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一章【冰窟】(上)


  冰刀梁虽然看起来没多远,可是真正前往那里却非常的困难,走le没多远,风力就开始加强,风雪将整个山峰变得雾气腾腾,严重影响到他们的视线,次人旺杰利用雪杖前行,还用绳索将他和张扬拴在le一起,越◎往上走,风力越强,往往都是走三步退一步,走le近一个小时,才挪动le不到一里,前方出现le一个巨大的玄冰缝隙,这玄冰裂隙都是由倒伏的冰棱柱相互支撑形成,因为风力强大,次人旺杰的身体几乎弓成le九十度,他一步一步艰难前行,这一万块挣得的确很不容易,好不容易来到玄冰裂缝之中,风力因为冰棱柱的阻挡减弱le一些,次人旺杰靠在冰岩上休息le一会儿,等体力稍稍恢复,他再度劝说张扬道:“回去马上就会有风雪再不走就晚le”

  张扬抬头看le看天空,天空蔚蓝澄澈,根本不像要有风雪的样子,张扬摇le摇头~~百度搜索笔趣阁看最~~

  次人旺杰道:“穿过这道裂缝”……就能够抵达冰刀梁……”因为缺氧,他的声皆也变得断断续续,一句话往往要分成几段来说次人旺杰不愿继续前行le,他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和张扬临别之前,他将一个急救用的注射药盒给le张扬,里面是肾上朦素,希望张扬危急的时候能用得上次人旺杰显然不想张扬送命,临走的时候仍然劝说张扬道:“跟我一起走,我退你五千元”

  张扬笑le笑道“你没有把我带到冰刀梁,等我回去再说”

  次人旺杰道:“你要是能够平安返回营地,我一定把五千元退还给你

  两人在玄冰缝隙处分手,张扬继续向前,而次人旺杰从此下山返回营地

  两人分手后没多久,山上的风力又增强le,张扬也不得不取出登山工具,玄冰裂缝的最后一段是一个接近九十度的冰坡,在平时张扬可以轻松克服,可是现在是高山,而且风力很大,迎面吹来增加le很大的助力,张扬利用冰稿向上攀爬,足足花费le一个小时的时间才通过le这道缝隙,来到le冰刀梁

  天空中开始下雪,暴风席卷着冰雪,重重摔打在张扬的身上,这样恶劣的天气下,什么轻都用不上,张扬利用雪杖艰难前行,经过冰刀梁的时候,他在bèi风的一面惊喜的发现le一行小字——安语chén张扬~~百度搜索笔趣阁看最~~

☆  张大官人内心的激动难以自制,安语chén果然抵达le这里,在这极端恶劣的环境下,还刻下le他们两人的名字

  次人旺杰临走的时候,给张扬指点le前行的路线,张扬按照他的指引继续前进,下一个m▲ù的地是明镜台,可是漫天风雪让他的视线受到le极大地影响,他不得不减缓度,望着周围白茫茫的一切,他忽然生出一种难以名状的无助感,不知安语chén现在在哪里?这样恶劣的情况下,她是否安然无恙?张扬大声道:“小妖你在哪里……”他的声音随着山风鼓荡出去,在这空旷的冰川雪野之上久久回荡

  安语chén在雪地上匍匐而行,寒风一阵接一阵的吹在身上,她的登山服似乎都被吹透,肢体有种麻木的感觉,安语chén意识到,这将会是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刻le,风雪让她看不到珠峰的顶端,她不知道自己到le哪里?看己是没有机会活着登上珠峰le,眼前不时有金星闪烁,整个天地仿佛瞬间黑暗le下去,安语chén诧异于夜晚这◆么快就重来临,她眨le眨眼睛想要看清眼前的一切,可她什么都看不清,安语chén仅凭着一股意志在支撑,她在雪地上艰难爬行,眼前黑暗的世界瞬间又恢复le光明,她看到爷爷正向她走来,很久没见,爷爷似乎变得加▲年轻le,他健步如飞,微笑看来到自己的身边,亲切道:“小妖,怎么le?为什么要趴在地上?站起来”

  安语chén道:“我走不动le……我累le……走不动le……”

  “傻丫头”

  “爷爷,为什么你要不管我先走?为什么要让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留在这个世界上?”

  爷爷笑而不语

  一阵寒风吹来,爷爷的身体顿时幻化在风雪之中

  “爷爷”安语chén尖声叫道

  她又看到le张扬,张扬就站在她的身边,仍然是一脸没心没肺的笑容:“丫头,怎么着,一句话都不说就走le?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当师父的没有?”

  “张扬……”

  “丫头,叫我师父”

  “我就不叫,我从没有当你是我师父,难道你看不出……我一直都喜欢你?”

  张扬摇le摇头:“傻丫头,你命不长久,别说这些话成吗?”

  安语chén含泪道“我知道,我是个短命鬼,我没资格爱任何人”张扬笑le笑:“再见le……“张扬别起……”

  安语chén伸出手去想要抓住张扬,可张扬的身体也和爷爷一样随风消散,她能抓住的只有一把雪花,安语chén哭le,哭得很伤心,她本以为自己来到这珠峰之上,可以忘记一切烦恼,可以安安静静的离去,可是她仍然无忘记张扬,忘记他调侃的声音,忘记他没心没肺的笑……安语chén甚至开始后悔,为什么要选择来到这里,选择来到这空寂无人的冰峰之上,孤独的死去

  人只有在真正面临死亡的时候,对会感觉到生命的可贵,安语chén发现自己对生命还有着太多的留恋,对张扬还有着太多的思念,她甚至没有来得及告诉他自己的真心话她又听到le张扬的声音——如此飘渺如此遥远,安语chén知道自己开始出现幻听和幻视,她距离死亡已经越来越近le

  “小妖……”

  可这声音似乎和刚才她听到的不同,安语chén强迫自己不去听这声音,可张扬呼喊她的声音还是无孔不入的钻入她的耳廓之中,安语chén继续向前爬去,她扔下le登山包,扔下le一切负累,可那声音仍然在不停响起,安语chén咬le咬嘴唇,忽然之间,她热泪盈眶,她终于相信,张扬来le,这可恶的该死的家伙竞然不顾一切的找到le这里,他真的来le

  安语chén张开嘴唇想要回应张扬,可是她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她挣扎着站起身来迎着狂风站立在冰峰之上,向远处眺望着,可是她的眼前一片漆黑,看不到任何的东西,她拼命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向声音的方向奔去,可她的脚下却突然踏空,她惊恐的伸手抓去,抓住le一根冰棱柱,可是冰棱柱无承受她身体的重量,咔嚓一声从中折断安语chén甚至没来的及发出任何的声音,她就沿着陡坡滚落下去,落在雪地上,紧接着又坠入le一个黑暗的冰窟

  张扬在雪地中发现le登山包,也看到le雪地上那道匍匐而行的痕迹,风雪还没有来得及掩盖着一切,拉开登山包,他很快就发现le属于安语chén的物品,他惊喜万分,大声呼喊着安语chén的名字,一直追踪到le痕迹的尽头却没有发现安语chén的踪迹,张扬可以断定安语展走不太远,他仔细搜寻着方圆百米的足巨离,终于在陡硝的冰坡上看到le一根折断的冰棱柱,从冰棱柱的残端他能够推断出这跟冰棱柱折断不久,张扬把安语chén的登山包也bèi在身上,他沿着冰坡小心地滑行下去,滑行le近百米的距离才到le谷底,滑行的痕迹到一个黑魈魈的洞口全部中断,张扬来到洞口旁,向里面叫道:

  “小妖,你在吗?”雪谷回荡着张扬自己的声音,没有任何人对他作出回应

  张扬打开登山包从中找到绳索和固定器械,他选择le一处相对坚实的冰岩作为固定点,然后向冰窟内放下绳索,沿着绳索向下滑落

  张扬毕竞不是专业登山运动员,固定点选择出现le很大的错误,下行到中途的时候,固定点处的冰岩断裂,张大官人感觉身形急下坠,这厮惨叫着落le下去,幸好他落下的地方全都是厚厚的积雪,张扬砸在积雪上,身形尚未止住,又继续沿着雪坡下滑,他抽淄冰稿,向雪地上猛挥,试图止住自己下滑的势头,连续尝试le五次方才刺入le坚实的冰层之中,他的大半身体已☆经冲下le冰崖

  张扬的额头之上满是冷汗,周围一片漆黑,根本不知道下面的冰崖到底有多深,他虽然武卓绝,可是如果真的从万丈深渊上摔下去,也免不le粉身碎骨的结果

  【临近年终,搞le一个□年度作者、作品评选,想必大家都看到le,作品页面下有快捷投票链接,这是医道最后一次参加评选le,章鱼希望在最后的收官阶段得到大家的认可,每位唧读者会有两张免费票,每位普通读者也有一张,希望大家集中火力,将票都投给《医道官途》,让医道可以进入年度作品前十,这也是对医道最好的肯定,至于什么年度作者咱们不争,作品决定一切,肯定作品就是肯定章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