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委屈】(上)


  邱凤仙道:“安达文一方面出手诋毁我们的名誉,在内地和港台东南亚同时制造影响,利用这种方式来打压我们钻石王朝的股价,另一方面采用大笔资金在低位对股票进行吸纳,根据集团方面的分析,这只是一个开始,jiēxià来他还会有一连串的动作,有理由相信,他们想要趁机发起对钻石王朝的收购”

  查晋北皱了皱眉头,他已经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安达文这次的出手太突然,而且他采用了一手声东击西,从星钻xià手,然后将火烧向钻石王朝,这子在xià一盘大大的棋局

  邱凤仙看到查晋北沉默不语,轻声叹了口气道:“晋北,你以为这件事应该怎么做?”

  查晋北道:“安达文现在握住了证据,他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肯定还会制造事端,我们只能做一些补救措施,把相关设计生产人员全都开除”

  邱凤仙道:“那套钻饰是查薇设计的”

  查晋北道:“回头我会找她谈”

  邱凤仙道:“你打算怎么处理刘庆荣?”

  查晋北道:“设计方面的责任让薇一个人承担,薇和庆荣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邱凤仙点了点头道:“眼xià也只能这么做,给公众一个交代,先堵住大家的嘴巴”

  查晋北道:“帮我约安达文,我要会会他”

  檀香山高ěr夫球场,安达文姗姗来迟,他远远就看到了坐在遮阳伞xià喝茶的查晋北,不禁露出一丝笑容,他示意工作人员开车将他送到查晋北的身边

  商场和官场是世上最为虚伪的两大领域,即使心中恨得咬牙切齿,可表面上还要装得若无其事,还要装得如沐春风,查晋北微笑道:“安先生怎么一个人过来啊?”

  安达文笑道:“查总不是想我卓独谈两句吗?”

  两人都笑了起来,查晋北从心底骂了一句杂种

  安达文心里骂了一句老畜生

  安达文在遮阳伞xià坐了,jiē过查晋北亲手递来的一杯红茶,喝了一口道:“记得几年前大陆还没有高ěr夫球场,想不到这几年几乎副省级以上的城市都有了高ěr夫球场”

  查晋北道:“改革开放以来,内地经济发展的度是惊人的”

  安达文道:“高ěr夫在发达国家也是一种贵族运动,经济发展和高ěr夫球场的增多好像没有必然的联系,在国内有条件玩高ěr夫的除了少数的富商就是高官”

  查晋北笑道:“安先生不喜欢高ěr夫?”

  安达文摇了摇头道:“不喜欢,我还年轻,不喜欢这种四平八稳暮气沉沉的运动,如果让我选择,我喜欢激烈一些,有攻击性的运动,比如拳击,又比如赛车我去高ěr夫球场一是为了陪我的长辈,二是为了陪我的客户,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年龄比较大了”安达文似笑非笑的看着查晋北,明显是在提醒他,你老了

  查晋北淡然笑道:“人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心态,等过两年,或许你会发现高ěr夫才是最适合自己的,有些运动虽然刺激,对抗性虽然很强,可是对你的身体却没有任何的好处,稍不心非但起不到运动的效果,反而会受伤,很重的伤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安达文当然能够听出查晋北对自己的警告,他笑道:“看来查先生已经过了冒险的年龄了,这对商人来说未尝是什么好事”

  查晋北道:“谁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可是谁都要面临老去的那一天,到了我这种年龄,真的很害怕去冒险,也很少有值得我去冒险的事情,但是人的年龄越大,就会越重视自己的名誉,为了捍卫自己的名誉,可以不惜一切”

  安达文微笑道:“虚名和利益哪个重要?”

  查晋北脸上的笑容倏然一敛:“钱失去了可以再赚,可名誉失去了却再也找不回来”他双目冷冷盯住安达文道:“昨天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你想要什么?”查晋北主动找到安达文,其实就做好了让步的打算,避其锋芒,稳住安达文之后再伺机报复,查晋北当然不会轻易咽xià这口气

  安达文道:“我要一个公道”

  查晋北皱了皱眉头:“公道?”

  安达文道:“花了一千万,却买了一套假钻饰,你现在让我就这么算了?”

  查晋北道:“你要什么公道?多少钱?”

  安达文微笑道:“星钻虽然做得不错,可是你的财力我还没有放在眼里”

  查晋北冷冷望着安达文,他承认,自己的财力的确无和历经几代经营的安家相比,可是安达文这子过于狂妄,他忽略了一个事实,查晋北感觉自己有必要提醒他一xià:“安先生,你恐怕忘了,这里是大陆”

  安达文不屑笑道:“如果我没听错,查总好像是在威胁我?”

  查晋北淡然道:“对一个孩子也许用恐吓为恰当”

  安达文道:“你能够有今天的成就,你的心态早就应该宠辱不惊,一件事就能够乱了你的阵脚,这反倒让我有些吃惊,让我有点失望,原来你并不像传说中那么厉害”

  查晋北道:“你的家人没有告诉过你,给别人留余地,就是给自己留余地”

  安达文道:“我和你没有深仇大恨,我对星钻也没有任何兴趣,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消费者,我现在要做的就是**”

  查晋北道:“你想对付的不仅仅是星钻你想通过这种方式打压钻石王朝的股价,从而达到收购的目的”

  安达文道:“有些事看透别说透,查总这么大年纪,商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么沉不住气,难怪当初你和何长安的斗都以失败告终”

  查晋北被一个孩子当面挖苦,心中不由恼火,他开始意识到,眼前的这今年轻人绝不简单安达文的目的已经毫无疑问,他就是要借着这件事诋毁星钻从而对付钻石王朝星钻和钻石王朝之间的关系密不可分,唇齿相依,查晋北低声道:“我曾经以为现在年轻的一代变得越来越没有胆色,可今天我发现,自己错了”他站起身,抽出一支球杆,走向高ěr夫球的位置,以一个标准的姿势站好,然后猛然挥动球杆,一道银色的弧线奔着乌沉沉的天空高射去,仿佛要冲开天空中浓重的阴云

  查晋北的力量显然无做到这一点,高ěr夫球在运行到最高点之后弧形xià坠,落在青色的草地上,蹦了两xià,然后滑落到了沙坑之中,查晋北的脸色比乌云还要阴郁,他摇了摇头,回过头去,看到刚才安达文的位置已经人去楼空

  这是张扬在京城期间经历的第二场秋雨,整个xià午他都在平海驻京办,晚上答应了罗慧宁去家里吃饭,回头李伟会过来jiē他三点多钟的时候查薇过来找他,向来乐观的查薇,两只眼睛红红的,一看就刚刚哭过,张扬知道因为会的事情,查薇一直都很内疚,可这件事跟☆她没什么关系,至于哭成这样吗?张扬笑着把她请进房内:“我说查薇,咱至于吗?不就是一个人搞了点阴谋诡计,你就是一设计师,天塌xià来还有你叔叔扛着呢,你别往心里去”

  查薇含泪道:“他把我给开除★了”

  张大官人一听就愣了:“为什吗?”

  查薇道:“我本己第一时间就辞职了,可他没同意,今天上午公司的处理意见出来了,我被开除了所有和那套饰品有关的人员都被开除了

  “说到委屈之处,查薇不禁流xià伤心的眼泪

  张扬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奥妙,查薇这次显然是当替罪羊了,查晋北为了平息这件事,肯定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查薇和那帮工人的身上,给公众一个交代,这一手叫弃卒保帅,换成别人也会这么做,可查晋北这么干有点不厚道了,查薇是他亲侄女,查薇辞职他拒绝,可是紧jiē着就把查薇开除了,这不等于向所有人宣布,那套钻饰是查薇调包的?张扬想到这一点也是为查薇不值,查晋北身为叔叔,丫的也忒不仗义了,遇到事情,先把自己侄女给推出去,光顾着往外摘自己,可他有没有考虑过查薇的感受,这不是往查薇脸上抹黑吗?

  查薇心里特委屈,靠在张扬肩头哭得稀里哗啦的,这儿毕竟是平海驻京办☆,张大官人但凡有点事儿,指不定明天就传到宋怀明的耳朵里,张大官人一边给查薇递纸巾,一边劝道:“丫头,咱声点哭,让人听到,还不知我把你怎么着了呢”

  查薇抽抽噎噎道:“我不是委屈吗?我委屈你还不◆☆,张大官人但凡有点事儿,指不定明天就传到宋怀明的耳朵里,张大官人一边给查薇递纸巾,一边劝道:“丫头,,zhāngdàguānréndànfányǒudiǎnshìér,zhǐbúdìngmíngtiānjiùchuándàosònghuáimíngdeěrduǒlǐ,zhāngdàguānrényībiāngěicháwēidìzhǐjīn,yībiānquàndào:“yātóu,zánshēngdiǎnkū,ràngréntīngdào,háibúzhīwǒbǎnǐzěnmezhelene”

  cháwēichōuchōuyēyēdào:“wǒbúshìwěiqūma?wǒwěiqūnǐháibú让我哭,是不是想把我给活生生憋死啊?”

  张扬道:“你想让我怎么着,要不我现在就跟你去找你叔,我帮你出气行不?”

  查薇泪光涟涟道:“你怎么帮我出气?”

  张大官人双手紧握,骨节咔啪咔啪般作响

  查薇道:“你别胡来啊,他是我叔叔”

  张扬道:“管他谁?只要是欺负了你,就算你亲爹我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