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七章【转移视线】(下)


  “发生在鼓楼〖广〗场的这次爆炸让平海公安厅高层nèi部震动不小,荣鹏飞和郭成针锋相对互不让步的谈话之后,他把这件事如实向平海公安厅厅长高仲和汇报,高仲和捏了一把的冷汗,他感到后怕,同时又感到庆幸,如果当时高廉明和佟秀秀在一起,那么受伤的可能会有自己的儿子,高仲和nèi心跳得很急,连荣鹏飞都轻易看出了他的后怕,低声道:“高厅,国安的那帮人shǒu伸得太长,最近在平海惹了不少的麻烦”高仲和叹了口气:“这件事你怎么看?”荣鹏飞道:“按照他们的说法,这次的爆炸案是针对那两名国安特工的,黄军的被杀只是一个诱饵,敌人利用黄军被杀事件把佟秀秀引入居中,进而寻找jī会对付她”

  高仲和道:“○有这种可能”

  荣鹏飞却道:“这种可能xìng不大”

  高仲和盯住荣鹏飞,等待着他下面的话

  荣鹏飞道:“老君窑的事情是最好的证明,如果制造两起爆炸案的都是一个人,那么,他在老☆君窑的时候就有杀死佟秀秀的jī会,为什么那时候没下shǒu?反而利用佟秀秀他们当诱饵,来引诱张扬前往?”高仲和道:“也许不是同一个”

  荣鹏飞道:“鼓楼〖广〗场nèi的公话亭nèi还遗留一颗已经被拆除的炸弹,我们请爆破专家看过,两颗炸弹的设置shǒu法差不多,应该是同一个人,不过公话亭的这颗定时炸弹设置的加复杂,xiàn场被炸成重伤的伍得志就是国安顶尖的拆弹专家,对方一定相当的熟悉他们,把★他们引到公话亭,然后佟秀秀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触动了定时炸弹,伍得志在有限的时间nèi成功将这颗炸弹拆除,不过他们并没有想到有人还在他们的汽车下放置了另外一颗炸弹,等他们发xiàn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高仲和道:“整件事看起来还是国安nèi部的问题,有人想针对国安”荣鹏飞道:“可老君窑的事情解释不通”

  高仲和道:“你非要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是不是有些牵强?”

  荣鹏飞反问道:“如果联系在一起,这次的爆炸事件是不是已经成功将我们的注意力转移?”

  高仲和一双浓眉紧紧皱起,他沉思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抓住主线,我们要查的是毒品案,我们面对的可能是一起平海历史上最大的★制造并售卖毒品的案件,其他的旁枝末节我们不去关注,国安的事情交给他们国安自己去做”荣鹏飞道:“闹出了事情全都交给我们去擦屁股,可他们却吝啬到连起码的情报都不透露给我们”

  高仲和道:“出于保密◆zhìzàobìngshòumàidúpǐndeànjiàn,qítādepángzhīmòjiēwǒmenbúqùguānzhù,guóāndeshìqíngjiāogěitāmenguóānzìjǐqùzuò”róngpéngfēidào:“nàochūleshìqíngquándōujiāogěiwǒmenqùcāpìgǔ,kětāmenquèlìnsèdàoliánqǐmǎdeqíngbàodōubútòulùgěiwǒmen”

  gāozhònghédào:“chūyúbǎomì原则,没必要闹得太僵,大家各做各的事情,他们有消息不告诉我们,我们一样可以对他们保密

  荣鹏飞道:“张扬救了伍得志的xìng命,或许他能得到不产的消息”高仲和叹了口气道:“这小子真是个麻烦,我☆们系统的事情尽量不要让他介入太多”

  荣鹏飞笑了笑:“廉明怎么样?听说辞职了?”

  高仲和道:“我想让他去香港给他姨妈的事务所帮忙,可这小子不愿去,他想回美国”他的电话忽然响了,拿起电◎话,电话却是他妻子打来的,原来是打电话过来抱怨的,高廉明还发着烧,居然带着病去省人民医院了

  高仲和马上就推断出儿子一定是去探望佟秀秀了,奇怪,他怎么会听说佟秀秀的事情,难道是张扬?

  其实这次高仲和想错了,高廉明是听广播才知道发生爆炸案的,广播中并没有提到佟秀秀的名字,但是高廉明鬼使神差的就想到了佟秀秀,可能是因为他有了上次在老君窑被人在身上绑上定时炸弹的经历,所以才忍不住往坏处想,他带着病来到了省人民医院,询问之后知道被炸伤的两人中果然有佟秀秀在nèi,他顿时慌了神,买了束话去重症监护室

  如今佟秀秀已经被国安列为重点保护的对象,寻常人是不能获准进入病房的,高廉明正◇在那儿软磨硬泡的时候,看到张扬从里面出来,他慌忙向张扬招shǒu

  张扬之所以获得〖自〗由出入的权力是因为他神乎其技的医术,如果不是他,伍得志早就死了,七局副主任郭成特许他〖自〗由出入病房

  张扬看到高廉明也有些惊奇,他实在想象不出这厮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张扬来到高廉明的面前:“你来干什么?”

  高廉明道:“我来看看佟秀秀,她怎么样?伤得重不重?”张扬把高廉明拉到一边:“这儿没你事,你别跟着添乱了”高廉明一听就火了:“我怎么添乱了?我就不能来探望朋发张扬,我求你了,你带我去看她一眼,就看一眼,我不说话行了?”张扬叹了口气,知道高廉明这小子犯起脾气来也倔得很,他和守在门外的国安工作人员商量了几句,这才带着高廉明进入了病房nèi

  高廉明看到佟秀秀身上脸上包裹着纱布的样子,鼻子一酸,泪差点没下来,他把花插在花瓶里,忍着没吭声

  佟秀秀听到了动静,小声道:“得志”

  张扬道:“是我”

  佟秀秀道:“张扬,得忐忑么样了?”张扬笑道:“情况已经稳定了,你不用担心,再过几天就能够康复”佟秀秀道:“你发誓没骗我?”张扬道:“我骗你干什么?”

  佟秀秀道:“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张扬笑道:“大家都是朋友,不用说客气话”

  “要是见到高廉明也帮我向他说声对不起,我挺对不住他的”高廉明听到她提起自己,不由得愣在那里

  张扬道:“好的,我帮你说”佟秀秀道:“之前我利用了他,我知道他的心思,我本该和他保持距离的

  张扬笑道:“女孩子长得漂亮,身边总是不乏追求者的存在,高廉明没怪你,他胸怀宽广的很,不是小家子气的人”

  佟秀秀道:“我听说他从单位辞职了,是不是因为我?”

  高廉明小心地控制着呼吸,生怕佟秀秀觉察到自己的到来

  张扬道:“你多想了”佟秀秀道:“我把他当成很好的朋友,真的,你也一样,你们对我都很重要”

  张扬拍了拍她的shǒu背,让她安心休息,朝高廉明使了个眼色,两人悄悄退了出去,一离开病房高廉明就怒不可遏的说道:“谁干的?那个混蛋这么残忍,要是让我抓住他,我扒他的pí,抽他的筋”

  张扬拉着高廉明离开了病房楼,高廉明犹自怒火填膺道:“我一定要为秀秀报仇”张扬道:“你不是要去美国吗?”

  高廉明咬了咬嘴唇低声道:“佟秀秀会不会毁容?”

  张扬道:“她受的烧伤不是太重,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应该可以完全恢复,不过伍得志就没那么好运、,

  高廉明诧异的望着张扬,张扬道:“命虽然保住了,可是他的右臂整个被炸掉了,脸部伤得不轻,就算恢复也无法回到过去的面貌,后期应该需要进行整容shǒu术”

  高廉明叹了口气道:“能活着就好,如果他被炸死了,佟秀秀还不知要有多伤心”张扬忽然想起一件事,懊恼的拍了拍脑袋道:“坏了,我把钟长胜的约会给忘了”张大官人今天只顾着救人,把和钟长胜的约会忘了个一干二净原本说好了上午十一点见面,可xiàn在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张扬赶紧给钟长胜打了个传呼

  过了一会儿钟长胜回电话过来,他上午等了张扬一个小时,看到张扬没到,觉着张扬可能是工作忙,所以也没给张扬打电话,这会儿他正在朋友店里聊天呢

  张扬问清他所在的位置,和高廉明一起过去了,高廉明原本想探望佟秀秀之后马上回家的,可看到佟秀秀的惨状,他心里也非常的难受,希望有一个人陪他聊聊,所以就跟着张扬一起两人来到卓成路的一家名为赤色纹身工作室的纹身店,钟长胜就在店里等着呢,不过钟长胜来这里不是为了纹身,这间纹身店是他的一个朋友开的,他的这个朋友叫程远,和钟长胜是老乡,目前在东江从事个体工作,他的主业是在花鸟奇石市场贩卖石头,这个店的真正老板却是他的老婆于蓝,过去曾经是东江美专的老师,后来辞职专门做纹身

  张扬和高廉明来到赤色纹身工作室的时候,看到钟长胜站在门外等着他们呢,张扬笑着娄了过去:“不好意思,今天遇到点事情,把咱们约好见面的事情给忘了”钟长胜笑道:“没关系,张主任工作忙,和我这个社会闲杂人员不同”他●把张扬请入店里

  因为临到下班的时候,店里目前没有客人,进门处放着一个一米五长度的玻璃鱼缸,里面养着十多条,红腹水虎,一个赤露ǒ着上身,浑身布满刺青的健壮小伙正在那儿喂鱼,高廉明凑了过去,对这☆小伙子身上的纹身很感兴趣,赞道:“纹身不错是真的还是贴上去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