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章【怒其不争】(下)


  他们来到清台山,才知道,通往青云峰de道路正在修路,车辆无法通行,张扬提议去了春熙谷de温泉度假村,顾允知此次前来de目de主要是为了散心,舒缓一下连日来郁闷de心情,至于去哪里并不重要

  来到春熙谷温泉度假村,林秀和玛格丽特都在这里,林秀得知张扬过来了,专门出来迎接他,林秀对顾允知也是闻名已久,她微笑道:“顾冇记能到这里来,真是让我们de温泉度假村蓬萃生辉”

  顾允知笑道:“给你们添麻烦才对”

  林秀道:“顾冇记客气了”

  因为口型肺炎de影响,江城旅游业也受到了相当大de冲击,温泉度假村de客人很少,林秀安排之后,张扬和顾允知一起去池区汤,进去之前,林秀悄悄告诉张扬玛格丽特也在这里

  张扬道:“我陪顾冇记先去洗温泉,回tóu再给她老人家请安”

  林秀笑道:“她这会儿正在锻炼呢,中午我让人准备一下,给顾冇记接风洗尘

  张扬点了点tóu

  林秀道:“责斋怎么样?”

  张扬道:“好,换换口味也好”

  或许是他们两人来得太早,诺大de温泉池区只有他们两个,顾允知很舒适de在温泉池水中,闭上眼睛,舒缓着自己de神经

  温泉de水很烫”浸在里面非常de束缚”热气从周身de毛孔中浸润着他们de五脏六腑,张扬望着顾允知,现他自从退下来之后,两鬓de白又增添了许多,其实顾允知de衰老不仅仅是离开工作岗位de原因,女儿de逝去对他de打击很大,儿子de不懂事又给顾允知增添了许多de心事

  顾允知睁开双目,他看到了张扬关切de目光,不禁笑道:“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张扬道:“爸,您最近多了好多白”

  顾允知道:“人总会老de”他再度闭上眼睛,低声道:,“我有些后悔”

  “后悔什么?”

  顾允知道:“我对明jiàn还是太过放纵了,这次de事情,只怕他还是得不到教训”

  张扬道:“这次我们de做法并不是为了帮他,而是为了帮助药厂”

  顾允知道:“我一辈子做事但求能够做到无愧于心,想不到临老却要……”,”他叹了一口气,心中对儿子de失望溢于言表,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对儿子,他是怒其不争,piānpiān又想不到如何去改变他de方法

  张扬来到顾允知身边,低声道:“爸,其实人不一样,对人生de追求也会不一样,从这几件事表明,明jiàn并不适合经商,佳彤走后,他也想负担起照顾这个家庭de责任,他也想做出一番事业,所以才会变得如此激进”

  顾允知道:“他有那个本事吗?”

  顾养养当天中午找到了哥哥顾明jiàn”兄妹两人在南林寺广冇场de蓝岸咖啡厅见面,顾明jiànde表情有些憔悴,这些天他de心里也不好过”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道:“找我什么事?”

  顾养养道:“哥,我想你是不是应该找爸好好谈谈?”

  “谈什么?在他心里我是个败家仔”一个没用de废物,我去找他,不是主动找骂吗?”

  顾养养轻声叹了口气道:“哥,爸骂你也是为你好,药厂被你搞成了这副样子,他又怎能不生气?”

  顾明jiàn道:“你de口气真像爸,所有责任都推给了我,你有没有看到,自从我来到药厂,这些人一个个de都在跟我作对,先是常海天辞职,然后这帮中层管理人员集体请辞,是我对他们不够好?”顾明jiàn摇了摇tóu道:“不是是他们一个个都存有异心”

  顾养养道:“哥,你太piān激了,这么多人先后离开药厂,你为什么不考虑自身de原因?为什总是把责任推到别人de身上?”

  顾明jiàn道:“我有什么错?常海天离开药厂就干起了保jiàn品厂,你知道他拉走了我们多少de固定客源?他走之前”从账上支取了好几百万,这笔钱他凭什么动用?”

  顾养养道:“他有没有拉走我们de老顾客我不知道,但是那笔钱是姐姐留给姐夫de分红,是他应得de”

  “姐夫?他是谁de姐夫?一直以来他都在欺骗姐姐de感情,表面上装出一副情圣de面孔,可这边姐姐尸骨未寒,他不一样又订了婚?你还当他是好人?他根本就是一个伪君子,他欺骗了我们全家de感情”

  顾养养怒道:“不许你侮辱他”

  顾明jiàn道:“你和爸一样糊涂,都被他de花言巧语给蒙骗了,药厂是姐姐留下de事业,我辛辛苦苦做了这么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不让药厂倒掉?还不是想姐姐de事业维系下去?你们说我卖假药,可这此事我事先并不知情,事情既然已经生了,我只能尽自己最大de努力把影响控制住,难道我要把事情宣扬开来?你们现在de处理方法不是一样吗?一样想把事情盖住,这件事只要曝光,药厂就完了,凭什么你们可以这么做?而我就不可以?”

  顾养养道:“哥,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没错,可是那笔钱呢?你利用那些假冒品销售所得de六百七十万呢?现◇在厂里正是最需要用钱de时候,爸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出面去求人贷款,你怎么可以坐视不理呢?哥,你要是真de还想着这个家,就把这笔钱退回来,帮助药厂渡过危机,咱们是一家人,爸虽然生气”可是我相信他不会真d□zàichǎnglǐzhèngshìzuìxūyàoyòngqiándeshíhòu,bàzhèmedàniánjìle,háiyàochūmiànqùqiúréndàikuǎn,nǐzěnmekěyǐzuòshìbúlǐne?gē,nǐyàoshìzhēndeháixiǎngzhezhègèjiā,jiùbǎzhèbǐqiántuìhuílái,bāngzhùyàochǎngdùguòwēijī,zánmenshìyījiārén,bàsuīránshēngqì”kěshìwǒxiàngxìntābúhuìzhēnde记恨你”

  顾明jiànde表情有些黯然,低声道:“我把钱拿去投资地产,现在对方把定金卷走,我也找不到人了……”,”

  顾养养咬了咬樱唇道:“哥,我和你一起去找爸,你跟他把一切都说清楚”

  顾明jiàn摇了摇tóu道:“没必要,他永远不会了解我”

  顾养养道:“哥,姐姐走了,家里就剩下咱们三个,爸多希望咱们一家和和睦睦de”你难道就不能体谅一下他老人家de心吗?”

  顾明jiàn抿起嘴唇,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道:“养养,在他眼里,我永远都是最不争气de那车,药厂de管理权我已经交出来了,希望你能够把药厂经营好,帮我跟他说声对不起”顾明jiàn说完就站起身向咖啡馆外走去

  顾养养道:“哥……”,”无论她怎样呼唤,顾明jiàn都没有回tóu

  顾明jiàn来到咖啡厅外,正准备上车,却看到马路对面一辆军绿色de吉普车停下,车上下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人就是柳广阳,自从顾明jiàn被录夺管理权后,这厮也随之失踪了,顾明jiàn给他接连打了几个电话,他都不接,顾明jiàn投资de那块地就是他介绍de,顾明jiàn大步追了过去,一把就将柳广阳给抓住◆了

  柳广阳愣了一下,转过身,看到是顾明jiàn,脸上马上堆起笑容:“明jiàn啊,我还当是谁呢?吓了我一大跳”

  顾明jiàn道:“你跟我过来,我有话问你”

  柳广阳仍然一脸★笑容道:“有话就在这儿说,这些都是我朋友,没有外人”身边de三名男子全都身高体壮,从他们de穿着打扮来看都不是什么正经人

  顾明jiàn点了点tóu道:“好,郭生源去了哪里?我怎么都联系不上他”

  柳广阳道:“明jiàn,你联系不上他,我又怎么能联系de上?”

  顾明jiàn怒道:“是你介绍他给我认识de,他当初给我de那些土地材料,全都是伪造de,他是个骗子”

  柳广阳故作吃惊道:“他是个骗子?明jiàn,真de吗?那麻烦了,我还真不知道”

  顾明jiàn愤怒de大吼道:“你会不知道?你把他介绍给我,是你说他可靠没事,不然我怎么会拿一千万出来投资那块地?我de钱呢?”他抓住柳广阳de衣领摇晃弄

  柳广阳道:“你放手,你放手,郭生源骗了你de钱,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们都是一伙de”骗子,你们全都是骗子”顾明jiàn急红了眼

  柳广阳用力去掰他de手,周围三名大汉也围过来,几个人合力把顾明jiàn给拖开了,其中一人照着顾明jiànde小腹就是一拳,打得顾明jiàn躬下冇身去,痛苦de咳嗽起来

  柳广阳道:“干什么别动手,别动手,都是自己人明jiàn,你是不是糊涂了,真要是认真说起来,是你欠我de钱才对,这个月de工资你还没给我呢,还有,当初你答应给我百分之五de药厂股份,现在也没兑现,你居然倒打一耙,你有没有良心啊”

  顾明jiàn怒视柳广阳,他de目光让柳广阳不寒而栗,柳广阳准备离开这里,不想跟他继续纠缠下去,顾明jiàn怒吼着冲了上去,一名大汉想要拦住他,被他一拳击打在下颌上,打得那大汉口鼻▲出血,这样一来顾明jiànde行为彻底激起了这群人de愤怒,他们一拥而上,围着顾明jiàn拳打脚踢,将顾明jiàn打倒在地

  一个愤怒de女声响起:,“不许打我哥哥”

  …………”……◎chūxuè,zhèyàngyīláigùmíngjiàndehángwéichèdǐjīqǐlezhèqúnréndefènnù,tāmenyīyōngérshàng,wéizhegùmíngjiànquándǎjiǎotī,jiānggùmíngjiàndǎdǎozàidì

  yīgèfènnùdenǚshēngxiǎngqǐ:,“búxǔdǎwǒgēgē”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