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章【古寺遗址】(下)


  第八百二十章古寺遗址下

  秦清一直到下午三点多钟方才从市里回到指挥部,发现父亲不在,问过才知道张扬把她父亲送到南国山庄了

  秦清不由得抱怨道:“我爸刚下火车,我还没见到他人呢○,你把他送到南国山庄干什么?”

  张扬笑道:“我可没打算把他送过去,是他自己坚持要去,要和慧空法师谈谈重建秋霞寺的事情,你也知道,他工作起来就不顾一切,我让周山虎跟着他呢,全程做好保镖兼司机,◆不会有事,再说了南国山庄那边条件多好,我和任文斌也打过招呼了,让他给老爷zǐ安排好房间好好休息休息”

  秦清道:“我爸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工作起来根本没有时间观念,我怕他累着”

  “没事儿,秦叔叔身体还不错”

  秦清道:“不行我得看着我爸,他就是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

  张扬道:“你还不是一样,自从担任zhè个城区指挥部的负责人,忙得废寝忘食,连身边人都顾不上了”

  秦清瞪了他一眼,知道他zhè个身边人指的是他自己不过张扬说的也是实情,最近一段时间,她只顾着工作,他们两人都很少单独在一起

  秦清道:“今天方市长把我叫去开会,专门点了我们指挥部的míng,说我们的工程进度太慢,动迁工作到现在都没做完,基础工程也没有按照原定度进行,当着zhè么多人,搞得我面zǐ上很难看”

  张扬道:“他还好意思说,肉禽加工厂不就是他亲外甥的,我找他理论去”

  秦清道:“行了,领导说两句,听着呗,你也该改改你的脾气了,今天我遇到荣厅长,对你也是一肚zǐ的意见,你以后把主要精力投入到城区的工作中来,其他的事情你少管”

  张扬道:“其实我zhè人最不喜欢生事儿,可事情总是找到我头上,你说,我当国家干部的也不能整天装孙zǐ受欺负是不是?”

  秦清道:“谁欺负你了?我怎么没听说过有人敢欺负你?”

  张大官人嘿嘿的笑

  秦清抬脚踢了他一下,却被他的一双腿将脚夹住,秦清用力想拔出来,张扬道:“你拔不出去”

  秦清小声骂道:“你流氓,你sāo扰上级领导”

  张扬道:“我喜欢”

  秦清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她拿起了电话:“喂”当她听完电话的内容之后,不禁皱起了眉头,轻声道:“我知道了,刘局,没什么事情,你还专门打电话过来”

  放下电话,一张俏脸顿时笼上一层严霜,怒视张扬道:“我爸今天是不是差点被车撞了?”

  张扬zhè才明白打zhè个电话的人是刘晓忠,想不到他来了zhè一手,主动向秦清道歉,张扬很快就想明白了刘晓忠zhè么做的用意,张扬自己恶míng在外,刘晓忠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张扬临走之时不依不饶要追究司机的责任,刘晓忠的司机偏偏是他的一个亲戚,所以刘晓忠只是说说罢了,不会当真处理他,可他又担心张扬生事,打听之后才知道那个一瘸一拐的老头是城区指挥部副总指挥秦清的父亲,刘晓忠zhè才给秦清打了一个电话,一来他认为秦清肯定会知道zhè件事,二来他先把诚意给拿足了,料想秦清碍于面zǐ也不好意思说什么,毕竟她父亲也没有受伤

  张扬点了点头道:“是,省电力局局长刘晓忠的车差点把他给撞了,我把他司机揍了一顿”

  秦清道:“你为什么不跟我说?我爸有没有受伤?”

  张扬道:“没受伤,汗毛都没伤一根,不是我不给你说,是你爸害怕你为他担心,所以不让我说”

  秦清叹了口气道:“现在我不还是一样知道?”

  张扬道:“刘晓忠真够jiān的,居然来了个先下手为强,那司机是他什么人?值得他zhè么维护?”

  秦清道:“算了,事情过去就算了◎,我爸没事最好”

  张扬道:“不能zhè么算了,我饶不了他”

  秦清道:“刘晓忠根本是要保那míng司机,你现在去找那míng司机的麻烦,他肯定会有文章可做”

  张扬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先放一放?”

  秦清道:“懒得理你,谁像你有zhè么多的yīn谋诡计”

  张扬笑嘻嘻道:“我不能让我老丈人吃亏,你说是不是?”

  秦清拿他真是无可奈何

  张扬◇的手机响了,他拿出看了一下,是安语晨打来的

  现在她已经处于怀孕晚期,张扬担心她有事,赶紧走出去接通了电话

  安语晨的声音很紧张,她昨天频繁腹痛,可能是动了胎气,医生让她卧床静养,安语晨看重的并不是自己的xìng命,她担心胎儿有事,所以打电话告诉张扬,谁曾想张扬的手机留在衣柜里,始终无人接听

  张扬不由得担心道:“你现在怎样?”

  安语晨道:“好些了,医生让我躺着静养,zhè两天恩禅法师也会过来,我想应该没事”

  张扬原定下月中旬前往的,可是接完安语晨zhè个电话,他心情无法平静,考虑了一下之后,必须马上前往,安语晨的情况不同于正常人,她本来就天生绝脉,怀孕之后身体的负担加重,越是到晚期越是凶险,算起来如今已经八个多月了,自己一直都不在她的身边,万一出了什么差池,肯定要后悔终生

  张扬先拿起电话打给傅长征让他去帮自己订最快前往的机票,傅长征告诉张扬前往的飞机最早是明天上午九点的,张扬紧接着又联系远在京城的陈雪,zhè次务必要让陈雪也前往一趟,必要的时候帮助他保驾护航,陈雪的精纯内力是当世之中极为少见的张扬将陈雪前往的事情交给了他的义妹薛伟童安排,陈雪毕竟还是个穷学生,从京城前往可需要一笔相当不菲的费用让她出力,怎么好意思再让她往里面贴钱?

  回到办公室将自己明天就要前往的事情告诉了秦清,听到张扬要去,秦清不由得愣了一下,现在城区建设工作刚刚开始,正是最为繁忙的时候,他偏偏在zhè当口儿要离开,秦清也知道如果不是要紧事,张扬也一定不会走所以秦清也没做太多的犹豫,她轻声道:“既然有重要事情,那就走”

  张扬道:“你不问■我什么事儿?”

  秦清道:“有什么好问的?如果你能说肯定会告诉我,如果你不方便说,我就算问了也是白搭”秦清心中感到有些许的委屈,在她看来张扬没有任何事需要瞒她

  张大官人也不想瞒,可z◇hè件事实难说出口来,总不能直接告诉秦清,安语晨现在肚zǐ里怀了他的孩zǐ,自己要去陪她生产?秦清虽然宽容,可是她要是知道张扬和安语晨已经有了爱情的结晶,胸怀再大,也肯定不能轻易想通

  可张扬也不忍心欺骗秦清,他老老实实道:“记不记得我之前去过一次?”

  秦清点了点头,那时张扬还在南锡担任体委主任,当时他和赵天才、周山虎一起驱车前往,为的是寻找安语晨聪颖如她现在已经想到张扬zhè次前往十有还是和安语晨有关

  张扬之前已经向秦清说过安语晨的病情,张扬道:“小妖对外宣称她去了瑞士,其实她zhè段时间一直都在疗伤,我上次去的时候,恰巧结识了一位得道高僧恩禅法师,他是印度人,是★他教会了小妖冥恒瑜伽术,延缓了她的病情,小妖留在,在恩禅法师的帮助下进行治疗,她的病情也得以缓解,可是刚刚她打电话过来,说病情又有反复,所以……”

  秦清道:“救人要紧小妖为人善良单纯,又是安★老最喜欢的孙女,安家对春阳对江城甚至对整个平海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无论是于公于sī你都应该去救她”

  张扬道:“直到现在我对救她都没有确然的把握”

  秦清柔声道:“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小妖一定会没事”

  “你现在正是最需要用人的时候,我选择在zhè个时候走开,真的有些愧对你”

  秦清道:“什么话?你留下有能帮得上多少忙?现在常凌峰来了,还有海心他们帮我,zhè么多得力的助手,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张大官人苦笑道:“我对你当真就zhè么无所wèi?”

  秦清道:“我是在告诉你,你对于指挥部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地球少了谁都照转……”她的声音旋即又低了下来,小声道:“可是我少了你不行……所以,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早一些回来,在外面要懂得照顾自己”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把小妖的病治好,一定尽快回来”

  秦清道:“每次你为别人疗伤总是舍生忘死,张扬,我知道小妖对你很重要,可是……”下面的话她没说完,美眸中却泛起了两点星光,张扬明白秦清想说什么,也明白她为何最终没有说出口,郑重道:“清姐,你放心,我懂得保重我自己”R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