméiyǒuzhēngqiúqǐyèzhí工的同意?他们又有什么权利支配本属于整个企业的利润?”,张大官人被问住了

  乔振粱看他愣在那里,叹了口气道:“所以说,遇到了麻烦,不yào总想着都shì别人的问题,yào首先找到自身的不足”

  张扬道:“乔〖书〗记,您想过没有,yàoshì没有企业赞助,这省运会根本开不起来”

  乔振梁道:“你shì国家干部,你也shì一个**员,做任何事都yào师出有名,不能率性而为,钱yào拿在明处”,张扬道:“shì在明处啊,这些赞助我们一分一毫也没装到自己的兜里,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还shì用在平海老百姓的体育事业上”,乔振梁道:“你不yào跟我解释,我也相信你不shì为了私利,但shì明明一件好事,为什么yào搞得影响这么坏?不yào怪东南日报找你们的麻烦,shì你们自己没有考虑周全真想解释”去向老百姓们解释,去向那些赞助企业的职工解释,给他们一个可以信服的理由”

  张扬道:,“乔〖书〗记,可事情己经都这样了,我总不能把所有的企业赞助都退回去”

  乔振梁道:“事情shì你们搞出来的,怎样解决也shì你们自己的事情,出了问题不怕,yào促使问题向好的方面转化,张扬,你yào从这件事中吸取教训,以后做事千万不可以盲动冒进”,乔振梁说完这番话”也该回省委上班了,他起身离去

  张扬也不好意思继续在他家里呆着,他准备跟乔振粱一起离去

  乔梦媛叫住他,让他等等再走

  等父亲走后,乔梦媛方才告诉张扬,让他留下shì为了让他帮忙给母亲检查一下身体,最近一段时间,孟传美进食很少,除了诵经礼佛,对于身外事变得越来越淡mò,这让莽梦媛这个做女儿的相当担心

  张扬为孟传美诊了诊脉”发现tā虽然清瘦了一些,可身体状况还shì不错,也没有出现任何的营养失衡,离开孟传美诵经的小佛娶”张扬不禁有些好奇道:“梦媛”孟阿姨这shì怎么了?任何事过于痴迷都不shì好事”

  乔梦媛叹了口气道:“这次哥哥回来也shì为了劝tā的,现在tā谁的话都听不进去,满脑子都shì阿弥陀佛,我爸为了这件事也很烦恼”

  张扬道:,“shì不shì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儿?”

  乔梦媛摇了摇头,tā向张扬道:“刚才你和我爸谈话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些”我爸应该没怪你们拉赞助的事情,他shì怪你们事情做得不严谨,让别人抓住了把柄”

  张扬道★:“我明白,可东南日报这次摆明了就shìyào挑事儿,李同育那个老东西shì个睚眦必报的卑鄙小人”

  乔梦媛道:“回头我再跟我爸谈谈,看看他到底shì什么想法不过东南日报的事情只怕有些麻烦,那◎★:“我明白,可东南日报这次摆明了就shìyào挑事儿,李同育那个老东西shì个睚眦必报的卑鄙小人” :“wǒmíngbái,kědōngnánrìbàozhècìbǎimínglejiùshìyàotiāoshìér,lǐtóngyùnàgèlǎodōngxīshìgèyázìbìbàodebēibǐxiǎorén”

  qiáomèngyuándào:“huítóuwǒzàigēnwǒbàtántán,kànkàntādàodǐshìshímexiǎngfǎbúguòdōngnánrìbàodeshìqíngzhīpàyǒuxiēmáfán,nà个李同育在闻界的口碑并不好,很不好说话的一个人,你最好想想办法,先让他别再胡乱刊载什么负面报道”

  张扬道:“龚市长去找他了,希望李同育会给他面子

  乔梦媛知道张扬的性情冲动,轻声提醒他道:“越shì这种时候越shìyào冷静,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子,冲动也无济于事”

  张扬笑了起来:“放心”我就再生气也忍着,绝对不揍他”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