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真性情】(上)


  刘划说宗,看到刘艳红并没有异常的反应,他以为刘艳红已经动心,轻声道:“艳红同志,其实这yě是大家商量之后的决定,yě是为了你日后的发展着xiǎng”刘钊并不认为自己是最适合跟刘艳红说这番话的人选,虽然他是纪委〖书〗记,可毕竟他刚刚来到平海,对于平海纪委内部的情况还没有摸清楚,就目前而言,刘艳红要比他对工作熟悉的多,他刚来就要把刘艳红从平海支走,这会让人产生排除异己的误会

  刘艳红出奇的平静:“大家的决定?谁?乔〖书〗记还是宋省长?还是你们常委会集中讨论的决定?”

  刘钊感觉到了刘艳红的抗拒情绪,他笑了笑,试图缓解刚刚出现的僵持气氛:“艳红同志,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否定你的工作成绩,yě没有相信这些所谓的证据,只是大家考虑到以后的工作好开展,考虑到……”

  刘艳红打断刘钊的话:“你帮我转告各位领导,我不需要他们为我考虑,我对自己还能负责,我对我现有的工作表示满意,现在不打算调离,以后yě没有这样的打算,至于我和宋省长之间,我可以说,清清白白,日月可鉴”

  “可……”

  刘艳红根本不给刘钊任何说话的机会:“别跟我说人言可畏众口铄金的话,只要是活在这世上,又有哪个人不被人说?我不怕我yě不在乎”说完这番话,刘艳红夺门而出

  刘钊愣在那里,他没xiǎng到刘艳红会如此果断的拒绝了他的好意,虽然刘钊yěmíng白,让刘艳红离开,不仅仅走出于工作方面的考虑,yě是某种政治上的需要可刘艳红根本没有考虑过离开

  刘艳红直接去找宋怀míng,她很委屈,yě很愤怒,当她出现在宋怀míng面前的时候,宋怀míng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过宋怀míng仍然保持着谦谦君子风度,微笑道:“艳红同志来了坐我正要问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刘艳红没有坐下,站在那里,直视宋怀míng道:“调我去中纪委,是不是你的意思?”

  宋怀míngyáo了yáo头,他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在第一时间他就xiǎng到,一定是乔振粱利用这次的事件来进一步削弱他在平海的势力,李同育的举报并没有任何的实质内容,可是却给了某些人一个机会,乔振粱利用的很巧妙,如果宋怀míng旗帜鲜míng的反对这件事,就证míng他和刘艳红之间有说不清道不míng的关系,如果他不反对,yě等于间接证míng了他和刘艳红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否则为什么要选择规避?可以说在这一事情的处理上,宋怀míng相当的被动

  刘艳红道:“你为什么不反对?”

  宋怀míng道:“我考虑过,在这件事上,我不方便说话”

  “你怕什么?”

  宋怀míng道:“我不是怕,如果我开口说话只会授人以柄,让别人说多的闲话”

  刘艳红的心中忽然生出一股难言的失望,她心目中的宋怀míng本不是这个样子一个正直勇敢、开朗无畏的男子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瞻前顾后?刘艳红道:“你不是常说谣言止于智者,清者自清吗?”

  宋怀míng道:“老同学,其实去中纪委对你个人的发展来说是一件好事……”

  刘艳红望着宋怀míng,目光中陡然充满了失望,她用力咬着嘴●唇,眼圈儿倏然红了

  宋怀míng显然被她此时的表情吓住了剩下的话没有说完,默默看着她低声道:“老同学……”……”

  刘艳红道:“什么人都可以对我这样说,唯有你不可以”

  宋怀★míng没说话因为他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刘艳红道:“那些举报信是假的,你和我都míng白,咱们之间没有他所举报的关系”

  宋怀míng点了点头

  刘艳红道:“可那些举报又是真的,你对我虽然从未有过非分之xiǎng,可是我已经喜欢了你很久”

  宋怀míng依然没有说话,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歉意

  刘艳红从不在人前流泪,这次yě一样,她抬起头,强迫自己涌到眼眶的泪水缩回去:“我不会走,我一样不会影响你,不会给你造成任何的困扰”

  宋怀míng道:“艳红”

  刘艳红一步步向宋怀míng走了过去,宋怀míng不知她xiǎng要做什么,目光变得闪烁

  刘艳红张开臂膀,低声道:“抱我一下”

  宋怀míng的双目瞪圆了,他没xiǎng到到艳红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刘艳红望着宋怀míng的目光,缓缓yáo了yáo头,她一步步向后退去:,“宋省长,我míng白了,完全míng白了”

  “艳红……”

  刘艳红辞职了,她把辞职报告郑重放在乔振粱的面前

  乔振粱望着那封辞职信,表情很凝重,他用一根shǒu指摁压在辞职信上,缓缓向刘艳红推了回去,轻声道:“拿回去,只当我没有看到这封信”

  刘艳红毅然决然的yáo了yáo头:“乔〖书〗记,我不是一时冲动做出的决定,我考虑的很清楚,以我目前的工作状态,已经不能胜任现在的工作,我xiǎng改换一下工作环境

  乔振粱道:“那yě没必要辞职嘛”

  刘艳红道:“我这个人的性格就是这样,宁折不弯”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目光陡然变得异常míng亮

  乔振粱的内心yě不由得为之颤动了一下,刘艳红应该看穿了自己的目的凭心而论,乔振粱的确有利用这次举报的因素在内,可是他并没有xiǎng逼迫刘艳红辞职乔振粱微笑道:“艳红同志,你在纪委工作这么多年,工作能力有目共睹,yě取得了相当出色的成绩,我不了解你为什么会辞职,可是我真的感觉到很惋惜,你如果走了,对我们的党,对我们的干部队伍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刘艳红淡然笑道:“当一个人失去工作热情的时候,你还认为这个人可以做好工作吗?我突然就失去工作热情了,我厌倦了自己所为之奋斗为之努力这么多年的工作,我xiǎng换一种活法,重选择我的人生”

  乔振粱意味深长道:“以为自己走错路了吗?”

  刘艳红轻声道:“我活得很执着,从不认为自己走错,只会厌倦,当我厌倦了我就会选择离开”

  乔振粱道:“要不,你先休息一阵子,等心情平复了再重考虑去留问题,这封信先拿回去”

  刘艳红起身道:“乔〖书〗记,我已经决定了,谢谢这些年来你对我工作的支持”她礼貌的伸出shǒu去,乔振粱有些无奈的站起身来,和这个倔强的女人握了握shǒu,最后仍然道:“我不接受你的辞职”
●   刘艳红笑了笑,再不说话,放开乔振粱的shǒu走出门外,她的背脊挺直,步幅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定

  回到办公室抱起早已整理好的纸箱,在纪委工作多年,陡然选择离开,心中的失落是难免的,可刘艳红没▲有犹豫,她清醒的意识到这种失落感不仅仅来自于离开,是对某人的失望,拉开办公室的房门,正遇到抬shǒu敲门的张扬

  因为太过突然,刘艳红吓得呀了一声,shǒu中的纸箱落了平去,张大官人眼疾shǒu快,一伸shǒu就把纸箱给接住了,他笑道:“人吓人吓死人,刘〖书〗记,咱可不带这样的,我长得那么寒碜吗?把你吓成这样?”

  刘艳红看清是张扬,不由得叹了口气道:“有你这样的吗?突然出现在门口,不吓着别人才怪”

  其实这事儿不赖张扬,谁知道她会突然开门?

  张扬抱着纸箱道:“这是要丢垃圾还是要搬家?”

  刘艳红道:“你来的正好,帮我搬到丰里去”

  张扬应了一声,抱着纸箱,帮刘艳红搬到楼下的停车场,刘艳红走到中途又xiǎng起了什么,返回办公室把她放在办公桌上的两盆绿萝拿了下来

  打开后备箱,把东西收好了,张扬有些诧异道:“真搬家啊?”

  刘艳红接下来的话就让张大官人感到震惊了:“我辞职了”

  “啥?”张扬差点没把俩眼珠子给瞪出来

  “我已经辞职了”刘艳红说完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张大官人从另外一边yě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刘〖书〗记……”不,刘姐,你辞职了?”这厮还是不相信,到了刘艳红这种级别怎么舍得辞职呢?

  刘艳红点了点头,再次证实了她的话

  张扬惋惜至极的叹了口气道:“别介啊,多可惜啊,真要是不xiǎng干,您退休,让我接班呗”

  听到这小子的话,刘艳红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本郁闷的心情似半开朗了一些

  张扬道:“骗我?骗我好玩是不?”

  刘艳红道:“我干嘛骗你,请我吃饭,我心里难受着呢”

  张扬这才相信刘艳红真的辞职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