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三章【世态炎凉】(中)


  曹三炮妻子早丧,埋在青yáng山公墓,他们直接来到青yáng山准备把曹三炮和他的妻子合葬

  张扬在途中买了烟酒卤菜,到了公墓又抢着办了手续,曹三炮为人很好,突然这么走了,张扬打心底感到难受,如果他能够找出对抗口型病毒的方法,或许曹三炮的悲剧就不会发生

  青yáng山公墓比起过去显得加冷清寂寥,口型肺炎已经成为笼罩在所有人心头的一块yīn云,挥抹不去

  公墓的工作人员把曹三炮的骨灰放入墓穴的时候,又有人找过来了,让张扬感到意外的shì,前来的竟然shì乔鹏举和他的小叔乔天阔,他们shì专程过来代表乔老向曹三炮敬献花圈的,曹三炮退休之前一直都shì乔老的厨师,两人之间的感情很深,曹三炮去世的消息传到了乔老那里,本来乔老要亲自前来,可shì在家人的劝阻下留在了家里,让小儿子乔天阔和长别乔鹏举一起过来拜祭

  乔家能够做到这一步,也算shì人至义尽,张扬shì第一次见到乔天阔,他知道乔天阔shì乔鹏飞的父亲,海军航空兵部司令员,目前已经成为军方最有实力的将领之一

  乔鹏举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张扬,他先向曹三炮的坟前敬献了花圈,和小叔乔天阔一起三鞠躬表示哀悼,来到张扬的面前和他握了握手道:“你什么时候来的京城?”乔鹏举问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并没有任何的笑意,一来shì因为现在的氛围并不适合,还有一gè重要的原因就shì,他一直以为张扬还在南锡照顾他的妹妹

  张扬道:“遇到点急事,所以刚刚赶过来”

  乔鹏举道:“梦暖的情况怎么样?”

  张扬道:“还好,已经基本稳定下来了”

  乔鹏举其实知道妹妹的情况已经稳定,他只shì想通过张扬再证明一下

  乔天阔也走了过来,他微笑道:“你就shì张扬?”

  张扬点了点头,礼貌的称呼道:“乔司令好”

  乔天阔道:“我听说过你,小伙子年轻有为啊”

  张扬笑了笑:“年轻我承认,可有为我担不起,比我有能耐的多了,鹏举就比我年轻有为

  乔鹏举也不禁露出一丝笑意:“你小子少拿我说事儿,对了我听说你前些日子去了西藏”

  张扬道:“shì,我还在日喀则遇到了乔鹏飞,他还帮我办了边防证”

  乔鹏举笑道:“我就shì听他说的”

  乔天阔道:“鹏飞比起你们两gè要稚嫩不少”自从儿子入伍之后,乔天阔还没有见过心中不想那shì假的,可shì这次送儿子去西藏当兵shì老爷子的意思,乔天阔和妻子都有些不忍心,为此他们夫妇还专门去找乔老商量,看看能不能换gè地方去参军,乔老执意不许,用一句慈母多败儿回绝了他们

  乔天阔现在已经渐渐明白了父亲的用意,这些年来,他们夫妇俩的确疏忽了对儿子的教育,乔鹏飞自视甚高,混迹在京城这帮**的圈子里,沾染了不少的恶劣习气,想要让他改正就必须要让他跳出这gè圈子在这一点上乔老的决定无疑shì英明正确的,乔天阔也知道造成儿子前往西藏参军的原因就shì眼前这位年轻人,可他对张扬并没有任何的埋怨,反而从心底产生了感激,从儿子目前的表现来看,高原的生活已经磨砺了他昔日的浮华性情,让他渐渐成熟起来

  乔天阔和史沧海很熟悉,乔鹏飞曾经shì史沧海最钟爱的弟子,谈起乔鹏飞的近况,史沧海也不禁唏嘘,当初他一怒之下将乔鹏飞逐出门墙,可乔鹏飞一直以来都没有忘记他这gè师傅,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打☆电话过来,史沧海从来都不接他电话,乔鹏飞就改为写信从他的信中,史沧海能够感受到他这次shì真诚改过,也动了重将他收入门下的心思

  几gè人正在谈话的时候,又有十多人赶到了这里,这些人都shì曹●三炮的徒子徒别,虽然他们很怕口型肺炎,可shì终究耐不住良心的煎熬,所以过来坟前吊唁

  史沧海冷冷看着这帮嚎啕大哭的徒子徒别,低声骂了一句:“装腔作势虚伪之极”

  张扬道:“史老爷子,看开点儿,现在疫情闹得这么凶,谁心里都会感到害怕,他们能够克服恐惧感来到这里祭拜曹老爷子,也算shì有些良心,咱们就不必太苛求了”

  史沧海叹了口气道:“也罢,人都死了,他们怎么做也不重要了”

  乔天阔和乔鹏举先行离去,史沧海和张扬也准备走的时候,一位矮胖的中年人找到了史沧海,他shì曹三炮的大徒弟洗国名,洗国名先跟史沧海客气了两句,表示他们师兄弟都商量好了,要负担曹三炮的一切善后费用

  史沧海道:“没那gè必要,我和你师父相交这么多年,这点钱我还出得起,过去我经常吃他的白饭,现在权当shì我付给他的饭钱”

  洗国名道:“史老伯,有件事我想冉您,我师父临终前shì不shì交给了您一本食谱?”

  史沧海道:“不错,shì有这么回事儿”

  洗国名道:“麻烦史老伯将那本食谱交给我们”

  史沧海道:“凭什么?”

  洗国名笑道:“史老爷子,我们都shì师父的徒弟,师父当年就说过,要编写一本食谱传给我们,您老不shì勤行中人,留着食谱也没用,还shì给我们,让我们把师父的厨艺发扬光大”

  史沧海冷笑道:“我还真当你们这帮王八羔子良心发现,来坟前祭扫,搞了半天shì为了那本食谱来的”

  洗国名这群人被骂的面红耳赤洗国名道:“史老爷子,给师父守孝shì我们的本分”

  史沧海怒道:“放屁,早干什么去了?你们师父生□病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这群人有一gè露头,他之前有没有给你们打过电话?一gè孤老头子发烧病重,给你们打电话,你们有一gè及时赶到的吗?后来shì他自己给口打电话叫得救护,你们怕被传染,可你们有没有想过☆他shì你们的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如果shì你们的亲爹生病,你们也会弃之于不顾?”

  洗国名尴尬道:“史老伯,您误会了,我们去了医说…”

  “shì去了医院,老曹的尸体都凉了你们才去,而且谁都不敢进去帮忙,操现在居然厚着脸皮找我要食谱,一帮杂碎老曹的眼神儿真shì不好居然教出了你们这帮忘恩负义的混账东西,我明白的告诉你们,食谱在我手里,可你们师父没让我交给你们中的任何一gè”

  有人道:“我们师父的东西,你凭什么霸着?你要shì不交出来我们跟你打官司”

  “对,上法院告他侵占他人财产”

  史沧海怒道:“爱哪儿告,哪儿告去,我还怕你们这帮杂碎不成?”

  张扬也听得火大向史沧海道:“史老爷子,跟这帮混蛋废什么话抡起您老的八朴掌,拍苍蝇一样将他们拍飞,让晚辈开开眼”

  史沧海果然抡起手掌

  曹三炮的那帮弟子都知道史沧海shì八卦☆门掌门看到老爷子当真动怒了,一gègè吓得屁滚尿流抱头鼠窜,谁也受不住他的掌力啊

  史沧海望养这帮不成器的东西仓皇逃窜的样子,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他叹了口气,拧开了一瓶酒洒在墓前:“老曹啊老曹◎,你看清楚,你的这帮徒子徒孙没有一gè争气的”他从怀里掏出了那本食谱递给了顾养养:“曹师傅让我给你的”

  顾养养接过那本食谱,心中生出无限感触,她通过张扬和曹三炮认识之后,常常去他家里学习一些厨艺,顾养养一直都在努力改变自己,她想让自己变得加优秀,女为悦己者容,一gè女孩儿想方设法让自己变得好的时候,往往都会有一些动力,顾养养的动力就来自于张扬,她知道张扬喜欢吃曹三炮做的菜,所以才动了去找他学习厨艺的心思,曹三炮也很喜欢这gè聪明伶俐的女娃儿,在厨艺方面毫无保留,而顾养养的悟性又让他感到惊奇,可以说顾养养在厨艺上的天赋要过他任何一gè弟子,所以曹三炮生前答应顾养养,要将自己最拿手的佛跳墙传给她,可惜这件事说过没多久,曹三炮就撒手人寰,不过曹三炮言出必行,他将荟萃一生精华的菜谱心得传给了顾养养

  史沧海道:“顾小姐,曹师傅能把这本菜谱给你,在某种意义上,等于他承认了你这gè徒弟

  顾养养点了点头,她双膝跪侄在曹三炮的坟前磕了三gè头

  史沧海流露出欣慰的神情,这女娃儿当真shì冰雪聪明,自己无需多说,她就已经明白应该怎样去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