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九章【人活一口气】(下)


  张扬道你们不给我交代,我一样查得chū来,粱总,你带我转告刘晓忠,明晚之前必须要给我一个明确的交代,还有这件事没有完全处理之前,你们的慧源宾馆最好停业”

  康成听到这厮扬言要让慧源宾★馆停业的话,登时也有些忍不住了,虽然你张扬是城区管委会副主任,可我康成也不是rénrén都能够捏的软柿子,想欺负我,没那么容易康成道:“张主任,有事说事,我们拿chū诚意跟你谈,想要处理这件事,可你这种态度根本是不想处理问题”张扬笑道:“诚意?恕我愚蠢,压根就没看chū你们的诚意在哪里?

  别觉着拿chū几万块钱来就能代表诚意,有句话怎么说?金钱不是万能的,rén活一口气,我明白的告诉你们,我今天要争得就是一口气,谁欺负了苏媛媛,谁他妈就是不给我张扬面子”康成气得脸色乌青,他大声道:“张主任,你这种态度,咱们就没得谈了?”

  张扬道:“不用谈,早知道这样,我根本就不会来”

  粱孜劝道:“大家都消消气,咱们先吃饭,心平气和的谈谈

  张扬笑道:“粱总,还是别谈了,再谈下去,我怕忍不住要打rén了,我这rén脾气不好,很多rén都知道、,

  康成冷冷道:“不送、,祁山也站起身来,他走之前,向康成道:“康总,你欠我的那笔钱什么时候给我结清啊?”

  康成一双yǎn睛充满怨毒的看着祁山,麻痹的,这种趁火打劫的rén物最招rén恨

  祁山才不怕他,冷冷和他对视着:“康总,最后期限都已经过了,看来你是非得逼着我起诉你”康成道:“爱咋地咋地”

  张扬和祁山来到大厅两rén对望了一yǎn,不由都笑了起来,祁山道:“你带我来蹭饭,饭没蹭成,却蹭了一肚子气”张扬道:“走我请你”祁山道:“去哪儿啊?”张扬指了指餐厅道:“就在这儿吃,我花钱吃饭,他们就得好好招待”

  祁山一听乐了,点头道:“好,就在这儿吃”

  康成和粱孜本以为张扬他们走了,却没想到两rén竟然跑到餐厅点菜吃饭,康成气得咬牙切齿道:“赶他们走,我不做他们生意”

  粱孜终究年龄稍长经历的事情也多一些,她比康成要了解张扬,慌忙劝道:“康总,算了,他们花钱吃饭,就是客rén,我们可不能赶他们走,真要是那么做了正好给了他们一个闹事的理由”

  康成怒道:“根本就是两个无赖,想方设法挑事儿”

  粱孜叹了口气道:“既然知道他们存心想挑事,就不用和他们一般算计,张扬那个rén什么事都干得chū来、,

  康成道:“有什么了不起?”

  粱孜咬了咬嘴唇,这件事变得越来越麻烦了

  张扬和祁山两rén点了几道特色菜边聊边吃倒也投缘,祁山道:“张主任,你打算怎么办?”张扬道:“什么怎么办啊?”

  祁山放下酒杯道:“刚才我听说你要让慧源宾馆关门?”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是这么想啊不过还没想到具体的办法”祁山笑道:“我倒有个主意”张扬向前凑了凑,祁山压低声音道:“我听说啊,这慧源宾馆的水电路都有问题,宾馆的水都是打井用的地下水,至于电路,嘿嘿,粱孜就是省电力局长的小姨子你明白、,

  张大官rén双目一亮,向祁山点了点头道:“祁山啊祁山你可够yī山道:“我都是听说,其实我跟他们没什么矛盾”张扬笑道:“康成不是欠你七八百万吗?”

  祁山道:“我倒不是在乎那些钱rén活一口气,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两rén都笑了起来,这时候张扬看到粱孜朝这边走过来了,粱孜来到他们旁边,轻声道:“两位,不介意我打搅你们?”

  张扬道:“粱总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客气?”

  粱孜拉了张椅子在他们旁边坐下,又轻声叹了口气道:“张主任,刚才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其实康总没有和您作对的意思,从我们酒店的利益来chū发,我们并不想这件事闹大,苏娓媛是我们的员工,她被烫伤,我们也很痛心,可是在对待客rén方面我们的原则是,宁愿自己吃亏,也要让客rén满意”

  张扬道:“我不了解你们的原则,我也不想了解,粱总,如果你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我想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才不会给粱孜面子,这件事的根源就在粱孜的姐夫刘晓忠的身上,虽然粱孜在装天辜,而且装得有模有样,可张大官rén不会被她的伪装给迷惑住

  粱孜道:“苏媛媛的事情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当天晚上省电力局的几位领导在这里吃饭不假,可烫伤苏媛媛的是一位叫张庆峰的承包商,他是无意,张主任,您刚才认定了是刘局,不是我偏袒我姐夫,可这件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粱孜忙着为姐夫撇清干系

  张扬笑道:“到底是一家rén啊,你这当小姨子的护姐夫护得还tǐn孜因为张扬的这句话感觉脸上有些发热,她总觉着张扬话里有话,似乎影射她和姐夫之间的关系不正常,有道是做贼心虚,粱孜心中不觉有些愠怒,可又不能发作chū来,不过脸色已经不如刚才和蔼,正色道:“张主任,我所说的都是现实,你如果想追究到底,你应该找的也是张庆峰”

  张扬道:“粱总,咱们不聊这件事,好好的影响了大家hē酒的兴致”粱孜听懂了张扬的意思,rén家这是下逐客令呢,说自己影响了他和祁山hē酒的兴致粱孜从来都不是一个死缠烂打的女rén,处置情发生之后,她不断都主张和平处理,她不想招惹张扬,可当她意识到这场风波已经无可避免的时候,粱孜开始重考虑应对的方法,她绝不是个怕事的女rén,何◇况慧源宾馆最大的股东并非是自己,天塌下来,有rén撑着张扬虽然厉害,可康成也不是等闲之辈,他的后台是省组织部长孔源,真正闹起来,张扬未必能够tǎo到多少好处要说让粱孜感到搅扰的,就是张扬将矛头指向了自■己的姐夫刘晓忠,那天晚上刘晓忠恰恰就在现场,苏媛媛的脚被烫伤虽然不是他间接所为,可和他也有一定的关系张扬摆chū一副tǎo还公道的架势,其矛头指向的不仅仅是慧源宾馆,他是想借题发挥,他是要瞄准刘晓忠发难

  虽然心中非常的愤怒,可粱孜还是很有风度的向两rén告辞

  祁山望着粱孜的背影,浅笑道:“张主任,你不够怜香惜玉啊,rén家一大美女主动向你求和,你竟然狠心拒绝”

  张扬笑道:“做rén得有原则,不能因为看到rén家有几分姿色,就忘记了敌我立场美rén计谁不会,听到交声嗲气的两句话,耳根子就变软,那还是**员吗?”祁山向张扬竖起了拇指:“张主任,我现在对你真的是心服口服了,过去我以为立场坚定斗志强,那都是歌里面唱的,今儿才发觉现实中还真有这样的”

  张扬端起酒杯和祁山碰了碰,他饮尽这杯酒道:“祁山,今天咱俩算是站在同一个战壕内了,同仇敌忾就是战友”

  祁山笑道:“能和张主任并肩战斗是我的荣幸”

  张扬道:“说句心里话,我都没想到能跟你面对面hē酒,还跟老朋友似的,那啥,我问你一句,你老老实实跟我说,过去咱们之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你到底恨★不恨我?”祁山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张扬道:“笑什么?我问你鼻呢”…

  祁山慢慢落下酒杯道:“张主任既然这里只有咱们两个,我也就不玩那套虚的,在你来东江之前,我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你先把我弟弟的车给砸了,把rén给打了,然后又迫使他把生意红红火火的江南食府转让chū去,逼他离开了东江,要说我不恨你,恐怕你不会相信”张扬点了点头,笑**看着祁山

  祁山道:“可事情我搞清楚了,每件事都是祁峰先惹你,如果不是他主动招惹你,你也不会chū手报复,换成别rén,我肯定会想,我们兄弟俩也算的上有钱有势,就算祁峰欺负了别rén,他不在理儿,大不了赔点钱了事,可他恰恰惹上了你,说真话,我们兄弟俩惹不起你”张扬笑道:“我是问你恨不恨我,没问你惹不惹得起我”

  祁山道:“我惹不起你,怎么会恨你,几件事我虽然丧失不小,可是我输得心服口服,是我弟弟招惹你在先,我们理亏张主任,rén活在世上必须要识时务,你说是不是?、,

  张扬笑了起来:“祁山,你这rén真是虚伪,到现在还没回答我的问题”祁山道:“没恨过你,真的,就算我们不可能成为朋么,但是我永远不会选择和你成为敌rén”

  张扬端起酒杯道:“冲着你这句话,我敬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