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门户之见】(下)/第七百三十


  张长扬倒没觉着什么,谁也不是生来什么都经历过,赵铁生紧张也在所难免丁巍峰示意服务员倒酒,服务员给赵铁生倒酒的时候,

  赵静提醒道:“爸,你身体不好,少喝点”赵铁生愣了一下,其实他身体好的很,女儿提醒他的原因是,赵铁生喝酒之后管不住嘴巴,喜欢胡说八道,万一说错了话,肯定闹得大家都尴尬

  赵铁生笑了笑:“嗯…………那…………我胃不舒服“…不喝了………

  丁巍峰笑道:“少喝一点,不勉强”

  徐立华道:“少喝一点”两家人头一次见面,赵铁生要是一口不喝也说不过去酒倒好之后,丁巍峰端起酒杯微笑道:“老赵啊欢迎你们一家来东江做客,咱们一起同干一杯”

  “嗳”赵铁生等他说完,咕——口就把杯中酒给喝了,赵铁生认为喝得越痛快越是duì主人的尊重

  丁巍峰也看出赵铁生是个实在人,他也把杯中酒喝了,张扬一直都没说话,今天他只需要扮演好晚辈的角色

  三杯酒下肚之后,丁巍峰道:“老赵啊,你在江城是做什么工作的?”这句话就表明丁巍峰并不了解赵静的家庭,甚至在这次见面之前,他都没有搞清楚赵铁生是住在江城还是春阳

  赵铁生道:“丁〖书〗记,俺家住☆在春阳,我是春阳农机厂的工人,现在已经内退了”

  “哦”丁巍峰应了一声,向徐立华道:“嫂子呢?”

  赵铁生道:“在家,她一直没工作,在家洗洗衣服做做饭,就是家庭妇女”

  赵铁生▲☆介绍这些的时候说的很坦然,张扬听得也很坦然”因为赵铁生说的是实话,赵静却把头垂了下去,父亲的这番话让她感觉到有些自卑,虽然和丁兆勇恋爱的时候,她竭力想忽视两人之间的门第差距,可事实仍然摆在那里,无论她●想或不想,事实都存在

  丁巍峰端起酒杯道:“老赵,你们不容易啊,没有忽视duì子女的教育,为国家培养了一今年轻的干部,还有一位大学生”

  赵铁生和丁巍峰碰了碰杯子,因为酒精的缘故”他这会儿说话自如了许多:“说起来我挺duì不住这俩孩子的,小静能上大学,全都是因为他哥,当初她的成绩并不好,幸亏三儿给她争取到了保送名额………”

  “爸”赵静心里这个急啊,父亲一沾酒,说话就没有把门的

  钱惠敏听在耳里,心中是越发的不待见赵静了”轻声道:“无论有没有参加高考,毕业证都是一样的”

  丁兆勇赶紧为赵静说话:“小静成绩很好,在同届毕业生中也是名列前茅”

  钱惠敏道:“不是还没毕业吗?”

  丁兆勇道:“我们都说好了,等毕业后小静就加入我的公司,我们俩一起开创事业”

  钱惠敏道:“说起这件事我就有些不理解了”当老师多好的职业?非得要去做生意?”

  丁兆伟帮忙说话道:“现在不都流行下海吗?连我有时候都动心了,你看兆勇现在车是一辆一辆的换,我都是开部队的车”凭我们两子的那点工资,这辈子也买不起自己的车”

  钱惠敏道:“有钱什么好?有钱是非多”

  丁兆勇笑道:“妈,我还真不是个有钱人,跟我一起玩儿的,陈绍斌、粱成龙他们都比我有钱”钱

  惠敏道:“粱成龙肯定比你有钱,他本来公司就不小,清红又是天骄集团的董事长”门第出身,听说他们两口子就快有孩子了”真好,这样门当户duì的婚姻才让人羡慕”

  钱惠敏说出门当户duì这四个字的时候赵静的脸刷一下就白了,她内心中刀割般难受张扬只差没站起来骂娘了,感觉手忽然一紧,是妹妹抓住了他,赵静了解自己这个小哥的性情,钱惠敏的这番话肯定会触痛他的神经

  赵铁生也脸红了,不过好在喝酒,别人看不出来,他摸出一盒烟,抽出一支递给丁巍峰,丁巍峰微笑着表示不会,赵铁生自●己点了一支烟钱惠敏厌恶的皱了皱眉头,闻到烟味儿,夸张而剧烈地咳嗽起来赵静有些抱怨的看着父亲赵铁生愣了一下,含在嘴里的烟颤抖了一下,然后他迅拿起香烟摁灭在烟灰缸里

  丁兆勇意识到自己必须要说话了★,不能让场面继续恶化下去,他笑道:“今天大家都在,我和小静想宣布一件事,我们打算五一节结婚”

  他说完之后所有人都静了下去,赵静的脸上重浮现出幸福而甜美的微笑,未来婆婆duì她的态度她早就领教过,不过只要今天顺利的定下婚事,受点委屈也算不了什么,本来赵静最担心的就是张扬,她害怕哥哥按捺不住性子,可今天他一直表现的很好,没这么说话

  丁兆勇看到无人回应,他端起一杯酒来到赵铁生面前:“赵叔,我敬您,我和小静是真心相爱,您就同意我们的婚事”

  其实赵铁生duì他们的婚姻一开始就赞成,丁兆勇这么说,是要给赵家圆面子,也等于间接为母亲的那番刻薄话道歉赵铁生笑着接过那杯酒道:“好,好,你们俩结婚,我欢喜的很,开心得很……”

  钱惠敏冷淡的声音再度响起:“兆勇,你说的是明年五一还是今年五一?”丁兆勇愣了一下,来之前和母亲说的好好的,她今天看来真的要借题发挥了,丁兆勇笑道:“妈,今年五一”

  钱惠敏道:“赵静,今年五一你还没毕业?大学都没上完,怎么结婚?”一句话让现场的气氛顿时到了冰点

  丁兆勇道:“妈,我们没打算大操大办“…………”

  钱惠敏道:“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怎么能当成儿戏呢?我还以为是明年五一,怎么突然变成了今年五一?赵静大学都没毕业,你们就这么急着结婚?”

  其实钱惠敏当然清楚儿子要和赵静在今年五一结婚”她之前反duì过,后来因为儿子的坚持而沉默,可她一直都没表态同意,现在当着赵家的面说出来,搞得赵家好不尴尬

  赵铁生和徐立华的脸色都很难看他们有些后悔这次的东江之行了,他们过来是为了两家人见面,把婚期定下来的,可没想到丁兆勇的母亲duì这件婚姻如此抵触,他们本来就觉着自己高攀不上丁家的门楣,这会儿觉着难过

  张扬想要发作,可赵静始终抓住他的手,张扬清楚的感觉到妹妹的手变得冰凉

  丁巍峰还算是顾全大局他笑着解释道:“兆勇、赵静,你妈没有反duì你们结婚的意思,就是说你们现在的状况,是不是有点急了?是不是等到毕业之后再说?年轻人嘛,毕竟要以学业为重,老赵,你说是不是啊?”

  赵铁生没说话,端起酒杯默默抿了一口他心里憋屈,可再憋屈也得忍着,他知道人家嫌弃的不是自己闺女,嫌弃的是他们这个家庭,身为赵静的父亲他没本事啊,让人家看不起

  丁兆勇道:“爸,妈我和小静已经考虑好了,●我们定下的事情不会改变,今年五一我们就要结婚”,他说得斩钉截铁,没有半点可以回旋的余地赵静痴痴看着丁兆勇,能够得到他如此duì待自己,刚才受到那点委屈根本不算什么

  张扬望着丁兆勇也流露出几分○欣慰,这样的场面的确轮不到自己说话就算是存在问题,也应当由丁兆勇和赵静解决丁兆勇是条汉子,关键时刻敢于担当赵静这次没看走眼

  丁巍峰笑了笑,没有说话,但是从心底他duì这场婚姻也是抗拒的,不过他没有那么激烈罢了,他认为妻子的发难有一定的道理,他认为儿子的婚姻充满了太多冲动的成分,拖延一段时间,给他自己一段时间,一个冷静的过程,也许过眸子他会重考虑婚姻的问题

  钱惠敏道:“兆勇,你还年轻,很多事情你不懂,赵静也一样,年轻人,多把心思放在工作和学业上,不要一门心思的想着情情爱爱,耽误自己也耽误别人现在不冷静duì待,以后后悔就来不及了”

  丁兆勇道:“妈,我考虑的很清楚,我也足够冷静,我喜欢赵静,我认准了她,我要和她结婚,我要和她生活在一起”

  赵静很感动,她感到自己应该说一句话了,她轻声道:“钱阿姨,我知道我很多方面做得还不够好,可是我以后一定会努力做好,我和兆勇是真心相爱的……”

  钱惠敏今天大有豁出去的架势,她冷笑了一声道:“真心相爱?这样的话我很熟悉,你们这一代的感情我不理解,我也不相信,你们这一代做事太现实,太有目的性”

  赵静的脸刷一下就白了,她用力咬着嘴唇,委屈的泪水就快夺眶而出

  赵铁生默默端起酒杯,他把碲杯酒一口给喝完了,然后把酒杯轻轻放在桌上,站起身道:“这婚不结了”

  所有人都愣了,赵静忍不住叫了声:“爸”

  赵铁生站起身,他的腰杆挺得笔直,有生以来他还从没有挺得那么直过,他看着钱惠敏:“俺不会让闺女嫁入你们家的,你们的儿子是块宝,俺们家的闺女也不是根草俺没啥学问,也没啥见识,可俺知道俺闺女是个好娃儿,就算是有不duì的地方,也轮不到外人教玉,该打该骂俺自己会出手,别人说俺闺女一个不字,我他妈就跟她拼命”

  赵铁生双目一翻,目光之中几乎要喷出火来钱惠敏被他看得内心不由得一颤

  徐立华也站起身来:“老赵,咱回家”她的目光己经shī润

  张扬嘴唇抿得很紧,从他认识赵铁生以来,duì这个继父一直都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可今天赵铁生的这番话推翻了过去他duì他所有的恶劣印象,赵铁生也是一个好父亲,在乎女受到委屈的时候,他一样可以爆发出无穷的勇气,他同样会不惜一切来捍卫儿女的利益

  丁巍峰陪着笑道:“老赵,别生气,咱们不谈这些不开心的事,吃饭,吃饭”

  赵铁生道:“你儿子把我们请来就是谈婚事的,我没吃过饭?既然不开心,婚事不谈了,我跟你谈什么?扯犊子”

  此时的赵铁生眼中的丁巍峰光环尽褪,什么省政法委〖书〗记,狗屁,你为了你儿子,我为了我闺女,都是当爹的,谁怕谁?张扬依然没说话,起身准备离去,他用实际行动表达duì赵铁生的支持

  赵静一看家人要走,有些慌了,丁兆勇也慌了,赶紧过来挽留赵静知道父亲脾气倔,犯了脾气,谁都劝不来,她抓住母亲的手臂道:“妈”

  徐立华道:“走”

  丁兆勇道:“赵叔,徐阿姨,好好的别生气,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行吗?”他是真心挽留

  赵静道:“妈,爸,别生气,你们误会了”她又向丁■巍峰和钱惠敏道:“丁叔叔、钱阿姨,我爸脾气直,平时说话就是这样,你们千万别介…………”

  她的话还没说完,徐立华忽然扬起手狠狠给了她一记耳光,这一巴卑把赵静打懵了,也把所有人都震住了赵静捂着面★孔,委屈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妈……你…………”

  徐立华心疼的望着女儿,她一字一句道:“我从小就教过你,咱们虽然是平民老百姓,可咱们堂堂正正做人,别人看低咱不怕,无论任何时候自己不能看低自己,打你,因为你是我闺女,打你是要你记得,人活在这世上图的就是一个尊严”~

  第七百三十六章剑走偏锋上

  丁巍峰夫妇的脸色都不好看,徐立华这一巴掌看似打在赵静脸上,可他们却都觉着脸上一热,赵铁生和徐立华走了出去,张扬拉着妹妹也跟着走了出去

  丁兆勇想要跟出去,钱惠敏怒道:“兆勇,你给我站住” 丁兆勇道:“妈,你这是干什么?”他准备追出去向赵家解释,却听到大哥惊呼道:“妈,你怎么了?”

  丁兆勇转过身去,看到母亲脸色蜡黄,捂住胸口,瘫倒在座椅上,幸亏丁兆伟及时扶住她的身子,不然肯定摔在了地上钱惠敏虚弱无力道:“你走,你走,我就算死了,你也不会管我……”

  丁兆勇看到母亲这个样子,当真是进退两难,咬了咬嘴唇,终于折返到母亲身边:“妈……”

  赵铁生愤然离去,因为走得匆忙,险些撞到了走廊那边走过来的几个人,有人拦住了他,赵铁生抬起头,看到一群西装革履的人,他正在气头上,怒道:“拦我做什么?我犯法了?”

  张扬随后赶了过来,他认得,走过来的几个人正是省长宋怀明和他的几名随行人员 拦住赵铁生的是宋怀明的秘书钟培元,他担心赵铁生冲撞到了宋怀明

  张扬慌忙走过去,叫了声:“宋省长,这是我爸”

  赵铁生听说duì方是省长,刚才的那点硬气顿时泄了个一干二净,在他们普通老百姓心里,省里最大的官就是省委和省长,至于省政法委,在他们心目中跟前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档次,赵铁生吓得腿都软了

  宋怀明刚刚接待完客人,他也没想到会在走廊上和张扬的一家人相遇,宋怀明笑道:“张扬,你家里人过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真是”他向前走了一步,钟培元识趣的走到一边,宋怀明握住赵铁生的手道:“老哥,我一直都想去拜访你们,可是最近工作忙,始终抽不出时间,如果不是今天迎面遇到,我都不知道你们来了东江”他又忍不住责怪张扬道:“张扬,这就是你的不duì了,为什么不请爸爸妈妈去我们家做客?”

  赵铁生没想到duì方是省长,没有想到这位宋省长duì他如此热情,表现的如此平易近人,他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人家可是一省之长赵铁生结结巴巴道:“宋……○宋省长……好……”

  宋怀明呵呵笑道:“老哥,你跟我还用这么客气啊?咱们两家孩子都定亲了,虽然是第一次见面,早晚都是亲家”

  赵铁生因为宋怀明的这句话,满脸的光彩,省长大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认同他这个亲家,这是何等的荣耀

  徐立华这才把宋怀明和楚嫣然的爸爸duì上号,张扬笑着把母亲介绍给宋怀明认识:“宋省长,这是我妈” 宋怀明笑道:“嫂子,我是嫣然的爸爸,你和大哥吃饭了没有□?”

  徐立华小声道:“吃过了,吃过了” 宋怀明道:“千万跟我别客气,刚才我接待客人也没好好吃饭,小钟,安排一下,我和大哥一起吃点,顺便聊聊孩子的事情”

  赵铁生慌忙道:“宋省长,真吃★过了,我们真吃过了” 宋怀明把目光投向赵静道:“张扬,这是你妹妹赵静,呵呵,过去我在大院里见过”

  赵静眼圈还有点红呢,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宋叔叔好”

  宋怀明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主动邀请道:“既然吃过饭了,就到家里坐坐,张扬,你柳阿姨也早就想和你爸妈见见面” 张扬道:“改天,今天太仓促了”

  宋怀明道:“也好,那就明天晚上,都到家里来吃饭,都是自己人,就不去外面了,在家里热闹些,说话也方便”临走之前,他又和赵铁生握了握手道:“老哥,明天我还得上班,没时间陪你们,让张扬陪你们到处转转,晚上我一定早点回去,在家里恭候你们的大驾”

  赵铁生激动地连连点头,他心中暗想,同样是高官,同样是亲家,咋做人的差距这么大呢? 宋怀明又礼貌的向张扬一家道别,这才离去

  当晚张扬并没有在省政府招待所安排家人就住,而是带他们来到了南国山庄,赵铁生duì今晚遭遇的一切感触良多,等到了房间之后,赵静低声哭个不停

  赵铁生道:“哭啥,你多跟你哥学学,做人不能没有骨气他丁家门槛儿高,咱攀不上”

  张扬却知道赵静duì这场婚姻看得很重,他拍了拍妹妹的肩膀道:“小静,咱们出去走走”

  赵静含泪点了点头,和张扬一起来到了外面,当晚的月光很好,水银一样泻了了一地,眼前的景物仿佛都笼上了一层银霜 张扬有些爱怜的看了看妹妹,低声道:“疼不疼?”

  赵静摇了摇头,眼圈又红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今晚你很难做,但是爸妈那样做是为你好” 赵静小声道:“我知道”

  张扬道:“其实他妈有句话没说错,你大学都还没有毕业,结婚没必要急于一时” 赵静没说话,睫毛垂落下去,望着自己的足尖

  张扬道:“我知道你喜欢兆勇,兆勇也是真心喜欢你,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在还没有得到他父母认同的情况下结婚,你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会存在问题?”

  赵静道:“我始终觉着,婚姻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

  张扬因为妹妹的幼稚而发笑了:“如果你真的那样认为,为什么还要安排两家人见面?你们谁都不要通知,你们只管去结婚就是了,何必管其他人的想法?” 赵◇静咬了咬嘴唇

  张扬道:“没有人不想风风光光的举办自己的婚礼,没有人不想得到父母的祝福小静,既然你duì你们的感情拥有信心,为什么一定要急于用婚姻来证明呢?”

  赵静无言以duì,本来◇她也没想这么早结婚,可后来她怀孕了,所以才定下结婚,没想到又发生了意外流产的事情,丁兆勇没有改变订下的婚期,赵静流产后就处于一种患得患失的心态之中她害怕流产事件会带给自己和丁兆勇改变,虽然丁兆勇duì她一如既往的好,可女人的心态总是微妙的她开始变得害怕失去,开始变得duì自己duì感情不自信而这些,赵静都埋在心里,她无法duì其他人讲,赵静道:“哥,我以为兆勇都安排好了如果我预先知道是这种状况,我是不会让爸妈和他们见面的,不会让你们难堪”

  张扬叹了口气,今晚的状况已经表明,丁巍峰夫妇并不喜欢赵静,张扬今天始终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他认为无论是赵铁生还是自己的母亲在这件事的处理上都很得当,张扬道:“其实我们并没有觉得难堪,不喜欢最多不见面,权当路人就是了,可是你和兆勇结婚,必须要面duì他的父母,这是无法回避的”

  赵静流泪了:“哥,我应该怎么做?”

  张扬道:“我想丁家之所以duì你们的婚姻不看好,不仅仅是因为家庭的原因”张扬说得委婉,但是他的意思表达的很明确,丁家duì这桩婚姻的反duì,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赵静过去曾经是丁斌的女朋友,现在结婚的duì象却是丁兆勇,身为父母的丁巍峰夫妇心中不悦,有些想法也是在所难免,这也是人之常情

  赵静低下头去,感情的事情她也无法控制

  张扬道:“小静,有句老话叫一口吃不成胖子,什么事都得慢慢来,你还小,▲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真的没必要赶着结婚,哥劝你这番话,并不是要你放弃和兆勇的感情,兆勇duì你好,我看得出,你们急着结婚是想给duì方一个证明,让duì方放心,其实没有必要,真正的感情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你给兆勇时间,等于给你自己时间,用时间来证明你们的感情是真的,用时间来证明兆勇的选择没错,这世上没有一个父母不想自己的孩子好小静,我相信丁兆勇的父母也是一样,等他们真正明白兆勇的幸福就在你的身上,他们一定不会阻挠你们”

  赵静抬起头,她的双眸熠熠生辉,张扬的话让她明白了什么,她轻声道:“哥,我懂了”

  张扬爱怜的伸出手去,揉了揉她的头发赵静笑了,仿佛回到了她上高中的时候,小哥的这个招牌性的动作一直未变她小声道:“妈说得duì,无论别人怎么看,我们不能自己看低自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