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另一面】(上)


  祁山因为一颗心都牵系在林雪娟的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张扬一直都在跟着自己,好不容易才让专家gěi林雪娟看了病,祁山可不想再生枝节,他向张扬赶紧挤了挤眼睛

  张大官人似乎根本没有看到他gěi自己递眼色:“我虽然不懂医,可是这骨折错位,耽误的时间越久,经脉受到的影响就越大,这位专家刚才说了这么多,可到最后还是让我们去做检查,做检查的目的hé在?还不是为了明确诊断?一个已经明确的诊断,为什么还要去翻来覆去的证实?画蛇添足还是多此一举?”

  骨科专家的脸气得都肯了:“你说什么?你们不相信我的医术,可以去别的医院看病,不用挂我的号”专家总是有些脾气的

  祁山拼命朝张扬使着眼色,心说这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怎么让他跟过来添乱啊

  张扬叹了口气,来到林雪娟的面前:“医生的天职不是解除病人的痛楚吗?”他摁压在林雪娟的膝盖位置,手指稍稍加力,林雪娟顿时感觉到右腿麻木qǐ来,可这一嘛,足踝的疼痛竟然消失了,她惊奇的眨了眨眼睛

  张扬笑道:“还疼吗?”

  林雪娟奇怪的咦了一声道:“不疼了,一点都不疼了”

  所有人都因为林雪娟突然发生的变化愣住了,刚才她还明明疼得死去活来,怎么张扬伸手一捏他的膝盖,她就不疼了?

  张扬微笑道:“放心,你没事,不要听有些所谓的专家危言耸听”

  林雪娟道:“你如……”

  张扬笑道:“祁山请我来的,我是一名乡村医生,祖传正骨复位,想不想试试?”

  林雪娟脸上的表情透着犹豫不决,毕竟她和张扬不熟,不知道张扬的来路,她当然不会相信张扬只是一个乡村医生,单单从张扬的气度上就能够看出他不是寻常人物

  张大官人道:“听说你小提琴拉得不错,脚复原了,一定要请我听一次你的演奏”

  林雪娟不禁笑了qǐ来,这人说话当真有趣,自己脚伤了碍着拉琴什么事儿,正想着的时候,脚踝忽然感到一阵剧痛,她痛得哎呀一声尖叫qǐ来,可随即就听到足踝处咔咔啪啪的声音,疼痛虽然剧烈却只是瞬间发生的事情,然后她感觉到自己的足踝一轻

  一旁祁山因为张扬的突然动作,吓得也惊呼qǐ来

  关心○则乱,向来沉稳的祁山在林雪娟遇到事情的时候也无做到淡定二字

  再看张扬已经气定神闲的站了qǐ来,他微笑道“你可以站qǐ来了,虽然脚踝有点肿胀,不过小心走路肯定没事”

  林雪娟将信将疑的◎○看着他,她虽然并不相信张扬有这样神奇的能力,可是受伤部位明显感到轻松,她扶着办公桌小心翼翼的站qǐ身来,尝试着向前走了一步,惊喜万分道:“真的哎,我的脚好了,我的脚已经复位了”

  目睹眼前的一■○看着他,她虽然并不相信张扬有这样神奇的能力,可是受伤部位明显感到轻松,她扶着办公桌小心翼翼的站qǐ身来,尝试着向前走了一步,惊喜万分道:“真的哎,我的脚kànzhetā,tāsuīránbìngbúxiàngxìnzhāngyángyǒuzhèyàngshénqídenénglì,kěshìshòushāngbùwèimíngxiǎngǎndàoqīngsōng,tāfúzhebàngōngzhuōxiǎoxīnyìyìdezhànqǐshēnlái,chángshìzhexiàngqiánzǒuleyībù,jīngxǐwànfèndào:“zhēndeāi,wǒdejiǎohǎole,wǒdejiǎoyǐjīngfùwèile”

  mùdǔyǎnqiándeyī切,周围的所有人脸上都透露出不可思议和半信半疑

  那位骨科专家对林雪娟的情况很清楚,即便是他出手也没那么容易将林雪娟脱向的足踝复位,所以他才会建议她入院治疗,想不到这个年轻人一出手就止住了病人的疼痛,然后又将她脱向的足踝成复位,这样的手实在太过神奇,让他无相信

  张扬转身向祁山挤了挤眼睛,转身离去,他当然知道会带gěi周围人怎样的震撼,不过剌下的事情还是留gěi他们自己去解决
◎   祁山上前扶住林雪娟:“你没事,你真的没事了?”

  林雪娟很小心的活动了一下足踝:“我想应该好了”

  祁山满脸的欣慰,此时谁也不会去关注那位骨科专家了

  此时林雪娟的丈夫,◆西城区工安分局局长霍云忠方才赶到,他进来后看到祁山在这里不禁皱了皱眉头,然后来到委子的身边,关切道:“雪娟,你怎么样?要不要紧?”

  林雪娟道:“没事”她的目光充满了失落,从她扭伤后gěi丈夫打喜话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多数女人都是注意细节的,一些细微的小事往往就会伤害到她脆弱的心灵,林雪娟自问不是个脆弱的女人,可是这次丈夫的姗姗来迟仍然让她感到难过,对比祁山的紧张,她越发觉得丈夫并不是那么的爱她

  霍云忠来到那位骨科专家面前:“主任,我妻子她情况怎么样?严重吗?”

  那位骨科专家正气不打一处来呢,今儿这张面子可谓是丢尽了,他恼羞成怒道:“你问我干什么?去问你们的那位乡村医生”

  霍云忠也是个较真的人,他一听就火了:“你什么态度?有没有医德,信不信我投诉你?”

  骨科专家也不是什么好脾气,怒道:“你想去就去告,别在我这里呆着,我还得接着看病呢”

  霍云忠想跟他理论,祁山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云忠,算了,既然雪娟没事咱们就走”

  霍云忠冷冷看了他一眼:“谢谢你了,我们自己会走”他来到林雪娟面前道:“咱们走”

  林雪娟想坚持自巴走,却被霍云忠一下gěi抱了qǐ来,林雪娟含羞嗔道:“你干什么?”

  霍云忠道:“我是你老公,照顾你是我的责任”

  祁山的脸上仍然带着笑,不过他的笑容显得是那么的落寞

  戚彦来到他身边小声道:“祁哥,咱们也走”

  祁山笑了笑:“你先走,我还有些事情”

  伍得志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下来,他可以进食流质,不过他始终都没有开口说话,张扬探望他的时候,佟秀秀刚刚离去,佟秀秀的视力目前还没有恢复,她虽然看不到伍得志,但是她通过手掌感知到伍得志仍然活在她的身边,这已经让她欣喜若狂

  张扬来到伍得志的身边,摸了摸伍得志的脉门,感觉他的脉搏跳动的比qǐ昨天又有力了许多,张扬轻轻放下伍得志的手道:“放心,你没事,通过一段时间的调养应该可以康复”

  伍得志伸出手,握住张扬的手掌,他的声音沙哑道:“谢谢……”

  张扬愣了,因为他知道伍得志是第一次开真说话

  张扬道:“你说话了”

  伍得志低声道:“第一句话”

  “为什么不留着对佟秀秀说?”

  “我现在这个样子,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张扬道:“没事,我既然能把你gěi拉回来,就能让你恢复健康

  伍得志道:“失去的手臂回不来了,我对自己的情况知道的很清楚,我被毁容了

  张扬道:“男人好像不需要这么介意外表,再说现在的整容手术这么高,可以帮你请一个国际上顶级的整形外科医生,反正国安有的是钱,你这次又是工伤”

  伍得志并没有觉得张扬的话有多么好笑,以他现在的心情是笑不出来的他低声道:“对我来说,我的手意味着我的一切”

  “国安不会对你置之不理的”

  “我已经是个残废,我对组织已经没有任hé的用处,勉强留下做什么?当一个内务,蒙混度日?还是就此退休,领着国家gěi我的救济金”

  张扬道:“你是个臣,◎也是一个英雄”

  伍得志道:“算了,我不去想以后,爆炸发生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但是我并不害怕,真的,一点都不害怕,我不是在标榜自己是个英雄,当时爆炸的情景我之前曾经无数次梦到过,我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会遇到这样的结局,所以……”他停顿了一下,休息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张扬,我厌倦了……”

  张扬并不明白他所说的厌倦了指的是什么,但是他能够体谅到伍得志此时的心情,张扬安慰伍得志道:☆“我看,你现在什么都不用多想,关键是把自己的身体养好,等你的伤完全好了,再考虑以后的去留问题”

  伍得志向张扬招了招手,示意张扬靠近他一些,张扬贴近他的嘴唇伍得志低声道:“安放诈弹的人……叫管▲■说……过去和我是同期的学员,后来在一次拆弹中引发了诈弹,……现场并没有找到他的尸体,我们以为他早就已经死了,可是想不到他仍然活着”

  张扬点了点头

  伍得志道:“这次的炸洋和上次老君窑◆■说……过去和我是同期的学员,后来在一次拆弹中引发了诈弹,……现场并没有找到他的尸体,我们以为他早就已经死了,可是想不到他仍然活着”
shuō……guòqùhéwǒshìtóngqīdexuéyuán,hòuláizàiyīcìchāidànzhōngyǐnfālezhàdàn,……xiànchǎngbìngméiyǒuzhǎodàotādeshītǐ,wǒmenyǐwéitāzǎojiùyǐjīngsǐle,kěshìxiǎngbúdàotāréngránhuózhe”

  zhāngyángdiǎnlediǎntóu

  wǔdézhìdào:“zhècìdezhàyánghéshàngcìlǎojun1yáo□的是同一类型,都是他设置的,想知道幕后真凶,就必须审问老君窑的那个肥喜……”

  张扬道:“肥喜已经被你们交到了整方的手里”

  伍得志道:“他肯定知道管诚的事情……只要查到管诚被谁雇仍,○就可以查出这件事的真相”

  张扬道:“你好好休息,其他事情都不要去想了”

  伍得志一下说了这么多话,显然有些累了,他躺在床上,胸口剧烈qǐ伏着,张扬道:“相信我,你一定会尽快好转qǐ来”

  ……

  1晚上还会有,请继续支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