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返程】(下)


  文国权也笑了起来:”我哪有时间说他,他是你未来女婿,整天跟在你的身边,你得hǎohǎo教教他才是名加看最章节”

  “张扬这次在京城惹麻烦了?”

  文国权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和陈旋的儿子发生了些矛盾,年轻人都很冲动”

  宋怀明道:“听说陈旋的儿子是个经商天才”

  文国权笑道:”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天才-安邦那孩子眼界比同龄人强一些,年纪轻轻事业有威,也造成他心高气傲,不知道他怎么和张扬产生的矛盾,搞到最后,他们两个相互撞车先是陈安邦开车把张扬从何长安那里借来的车给撞了,过了两夭张扬又开车撞了回去”

  宋怀明哑然失笑

  文国权道:“这帮年轻人如果精力无处发泄大可去玩碰碰车,真是离谱

  宋怀明道:“人没事就hǎo

  文国权点了点头:“人没事,不过张扬用了乔老的吉普车”

  宋怀明终于听出文国权的这句话才是重点,显然是张扬和乔老走得太近,让文国权产生了警惕他笑了笑,端起茶几上的那杯茶,喝了一口

  文国权道:“怀明,乔老前两天去平海你不知道?”

  宋怀明yáo了yáo头道:”他走后我才听说的,乔老做事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他来平海的事情我根本没有听到任何风声”

  文国权道:“张扬这子的嘴巴够严的”文国权所指的并非仅仅是乔老去平海的事情,一直以来张扬连他这次来京城的目的都没有透露

  宋怀明道:“想必是乔老不让他说”

  文国权叹了口气道:”怀明,我是担心这子被人利用啊”

  宋怀明道:“担心也没什么用,他是个成年人,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心里有数”

 ● 文国权道:“九七之前,风云际会,很多人都开始沉不住气,一场场的风雨接踵而至”

  宋怀明道:“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

  文国权呵呵笑道:“那要看怎样的风浪,如果来的是滔天巨浪,继续傻坐▲在那里只有被淹死的下场”

  宋怀明道:“水性再hǎo,在茫茫大海之上又能坚持多久?”

  文国权意味深长道:”再大的风雨也有结束的时候,只要坚持住,就会有看到彩虹的那一天”

  张扬被手机铃声吵醒,他揉了揉眼睛,看到时间刚刚是下午四点,还有几个时才到东江,拿起电话电话中传来查薇的声音:

  “喂,你怎么不吭不晌就走了,都没跟我说一声”

  张扬笑道:“想我了?”

  “想你个大头鬼”

  从查薇的语气中可以听出她的情绪不错,应该从前两天的郁闷和消沉中走出来了,其实查晋北开除她也只不过是做做样子,并不是真的要往她身上推卸责任【高品质】

  张扬道◎:“找我什么事啊?是不是你叔又欺负你了?”

  “他敢我都不乐意搭理他”查薇提起叔叔就来气

  张扬道:“有容乃大,无容乃,丫头,咱得大气,别弄得胸围缩水啊”

  “流氓你真不要脸”查薇含羞骂道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那啥,找我干吗?”

  查薇道:“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啊?”

  “能,可我总觉着你有事儿”

  查薇道:“越来越了解我了”

  “那是,你对我来说就是透明的““去,再耍流氓以后我不理你了”女孩子往往都是口是心非,嘴上骂张扬流氓,心里却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

  张扬道:“那我不流氓了,你说……”信号忽然不hǎo了,电话中断

  过了一会儿,查薇又把电话打进来了:

  “你怎么挂我电话口阴?”

  “我不是在火车上吗?信号不hǎo……”说了没一句电话又断了

  两人时断时续的聊着,火车到江城站的时候才算能正常通话,查薇抱怨道:”你什么破手机,赶紧扔了”

  张扬道:“这跟手机没关系,信号差对了,你找我什么事啊?”

  查薇道:“慧空法师想去南林寺参拜佛祖舍利,你那天说过要帮他联系的”

  张扬听她提起这件事顿时想了起来,他笑道:“你不说我险些把这件事给忘了,他打算什么时候来?”

  查薇道:“下周”

  “没问题,回头我跟南林寺方面打声招呼,让寺院方面做hǎo接待工作

  查薇笑道:“不用太隆重,慧空法师就是去参拜佛祖舍利,你不要搞得太隆重了”

  张扬道:“你对星钻的事情还是那么热心啊”

  查薇愣了一下,然后道:“两回事,慧空法师是我朋友”

  张扬道:“心情hǎo点了?”

  查薇道:“不hǎo,一点都不hǎo”

  张扬道:“要是觉着闷得慌,来东江找我,我不介意再给你当次三陪

  “切,我才没那么无聊昵 ●
  张扬返回东江只通知了秦清,秦清今天结束工作比较zǎo,特地来到火车站接他开得是张扬常用的那辆三菱越野车,张扬来到了他们约定的地方,拉开越野车门,将行李扔在了后座上,然后来到副驾坐下,笑眯眯看○着秦清

  秦清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啐道:“看什么?又不是没见过”

  张扬道:“清姐,你真hǎo看”

  “hǎo看的多了,京城漂亮女孩多,我都以为你舍不得回来了呢”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我根在这儿呢,京城对我没啥吸引力”

  秦清道:“你这颗多情的种子到哪儿不一样生根发芽?”

  张扬拉起她的纤手放在自己的两腿之间:

  “那你还不抓紧把根留住”

  秦清感到掌心的硬度和热度,触电般缩回手来,轻声道:“别胡闹”她启动引擎放下手刹,张大官人笑道:“晚上吃什么啊?”

  秦清道:“我买了菜,回你那里做给你吃”

  张扬点了点头道:“hǎo,在外面这么多天,饭店的饭菜都吃腻了”

  秦清笑道:“那晚上就清淡点”

  张扬的大手放在她的美腿之上:“我还想吃点荤的”

  秦清俏脸微微有些发红,伸手在他手背上打了一巴掌,轻声嗔道:“系hǎo安全带”

  来到区前,张扬让秦清先回去,自己去门口买了半只盐水鸭,一些鸭胗,回去的路上,又遇到前阵子卖给他光碟的贩,那厮鬼鬼祟祟走过来:“哥们,要碟吗?”

  张扬想起上次看云中漫步闹出的乌龙事件,心中不禁有些hǎo笑,误打误撞把秦清和常海心来了个一箭双雕,幸亏这贩给他创造了这么hǎo的机会,张扬yáo了yáo头,继续向区走去,那赈似乎有些不甘心,跟上去道:“哥们,爱情动作片,欧美的,日本的都有,我记得你暖,上次从我这拿过”

  张扬被他缠的心烦,他对黄片儿没什么兴趣,有些事过于直白反倒失去了美感,张扬随便买了两盘故事片,打发赈走人

  回到家里秦清一眼就看到他手里的光盘了,以为又是那种不堪入目的东西,啐道:

  “你赶紧扔垃圾桶里区,搞什么?整天满脑子都是这些东西”

  张扬笑道:“我被他缠的没办法,这两盘是故事片,不是你想象的那种

  秦清道:“你呀,都跟着学坏了“张扬伸手要抱她,秦清道:“我在刮鱼鳞呢,别弄脏了你衣服”

  张扬撅起嘴巴,秦清妩媚的看了他一眼,张开手凑了过来,跟他嘴对嘴吻了一下,冷不防被张扬整个抱了起来,秦清呀地惊呼道:

  “别闹,别闹,身上都弄脏了”

  张扬道:“香喷喷的哪里脏了?”抱着秦清原地转了两圈方才把她放下

  秦清提醒他道:“你是个国家干部,别整天看这些○东西,最近正在扫黄打非,心把你给抓进去”

  张扬笑道:“我就买过一次,上次是无意,我压根不知道里面装着黄片儿”

  秦清道:”还不是你长得太色,人家为什么不找别人推销?”

  张扬▲道:”我色吗?我怎么不觉得?”

  秦清道:“你赶紧去洗澡,我这就做饭”

  张扬应了一声,是该hǎohǎo洗个澡了

  秦清把饭做hǎo,张扬也穿着浴páo从里面出来了,他吸了吸鼻◇子道:“hǎo香啊”

  秦清道:”我刚刚学会的醋浇鱼头,做给你尝尝”

  张扬来到饭桌旁坐下,秦清拿起开hǎo的清江特供给他倒了一杯,两人碰了碰杯子,张扬抿了一口,道:“这清江特供味道大■不如前了”

  秦清道:“我觉着味道没怎么变,可能是你的口味变了茅台五粮液喝多了,再回头喝清江特供,感觉自然不行了”

  张扬笑道:“你拐弯抹角的说我喜厌1日”

  秦清微笑道:“你不是吗?”

  张扬道:“不是,你就像陈年老酒,越品越有味道”

  秦清俏脸微红,轻声道:“你在拐弯抹角的说我老”

  张扬道:“一点都不老,水嫩水嫩的”

  秦清抬脚在桌下踢了他一下,啐道:“什么hǎo话到你嘴里都这么别扭”

  【这两天的少了点,并非是章鱼灰心了懈怠了,这点心理素质都没有医道也写不到今天,书评区虽然冷淡,但是章鱼还是经常去看,看到支持,也看到冷嘲热讽,一本书的成绩总有起伏,还hǎo医道一直都算稳定,还没到无人支持无人订阅的地步,童鱼说过这是最后一卷,但是并不代表着我就要草草结尾,前期铺垫了这么多,必须要交代清楚,给出一个完美的结局,这样才对得起■大家对得起我自己,章鱼自问是个负责的人虽然叫着惨淡,医道的真实成绩依然是不错的,七百四十万字的书仍然能蹲在前十,本身说明了问题,章鱼的心理素质是过硬的,一两个人的嘲讽是打击不到我的

  至于求票●■大家对得起我自己,章鱼自问是个负责的人虽然叫着惨淡,医道的真实成绩依然是不错的,七百四十万字的书仍然能蹲在前十,本身说明了问题,章鱼的dàjiāduìdéqǐwǒzìjǐ,zhāngyúzìwènshìgèfùzéderénsuīránjiàozhecǎndàn,yīdàodezhēnshíchéngjìyīránshìbúcuòde,qībǎisìshíwànzìdeshūréngránnéngdūnzàiqiánshí,běnshēnshuōmínglewèntí,zhāngyúdexīnlǐsùzhìshìguòyìngde,yīliǎnggèréndecháofěngshìdǎjībúdàowǒde

  zhìyúqiúpiào,无数次说过,并非是为了月票奖金,每一个作者都想自己的作品得到认同,没有人甘心落后,所有人都是一样,网络文学的特殊性决定我们的写作要有持续性,长期性,必须要做hǎo自我调节,其实网络写手都是田径场上的马拉松选手,我们的写作之艰苦工作量之巨大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

  请相信,章鱼一直在努力,现在如此未来依然如此,只要从事写作一天,就要对得起读者,这是一个写手起码的职业道德,还是那句老话,章鱼不敢保证自己的文字让每一个人满意,但是希望每一个人都尊重我的劳动,如果你尊重童鱼的劳动,又同时感到满意,还望投出你手中的月票,这月票不是施舍,而是肯定和认同,请大家记住一件事,你投给的是作品而不是写手】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