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四章【有了啊】(下)


  渠茶明听他态度这么坚决,不由得也有此动气:“张扬,你能不能把胸襟放大一些?省运会不是你们南锡自己的事情,只有wǒ们平海省所有的优秀运动员参予进来,省运会才有意义,才代表着wǒ们省体育竞技运动的最高水平”

  张扬道:“渠主任,你可能没听明白,wǒ不是反对他们的运动员来参加省运会,也不是拒绝人员调整,wǒ反对的是借着调整的名义给参赛人员来一个大换血,这样做等于推翻了wǒ们之前所有的报名工作,对wǒ们是不公平的,wǒ们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时间,wǒ们南锡市体委的工作不应该被无视”

  “谁无视你们的工作了?之前不是因为型肺炎的特殊悄况吗?wǒ知道你怎么想,你觉着这次别的城市优秀的◇运动员多数都没报名,你们就有了夺去金牌第一名的机会,小张,拜托你的格局不要这么低行不行?”

  张扬火了,即使说这句话的是渠圣明,他大声道:“wǒ格局从来都没高过,可任何事都有原则,定下来的事情▲还能改变吗?wǒ今儿把话撂在这里,除非特殊情况,决不允许他们随意变参赛名单,以为wǒ想把金牌都捞自己兜里,是啊,谁不想啊?”

  渠圣明怒道:“你这混小子,跟你怎么就拎不清呢?”

  张扬道:“wǒ就这样,报名的事情就这么定了,wǒ们南锡才是东道主,花钱花精力,到最后连这点发言权都没有吗?”

  渠圣明气得在电话那头拍起了桌子:“混心wǒ撤了你”

  张扬道:“凭什么啊?你凭什么啊?”

  他说的还真没错,渠圣明说的也只是气话,真要是撤了张扬,他还真没有那个权力,省体委主任,听起来风光,可没这么多的实权

  渠圣明咬牙切齿的吼了一句:“混小子你给wǒ走着瞧”他气得蓬地一声把电话给挂上

  渠圣明脾气向来都很大被张扬气得脸色铁青,抓起桌上的烟灰缸就朝办公室门口砸去房门本来是关上的,可巧这会儿有人推门进来,却是副主任谢云飞,谢云飞敲门了只是渠圣明没听见,房门虚掩着,所以他敲了敲门直接推门就进来谁想到会突然飞来一只烟灰缸,谢云飞一时躲避不及咚地一下烟灰缸落脑门上了,这厮被砸的天旋地转,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了,好半天都觉着眼前金星乱冒

  渠圣明也没想到这厮会突然进来,赶紧上前把谢云飞给扶起来:“云飞,你没事?”谢云飞的脑门上冒出了一个大包,还好没破,他在渠圣明的搀扶下踉踉跄跄来到沙发上坐下,苦着脸道:“渠主任,您……怎么发这么大火啊……”

  渠圣明确信他没事,方才叹了口气道:“还不是被张扬那个混小子给气的,现在各市的意见都很大,想重调整一下参赛名单,可这小子倒哈……”谢云飞这会儿头脑已经清醒过来了,他跟着也叹了口气道:“渠主任,wǒ早就说过,这个人太狂妄了,他眼里根本没有领导,仗着上层有些关系,根本不把别人看在眼里

  渠圣明道:“wǒ就说他格局有问题,别的优秀运动员都不参加,quán都让他们南锡自己人去bǐ,金牌第一毫无疑问的被他们拿了”榭云飞道:“渠主任,您怎么还糊涂着,早在他刚刚当上南锡体委主任的时候,他就喊出了要在这次省运会上夺得金牌、奖牌双项第一的口号,wǒ跟他接触的虽然不多,可wǒ也知道这小子好大喜功,省运会运动员报名,他选在了R型肺炎肆虐的时候,目的是什么?还不是利用这件事在人们心中的恐惧感,您想想,整个平海闹R型肺炎最凶的地方就是南锡,谁愿意冒着生命危xiǎn去南锡参加bǐ赛啊,这才造成了这么多优秀运动员的集体缺席”

  渠圣明点了点头道:“wǒ看出来了,他是在利用这件事啊”榭云飞道:“现在R型肺炎控制住了,各地市所以想调整参赛人员的名单,其实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无论是作为东道主,还是一位普通的体育工作者,都应该有这个胸怀,去包容兄弟城市,省运会不是他们南锡自己的事情,不是张扬他自己办的,咱们不是常说友谊第一bǐ赛第二吗?现在还没开始bǐ赛呢,他已经在利用手段针对兄弟城市,这可不好,体育就是体育,不应该掺杂过多的政治因素和zhàn利思想”谢云飞吊然被砸中了脑袋,可是思路却很清晰,说得头头是道

  渠圣明对张扬个人是没多少意见的,可是张扬今天对他的顶撞让他颇为恼火,他zhàn在平海省的高度,当然希望平海最优秀的运动员quán都出现在bǐ赛场上,渠圣明道:“这混小子倔得很,刚才wǒ跟他苦口婆心的说了一通,这厮居然不给wǒ面子”

  谢云飞笑道:“渠主任,您是省体委主任,▲他是市体委主任,您什么级别,他什么级别,您跟他费什么话啊,直接找他领导,他不懂事,wǒ不相信南锡市的领导们都不懂事?都没有点大局观,都没有包容别人的胸怀?”谢云飞说这些话包含着许多报复的成分在内,他一□直对张扬抱有怨恨,可他也被张扬吓破了胆子,让他直接去找张扬的晦气,打死他都不敢,可是背后捣鼓点事情,煽动一下领导的怒火,这本来就是他的强项,根本不需要动员

  渠圣明于是听从谢云飞的奉劝,把电话直接打给了南锡市市长夏伯达,渠圣明找夏伯达的原因是他们很熟,交流起来容易一些

  夏伯达了解这件事之后,也很重视,在随后的市委常委会上专门提出了这件事

  龚奇伟做完近期的工作汇报之后,夏伯达清了清嗓子,把这件事摆在了桌面上,夏伯达道:“省内其他城市对wǒ们体委工作意见很大,认为wǒ们之前的报名工作很不到位,把他们优秀的运动员quán都排斥在外,所以希望wǒ们能够重考虑省运会的报名工作●”

  市委书记李长宇呵呵笑了起来,他向在场的各位常委扫了一眼道:“省运会的具体工作不是张扬在负责吗?老复啊,要是你感到有什么不妥,直接跟他说就是,这种事没必要拿到常委会上讨论,哈哈……”李长宇◇又笑了两声

  夏伯达心中暗骂李长宇,季长宇绝对当得起奸猾这两个字,首先点明夏伯达在针对张扬,然后又轻描淡写的指出这件事并不重要,没必要小题大做,说穿了还不是在维护张扬夏伯达道:“李书记,这可不◎是小事”你说不重要,wǒ偏偏要强调这件事的重要性,夏伯达最近和李长宇的针锋相对已经趋于明朗化

  李长宇道:“老夏,那你就说说”

  夏伯达道:“wǒ们的党wǒ们的社会都讲究一个安定团结,●只有安定团结了,社会才能稳定发展,省运会虽然在南锡举办,可却是整个平海省的体育盛会,不是咱们南锡自己的事情,如果关起门来举办这场运动会,那就是市运会了”

  常务副市长龚奇伟一直都分管着这块工作,夏伯达的这番话指向性很强,他不能不说句话,龚奇伟道:“夏市长,wǒ们的组委会从没有关上大门,对各兄弟城市都是敞开大门,关于省运会报名的事情,wǒ很清楚,当初报名工作启动的时候,wǒ们为了各市能够派来最优秀的运动员,可是花费了相当大的功夫,不仅仅为他们延长了报名期限,而且体委一个个打电话过去做各市的动员工作,根本的原因是那场型肺炎,很多运动员的心里存在恐惧,对咱们南锡视为洪水猛兽,他们害怕来南锡,所以才造成了这么多优秀运动员的集体缺席,现在R型肺炎控制住了,他们又后悔了,想重调整参赛人员名单,所以问题不在wǒ们的身上,而是在他们的那边,不是wǒ们工作不到位,也不是wǒ们的胸怀不够宽广,说得简单点,就是当初咱们求他们他们都不来,现在事情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他们又要反悔,想一切推倒重来”

  夏伯达道:“你也说了,当时是特殊情况,R型肺炎肆虐,别人产生畏惧心理也是难免的嘛?作为东道主,wǒ认为,wǒ们应该拥有那样的胸怀,要本着把这次省运会办成一次quán省人民都参与进来的体育盛事”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