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章【反戈一击】(中)


  李同育准时专入了宋怀míng的办公室,宋怀míng的目米向墙上的时钟看了一眼,起身微笑着迎了过去,主动向李同育伸出手:“同育,很久不见了”

  李同育并méi有给宋怀míng面子,tā不想给宋怀míng机会显示省长的大度和胸怀,李同育淡然道:“宋省长,找我来有什么事?”

  宋怀míng指了指沙发,李同育却méi有坐,tā仍然站在那里,双目盯着宋怀míng:“咱们之间应该méi有多少话说,你说完,我就走”

  宋怀míng笑了笑,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同育,咱们认识午快三十年了?”

  李同育道:“二十七年”

  “不错,二十七年记得当年我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

  “你不配用朋友这个字眼,真正的朋友绝不会像你那样做”

  宋怀míng道:“感情是勉强不来的,我和静芝之间是真心相爱,就算méi有我的存在,静芝一样不会喜欢你,她只当你是◇朋友”

  李同育的内心被深深刺痛了,tā用力摇了摇头:“是你欺骗了我,用花言巧语魅感了静芝,我承认,我痛苦过,可是我并méi有因此而仇恨你,我爱静芝,既然她选择了你,我就只能选择祝福,可是你看看你自己,你做了什么?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有méi有好好的照顾她?静芝全心全意的爱你,为你付出,可你为了自己的名誉,为了拼命地捞取政治资本,至她的安危于不顾,是你让她身陷险境,是你让嫣然从小失去了母亲,是你让楚司令失去了女儿,你是个刽子手”李同育步步紧逼,双手撑住宋怀míng的办公桌,tā此刻的表情狰狞,恨不能一口将宋怀míng吃了

  宋怀míng的表情非常的痛苦,tā越是不想回忆这段痛苦的往事,可记忆的伤疤却偏偏一次次的被揭起,宋怀míng道:“我承认,我méi有照顾好静芝,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过去了这么多年,你究竟想怎样?”

  李同育道:“你是一个罪人,你害死了静芝,你却要◇逍遥法外,你却仍然可以青云直上,这世界太不公平,我要让你身败名裂,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望着咄咄逼人的李同育,宋怀míng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tā拍案怒起道:“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你有什◇么资格对我的感情,我的家庭品头论足?当年我和静芝是真心相爱,静芝的死我比任何人都要痛苦”

  “你痛苦?你和柳玉莹之间是怎么回事儿?地震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去救自己的妻子,而跑去救这个女人?你敢说你之前并不认识她?你敢说她和你之间méi有书信往来?你早就背叛了静芝”

  宋怀míng怒吼道:“你信口雌黄,我和她之间的事情静芝全都知道,李同育你在我和女儿之间搬弄是非,破坏我们的父女感情,这些年来你始终在搞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我忍了你很久”

  李同育呵呵笑道:“搬弄是非?你和嫣然之间还需要我来搬弄是非?看看你自己,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静芝死后,你有méi有承担起做父亲的责任?méi有你只顾着开始的感情,开始的生活,你娶了柳玉莹,建立了一个的家庭,而静芝呢?静芝死了,嫣然呢?嫣然这么小却要接受母亲去世,父亲另娶的残酷事实”

  宋怀míng的目光痛苦的就要痉李,tā额头的青筋暴起,此时的tā正在苦苦控制自己的愤怒:“李同育,我从méi有想过放弃嫣然”

  “呵呵,果然是官员本色,宋怀míng,我甚至不属于用虚伪两个字来形容你,如果你真的关心嫣然,会让她在外公身边生活这么多年?表面上你很痛苦很无奈,那是你在博取公众的同情罢了,其实你心底不知要有多开心多高兴,少了嫣然这个累赘,你们这些官员的面孔,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宋怀míng握紧了拳头:“混蛋”

  李同育毫不畏惧的看着宋怀míng的拳头:“想打我是不是?来啊,不过我不管你是什么省长,你敢动手,我就会还手,谁胜谁败还很难说

  “

  宋怀míng望着李同育,眼前的李同育已经丧失了理智,tā的心里只有仇恨宋怀míng缓缓抬起手,指了指门外:“出去”

  李同育咧开嘴笑道:“别忘了是你请我来的”

  宋怀míng点了点头道:“我请你来是为了要告诉你一句话,你恨我,大可以冲着我来,但是我警告你,不可以伤害我的身边人,如果你胆敢对我的家人下手,我绝不会放过你”

  李同育低声道:“宋怀míng,我想了二十多年,终于míng白了一件事,我当年为什么会败给你,因为我不如你卑鄙,我méi有学会不择手段,可现在我终于懂得了你虽然是省长,可是我不怕你,从静芝死后,这个世界上已经méi有让我感到害怕的了”

  “出去”

  李同育哈哈大笑,tā摊开双手,很嚣张的摇了摇头:“宋怀míng,你远méi有自己想象中强大”

  房门在李同育的身后关闭,宋怀míng气得脸色苍白,tā抓起桌上的玻璃杯想要往地上扔去,可中途终于口子住了自己的情绪,又缓缓将玻璃杯放下李同育的表现根本就是一个疯子,宋怀míng并不怕李同育对自己不利,可是tā真的担心这样一个人发起疯来不知会做出怎样的事

  李同育来到走廊的时候,忽然剧烈咳嗽起来,tā捂住嘴,快步走入洗手间,tā咳得如此剧烈,仿佛心肝脾肾都要从tā的气管中咳嗽出来,脸色涨得通红,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张开手掌,掌心内有一滩鲜红的血,李同育打开水龙头,用力清洗着双手,然后又将头埋了下去,仔仔细细清理着tā的面庞,洗干净之后,抬起头来,望着镜中的自己,此时的脸色已经变得异常苍白李同育的唇角露出一丝惨淡的笑容:“静芝……”

  一个人突然变得无所畏惧,其中一个很大的可能就是因为tā知道自己注定要死,李同育就是如此,一个月前tā被诊断出了肝癌,身体多处器官发生了转移,无法进行手术资料,医生已经míng确诊断,根据tā的情况,最理想的情况还有半年的生命,李同育méi有告诉任何人,tā把自己所有的病历和化验jié果全都付之一炬tā自认为不是一个怕死的人,可李同育不甘心就这样死,tā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可tā这一辈子却过得极其凄惨年轻时心爱的人被宋怀míng抢去,现在人到中年却又患上绝症

  李同育静静看着镜中的自己,喃喃道:“这世上还有什么可以吓住我吗?”

  这世上的确méi有什么可以吓住李同育,现在的李同育是已经成为一个无畏的斗士,tā的斗争斗非是为了公理和正义,tā斗争的目的是要一个公道,一个tā心中所认为的公道

  离开省长办公室之后,李同育直接前往了省纪委,拜会任省纪委书记刘钊

  刘钊和李同育很熟,确切地说,刘钊和李同育的大哥李同源很熟,所以刘钊很热情的接见了李同育,tā本以为李同育这次的到来是叙叙旧情,可想不到李同育一开口就是:“我要举报”

  刘钊笑了起来:“李社长,你想举报谁?”tā猜到这件事可能和近南锡企业赞助事情有关,◆这起风波就是东南日报一手挑起,作为东南日报的社长,李同育显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尼——李同育接下来的话就让刘钊感到震惊了

  “我要举报宋怀míng”

  刘钊愣了一下:“谁?”

  ◎◆“宋怀míng省长寒怀míng”李同育不急不缓的强调道

  刘钊皱了皱眉头,tā对宋怀míng和李同育之间的恩怨一无所知,宋怀míng是现任省长,就算有人举报tā,以宋怀míng的级别,也应该直●★接向中纪委举报,现在李同育不但找到了tā,而且míng目张胆毫无顾忌的举报,刘钊感到十分的不解,难道李同育就不怕宋怀míng报复?还是tā当真掌握了宋怀míng的某些证据?

  刘钊道:“李社长■,你想举报tā什么问题?”

  李同育道:“作风问题tā和纪委副书记刘艳红有染,这里面有tā们这些年来往的照片

  “,李同育将一个装有照片的信封放在刘创的办公桌上

  刘钊méi有马上去拿那个信封

  李同育道:“宋怀míng这个人,在个人生活上一向都不检点,我掌握了不少的证据,可以证míng刘艳红之所以能够顺利成为纪委副书记,全都是tā一直在暗中照顾”tā看了看刘创的脸色,低声道:“刘书记,我之所以把这份材料先送给你,而不是中纪委,是因为我想按照正规程序做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