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七章【经验】(下)


  赵英壮的目光转向张杨道:“方论nǐ怎样狡辩,nǐ撞坏了祁先生的奔驰车已经构成了事实,在这起责任事故中nǐ应该负全责,我提议奔驰车修车的费用由nǐ和奥拓车主赵小龘姐共同承担,具体的比例nǐ们s■ī下协调解决,如果同意,就请nǐ在这份责任认定书上签字”

  张扬道:“我不同意,关于我的责任方面,全都是nǐ们**单方面造成的,因为nǐ们没有及时疏通道路,所以才造成了我的判断失误,造成了我的这次交通事故,承担责任的应该是nǐ们,nǐ们要为我修车并承担我的一切损失”

  赵英壮道:“张先生,我提醒nǐ尊重我们的交通法”

  张扬道:“不尊重交通法的正是nǐ这种人,nǐ敢拍拍自己的良心,说自己在这次的交通事故处理上没有任何的偏袒”

  赵英壮被他戳中了痛处,恼羞成怒道:“nǐ什么意思?我根本就不认识祁先生,我是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处理这伴事”

  祁峰一旁帮腔道:“□nǐ血口喷人,**同志,告他诽谤罪”

  张dà官人眯起双眼道:“nǐ张口闭口的谈法律,其实nǐ就是一社会底层流氓?法律**的就是nǐ这种人,别在这ér恶心我,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祁峰▲道:“nǐ马上就会知道法律是站在nǐ那边还是我这边”

  事故dà队dà队长洪刚此时表qíng威严的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两道浓眉紧锁,从鼻孔中重重哼出一声道:“怎么回事?外面怎么围着那么多人?干什么?要bǎ我们事故dà队包围吗?”

  祁峰装模作样的往窗外看了看道:“我不认识,跟我没关系”

  赵英壮起身跟洪刚打了个招呼,洪刚脸色不善,劈头盖脸就训斥道:“nǐ怎么回事ér?一件普普通通的交通纠纷搞了这么久?这样的办事效率还怎么工作?”

  平时洪刚还是比较关照赵英壮的,像今天这样毫不留qíng的当中训斥还从来没有发生过,可以说是根本没有给他留有任何的qíng面,赵英壮的脸色顿时变成了猪肝状,凭他的经验判断,洪刚应该不会这样当众训斥自己,但是他做了,所以赵英壮开始感觉这件事有些不对头

  赵奂壮道:“洪dà队,他们不服从调解”

  洪刚道:“他们的态度有问◆题,nǐ的工作方法是不是也有问题?”

  赵英壮站在那里不敢坐下

  洪刚横了他一眼,在赵英壮的位置上坐下了,其实他也认识祁峰,关系虽然普通,不过也吃过祁峰请他的几顿饭,但是几顿饭还不至于◎让洪刚彻底倒向祁峰那边,何况现在已经清楚了张扬的身份背景,洪刚看着张扬,张扬也在看着他,对视了足有半分钟,洪刚装出一副惊奇诧异的样子:“我怎么看nǐ这么眼熟啊?”

  张扬笑道:“中国人原本长得都差不多,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我看nǐ也有点眼熟”

  赵英壮道:“这是我们dà队长”

  洪刚显然不满意他的打扰,又瞪了他一眼,重酝酿了一下qíng绪,方才惊喜道:“我好像在电视上见过nǐ”他装出费尽思量的样子,皱着眉头苦思冥想状了一会ér:“省运会,对开幕式上,nǐ是南锡体委张主任?”

  张扬笑了,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位洪dà队是有备而来,刚才是在这ér装呢,其实dà家心知肚明,可心知肚明的事ér没必要去戳破,既然都在演戏,每人都演好自己的角色就好,何必去指责别人在表演呢?张扬没否认也没承认

  洪刚拿起桌上的卷宗,装出翻看的样子,其实事qíng的经过他已经基本上了解清楚了,这件事是祁峰方面挑起的,洪刚看到何歆颜和赵蕊雯,就猜到祁峰肯定是垂涎人家的美色,想要利用这种方式进行搭讪,结果惹到了张扬,洪刚在心底对祁峰是看不起的,认为这厮不过是有些钱有些背景罢了,整天傲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洪刚是个老油条,事qíng闹到目前的地步已经不好处理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拖,他向纠纷双方道:“因为nǐ们的事qíng比较复杂,我看这样,所有的车辆都送到停车场,等定损评估和我们进一步的■调查取证之后再做出最终的处理,在结果出来之前,nǐ们的车辆和证件要暂时扣押”

  张dà官人当然能够听出这风向已经变了,从开始赵英壮一门心思的偏袒祁峰,到洪刚现在的双方各打五十dà板,进行拖延,○diàocháqǔzhèngzhīhòuzàizuòchūzuìzhōngdechùlǐ,zàijiéguǒchūláizhīqián,nǐmendechēliànghézhèngjiànyàozànshíkòuyā”

  zhāngdàguānréndāngránnénggòutīngchūzhèfēngxiàngyǐjīngbiànle,cóngkāishǐzhàoyīngzhuàngyīménxīnsīdepiāntǎnqífēng,dàohónggāngxiànzàideshuāngfānggèdǎwǔshídàbǎn,jìnhángtuōyán,天平已经悄然向他这边偏移,张扬没什么意见,因为他知道事qíng发展到现在洪刚已经处理不了了,看来这位洪dà队两方都不想得罪,先拖过今天,等以后再说

  祁峰却不愿意,他嚷嚷道:“洪dà队,这事qíng明摆着是他们的责任,为什么要等”

  洪刚道:“我们处理交通事故的程序就是这样,希望nǐ理解”

  祁峰道:“我不理解?凭什么他撞我的车,要bǎ我的车辆一起扣留啊?”从洪刚刚才的话,○他已经推测到张扬是一位国家干部,不过他还是没bǎ张扬当成一回事

  洪刚道:“现在不是还在调查吗?qíng况调查清楚,该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我们会秉公处理,任何事都是要有程序的,不可能马上解决●

  祁峰道:“可刚才赵警官已经调查过现场了,责任认定书也出来了啊?”

  赵英壮心里这个火啊,麻痹的祁峰,没眼色啊,这会ér提我干嘛?不出来洪刚瞅我的眼色一脸不是一脸的?

  洪□刚的火气果然被鸡起来了,他明显开始不耐烦了:“哪个赵警官?他说话算还是我说话算?”

  赵英壮的脸红到了脖子根,他又开始用经验揣摩了,风向不对啊,这位张扬究竟是什么人物?一个体委主任这么牛逼?可◆祁峰的舅舅是市长啊体委主任再dà能比市长还dà?赵英壮只是一个普通的警员,他的认识层次也只能达到这种地步

  张扬道:“既然今天处理不了,那好,我们先走了反正联系方式我都留下来了,有了结果跟我联系”

  祁峰听他这么就想走了,当然不愿意他dà声抗议道:“今天不bǎ事qíng解决了nǐ就不能走”

  张扬冷笑道:“nǐ以为能拦住我?”

  祁峰拦住他的去路和他怒目相向,洪刚道◆:“干什么?干什么?这里是事故dà队,都说了等调查结果出来再处理,nǐ们先回去,在这里谁都不许闹事”

  祁峰这个时候已经意识到洪刚的风向明显转向张扬一方了,他虽然强硬可是在事故dà队也不敢闹事☆:“gànshíme?gànshíme?zhèlǐshìshìgùdàduì,dōushuōleděngdiàochájiéguǒchūláizàichùlǐ,nǐmenxiānhuíqù,zàizhèlǐshuídōubúxǔnàoshì”

  qífēngzhègèshíhòuyǐjīngyìshídàohónggāngdefēngxiàngmíngxiǎnzhuǎnxiàngzhāngyángyīfāngle,tāsuīránqiángyìngkěshìzàishìgùdàduìyěbúgǎnnàoshì,点了点头道:“洪dà队,我给您这个面子”于是让开了道路

  张扬朝何歆颜招了招手,带着何歆颜和赵蕊雯离开了事故dà队

  祁峰也跟在他们身后走了

  赵英壮等到他们一出门就叫苦不迭道:“洪dà队,外面五六十口子人守着呢,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当,恐怕会引发一场dà的矛盾”

  洪刚怒道:“nǐ给我闭嘴,回头我再找nǐ算账”他快步走到窗前,看到张扬带着两个女孩已经门庭信步般走出了事故dà队的dà门

  洪刚道:“借他们一个胆子也不敢在事故dà队门口闹事”

  可他也看出事qíng有些不妙,赶紧给栾胜文打了个电话:“栾局,张主任非得要走,我让他走了,可祁峰那边来了不少社会上的人,看样子想要对他不利啊”洪刚这个人很油条,知道这件事棘手,他用了个拖字诀,本来他也没赶张扬走,是张扬自己要走的,现在打电话给栾胜文目的是卖好外加撇开关系,只要这群人离开事故dà队,再出什么事就不属于我管辖的范围了

  栾胜文接到电话之后,只说了一句:“出了事我拿nǐ试问”

  洪刚愣了,心说干我屁事?我又没让他走,整件事跟我毛干系也没有,nǐ栾胜文什么意思啊?可那边栾胜文已经挂上了电话,压根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张扬他们三人一出门,祁峰的那帮朋友呼啦一下就围拢了上来,赵蕊雯吓得脸色苍白,她哪见过这样的场面何歆颜搂住她的肩膀道:“别怕,他们不敢怎么样”

  张□扬微微抬起头,脚步却没有停下,带着她们继续向前方走去

  鲨鱼头杨劲松刚才吃了两巴掌,火气是最旺的一个,他走过去拦住了张扬的去路,张扬眯起双眼看着他:“好狗不挡路,边ér去”

  杨劲松咬◎牙切齿的看着他:“小子,我今ér废了nǐ”

  张扬道:“狠话谁都敢说,可话说出来是要付出代价的”他转身看了看事故dà队的dà门:“nǐ们是打算在这ér练,还是准备找个地方?”

  杨劲松双目凶光毕露,张扬bǎ他的狠劲ér全都鸡起来了:“随nǐ”

  祁峰从后面赶到,他用目光制止了这些帮忙的同伴,就算他的后台再硬,也不敢在事故dà队门口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