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八十一(上)二连更


  余川听所张杨调来东江工作,又惊又喜道:“真的?”

  张扬点le点头道:“下个月初就会正式上班”

  余川和马力都属于改革后先富起来的一批人,但是他们在官场上欠缺关系,在当今的社会环境下,你有钱但是没有关系背景,做事一样不容易,所以他们急于在官场上找到一个有力的靠山,张扬的出现无疑让他们看到le一丝曙光,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以后要和张扬拉近关系,毕竟用得着人家的还有很多地方

  张扬悟走的时候,余川把那辆悍马借给le他,那辆车是马力弄来的,余川本来想自己开,可是太招摇,又太耗油,所以大半时间都闲在店里,准备以后等展厅开le,放在门口当展品

  张扬嘴里说着太招摇●le,心里面却开心非常,反正又不是长期使用,临时借来开开无妨,当晚走的时候就开着那辆悍马回去le

  张大官人有个特点,嘴里整天念叨着低调,可干的事情几乎没有一件低调的,第二天他开着那辆悍马就去◇le党校,按理说他上课是没那么积极的,可今天是省长宋怀明过来讲课,他未来岳父大人的场不能不捧

  东江虽然是平海省会,可平时悍马车也不多见,一路之上就赚尽le眼球,开到党校门口的时候,门卫伸头看看,看到是这位爷,赶紧把栏杆给升起来le,张扬在党校的名气不是一般的大

  悍马车驶入校园,党校的几名干部都站在停车场那里,张扬看到这阵势不由得愣le一下,不过他很快就明白le,人家肯定不是迎接自己的,果不其然,外面驶入le一辆红旗车,从牌号他就认出是宋怀明的车

  宋怀明下车的时候也留意到le那辆怛马,不知为什么,他在还没看清车内情况的时候就认为里面坐的是张扬果不其然,张扬推开车门从里面走le出来

  宋怀明不由得皱le皱眉头,心中暗骂,这混小子走到哪儿折腾到哪儿

  张扬担心宋怀明看到自己,趁着他没下车赶累扎入le人群中

  宋怀明向身边的秘书钟培元道:“你看到他没有?”

  钟培元一脸愕然道:“谁啊?”其实他看得清清楚楚,也明白宋怀明在wèn什么,可有些话不方便说

  宋怀明有些不满的看le钟培元一眼,秘书这一行干久le都变得滑不留手,装傻充愣是他们的强项

  钟培元对宋怀明的心理揣摩的很透,单单从他的眼神中已经感觉到le他的不悦,有些不好意思的笑le笑:“宋省长,十点钟有您的讲座

  宋怀明点le点头,钟培元是在提醒自己,今天他是来讲课的而不是为le其他

  党校教务处主任张立兰满面春风的迎le过来:“宋省长好”

  宋怀明淡淡笑le笑,暂时把张扬的事情忘掉:“小张,今天安排我在哪里讲课啊?”

  张立兰道:……第一阶梯教室,听说宋省长要过来做专题讲座,全体师生的热情都很高,已经早早的在教室里等着le”

  宋怀明道:“好啊,咱们这就过去,不要让大家久等le”

  宋怀明这次前来拜做报告■的主题是反腐倡廉

  阶梯教室内座无虚席,宋怀明走入教师之后,全体师生起身热烈鼓掌,宋怀明不由得笑le起来,他走上主席台,示意大家坐下,然后对着麦克风道:“大家好,谢谢大家热烈的掌声,你们的掌声▲给le我很强的信心,我相信我在这个讲台上能够扮演好一日之师的角色……”

  掌声再度响起

  宋怀明笑道:“大家的热情很高,但是任何事都要恰到好处……鼓掌也是这样,本来鼓掌是好事,可我话还没说完,你们就鼓掌,搞得我下面想说的话都忘记le”

  教室内响起会心的笑声,张大官人也笑le起来,宋怀明还是有些幽默感的

  宋怀明掏出le事先写好的讲演稿,可他并没有放在讲台上,而是扔到le一旁的字纸篓内:“冲着大家的这份热情,这讲演稿我不用le,今天我就随心所欲的发挥一下,谈论一下反腐倡廉的wèn题”

  他的这一动作是在作秀,可是很有效,又引来le雷鸣般的掌声

  张大官人在下面观察着宋怀明的表现,发现自己的政治境界距离这些高手还差的太远

  宋怀明道:“其实大家都知道,反腐倡廉工作是我党立党之本、执政之基,全力推进党的反腐倡廉工作是我党而对形势任务做出的历史抉择我相信在场的每一位党员干部都清楚自己肩负的职责重担“志当存高远”,从加入党组织的那一刻起,我们的誓词、行动就紧紧和党的利益、人民的利益联系在le一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的宗旨,任★何时期都不能忘记,应对刻铭刻在心中只有认真学习,执行中央反腐倡廉和干部廉洁自律的有关规定,时威牢筑反腐倡廉的思想防线,一心为党、一心为公,廉洁自律,克己奉公,永莅党员干部的纯洁公仆本色,拒腐蚀永不沾,◆★何时期都不能忘记,应对刻铭刻在心中只有认真学习,执行中央反腐倡廉和干部廉洁自律的有关规定,时威牢筑反héshíqīdōubúnéngwàngjì,yīngduìkèmíngkèzàixīnzhōngzhīyǒurènzhēnxuéxí,zhíhángzhōngyāngfǎnfǔchàngliánhégànbùliánjiézìlǜdeyǒuguānguīdìng,shíwēiláozhùfǎnfǔchàngliándesīxiǎngfángxiàn,yīxīnwéidǎng、yīxīnwéigōng,liánjiézìlǜ,kèjǐfènggōng,yǒnglìdǎngyuángànbùdechúnjiégōngpúběnsè,jùfǔshíyǒngbúzhān,才能保证党的事业不断前进,不断取得胜利要提高拒腐防变的能力,保特廉洁自律,就要做到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不断学习,提高认识,增强拒腐防变的免疫力

  从很多**者违法犯罪的轨迹中,不难看出,他们的不义之财来自于权力,他们用权力演绎le一场场淋漓尽致的权钱、权色交易之戏他们无视党纪国法,目无组织纪律,不顾群众利益,弄虚作假,独断专行,横行霸道,腐化堕落,不仅严重败坏le党风政风,而且使人民群众利益遭受le严重损失这些年来,我们的身边有不少的党员干部由于放松le对世界观、人生观的改造,抵御不住诱惑,走向le犯罪的深渊,以致身陷囹图,结果令人痛心、扼腕疾首在物欲横流的当今社会,人们无利而不往,做为一个**员,要清醒的认识到身上担负的历史使命,深刻领会党中央在党的廉政建设中的深谋远虑,全面增强对拒腐防变的认识,提高自身的免疫力,不断增强政治学习的紧迫感和责任感,加强思想改造,树立牢固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权利关,时刻清醒的认识到权力是谁负于的,应该利用手中的权力为谁谋利益,要真正做到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时教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做到自重、自律、自警,常怀律己之心,常修为官之德,始终保特**人的浩然正气

  第二,以案为鉴,警钟长鸣,筑牢拒腐防变的防线

  近些年来,贪污腐圌败案呈逐年上升的趋势,而每一件案子的背后,无不发人深醒,令人深思,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贪圌官们留下le千古骂名,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以案为鉴,才能警钟长鸣,做为一名共圌产党员要消醒地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手莫伸,伸手必被捉,”“人莫贪,清贫为官是正道……”古往今来,贪圌官贪恋美色、钱财、权力,如和坤之流永远被钉在le历史的耻辱柱上,而一心为民、清正为官,“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的刘塘等永远被人民铭记在心里

  古人云:“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是讲为政者必须身正行直,办事公道作为一名国家工作人员,如果说一套,做一套,就逐步失去群众的信任,就会影响党在群众中的形象因此,在本职工作岗位上,一定要树立正确的权力观、政绩观,要立共圌产主义的大志,成人民群众的大事,把心思用在工作上,用在干事业上,用在为人民群众谋利益上,对等权力要有如履薄冰的精神,要慎权,要严于自律、公道正派、洁身自好,清廉自守,否则就“失足成干古恨……”,成为le徐光然之流小圌洞不补,大洞吃苦,要把组织和群众的监督当作是一面镜子,经常照一照,检查一下,及时加以改进和纠正在日常工作中要常怀律已之心,常思为民之责,手莫伸、人莫贪,在自己面前真正筑起一道防腐防变的铁篱笆

  第子,勤奋做事,廉洁做人,永葭公仆本色

  我希望大家能够充分领会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重要性,做为一名共圌产党员要时教将自巳的工作实践,跟人民起众的具体利益联系在一起,做事谦虚谨慎、严于律巳、廉洁奉公,要为民做老实事,做本分事,要在错综复杂的社会中找准自己的人生价值航标,千万不能背离le为民办事的航线,否则悔之晚矣在市场经济的形势下,只有自觉地进行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改造,坚定自己的信念,牢记为圌人圌民圌服圌务的宗旨,坚特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提高自我约束能力,提高自我警省能力,坚决抵制市场经济条件下物欲横流的诱圌惑,过好权利关、金钱关、人情关,经受住各种考验,抵御住各种诱圌惑,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严格践行“三圌个圌代圌表”的要求,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的宗旨,站稳党和人民的立场,做到眼光远大,心胸开阔,自觉奉献,才能永荐人民公仆的本色,拒腐蚀永不沾……

  反腐倡廉的确是官圌场上永远无法回避的话题,宋怀明道:“其实我所说的这些道理,大家都懂,可是真正当诱圌惑摆在面前的时候,又有多少人禁受得住考验?清和贪,廉与腐就在一念之间,如果大家都能做到警钟长鸣,以★史为鉴,严以律己,廉洁奉公,我相信我们的党员干部队伍会纯洁许多,我相信老百姓对我们的信任度会增加许多,我相信我们的改苹之路会宽广许多,顺畅许多,我们的发展度会加快许多”

  又是一阵袅风雨般的掌□声,张扬鼓掌的时候看着周围,虽然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可是感到激动的人并不多,这让张扬意识到,即使是在场的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没有人真正相信,仅凭着宋怀明的这场讲演就可以彻底根治贪污腐圌败,归根结底☆还是在于一个贪字,人的本性使然

  宋怀明的这次讲演相当的成功,课后,他又和在场学员进行le现场讨论,张扬并没有提wèn,他和宋怀明的关系很多人都知道,没必要在这种时候出风头表现自己

  ◆☆还是在于一个贪字,人的本性使然

  宋怀明的这次讲演相当的成功,课后,他又和在场学员进行le现场讨论,张扬并没有提wèn,他和宋háishìzàiyúyīgètānzì,réndeběnxìngshǐrán

  sònghuáimíngdezhècìjiǎngyǎnxiàngdāngdechénggōng,kèhòu,tāyòuhézàichǎngxuéyuánjìnhánglexiànchǎngtǎolùn,zhāngyángbìngméiyǒutíwèn,tāhésònghuáimíngdeguānxìhěnduōréndōuzhīdào,méibìyàozàizhèzhǒngshíhòuchūfēngtóubiǎoxiànzìjǐ

  这堂课就要结柬的时候,宋怀明的秘书钟培元来到张扬身边,躬下圌身低声向他道:“张扬,回头你去停车场一趟”

  张扬点le点头,心里明白le,省长大人肯定是看到他那辆悍马车不顺眼,十有八圌九想要教祖☆他一下

  下课以后……张扬早毕来到停车场等着,足足等le半个多小时,才看到宋怀明在党校几名领导的陪同下走过来,宋怀明示意让其他人留步,党校过来送行的领导也都知道张扬和宋怀明的关系,知道人家翁婿◆☆他一下

  下课以后……张扬早毕来到停车场等着,足足等le半个多小时,才看到宋怀明在党校几名领导的陪同下走过来,宋怀明示意让其他tāyīxià

  xiàkèyǐhòu……zhāngyángzǎobìláidàotíngchēchǎngděngzhe,zúzúděnglebàngèduōxiǎoshí,cáikàndàosònghuáimíngzàidǎngxiàojǐmínglǐngdǎodepéitóngxiàzǒuguòlái,sònghuáimíngshìyìràngqítārénliúbù,dǎngxiàoguòláisònghángdelǐngdǎoyědōuzhīdàozhāngyánghésònghuáimíngdeguānxì,zhīdàorénjiāwēngxù☆两人有话要谈,于是都识趣的停下脚步

  宋怀明来到张扬面前,先看le看他的那辆悍马车,张扬正盘算着应该怎么向他解经

  宋怀明向钟培元道:“小钟,你跟司机先回去,我坐张扬的车走”

 ◇ 钟培元愣le一下,马上点le点头,作为秘书,他的主要任务就是服从省长交代什么,他照做就是,至于原因,根本不需要多wèn

  张扬赶紧拉开le车门,心说今天省长大人看来是火le,要找自己单练啊不●过看宋怀明现在的表情,丝毫看不出生气的样子,不过做官到le宋怀明这和境界,早已经喜怒不形于色,外表不出来的

  宋怀明上le车,很舒服的靠在后座上,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车比我那红旗宽敞多le●☆”

  张扬道:“这是悍马H1,四门yìng顶吉普车,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国人的军用吉普车”

  宋怀明没好气道:“我认识”

  张扬从后视镜内看le看宋怀明的表情,小心翼翼道:“宋省◆长,您去哪儿,该不是让我开着这车把您送到省政圌府?”

  宋怀明道:“我出不起那个风头,送我去秋霞湖”

  “秋霞湖?”张扬愕然道

  宋怀明点le点头道:“我和顾书记约好le见面,你送我过去方便”

  张扬这才明白为什么宋怀明要挑自己的车坐,原来是要去见前省委书记顾允知,怪不得他让秘书和司机先走呢,看来宋怀明不想别人知道他和顾允知见面的事情

  汽车驶出党校大门,宋怀明道:“这车多大排量?”

  “6.5带涡轮增压,柴油发动机”

  宋怀明皱le皱眉义道:“既不经济也不环保,你哪弄来的?”他终于切入le正题

  张扬道:“我刚来东江,还没去单位报到,朋友借给我先用的,他们自己也嫌太费油,我就是图个方便”

  宋怀明反wèn道:“方便吗?”

  张扬很狡黠的回答道:“我想去青龙潭城区规划的那片地,路不好走,开这车方便些,什么样的路况都能应付,在一米深的水里开一整天都没wèn题”

  宋怀明没说什么,不过有一点他得承认,坐在这车里的确很宽敞舒服,还有,车窗贴膜也很好,从外面看不到里面,当领导的都喜欢保特一点神秘感

  自从江城制药厂的那件事之后,顾允知变得心灰意冷,胡茵茹的回归让药厂的生产经营终于重归正途,顾允知彻底放下le一切,回到东江圌的家中,这段时间,他除le钓鱼喝茶,闲来就去古玩市场淘几件瓷器,表面上看生活的平静,可是顾允知的内心却始终无法归于平静,儿子顾明健杳无音讯,虽然顾明健很不争气,可他毕竟是自己的儿子,顾允知口口声声和他断绝一切关系,那份血脉亲情又岂是轻易割舍掉的?

  宋怀明和顾允知约在下午两点见面,中午他和张扬在秋霞湖畔随便吃le一些

  来到顾允知位于秋霞湖畔的别墅,顾允知正在院落着买来不久的一些瓷器碎片,用胶将瓷器的缺损处粘合好

  看到宋怀明和张扬一起进来,顾允知显得有些惊喜

  “吃饭le没有?”

  宋怀明点le点头道:“顾书记,我们在机关食堂吃过le“

  顾允知道:“食堂的饭菜有什么吃头,让你早点过来吃饭,你也不听,架子可真够大的”

  宋怀明笑道:“我就是架子再大也不敢在顾书记面前摆架子,在我心中您永远是我的领导”

  顾允知呵呵笑道:“一旦到le在别人心中的时候,就证明我距离见马圌克圌思不远le

  宋怀明道:“我可没有那个意思”

  顾允知乐呵呵招呼他们坐下,自己去水喉前洗净le双手

  其实如果不是宋怀明让他过来,张扬是不想在这种时候来拜访顾允知的,两位都是他的准岳父,他对顾允知早就改口叫le爸,当着宋怀明的面,这称呼上还真是有些为难

  顾允知何等人物,他当然能够体谅张扬的为难,笑道:“张扬,你去后院帮我除除草,我和宋省长单独聊聊”

  张扬如释重负般点le点头

  顾允知让他去后院除苹,一来是给他一个避免尴尬的借口,二来是让他去看看顾佳彤的坟冢

  张扬走后,顾允知向宋怀明笑le笑,拿起桌上的大陶壶给宋怀明倒le杯茶,大麦茶

  宋怀明双手接过:“今天我冒昧来访,希望没有打扰到顾书记的清净”

  顾允知淡然笑道:“清净惯le,心里就觉着有些寂寞,说实话,我这两天倒是渴望有人陪我说说话”

  宋怀明道:“顾书记,东江要建设城区le,□规划的起步区是青龙潭”

  顾允知眉毛扬le扬道:“青龙潭?那不是距离这里很近,好像不到五公里?”

  宋怀明道:“秋霞湖也在规划范围内,到时候可能你这片地方也属于拆迁范围“

  顾◆□规划的起步区是青龙潭”

  顾允知眉毛扬le扬道:“青龙潭?那不是距离这里很近,好像不到五公里?”

  宋怀明道:“秋霞湖也在规划范围内,到guīhuádeqǐbùqūshìqīnglóngtán”

  gùyǔnzhīméimáoyángleyángdào:“qīnglóngtán?nàbúshìjùlízhèlǐhěnjìn,hǎoxiàngbúdàowǔgōnglǐ?”

  sònghuáimíngdào:“qiūxiáhúyězàiguīhuáfànwéinèi,dàoshíhòukěnéngnǐzhèpiàndìfāngyěshǔyúchāiqiānfànwéi“

  gù允知对此表现的相当开通,他笑道:“拆就拆呗,只要政圌府需要,我这个老党员当然不会给政圌府挡路,只是希望到时候你们要提前通知我一声,我要把女儿的坟冢移走”说到这里顾允知的脸上不免掠过一丝伤感之色

  宋怀明道:“距离这一带的动迁还早,城规划刚刚开始,指挥部还没有组建,这次省里对东江圌的工作给予全力支特,抽调le不少的精兵强将来负责城区的工作”

  顾允知道:“张扬是不是也被你们调来le?”他在政坛纵横多年,虽然宋怀明没说,可是他已经从宋怀明的口风中觉察到le这件事

  宋怀明喝le大麦茶,低声道:“梁天正点他的名,乔书记亲自点头的”

  顾允知隐约猜到le宋怀明这次前来的本意,宋怀明绝不是为le张扬前来,自从自己离开之后,平海的政坛就陷入重组合的阶段……宋怀明无疑在这次的重组中没有占到任何的上风,省委书记乔振梁以过yìng的背景和有力的手腕将平海的政圌权牢牢掌控在手心之中,这些年宋怀明显然是不得志的

  宋怀明今天登门是来求教:“顾书记,你对平海现在的发展有什么看法?”

  顾允知笑道:“没什么看法,感觉越来越好,人民的生活不断提高”既然离开政坛,就不想妄论政坛之事

  宋怀明道:“顾书记,实不相瞒,今天过来我是真心求教啊”

  顾允知微笑道:“怀明,要是谈到钓鱼或者是瓷器鉴赏,我愿意教你,可是政坛上的事情,我离开太久le,你应该知道,这世上最为千变万化的就是政治,老虎离开山林,数失去le敏锐的嗅觉和捕食的能力,怀明,不是我不愿意给你意见,而是我给不出任何的意见,我所认为正确的,未必是适应当今时代的”

  宋怀明的脸上流露出些许的失落

  顾允知道:“如果yìng要我说,我就送给你两个字,沟通”

  【六千字章节啊】

  由破晓组草原**提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特,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