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章【做局】(中)


  薛伟童叹了口气,她想跟张扬喝一杯表示谢意,可看到张扬的酒杯已经空了,大声道:“桑贝贝呢?我ràng她过来陪酒没听到吗?”

  周兴国道:“薛爷,怎么着,还想玩啊?”他对薛伟童今天的作为◆还是颇有微词的,毕竟今天是他请客,薛伟童想杀一下安达文的气焰没错,不过至少应该先跟他打声招呼

  薛伟童道:“该怎么玩就怎么玩,别ràng姓安的败坏了我men的兴致”

  粱康和张扬不合,他显然不想在这里继续呆下去,起身告辞道:,“我晚上还有事情先走了”

  薛伟童也没留他,向他摆了摆手

  不一会儿,桑贝贝带着几名王府会馆的红牌全都过来了刚才的一幕把她吓得不轻,老板黄善专门把她叫过去连哄带吓,目的是不ràng她把今晚的事情说出去

  桑贝贝巧刚化过妆,特地涂了点腮红掩盖被吓的苍白的面孔一进来,薛伟童就把她推到张扬身biān,笑道:“张扬,我好不容易才把她给抢过来了,你好好享受”

  周围几人都跟着起哄

  张大官人笑道:,“谢谢薛爷美意”

  薛伟童在场不但张扬他men这帮老爷men放不开,人家陪酒姐也放不开,所以什么风花雪月的都收敛起来了★,多数精力都投入到喝酒上,所以这次的聚会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晚上离开的时候,每个人都灌了一肚子的酒,薛伟童开着她的兰博基尼先走了

  周兴国望着她远去的车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向张扬▲道:,“今晚没玩高兴,要不咱men换个地方?”

  张扬笑道:,“太晚了,今晚我得回去准备准备明天就要回东江了,要不这么着,等你men到东江考察的时候,咱men再好好喝一场”

  周兴国点■了点头道:“好,那就一言为定”

  冯景量把张扬送回东江驻京办一路上两人也没说晚上发生的事情快到驻京办的时候,张扬忍不住问道:“景量,薛爷在香港有没有生意啊?”

  冯景量道:“嘉汇的薛恩☆泽就是她父亲”

  张扬道:“嘉汇?你是说香港嘉汇集团?”

  冯景量道:“就是他”

  张扬道:,“红色资本家哦”

  冯景量道:“今晚的那个电话十有**就是薛恩泽打来的”

  张扬道:,“何以见得?”

  冯景亮道:,“薛爷的脾气那走出了名的硬气,不过她很听父亲的话”

  张扬道:“你是说薛恩泽在顶安达文?”

  冯景量道:“不清楚,不过从一开始我就猜到安达文有靠山,能够掌控世纪安泰这么大的财团,绝不是一个不识时务的傻子,他来京城之前肯定会做一番了解”

  张扬道:,“他想要对付的是查晋北”

  冯景量道:“这个人很不简单面对薛爷的枪口居然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畏惧”

  张扬笑道:“硬撑的”

  计划不如变化,第二天张扬准备前往火车站的时候,接到了宗盛的电话,却是李银日那biān又出了点状况,请他过去看看

 ◆ 张扬看了看时间,距离上火车只剩下一个时了,估摸着今天无论如何也赶不上火车了

  冲着乔老的面子,李银日那biān是必须要去的宗盛很快就过来接他张扬上车之后忍不住抱怨道:“我火车票都买好了”

  宗盛道:,“李将军突然病重,所以才请你过去”

  张扬叹了口气道:“他倒是会挑时候”心中不免有些奇怪,自己给李银日开得那些药应该有效,怎么病情又有反复呢?他忽然想起了李银日的专职护士李婉姬,这位李将军该不会身体刚有好转就开始纵欲?如果真的是那样这厮就是不要命了,神仙也难救

  等见到李银日,张扬也不禁吃了一惊李银日脸色发青,嘴唇发白,双目赤红,一看就是病情加重的征兆

  张扬帮他诊了诊脉,低声道:,“将军是否按照我所说的进行治疗?”

  李银日道:,“全都遵照先生的吩咐”

  张扬道:“既然如此,将军还是另选高明”

  李银日看到张扬要走,顿时慌了神□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道:,“我……我昨晚受不了她锋诱惑,所以……所以……”

  张扬道:,“所以怎么着?”心中已经明白了大半李银日八成是扛不住,病情刚有好转就起色心

  李银日道:“只是我出了★□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道:,“我……我昨晚受不了她锋诱惑,所以……所以……”

  张扬道:,“所以怎yībǎzhuāzhùtādeshǒuwàndào:,“wǒ……wǒzuówǎnshòubúletāfēngyòuhuò,suǒyǐ……suǒyǐ……”

  zhāngyángdào:,“suǒyǐzěnmezhe?”xīnzhōngyǐjīngmíngbáiledàbànlǐyínrìbāchéngshìkángbúzhù,bìngqínggāngyǒuhǎozhuǎnjiùqǐsèxīn

  lǐyínrìdào:“zhīshìwǒchūle些问tí……”

  张扬禁不住想笑可还是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怎样?”

  李银日尴尬道:总之我没成功,后来我记起你的嘱咐,打消了念头,早早的睡了,可睡梦中,我……”

  “怎样?”

  李银日老脸涨得通红,这件事真是难以启齿,可他为了活命又不敢不对张扬说实话:,“我梦遗了……”

  张大官人差点笑出声来,这位李将军真是个色鬼投胎

  李银日红着脸道:,“我一醒来就感觉身休不对,仿佛一瞬间就回到了你为我诊病之前的状态,张先生,你一定要帮我”

  张扬叹了口气,看了看李银日的舌苔,眉头紧锁道:“你的药都是谁负责煎的?”

  李银日道:,“李婉姬和姜舜臣,姜舜臣是我的贴身卫兵,我的饮食药物他都会全程监督”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想找他单独谈谈”

  姜舜臣是个沉默寡言的北韩军官,平时都是由他来保护李银日的安全,李银日对姜舜臣绝对信任,姜舜臣从父母双亡,由李银日抚养长大,在他的心中把李银日视为自己的父亲

  张扬ràng姜舜臣带他去看煎药后留下的药渣,姜舜臣心思缜密,每次的药渣他都用塑料袋存放起来,三天后才扔掉,张扬检查了一下这两天的药渣,发现其中并没有任何的问tí,李银日虽然梦遗了一次,可这并不会造成他的病情突然恶化

  姜舜臣的〖中〗国话有些生硬,不过他还是能够完整的表达自己的意思:“你怀疑有人在药里做手?”他摇了摇头,很坚定的说道:,“不可能,将军服用的药物我全程监视,每一个环节我都留意”他停顿了一下道:“……,会不会你的药方有问tí?”

  张大官人瞪了这厮一眼,丫的高丽棒子居然敢怀疑他的药方◆,

  NND,这厮的脑子进水了

  姜舜臣被张扬瞪了一眼,也知道自己一不留心言语上得罪了他,低声道:,“将军的病情是在不断变化的,张先生只看过两次,这两天病情可能又产生了变化,所以……”★

  张扬冷冷道:“我的药方没问tí,有问tí也走出在你men身上”

  姜舜臣被他憋得满脸通红,张大官人的权威不容玷污,张扬道:,“如果你men将军也怀疑我的药方有问tí,那么你men还☆是赶紧另请高明,千万别耽误了他的病情”

  姜舜臣看到张扬真的火了,他虽然心中有怀疑,可是毕竟李银日对张扬的医术相当的信任,如果把张扬给气跑了,他可没办法向李银日交代,姜舜臣苦苦哀求道:,“张先■生,我说错话了,你别生气,你千万别生气”

  张扬也没跟他一般计较,他摆了摆手道:,“算了,你把这两天李将军的食谱全都ná来,我看看”

  姜舜臣点了点头,赶紧去厨房把李银日的食谱ná来 □
  李银日在饮食上也想当注意,每天的食谱都是专门制定,姜舜臣很细心,把他日常的饮食起居全都记录下来

  他ràng姜舜臣带自己去厨房看看,厨师也是李银日从北韩带过来的,跟在他身biān已经◇二十年,应该没有任何的问tí,张扬详细询问了这两天做饭的情况,厨师一一作答,张扬看了看他的食材,发现了芥蓝,张扬不禁皱了皱眉头,芥蓝和他所开药方之中的一味药材相克,他当初都疏忽了这个问tí可芥蓝多数产◎于广东广西,一个北韩人的食谱中出现这东西有些奇怪,何况他的厨师也是来自北韩

  张大官人并不相信这件事仅仅是一次巧合,他ná起一根芥蓝向厨师道:,“你买来的?”

  厨师道:,“这是李婉姬◎买来的,昨天的菜都是她买的”

  张扬点了点头,一旁姜舜臣道:“是不是有问tí?”

  张扬道:,“没什么大问tí”在没有找到确切问tí之前,张大官人不急于下定论

  刚好李婉姬走进▲来ná水泡茶,张扬笑眯眯跟了过去

  李婉姬表情非常的冷淡,朝他点了点头,ná起茶壶向外走去,张扬一直跟她来到客厅内

  李婉姬泡茶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道:,“张先生找我有事吗?”

  张扬道:,“什么茶,给我来一杯”李婉姬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给他倒了一杯,递了过去,集扬端起茶品了一口,微笑道:,“里面有高丽参?”

  李婉姬道:,“将军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这也是我men国家营养学家的建议,高丽参对将军的身体无害”

  张扬呵呵笑道:,“李姐的意思是所有补药对身体都有好处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