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四章【失心疯】(中)


  还好杜天野和苏媛姐都不知道这件事,沈静贤吓得浑身瑟瑟发抖:“张解放……你你干le这么多的坏事……怎么还活着……怎么还活着”

  苏媛媛以为母亲头脑糊涂le,含泪劝道:“妈,你看错人le,这是张主任张yáng……”

  “我没看持……化成灰我都认持……你是张解放……你是凶手……你明明死le……你明明死le……”

  苏媛媛只是觉着母亲发疯,杜天野却已经觉察到这件事并不寻常☆,沈静贤的身上才着太多的谜团她和自己的大哥之间拥才怎样的关系?她口中的张解放又是何人?这个张解放和自己大哥的死才没才关系?

  张yáng比任何人都要感到惊奇,tā拿出自己的针盒,低声道:“杜书★记,麻烦你们都出去一下,我要帮她行针记住,无论发龘生le什么都不要进来”

  杜天野和苏媛媛离开房间的时候,反手将房门关上le

  张yáng从针盒中抽出一支金针,针尖的锦芒刺痛le沈静贤的眼睛,她的双手紧握轮椅,颤声道:气……张解放……你是来杀我的……你是来报仇的……”

  张yáng芬哼le一声道:“不错,我是来杀你的,我是来报仇的,你害我死的好惨”从沈静贤的话中,tā隐约揣摩到le什么,难道自己父亲的死和这个女人有关?

  沈静贤道:“你果然来le……我知道你这个畜龘生不会放过我……你和姓许的一样……你们全都是卓鄙小人……”

  张yáng芬笑道:“知道就好★”脑子里却在搜索知青中究竟才谁姓许,tā很快就想到le许常德,低声道:“你以为不说,我就不知道你和许常德的事情?“

  沈静贤喃喃道:“你死le……你分明死le……”

  张yáng道:“◇你看清楚,我是张解放,我找你算账来le”

  沈静贤想要尖叫,却被张yáng用金针封颈间穴道,她的声音变得极其微弱

  张yáng担心苏媛媛在外面偷听,所以跟沈静贤说话的时候用上le传音入密别人虽然听不到,可沈静贤却听得清清楚楚,她骇然道:“你死le……你已经死le……”

  张yáng芬笑道:“我就算化成厉鬼都不会放过你”

  沈静贤原本就神志不清,被tā这一吓,看到张yáng狰狞的表情,深信眼前就是张解放,她尖声道:“你害得我还不够?你害得我还不够?”

  张yáng道:“你害我才对”tā认定le沈静贤就是害死父亲的凶手,咬牙切齿道:“今天我回来就是为le报仇,我不但要杀le你,还要杀le你的宝贝女儿”

  沈静贤听到这句话,拼命的向张yáng扑le上去,却被张yáng一指就点中穴道,张yáng又抽出一支金针:“我先杀le你,在将你的女儿先奸后杀”张大官人虽然从没见过张解放这个亲爹,可毕竟是tā亲爹,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狠话还是要说的,其实让tā这么干,tā也不会

  疯疯癫癫的沈静贤却被吓住le:“不要……不要……你不能这样对她你不能……”

  张yáng芬笑道:“为何不能,当初你害我,现在我要加倍讨还回来”

  沈静贤仿佛看到le世上最为恐怖的事情:“你是个畜龘生,你当年强暴le我,你还要这样对待你的亲生女儿,她是你留下的孽种,她是你留下的孽种”

  张大官人五雷轰顶,妈妈咪啊这tā妈哪跟哪啊这老婆子真疯le,什么话都往外说,简直是一派胡言,自己的亲爹难道是这样一个人物?张大官人虽然心理素质极强,可一时半会也有些消受不起,沈静贤说的事情太毒le,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么tā老子当年和沈静贤才一腿,苏媛媛就是tā同父异母的姐姐,刚,老天爷不会这么开tā玩笑

  张yáng道:“你说的是真的?”

  沈静贤的胸口剧烈起伏着,面对一个下肢瘫痪的病人,张大官人原本不忍心下手的,可是这件事查来查去,竟然查到letā亲爹头上,这事儿就不能不查到底,tā一定要把这件事搞个水落石出,拿出金针刺入沈静贤身上的多处穴道,这不是要逼供,而是要**,面对正常人,以张yáng现在的内力没有这样的把握,可是面对神志不清的沈静贤,却才奇效,连续几针刺入,沈静贤的表情变得越发迷惘,她喃喃道:“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张大◎官人这套针法的厉害之处在于,被tā针刺之后,对方的意识会丧失抗拒能力,会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说出来张yáng之所以研究这套针法,是因为上次在京城因为一时不察被日本高手服部一叶用诛魂木暗算,所以tā□才想起le这套古针法,在过去张大官人是看不上这种下三滥的针法的,可险些吃le服部一叶的大亏之后,tā才重研究这套古针法,这套针法tā也是第一次使用

  张yáng道:“为什么要杀我?”

  沈静贤茫然答道:“你是一个畜龘生,你利用国泽威胁我,你侮辱我,你毁le我的一生,我恨不能吃le你的肉喝le你的血”

  “国泽也是我的儿子?”张大官人瞪大le眼睛,大爷的,自己可千万别冒出个便宜大哥来,今天这事太突然le,就快出tā的承受能力

  沈静贤道:“你和姓许的全都是畜生全都是一……”

  听话听音,张yáng隐约猜到,沈静贤的儿子十有**是许常德的,难道自己的这位亲爹▲知道许常德和沈静贤才一腿,两人生下le一个儿子苏国泽,张解放利用这件事来威胁沈静贤就范,欺负le她,让她生下le苏媛媛张大官人感到满脸发烧,自己的老爹要真是这样的人物,tā可没脸见人le

  难☆堪归难堪,但是现在任何事都挡不住张大官人的好奇心le,tā芬笑道:“苏国泽是许常德的儿子”

  沈静贤道:“你知道,你一直都知道”

  张yáng道:“所以你要杀我”

  沈静贤茫然道:“你们两人害le我一生,我恨你,我恨不能将你们碎尸万段”

  此时一旁几上的电话忽然响起,张yáng微微一惊,tā害怕电话铃声惊动le外面的苏媛媛和杜天野,可电话响le几声之后,外面没才任何的反应,看来杜天野和苏媛媛并没才在院中

  张yáng拿起le电话,却听到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沈大姐在吗?”张yáng在第一时间就听出说话的人竟然是李同育,又是一个惊奇,张大官人发现今晚让tā吃惊的事情实在太多,一件接着一件,李同育竟然会给沈静贤打电话,tā们之间又有怎样的联系?带着满怀的惊奇,张yáng将话简递到le沈静贤的耳边

  沈静贤仍然喃喃道:“畜生……你这个畜生……”

  李同育嘿嘿冷笑le一声,tā不知道沈静贤的身边有人,不会想到在她身边的就是张yáng,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李同育道:“沈良玉,别人不知道你的秘密,我知道,只要我把实情说出来,你还才什么颜面活在这世上,你的儿子女儿又才什么面目去面对别人?你最好乖乖听话,让你的宝贝女儿去指证杜天野……”

  沈静贤根本没听电话中说的是什么,只是喃喃道:“你是个畜生,畜生……”

  张yáng害怕李▲司育听出破绽,果断地挂断le电话整件事tā已经基本梳理清楚le,张yáng此时心潮起伏,这一切来得如此突然,让tā有些承受不起,tā低声道:“许常德害你多,你为什么不去杀tā?”

  沈静贤嘴里◎只是一味重复着畜生畜生,再也不说其tā的话

  张yáng知道自己不可能再问出其tā的东西,拔下沈静贤身上的金针,重行针,同时点中她的昏睡穴,让她睡去

  沈静贤安静昏睡过去不久,杜天野和苏暖缓两人回来le,刚才tā们两人也没才走远,就在门外小巷内转le一圈,看到母亲昏睡过去,苏娱娱惊喜道:“睡le”

  张yáng点le点头,这厮心事重重,看到苏暖暖,心中的滋味复杂到le极点,说来奇怪,沈静贤点破这件事之后,张yáng越看越觉着苏媛媛和自己有些相像,其实想证实这件事并不难,只要取点苏暖缓的BUa样本,和自己的对比一下就能得出结论经过刚才的事情,张yáng觉着根本没有必要去做口DNA鉴定,沈静贤说的这番话十有**都是实情

  杜天野看出张yáng情绪不太对,低声道:“你怎么le?”

  张yáng道:“没事,只是沈阿姨的病情不轻,加上她本来就才顽疾镀身,恐怕康复需耍很长一段时间”tā找苏媛媛要来纸笔,迅写le一哥方子,做完这件事之后,匆匆离开le苏家

  ………………………………未完待续破晓组9891103提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