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三章【头难剃】(上)


  秦书记在张大官人的面前从来就是,只待宰羔羊象征性的反杭也只是为他们之间的缠绵增加一些情调而已张扬今晚格外的冲动兴奋,泰清也察觉dào了这一点,紧紧搂住他的身躯,轻轻咬住他的肩膀,承受着他越来越猛烈的攻击,明澈的目光变得无比迷离,眼眉之间流出的妩媚几乎要将张扬融化,她终于承受不了张扬带给她的强烈刺激,美得令人窒息的一双修长,紧紧绞住了张扬,阻止他再继续动作

  张大宫人意犹未尽,低声道:“你腿放开,太紧了”

  泰清啐道:“骨头都要散了,累了一天,你还要这样折腾我,早知道多多,我就不跟你回来…………多多话虽然这样说,双腿却松开了一些,张大宫人全力的冲刺,让她的双腿重缠绕上去,娇躯紧紧贴住张扬,喉头发出意乱情迷的呻吟,她的脑海在极度的愉悦中变成了一片空白,不知guò了多久,一波又一波温热的潮汐冲击着她的身休,泰清身休其他的感觉才一点点复苏仿佛梦醒般长长舒了一口气,美眸中荡涛着满足后的潮湿,她松开樱唇,却发现张扬的肩头已经被自己咬出了一个清晰地牙印儿,有些心疼道:“疼吗?”

  张扬摇了摇头,在她的嘴唇上轻吻了一下,翻身躺在她的身边,泰清蛇一样yóu移guò来,热力四射的娇躯蜷曲在他的怀中张扬的手指贴着她峰峦起伏的娇躯yóu走着感受着她曼妙无伦的曲线

  泰清闭着眼睛,默默享受着他的爱抚,轻声道:“为什么要来东江?”

  张扬笑道:“为了你”

  泰清搂住他的一条臂膀,将自己的娇躯圈得紧一些

  张扬道:“晚上海心跟我谈了很多工作上的事情”

  泰清并没有开始工作的话题,轻声道:“海心来东江是为了你”

  张扬抚摸在她上的手停顿了一下

  泰清道:“我看得清楚”

  张扬搂住她,附在她耳边道:“‘你怪不怪我?”

  泰清道:“我要是怪你,当初就不会请她guò来当我的办公室主任了”

  张大宫人大喜guò望,捧起秦清的俏脸,狠狠的亲吻了两下:“‘真是通情达理啊”

  秦清啐道:“你啊,真不是个好人要多少好女孩都祸害在了你的手里……,

  张扬道:“清姐,其实我不去祸害,自有人去祸害,与其好白菜都让猪拱了不如我来”

  泰清道:“别人都是猪,就你一个伟岸光正的奇男子?”

  张扬道:“清姐,你觉着我算不算一个伟岸光正奇男子呢?”

  奏清叹了口气道:“你啊,什么都好,可是感情上却弄得一团糟以后你该如何收场”

  张扬道:“这世上一夫多妻制的国家多了去了,大不了我去改国藉,把你们都娶dào家里”

  泰清道:“你想得dǎo美,都什么时代了,谁愿意给你做妾啊?”

  张扬道:“都是妻不分大”

  泰清只当他在胡说八道,伸手抓住他的命根子,轻轻捏了一把道:“都是这根东西惹得祸,哪天我下了狠心将它切下来,看你还怎么作恶……,

  张大宫人乐呵呵向前顶了顶:“舍得吗?”

  奏清感觉这厮又开始蠢蠢欲动,俏脸发烧道:“有什么舍不得的?”

  张扬道:“若是切了它,岂不是少了许多的人生乐趣”

  泰清转guò身,离他远了一些,用手撑住他的胸膛,阻止了他进一步想要靠近的念头轻声道:“‘别动,我跟你说些正经事”

  张扬道:“你说,我听着”双手却一刻也没有闲住

  泰清道:“你这样我怎么说?”

  张大官人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这样说起来岂不是好”,

  泰清抵挡不了他,只能任由他动作着,可内心却管不住身体的感受,禁不住声呻吟起来

  张扬道:“怎么不说了?”

  泰清咬住樱唇,忽然将他推了下去,美腿一分将他反压在身下:“我不信制不了你”

  奏书记官位虽高,政治修养也远胜张扬,可在床第之间却只有俯首称臣的份儿,望着猫儿一样温顺的幕清,张大官人满意的笑了,男人都享受这种征服感,尤其是面对奏清这样职位又高,相貌绝美的女强人,让她臣服在自己身下,这种感觉真的是说不出的舒爽

  泰清当然能够揣摩dào张扬的这种心理,两人在一起久了,哪怕是通guò这种事也能够察觉dào对方的心理变化,泰清声道:“工作上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张扬点了点头

  “‘不高兴?”

  “没有”张扬否认道

  奏清笑道:“反正你是心里不舒服,不然今晚不会可着劲的折腾我”

  张扬笑道:“你要是真这么想我也没办,我是你下级,工作不满意,我当然对领导有意见,不折腾你折腾谁啊?”

  泰清道:“这么一说,以后我在工作上还真不敢管你了,要是话说重了,回来不得被你给弄死”,

  张大官人得意洋洋道:“知道了就好”,

  泰清当然知道他说的是玩笑话,握住他的手掌,手指跟他缠绕在一起,轻声道:“你别生气,现在一切都还没有正式开始,人员方面肯定会做出调整,今晚我已经提出来了,我作为城区的党工委书记必须要拥有对指挥部的人事管理权,目前的人员配备我并不满意,一切还没有开始呢,市里没和我商量就配备了这么多的人员,机构也guò于庞大了

  张扬道:“清姐,我真没生气,我又不是心眼的人,如果在guò去,我或许对官位很在乎,可现在真的无所谓,他们安排刘宝全当管委会主任,明摆着就是恶心我的,我犯不着跟他们一般见识,刘宝全什么人?我不信他有什么能☆耐,其实让他管我好,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跟我来硬的”

  泰清笑道:“你呀,当初泼了人家一头一脸的脏水,这件事休制中谁不知道啊?”她知道张扬这次来东江,主要的原因是为了自己,想起他对自己的关心照●顾,泰清心里温暖无比,轻轻抚摸张扬的面庞,柔声道:“不管别人怎样对你,我始终都是你的女人,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张大官人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道:“那就帮我多多,多多多那啥”

  泰★清红着脸打了他一下:“找回平衡是不是?”

  张大官人微笑道:“我就喜欢奏书记伺候我的样子”

  张扬有件事没说错,刘宝全对他是非常忌惮的,听说张扬担任社会事业局主任,接受他的直接领导,刘★□宝全内心之中非常的忐忑,为了这件事他专程去请教市政府秘书长廖博生,廖博生担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多年,一直都是他的顶头上司,重要的是,当初端江水污染事龘件的时候,他被张扬泼guò脏水,而廖博生被张扬打gu☆★ò耳光,刘宝全认为在这一点上,两人是同仇敌忾的

  廖博牛听刘宝全说完,不由得笑道:“‘你是担心张扬会和你作对?”

  刘宝全道:“这厮可不是什么好缠的角色,我真搞不明白,市里为什么要把他○▲弄来,他走dào哪里事情惹dào哪里,难道领导们不清楚?”

  廖博生道:“宝全啊,这件事我可得说说你,其实事情都guò去了这么久,你就不该再记在心里了,此一时彼一时,guò去大家的立场不同,他◎代表南锡,我们代表东江,发生矛盾也是各为其主,现在既然市里把他调dào了东江,我们就是一个系统的干部,也就是说,大家是一个战壕的战友,就不该产生这种敌对心理”

  刘宝全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廖博生,○他不相信廖博生的境界能够dào这一步,想当初,张扬可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赏了廖博生一个大耳刮子,那件事闹得沸沸扬扬的,不guòdào最后不知为何不了了之,大概是因为张扬背后有省长给他撑腰的缘故,廖博生事◎后也没在提起刘宝全绝不相信廖博生是个以德报怨的人,被人打耳光,落在任何人身上都不会轻易咽下这口气,廖博生这样说,十有是在敷衍他,不想将心中真垩实的想暴露出来

  刘宝全道:“廖主任,我也没有什么敌对心理,我只是觉着这个人是个害群之马”

  廖博生道:“也不能这么说,他还是有些本事的,省运会、经贸会,哪样搞得不是有声有色”

  刘宝全道:“没办,谁让人家上头有人”

  廖博生○当然能够听出他在发牢骚,笑着递给刘宝全一支烟,刘宝全点上香烟,抽了一口道:在‘廖主任,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我的老大哥,老领导,所以心里遇dào啥事儿总是第一个给你说,要是觉着我说错了你就批评我,我一定虚心★接受”他这么一说,廖博生反dǎo有些不好意思了,人家向自己请教,自己却一个劲的兜圈子,一点意见都不发表,廖博生吐出一团烟雾,低声道:“‘宝全啊,城区的工作是泰清在主持,你所需要做的就是配合好她的工作……,

  【请投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