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三章【世态炎凉】(下)


  为le谨慎起见,张扬还是分别为史沧海和顾养养检查le一下身体,确信他们de身体毫无异状,这才放下心来

  三人返程de时候找le一家饭店吃饭,因为口型肺安肆虐,现在饭店de生意都变得异◇
  wéilejǐnshènqǐjiàn,zhāngyángháishìfènbiéwéishǐcānghǎihégùyǎngyǎngjiǎncháleyīxiàshēntǐ,quèxìntāmendeshēntǐháowúyìzhuàng,zhècáifàngxiàxīnlái

  sānrénfǎnchéngdeshíhòuzhǎoleyījiāfàndiànchīfàn,yīnwéikǒuxíngfèiānsìnuè,xiànzàifàndiàndeshēngyìdōubiàndéyì◇常冷清,张扬点le几道菜,要le一瓶酒

  因为曹三炮de死,大家de心情都有些低落,史沧海只喝le一杯就喝不下去le,他低声嗟叹道:“老咯,这两年我身边de一些老友一个接着一个de离去,每次送★他们,我这心里真de很难受”

  张扬道:“谁都有这一天,生老病死谁都躲不过”

  史沧海点le点头道:“看到老曹de今天,我忽然明白le一个道理”

  张扬道:“什么道理?”

  史沧海道:“也许我应该把压箱底degōng夫赶紧传给我de那帮弟子,不然如果我哪天出le事情,这门武gōng岂不是要在我de手上大打折扣,万一失传,我就成le八朴门de罪人”

  张扬道:“咱们中华de门派观念de确是害死人,很多de绝技都因此而失传”

  史沧海道:“可是这些门派规矩又不能不要,如果不分对象,毫无保留de将本领传授给le他们,其中良莠不齐,他们中de一些人就会利用学会de东西去欺负人,到时候后悔就晚le”他落下酒杯道:“等你将来到le我这种年纪你就会明白,想要挑选一个好徒弟,其实很难”

  张大官人还真没想过要收徒弟de事情,严格de意义上来说,安语晨应该算得上一个,可是自从他们两人在珠峰上那啥之后,彼此de关系已经发生le根本性de变化

  史沧海道:“老曹心里还是有些回数de,他肯定看出这帮徒子徒孙全都指望不上,所以才没把食谱交给他们”他看le顾养养一眼道:“顾小姐,以后一定要把曹师傅de这份菜谱发扬光大啊”

  张扬却道:“史老爷子,菜谱de事情除le咱们之外还是不要让外人知道”

  史沧海当然明白,张扬是在为顾养养着想,假如曹三炮de那帮徒子徒孙知道食谱落在le顾养养手里,十有**会去找她de麻烦,史沧海道:“好,这件事我不会对rèn何人说,不过我有个条件”

  张扬和顾养养都有些诧异de望着他,却不知史老爷子有什么条件?

  史沧海道:“我最喜欢吃老曹亲手做de佛跳墙,他走后,以后就怕再也没有人能够做出那么正宗de味道le,顾小姐,你得le菜谱,如果有一天学会le这道菜,一定要亲手做给我尝一次” ●
  顾养养用力点头,她轻声道:“史老先生放心,我一定尽快学会这道菜,请您品鉴”

  他们和史沧海分手之后,张扬把顾养养送回le学校,吉普车来到校门口,顾养养抱着那本菜谱,小声道:“姐夫,你○什么时候走?”

  张扬道:“应该会过两天”虽然他很想现在就返回南锡,可是罗慧宁提出要求,让他在京城多呆两天,文国权de病情还没有稳定,再加上文玲突然苏醒,让张扬产生le警惕之心,他必须要等一切安稳之后才能离开

  顾养养道:“前两天我往家里打电话,我爸说,他要去南锡接管药厂,姐夫,你知道究竟发生le什么事情吗?”

  张扬点点头道:“这件事我知道一些,自从明健接手药厂之后,经营管理上都存在一些问题,导致药厂de一部分骨干管理人员离开,现在药厂de效益直线下滑,你爸不忍心看到药厂变成这个样子,所以决定亲自接受药厂de管理”

  顾养养道:“我哥前些日子来过京城,他可能对你有些误解”

  张扬笑道:“他看问题总是有些偏激,算le,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张扬又想起一件事:“养养,常海天离开药厂之后,组建le海天保健品厂,目前厂子de初步筹建已经完成,就快投产,其中有你百分之四十九de股份”

  顾养养摇le摇头道:“我不要”

  张扬道:“是佳彤留给你de,你不可以推辞”

  顾养养道:“那件事我知道,是姐姐留给你de,你为药厂出le这么大de力,那些钱是你应得de”

  张扬道:“养养,钱对我来说没有rèn何de意义,再多de钱也比不上佳彤对我de感情……”说到这里,张扬有些语塞le,他望着车窗外,不知何时又下起le春雨,绵绵无尽de雨丝勾起le他de哀伤和忧思

  忽然感觉顾养养温润柔软de纤手放在他de手背上,顾养养柔声道:“姐夫,事情已经过去le那么久,你就不要再伤心le,我姐若是泉下有知也不想看到你不开心de样子”

  张扬点点头,向顾养养笑le笑道:“我明白”

  顾养养道:“姐夫,我走le,这两天京城疫情闹得很凶,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张扬拿出车内de雨伞递给她,轻声道:“养养,你也要小心,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顾养养点le点头,望着张扬英俊de面庞,不知为le什么,心头忽然感到一酸,眼圈突然红le

  罗慧宁果然听从张扬de劝告,她不再干涉文玲de事情,文玲想做什么,想到哪里去她都不会过问,但是罗慧宁只有一个条件,文玲出门de时候告诉自己一声,她专门给文玲配le一个手机,好让她需要de时候可以找到女儿

  文玲在这一点上表现de很配合,这次苏醒之后,在父母de面前她始终都在扮演一个乖巧de女儿角色,可是在文玲冷静de表象下,内心却是极其de躁动

  春雨延绵,文玲来到杜山魁de墓前,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望着墓碑上de照片,文玲de心中充满le歉疚,她缓缓跪le下去:“杜伯伯,对不起”

  文玲没有告诉rèn何人,她苏醒之后想到de第一个人是杜天野,这次伴随她一起苏醒de,还有她对杜天野de感情,上次de苏醒,她在浑浑噩噩中铸成le大错,而这次醒来,她de内心是极其复杂de,头脑中时刻都有两个意识,这两个截然不同de意识在争夺她de身体,文玲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实de自己

  文玲跪在杜山魁墓前内疚落泪之时,冯玉、梅就在远处,她每周都会来丈夫de目前祭扫,今天却意外遇到le文玲冯玉梅有些诧异,她几乎不能相信自己de眼睛,她本以为文玲已经长眠不醒,却想不到她再度苏醒,而且出现在丈夫de墓前

  无论文玲怎样,冯玉梅都不可能原谅她,如果不是文玲和韩国人崔志焕de私情被他们看到,杜山魁也不会气得迸发脑出血,老伴儿死le这么久,冯玉梅也完全冷静le下来,接受le现实,可是文玲de苏醒却让她◇◎感到害怕,她想到le儿子

  冯玉梅de脚步声惊动le文玲

  文玲转过脸去,细雨如丝,她de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当她看到冯玉梅雨中朦胧de身影,马上站le起来咬le咬嘴唇,有些犹豫◇de叫道:“冯阿蜘……”

  冯玉梅摇le摇头道:“我受不起”

  文玲知道自己对杜家人de伤害太深,她歉然道:“冯阿姨,我知道你怨我,是我害死le杜伯伯,可是上次我把所有de事情都忘记l◆e,我甚至不记得自己过去de一切,很多事都是我在无意识中造成de”

  冯玉梅道:“文小姐,你不用向我解释,我也没怪你什么,我们家老杜死,我谁也不怨,生老病死,谁都有这种时候,你觉着难过也罢,后◇悔也罢,事情都已经发生le,我们谁都改变不le已经发生de事实,既然老杜已经死le,你就让他安安静静de长眠,让他落一个清净可不可以?”

  文玲点le点头:“我明白,我这就走”

  她准备离去de时候,冯玉梅叫住她:“把花带走”

  文玲转身看le看墓前de那束百合:“我只是想表达一下歉意……”

  “没有rèn何必要”

  文玲拿起那束百合,她向冯玉梅深深一躬,冯玉梅de目光根本没有看她,文玲走le几步,却被冯玉梅再度叫住:“你站住”

  文玲停下脚步

  冯玉梅道:“文小姐,咱们杜文两家无论恩怨早已断de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希望,你不要再去找我de儿子,他已经被你伤得够深,你如果还念着你们之间过去还有一些缘分,就请你放过他”

  文玲没有说话,捧着那束百合,默然向前方走去,她de身影在风雨中显得瘦削而羸弱,风雨将她和这个现实de世界彻底de隔离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