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管闲事】(中)/第七百六十七


  张大官人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当晚他就和程焱东一起去了青湖医院,当然去青湖医院之前,还需要装扮一下,他弄了身警服换上,又戴上一副无框眼镜,跟在程焱东的身后,两人进入青湖医院的时候,张扬dào:“你说像我这种气质,摆在哪里都藏不住我的光辉”

  程焱东dào:“张主任,您知dào这世上有个词儿叫自恋吗?”

  张扬呲牙一笑,看到前面有人迎上来,他慌忙闭上嘴巴,低下头,老老实实跟在程焱东的身后,程焱东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所以和这边很熟悉,当晚行政值班的是青湖医院的副院长王强,听说程焱东又要找杨芸调chá情况,王强不禁苦笑dào:“程局,还问啊?她这次被找到之后,情绪变得非常紧张,始终处于恐慌的状态中,根据专家组的会诊,比起过去状况差了”

  张扬dào:“差了?是不是意味着她的病情发生了变化?”

  王强点了点头dào:“稍有动静她就变得惊恐异常,浑身颤抖不止,甚至发出尖叫”

  张扬dào:“也就是说她对外界有了反应?”

  王强dào:“这种病人对外界其实一直都有反应,只不过她过去是用沉默的方式来对抗外界,臆想自己生活在一个完全封闭的世界里,无论外界有什么动静,她只当没有听到,欺骗自己一切都没有发生,现在她仍然生活在一个封闭的世界里,这个世界除了她还有恐惧,一丁点的小事都会被她无限放大,这种情绪下的病人是很危险的,有可能做出攻击和自残的行为,所以我们院方不得不对她进行了必要的控制……”他停顿了一下又dào:“镇定剂对她的效果也不大”王强打心底是不建议警方现在去见杨芸的,不过身为医院管理人员还是要配合警方行动,杨芸这次失踪,如果不是警方帮助也没有那么顺利的找回

  王强引着张扬他们经过一dào铁门来到杨芸所在的重症病房,透过病房的窗口,他们看到杨芸正盘膝坐在床上,目光呆呆的望着前方的空白墙面,一动不动,仿佛入定一般王强介绍dào:“这种精神病人生活的世界相当自我,在我们看来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空白墙面,在他们的眼中会呈现出各种各样的景象,其实他们的恐惧并不是外界造成的,而是他们自己,人的想象力是无穷无尽的,正常的人对自己的思维有一定的控制能力,可以想像美好的东西,可以放弃去想像不好的东西,而他们会放任自己的思维行动,他们对自己的意识没有任何的控制能力”说到这里他忍不住朝程焱东看了一眼dào:“程局,你怎的想现在见她?”

  程焱东点了点头dào:“你放心,我不会对她造成伤害”

  王强示意管理员过来开了房门

  杨芸听到房门响动就开始捂住了耳朵,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王强的表情有些紧张,他伸手拦住程焱东和张扬,示意他们要保持一定的距离

  程焱东笑dào:“没事,你们先出去”

  王强愣了一下,程焱东的要求显然违反了院方的规定

  程焱东dào:“王院长,你放心,我只想和她单独说几句话,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王强仍然显得非常犹豫,程焱东指了指身边的张扬dào:“这是我们局最出色的心理辅导专家,他最善于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dào”

  王强dào:“可杨芸不是一个正常人,她根本不可能跟你们交流”

  杨芸仍然捂着耳朵,她的身体有节奏的前后摇晃着

  王强终于同意了程焱东的要求,病人的情况已经够坏,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他向程焱东dào:“程局,我们就在门外”

  程焱东笑了笑,目送王强和那名管理员出了门,他向张扬低声dào:“抓紧进行,他们在外面盯着咱们呢”

  张扬走到了杨芸的床头,正对着杨芸,杨芸仍然重复着刚才的动作,根本没有看◎到他这个人的存在

  张大官人对现代精神病学没什么研究,可是他知dào对付杨芸这种病人必须要引起她的注意,让她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身上,想控制别人意识最好的方法就是**术,张扬曾经在箭扣长城之上☆遭遇了这方面的高手服部一叶,自从那次险些吃亏之后,张大官人就开始研究**术,并已经有了相当的火候,能够掌握**术的人,本身就要拥有强的意志力否则使用**术如果不能控制对方,自己反而会受其所累

  张扬dào:“杨芸“

  杨芸依然重复着自己的动作,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张扬dào:“我知dào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只是你不愿承认”

  杨芸的目光迷惘而茫然

  程焱东dào:“没用,她根本听不进去”

  张扬白了他一眼,还没开始呢,他就给自己打起了退堂鼓张扬dào:“你能不能静一静,听我说几句?”

  杨芸仍然一前一后的动,张扬dào:“杨芸,你看着我”他伸手想要抓住杨芸的肩膀,还没有碰到杨芸,她就大声尖叫起来,可刚刚叫出声,张扬伸出手指就点中了她的穴dào,杨芸顿时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她长大了嘴巴,脖子上和额头的青筋从苍白的肌肤下鼓出来,显得十分可怖,可是她的目光仍然没有看着张扬

  张扬dào:“你看得到我,为什么不把目光冲着我?你在否定你看到的一切,你不喜欢自己生活的这个世界,不喜欢你看到的一切,所以你始终都在逃避”

  在程焱东看来,张扬现在的行为像是对牛弹琴,跟一个自闭病人讲dào理根本是白费力气

  张扬向程焱东dào:“焱东,你去外面跟那位王院长说一声,让他走远点儿,这么多人看着,我不好对她进行治疗”

  程焱东点了点头,他转身出门

  青湖医院副院长王强并没有走开,一直都在外面看着,至少在目前他并没有看到任何的异常状况看到程焱东出来,他笑着迎了上去:“程局,这么快就问完了?”

  程焱东dào:“王院长,我想找你了解一下她的治疗情况,走,咱们去医生办公室说”

  王强不是傻子当然能够听出程焱东是故意要支开自己,他朝管理员使了个眼色,示意让管理员在这里盯着,程焱东既然存着要支★开他们的心思,当然不会让管理员单独留下,他向管理员dào:“你也一起来,她的情况你应该最清楚”

  王强虽然觉着程焱东这样的行为不妥,可是想想他毕竟是分局局长,按理说不会胡来,自己如果拒绝,说不★定会得罪他,无论是大官小官,考虑问题的时候都会从利害出发,每个人都不愿轻易得罪别人,尤其是自己能够用得上的人

  王强走后,张大官人马上就掏出针盒,从中抽出了一支金针

  杨芸的穴dào被他制住,当然动弹不得,寒光闪烁的针尖光芒终于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杨芸的目光中流露出难以名状的惊恐

  张扬不慌不忙,先用金针刺入她的眉间,然后两颞、枕后,当他做完这一切的时候,杨芸的目光直直注视着☆前方,宛如入定一般移动不得

  张大官人重来到杨芸的对面站好,笑眯眯dào:“你现在看到我了,是不是看得很清楚?”

  杨芸望着张扬,她的表情是极其惊恐的,瞳孔也因为惊恐而散大

  □张扬微笑dào:“你太累了,别强迫自己,需要休息的时候,一定要适当的休息一下我不会害你,你不用怕,我是来保护你的,有我在没有人能够伤害你”

  杨芸听在耳中,只觉着他的声音非常的舒服,就像是春风☆拂面,让她从心底感觉到温暖

  张扬利用金针封住杨芸的穴dào,帮助她收敛心神,只有这样,他才有机可乘,杨芸生活在自我的世界中,对外界的一切防备心极重,**术类似于现在的催眠,想要催眠对方,必须○要对方放松神经,放弃抵御和戒心,张扬仅仅通过语言是做不到的,所以只能依靠针灸的方法看到杨芸的目光已经有所缓和,张扬心中暗喜,看来真的很有希望

  他轻声dào:“是不是你心里有很多伤心的事情?对我说”

  杨芸的目光忽然又转冷

  张扬暗叫不妙,切入点不对,如果让杨芸重产生戒备,自己做出了这么多的努力恐怕要白费,这种自闭病人一旦将刚刚打开一dào门缝儿的心灵重封闭,那么再想找到进门的途径,难度要比一开始大得多

  张扬换了一副口气:“小芸……小芸,你不认得我了?你难dào真的不认识我了,我是你爸爸”

  第七百六十七章【管闲事】下

  杨芸内心一震,她的目光充满震惊的看着张扬,如果是正常人,听到张大官人这句话,说不定早就破口大骂起来,哪有随便冒充别人爸爸的,可张扬在杨芸身上用了**术,杨芸本身的精神就不太正常,本来看到张扬是个陌生人,可越看越是熟悉,越看越像她父亲,杨芸感觉他越来越像,根本的原因就是她自己的想象力加工而成

  张扬dào:“小芸,你不认得我了?”这厮事前并没有做足准备工作,不过这次让他蒙对了,杨芸的父亲生前的确是这么称呼她,事实上多数当父亲的都喜欢这样称呼女儿,名字前面冠以一个小字

  杨芸听到他这样叫自己,眼圈儿红了起来,她咬着嘴唇,瞬间泪眼模糊了

  张扬伸手解开她的穴dào

  杨芸含泪看着张扬,她神志不清,再加上中了**术,现在真把张扬当成她爹了,颤声dào:“爸……你没死……你没死……”

  张扬用力点了点头dào:“我没死,我只是出门几天,我好好的,就在你面前”

  杨芸伸出手,抓住张扬的大手:“我不是做梦?我不是做梦?”她拉着张扬的手贴在她的面庞上,感受着张扬掌心传来的温暖,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泪水簌簌落了下来

  这会儿程焱东和王强一起回来了,他只能支开人家一时,不能支开人家一世,几个人一回来,就看到眼前的场面,程焱东觉着很邪乎,在王强看来这就是震惊了,他是精神科专家,知dào这样的事情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个重度自闭的人怎么就突然感情流露了呢?王强当然不知dào张大官人医术的厉害,程焱东知dào张扬是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人,反而容易接受一些

  杨芸不但表情上有了反应,而且打破了多日来的沉默,她悲悲切切叫了一声爸然后一头就扑在了张扬的怀里,哭得那个凄惨啊□

  张大官人知dào自己目前扮演的是父亲的角色,轻轻拍着杨芸的肩膀,小声劝慰着

  外面程焱东和王强两人差点没把眼珠子给惊得掉了出来,王强哭笑不得dào:“程局,你们局里的这位同志真是厉□害,这唱得哪一出啊?”王强虽然这么说,可他并不是贬义,从医学的观点出发,无论人家唱得哪一出,杨芸有了感情反应都是事实,证明人家的治疗是行之有效的

  程焱东对医学不懂,他只相信自己看到的,看到张扬和杨芸抱成了一团,他感到很尴尬,毕竟张扬现在穿着警服,冒充的是他手下的警员,这不是往人民警察脸上抹黑吗?万一人家要以为这厮借着治疗的机会故意占杨芸的便宜,那人可就丢大发了,不但丢他自己的人,还把***系统的脸面一起给丢掉了

  程焱东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王强根本不会这么想,他所关心的是张扬给杨芸治疗的情况

  杨芸好不容易才止住哭声,张扬从床头柜上抽出一张纸巾帮助她擦去脸上的泪珠,充满怜惜dào:“孩子,你shòu了,怎么可以这么***自己?有什么委屈,只管对爸说,爸给你做主”这厮一旦进入角色,还真有几分当爹的样子说这话的时候,张大官人不由自主想起了安语晨,想起了她肚子里的孩子,那可是属于自己的骨肉,用不了太久,自己就要真真正正扮演起父亲的角色了,却不知小妖肚子里的究竟是男孩还是女孩?如果自己的孩子要是被人欺负了,张扬绝不会放过那个家伙,设身处地的一想,觉着杨芸可怜

  杨芸dào:“爸……全都是我不好……是我惹你生气”

  张扬dào:“我没怪你,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杨芸dào:“爸,你别怪我姐,我姐也不知dào会发生这种事……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张扬dào:“小芸,别怕,任何事都有我在,爸给你做主你跟爸说,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杨芸听他这样问,哇地一声又哭了起来,哭了好半天才重控制住情绪,她抽抽噎噎dào:“那晚,姐说我的工作没问题了……薛志楠答应她,帮我进烟厂工作……我姐带我去吃饭,去向他当面dào谢……”

  张扬dào:“你别紧张,慢慢说”

  杨芸dào:“他让我喝酒,我本来不想喝,可是他说,不喝就不帮我落实工作的事情,所以我喝了……喝了好多……”她捂着面孔哭dào:“我不该喝酒的……”

  张扬dào:“那畜生对你做了什么?”他已经隐约猜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了,如果薛志楠○真的做了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就算没有证据,法律制裁不了这混蛋,张扬也不会放任他逍遥法外

  杨芸哭得越发厉害,说不出话来了

  张扬dào:“小芸,他是不是欺负了你?”

  此时程焱◆东和王强在外面都竖着耳朵在听,谁都知dào这件事已经问到了关键之处王强认为这是杨芸的症结所在,而程焱东认为这是案情的关键,两人对张扬都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在他们看来无从着手的困难,张扬一出手顿时迎刃而解

  杨芸止住哭声dào:“我不知dào,我不知dào……我当时什么都不知dào……”

  张扬dào:“小芸,你仔细想一想,是不是还记得什么?别怕,你别害怕”

  杨芸dào:“我……我那晚穿得衣服被我锁在了床下的箱子里……好脏……”她呜地一声又哭了起来

  张扬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dào:“小芸,你太累了,安心睡,睡醒了,什么都忘记了,你放心,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

  杨芸点了点头

  张扬dào:“睡”他的声音似乎有种神奇的魔力,杨芸听在耳中,只觉着眼皮突然变得沉重了起来,没多久竟然靠在张扬的肩头睡着了

  张扬取下她身上的金针,小心将她的身躯放平,这才悄悄退出门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