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三章【补救措施】(中)


  张扬dào:“陈彪,事到如今,你再来这套就没劲了你有的话说的很对,咱们都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害我?有人在背后指使你?你不说我也能查出来,想害我,你还没这个本事,本来我不想将这件事闹大,可你既然□嘴巴这么硬,好,咱们就经,杨勇在我手里,你给他两万块钱让他打开猛兽房的事情他已经交代了,这就谋杀,你当过警叉,应该知dào这件事的后果,当着渠主任的面,我什么话都给你说清楚,你老老实实把幕后真凶交代出●来,看在渠主任的份上我放你yī条生路,如若不然,你就拖着那条残废的右腿在监狱里了却余生”

  “你吓我?”

  张扬哈哈大笑,将天花板震得嗡嗡作响:“你配吗?你知不知dào当类打猎的几个人★都是谁?周兴国、徐建基、稀伟童,你但凡有点脑子可以去打听打听,如果其中有任何yī个出了意wài,你陈彪yī百条命都不够赔的”

  陈彪别人没听说过,周兴国的名头他早就知dào,此时他的脸色已经完■全变了

  渠圣明看到陈彪此时的表情,已经明白张扬所说的都是实情,他怒dào:“陈彪,你给我说明白,你到底有没有做过?”

  陈彪闭上双目,此时内心中后悔到了极点,如果他对张扬多了解yī点,如果他对这件事多了解yī点,绝不会干出这样的蠢事

  张扬dào:“装哑巴,不说话?那好,咱们走着瞧”

  说话的时候荣鹏飞打来了电话,告诉他yī个相当重要的信息,精武特卫的启动资金是祁◆峰提供的,江南食府的祁峰,和张扬发生矛盾的那个

  张扬放下电话,已经将这件事的真相猜了个九八不离十,他冷冷dào:“陈彪,是祁峰让你干的?”

  陈彪面如土色,他不知该如何作答

 ◆ 张扬dào:“义气的人我很欣赏,可是为了所谓的义气盲目为人出头,甚至把自己的性命都搭进来的纯猝是个**”

  渠圣明dào:“你则是说话啊”

  陈彪咬了咬嘴唇,声音嘶哑dào:“我当初★从警叉局出来的时候,他帮过我,是他给了我注册公司的资金,我欠他的人情”

  张扬dào:“这个理由好像有些可信子,他找你对付我,想趁着我打猎制造yī起意wài?”

  陈彪dào:“杨勇过◆去是我的老乡,也是我介绍他去八旗猎场工作的,我和祁峰yī起去那里打过猎,他对里面的事情很熟悉,知dào你带人去那边打猎,他找到我让我找杨勇帮他做这件事……还给了两万块……”

  渠圣明听到这里,气得脸色铁青,抬起手就狠狠给了陈彪yī个耳光,他也是练家子,这yī巴掌打得极重,陈彪被打得口鼻喷血,渠圣明指着陈彪dào:“畜生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你当过警叉,你怎么可以这么糊涂?混账,混账”

  陈彪的脑袋耷拉了下去

  张扬dào:“这件事该怎么做我都跟你说过了,精武特卫必须要关,你伤好以后,不要让我在东江看到你,二百万精神损失费三天内送到我的手上”他说完上前抓住陈彪的右腿,螺旋般拧动,只听到咔啪yī声,陈彪惨叫了yī声,脱向的右腿已然复位

  张扬向渠圣明点了点头dào:“渠主任,现在你全都清楚了?”

  祁峰的江南食府遭遇了开业以来最大的难题,yī天之间所有的饭店全都遇到了麻烦,原因很简单,祁峰的这些饭店都在经营野味,平海省林业工安局刑侦总队长甄中原、东江市林业工安局局长徐匡亲自带队,协同林业工安局各级干弊yī起同时出现在江南食府各大连锁店内展开调查工作林业局珉警在对这些酒店冷藏室进行清查时发现,冷藏室中有豆雁三只、野鸡田余只、野鸭田余只、半翅田余只、长嘴鹬200余只、狍子肉口袋、野猪肉口袋而且经过进yī步调查发现,江南食府只有《驯养繁殖许可证》而没有《野生动物经营许可证》

  林业珉警当即就对查获的野味进行了清点没收,现场还有平海电视台零距离的记者进行来访根据国家规定没有《野生动物经营许可证》就是非经营江南食府提供的《驯养繁殖许可证》在没有办理《野生动物经营许可证》之前,属于无效证件

  祁峰本来以为只不过是走走形式,可当他听说这次林业工安局动了真格的,这才惊慌起来,江南食府在东江yī共有六家连锁餐厅,几乎在同yī时刻被工安局调查,这绝不是巧合,而是yī场策划好了的行动

  祁峰遇到任何事首先想到的就是去和大哥商量

  东江音乐厅内,祁山jìngjìng坐在观众席上,倾听着舞台上林雪娟的提琴独奏,祁峰是在演出进行到中途才来到音乐厅的,他在哥哥身边空着的座位坐下,事实上,这种传统的演出很少有人过来看,省交响乐团近些年yī直都处于入不敷出的境况下,如果不是祁山赞助了这次的音乐会,他们恐怕连在落成音乐厅演出的机会都没有

  祁峰低声dào:“哥……”

  祁山抬起右手,示意祁峰不要说话,他听得很专注,眼镜后的目光深邃而幽远,似乎沉侵在乐曲声中

  祁峰听出林雪娟演奏的是yī首《梁祝》,他也知dào哥哥和林雪娟是高中同学,两人应该还处过那么yī段,不过后来他们最终没能走到yī起,林雪娟嫁给了东江工安局的行警霍云忠,霍云忠也是他们的同学,如今已经担任西城区工安分局局长祁山也成为富甲yī方的水产富商,垄断了整个东江的水产业,祁山的相貌和他的财富注定他的身边不缺女人,这些年他身边的女人走马灯般换着,但是他始终没有找到可以结婚的对象祁峰知dào在哥哥的心中始终还想着这个叫林雪娟的女人,祁峰并不认为林雪娟如何的出色,可是哥哥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温暖和柔情

  祁山听得很专注,祁峰不敢打扰他,直到林雪娟的演出结束,鼓掌的时候,祁峰方才低声将饭店被警方查抄的消息告诉了他

  祁山没有任何的反应,仍然欣赏尊演出,仿佛江南食府被查抄和他没有任何关系yī样,祁峰只能耐着性子,陪着哥哥把全部的演出都看完

  演出结束之后,他又陪着祁山去后台给林雪娟献花

  林雪娟虽然是个漂亮的女人,可是她精致的妆容仍然无完全掩饰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印记,看到祁山亲自将花篮送来,她不禁笑着摇头dào:“祁山,你干嘛这么隆重,你已经为我们做了很多了,没有你,我们就没有这次演出的机会”

  祁山微笑dào:“我喜欢交响乐,我赞助你们演出,你们带给我美的享受,净化了我的心灵,说起来这笔生意我稳赚不赔”

  林雪娟笑dào:“祁山啊,你还是那么精明”

  祁峰yī旁插口dào:“其实我★哥最想听的就是娟姐拉琴”

  祁山瞪了他yī眼,林雪娟的心乱了节奏,可马上又恢复了平jìng,她当然知dào祁山赞助这次演出全都是看在她的面子上,她和祁山曾经有yī段情,可惜当年没能顶住家里的压○力,最终两人终成陌路,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林雪娟也早已认同了自己的命运,她微笑dào:“我和你哥是老同学,好朋友,他想听,我随时可以为他表演”

  身后响起yī个声音:“祁山,想听去我家听,不用花这么多钱跑到音乐厅来啊”却是林雪娟的丈夫霍云忠到了

  祁山呵呵笑dào:“云忠,到底是干警叉的,神出鬼没”

  霍云忠看了看林雪娟手里的那捧美丽的鲜花,手里的那支玫瑰花显得有些寒酸,脸上的表情不觉显得有些尴尬,林雪娟敏锐的觉察到了他的变化,赶紧伸手接过那支玫瑰花:“送给我的?真香”

  霍云忠充满戒心的看着祁山:“谢谢你来捧场啊”

  祁山笑了笑:“不耽误你们两口子聊天了,我们先走了”

  林雪娟有些歉意的看了看祁山,原本她答应演出后和祁山yī起吃夜宵庆祝的,可丈夫的出现让这件事完全泡汤,她答应和祁山yī起吃饭并非是对他有什么想,而是想当面表示yī下感谢

  霍云忠发现妻子yī直望着祁山的背影,不禁咳嗽了yī声:“好大的yī束花,不少钱?”

  林雪娟没说话,将那束花递给了yī旁的同事:“玲,送给你了”她不想因为yī束花而让丈夫不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