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三章【补救措施】(上)


  张扬并没有骗霍云忠,tā真的和荣鹏fēi约好了一起喝下午茶,离开精武特卫之后,张扬向钟长胜笑了笑道:“谢谢”

  钟长胜笑道:“我只是把看到的实际情况说了出来,有什me好谢的?”

  张扬道:“害你丢了工作,真是不好意思”

  钟长胜道:“无所谓,反正到哪儿都是一样干我先走了,警方那边如果需要作证,你随时联络我”钟长脸将自己的名片递给张扬,上面有tā的呼机号码

  张扬收好了和钟长胜告辞离去

  荣鹏fēi和姜亮一起都在茗心茶楼等着张扬,两人并不知道张扬在和tā们见面之前已经跑到精武特卫大打出手,弄得西城区公龘安分局鸡fēi狗跳

  张扬来到房间内,歉然笑道:“不好意思啊,来晚,了,来晚了”

  姜亮道“你请我们喝茶,自己来晚了,是不是该罚?”

  张扬道:“该罚,要不我今晚请你们喝酒”

  荣鹏fēi道:“我们可没那me多的时间陪你,最近工作忙得很,如果不是你子哭着喊着要请我们喝茶,才没空搭理你”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tā端起自己面前的茶盏灌了几口,舒了口气道:“一阵子不出手,稍一动作,这身体居然有点发酸”

  荣鹏fēi和姜亮诧异的对望了一眼,这厮的话里分明在暗示什me,荣鹏fēi道:“你子又去哪里闹事了?”

  张扬道:“荣厅长,咱能别这me居高临下吗?我得跟您提点意见,自从您当了厅长,这官架子是越来越大了”

  姜亮忍不住笑,荣鹏fēi也是哭笑不得:“你少跟我打岔,说又干什me了?”

  张扬缓缓放下茶盏道:“我把精武特卫给挑了”

  姜亮刚来东江并不知道精武特卫是什me样的组织,可荣鹏fēi一听吃惊不:“陈biāo的精武特卫?tā怎me得罪你了?”

  张扬道:“你别急,那货原来是你们公龘安队伍出来的,整一个败类,你听我说完”

  张大官人这才把发生在八旗猎场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荣鹏fēi听完脸色都变了,虽然是事后才知道,可tā心里捏了一把冷汗,要知道张扬带的这帮人全都是身娇肉贵的,如果tā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出了事情,只怕责任都会追究到tā们省厅,就得有人出来承担责任,搞不好那个人就是tā

  荣鹏fēi脸色凝重道:“你怎me才对我说?”

  张扬道:“一来我的那些客人不想追究,二来这件事我没证据,抓住的那个杨勇把陈biāo给供出◆来了,这气我必须得出,所以我就杀到了精武特卫”

  姜亮提醒张扬道:“你出手如果太重,心触犯律”

  张扬道:“我有分寸,伤得最重的是陈biāo,我没打tā,是tā攻击我,我只是趁机把tā◎◆来了,这气我必须得出,所以我就杀到了精武特卫”

  姜亮提醒张扬道:“你出手如果太重,心触犯律láile,zhèqìwǒbìxūdéchū,suǒyǐwǒjiùshādàolejīngwǔtèwèi”

  jiāngliàngtíxǐngzhāngyángdào:“nǐchūshǒurúguǒtàizhòng,xīnchùfànlǜ”

  zhāngyángdào:“wǒyǒufèncùn,shāngdézuìzhòngdeshìchénbiāo,wǒméidǎtā,shìtāgōngjīwǒ,wǒzhīshìchènjībǎtā的手臂给震断了,这孙子现在在医院躺着呢”

  看到张扬这幅理所当然洋洋得意的样子,荣鹏fēi就气不打一处来,tā皱了皱眉头道:“你和陈biāo无怨无仇的,tā为什me要害你?”

  张扬道:“这件事也是我想不通的dì方,我根本就不认识tā,tā把我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家,花钱买通八旗猎场猛兽房的管理人员,放出五十多头恶狼,想把我给撕成碎片,这得多大仇啊,我估计tā也不知道我那帮朋友的身份●,我那些朋友应该是被我给连累了”

  姜亮道:“以后跟你相处还得心点,不知什me时候就被你子给连累了”

  荣鹏fēi的表情仍然紧呃“张扬,这件事必须得问清楚”

  张扬道:“陈bi●āo在你们公龘安内部有些关系,我能够看出来,我今天打了tā,恐怕会引起一些麻烦,所以得劳烦您老人家给处理一下”

  荣鹏fēi道:“事前你不找我,惹了麻烦就想到我了”

  张扬道:“谁让我把你当成良师益友啊荣局,我琢磨着,这次想害我的,跟上次老君窑的是一伙人,如果真的有联系,你们的案子岂不是就有希望了?”

  荣鹏fēi道:“你子就想把我给绕进来,自己惹了麻烦,就想别人给你擦”

  张扬道:“您要是嫌麻烦,我直接跟乔书记商量去,如果乔书记要是知道tā的这帮世侄在平海的土dì上发生了这me危险的事情,肯定会生气,tā一生气就得往下追究,第一个找的肯定是你们公龘安厅,这不绕一圈还是落在你们头上吗?”

  荣鹏fēi道:“威胁我?你子有种”

  张扬笑道:“这不是因为我跟你关系近吗?也就是你荣厅长平易近人,没有官架子,换成别人,我还真不乐意跟tā说”

 ● 荣鹏fēi道:“你少给我戴高帽子,刚才是谁说我官架子越来越大的?”

  姜亮道:“问题还是出在陈biāo的身上,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tā和你素不相识无怨无仇,那metā一定是受了tā人的指使,◆好好查查tā的精武特卫,从tā的业务往来和财务收支方面或许可以找到一些漏洞”

  荣鹏fēi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回头我让人去做”

  陈biāo被震断的手臂可以手术复位,可是右腿脱臼的dì方却让医生束手无策,整条右腿的腿骨和筋膜仿佛藤缠树般盘才酷节,手复位是根本不可能的,除非手术复位,可就算手术复位谁也没有把握,这脱臼的位置实在是太奇怪了

  床位大夫给陈biāo打了麻醉针止痛☆,可惜根本不顶用,陈biāo也算得上是一条硬汉,可疼痛仍然折磨的tā痛不欲生,入院不久,tā的老师闻讯赶来看tā,陈biāo自由搏击的老师是平海赫赫有名的人物,平海省体委主任渠圣明,渠圣明看到徒弟被人★整成这幅惨样,气得火冒三丈,可一听是张扬,tā也只能无奈的跺了跺脚,张扬那子的厉害tā是领教过的,渠圣明考虑了一下,还是给张扬打了个电话,tā是张扬过去的老领龘导,tā认为自己出面,张扬应该给tā一个面子

  张扬也没有想到渠圣明居然是陈biāo的老师,对于这位过去的领龘导张扬还是表现出相当的尊敬,渠圣明为人还是不错的,过去张扬在南锡担任体委主任的时候,渠圣明对tā也很照顾张扬问清陈biāo现在住在省中医院,tā告诉渠圣明自己马上就到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陈biāo看到张扬踏进病房,就快把满嘴的牙给咬碎了,不仅仅是恨,还因为疼,钻心的疼

  渠圣明心疼的看着徒弟,心说你张扬也太狠了,弄断了陈biāo的一条胳脖不算,还把tā的右腿弄成了一条麻花

  张扬进门之后,没事人一样朝陈biāo看了看,然后向渠圣明笑道:“渠主任,您还没走啊”

  渠圣明道:“你不来,我怎me走?”tā看了看陈biāo,暗自叹了口气,低声道:“张,咱们出去说话”

  张扬道:“不用出去了,其tā人出去,咱们当着陈biāo的面说”

  病房内只剩下tā们三个渠圣明道:“张扬□,你和陈biāo究竟有什me误会?”渠圣明还算客气,如果不是tā和张扬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如果不是tā清楚张扬的实力,tā绝对忍不了,徒弟都被人打成这幅摸样了,当老师的又怎能不生气?

  张扬道:☆“陈biāo,我没打你,不过我还真不知道你是渠主任的徒弟,如果我知道,我就让渠主任自己清理门户了”这话tā虽然是冲着陈biāo说的,可实际上是说给渠圣明听的渠圣明哪能听不出来,tā心中暗忖,难道这次真的是陈biāo做错事?

  渠圣明低声道:“究竟怎me回事?”

  陈biāo现在是疼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恨之入骨的眼神回应张扬,如果tā的目光是刀子,此时张扬早已经千疮百孔

  张□扬道:“你的好学生啊,tā花了两万块,趁着我们在八旗猎场打猎的时候,将猎场猛兽区的大门打开,想让那些恶狼把我们连皮带骨头的给吞了,陈biāo,我都不知道哪儿得罪的你,你这me恨我?”

  渠圣明■一听这还了得,以tā对张扬的了解,张扬应该不是一个说谎的人,可陈biāo是tā最得意的弟子之平时对tā非常的尊敬,渠圣明也将陈biāo视为儿子一般,渠圣明道:“陈biāo,你说话,你到底有没有做过?”

  陈biāo强忍着疼痛,可是tā还是一个字都崩不出来,张扬叹道:“渠主任,tā背后偷袭很厉害,你教的tā?”

  渠圣明老脸发热,想不到陈biāo居然这me没出息,连背后偷袭的事情都干出来了,tā狠狠瞪了陈biāo一眼,陈biāo有些心虚的垂下头去

  张扬来到陈biāo面前,在tā身上点了一记,陈biāo顿时感觉到身上一轻,疼痛瞬间减缓了许多,张大官人可不是要放过tā,而是●给tā一个机会说话

  陈biāo咬牙切齿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跑到我的公司大打出手,仗着自己有些关系背景,就胡作非为吗?”tā说得振振有辞,仿佛这次的事情全都是张扬的责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