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七章【理智与情感】(下)


  乔振梁家庭内部发生的事情外人是不今知道的,但是乔家所面临的这场政治危机却已经被所有人都看在眼要,宋怀明因为这件事话也变得少了很多,他在深思,毫无疑问,在平海乔振梁是他最大的政治对手,扫清了这个障碍,他就可以取代乔振梁的位子,在真正意义上成为平海的掌门人,可宋怀明又感觉到这次的事情来得蹊跷,针对乔家事件的背后,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动,放眼国内,真正敢去冒犯乔老虎威的没有几个

  宋怀明坐在书房内,脑子里却走马灯般闪过一张张面孔,他想起在不久前去京都时和文国权的那番对话,他最后说过,再大的风雨也有结束的时候,只要坚持住,就会有看到彩虹的那一天难道文国权在那时候就预见到这件事的发生?宋怀明望着桌上的电话,却始终没有拿起,这样的求证没有任何意义,一个成功的政治家,会把握一切可能利用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往前一步,就可以把握住平海的大权,只有那样,他才可以真正施展胸中的抱负自从乔聘举出事之后,文国权再也没有和宋怀明联络过,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官员,遇到这种机会,根本不需要提醒和通气,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做

  宋怀明又开始想起省委常委内部一些人的反常表现,如果说焦乃旺的表现还算中规中矩,组织部孔源的表现就让人费解了,即便是乔家遇到了一些麻烦,也不是孔源可以招惹的,何况就算搬倒了乔振梁,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究竟是谁在布置这个局,宋怀明深深思索着

  房门被轻轻敲响了,宋怀明轻声道:“进来”

  柳玉莹抱着儿子出现在门外:“怀明,张yáng和嫣rán都到了,全家人都在等着你吃饭”

  宋怀明笑了笑,站起身走下楼去

  一家人吃饭的时候,楚嫣rán提到了乔家的事情

  宋怀明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莫谈国事,就想带过去

  楚嫣rán却不想这件事轻易被带过去,望着父亲道:“爸,乔鹏举那个人我虽rán不了解,可是凭他的出身,见识不会这么浅薄,明明知道香港对商业犯罪打击的如此严厉,却冒着给家族带来巨大影响的风险而为之,这件事是不是不正常?”

  宋怀明道:“政治上的事情不好说”

  楚嫣rán道:“爸,您这话的意思是说,这件事并不是商业事件,而是一次政治事件咯?”

  宋怀明笑道:“我有说过吗?嫣rán,爸之所以不想你在国内做生意的原因,就是害怕任何事追根溯源都会和政治扯上关系,的确有许多高官子弟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可是他们的行为其实是在走钢丝,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无论你多么自信,认为自己走得多么好,就算你掉不下去,也会突rán有一只手出来把你拉下去”

  张yáng道:“宋叔叔,乔聘举的事情◎会不会对乔书记造成影响?”问完这句话张yáng又觉着很不该这样问,众所周之,乔振梁是宋怀明前进路上的最大阻碍,可能最希望乔振梁下台的那个人就是他

  宋怀明道:“张yáng,嫣rán好不容易才回■来一趟,你这两天抽时间带她到处玩玩看看,其他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

  张大官人面色一rè,他听出宋怀明的话中已经有了不悦的成分,的确,他刚才的话问得有些太过唐突张yáng其实真正关心的是乔梦媛,但是乔家遇到了困难,即便是没有乔梦媛的原因,他也会表现出相当的关心,毕竟在他几次遇到麻烦的时候,是乔老帮助了他

  晚饭结束之后,张yáng很快就起身道别,楚嫣rán将他送到门外,她握住张yáng的手,小声道:“待会儿,我告诉他们,明天我回北原”

  张yáng道:“这么快?”

  楚嫣rán俏皮地吐了吐舌头道:“骗他们的”

  张大官人知道嫣rán是想出来好好péipéi自己,他喜滋滋点了点头,低声道:“丫头,不用等到明天啊,今晚上,我换身行头过来péi你”

  楚嫣rán啐道:“别胡闹了,这里是省委家属院,你不怕被人给抓个现形啊?”

  张yáng笑道:☆“没关系,就我那身手,谁能抓住我?”

  张大官人说得出做得到,十一点刚过,他开着那辆悍马车重回到省委家属院,这厮终日出入这里,对这一带的警卫分布早就了rán于胸,就凭他的那身轻功别说是区区省委◇☆“没关系,就我那身手,谁能抓住我?”

  张大官人说得出做得到,十一点刚过,他开着那辆悍马车重“méiguānxì,jiùwǒnàshēnshǒu,shuínéngzhuāzhùwǒ?”

  zhāngdàguānrénshuōdéchūzuòdédào,shíyīdiǎngāngguò,tākāizhenàliànghànmǎchēzhònghuídàoshěngwěijiāshǔyuàn,zhèsīzhōngrìchūrùzhèlǐ,duìzhèyīdàidejǐngwèifènbùzǎojiùlerányúxiōng,jiùpíngtādenàshēnqīnggōngbiéshuōshìqūqūshěngwěi家属大院,就算是皇宫大内,他一样可以进出自如

  张大官人多年来养成一习惯,但凡夜潜必须一身黑衣丝袜套头,这厮腾空翻越围墙,躲在在大树之后,确信什么异常状况,这才悄rán溜到宋家楼后,张yáng▲藏身在树影之中,向前方看了看,看到乔家一盏灯都没有,想必一家人都睡了,宋家,只有三楼上还亮着灯光,楚嫣rán因为他的那句话肯定还在等着他

  张大官人心中一暖,先悄悄拨通了楚嫣rán的手机
  楚嫣rán那边拿起电话,听到张yáng道:“关灯,开窗”

  没多久就看到楚嫣rán房内的灯光熄灭了,rán后听到细微的开窗声,楚嫣rán显rán害怕惊醒了家人,虽rán她和张yáng已经▲订婚,可这半夜偷情的事情还是头一遭,如果让别人发觉,就无地自容了张大官人干这种事情却是老手,这厮身形如同飞鸟一般离地而起,一口气就飞掠到楚嫣rán的窗台之上,一个翻身,带着一股外面的寒气就跃入楚嫣rá○n的房间内

  一束雪亮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却是楚嫣rán打开了小手电,看看来得究竟是不是他,张大官人慌忙用手遮住强光,低声道:“照什么?你还怕有人假冒?”

  楚嫣rán轻轻笑了一声,扑了过去,纵体入怀,张大官人暖玉温香抱了个满怀楚嫣rán一伸手将他头上的丝袜给摘了下来,灼rè的樱唇主动送上,张yáng低声笑道:“你遇到一个来花yín贼怎么一点都不害怕?”

  楚嫣rán道:“★我好怕,我怕你不来”

  两人相拥躺在床上,楚嫣rán初尝男女欢爱的滋味,哪禁得住张大官人这个情场老手的挑逗手段,一会儿就被他弄得叫嘘喘喘,咬着张yáng的耳朵小声道:“我想……”

  张■大官人笑道:“想什么?”

  楚嫣rán啐道:“你知道”她的手伸下去,握住张yáng坚挺灼rè的部分

  张大官人翻身而上,这次再不像过去那般小心翼翼,一往直前,楚嫣rán只觉着一种让她快乐的就要窒息的充实感,交躯情不自禁紧紧缠绕在了张yáng的身上

  身下的床铺却是发出吱的一声,静夜之中,这声音异常的刺耳响亮,张大官人做贼心虚,和楚嫣rán四目相对,楚嫣rán将食指贴在樱唇前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过了好一会儿,确信这动静并没有惊醒他人,两人方才一起笑了起来,有了这样的经验张大官人再也不敢有什么过大的举动,他忽rán离开了楚嫣rán的交躯,楚嫣rán正在意乱情迷之中,握住他的手臂:“别……”

  张大官人笑了笑,将床上的被褥铺在地上,这该死的床,实在太影响他的技术发挥了,张大官人缩手缩脚,根本不敢大展神威

  楚嫣rán这才知道了他的意思,红着俏脸躺☆到了地上,张yáng马上扑了上来,她有感觉来自他身体的灼rè一点点侵入了自己,张yáng附在她的耳边小声道:“还疼吗?”

  楚嫣rán摇了摇头,马上就感觉到这厮动作的越发的迅猛和剧烈,她的交躯◇因为他的动作,温度不断地上升,楚嫣rán感觉自己整个人就要被熔化了,她紧紧抱住张yáng,试图不让他动作,可是身体却又不由自主的配合着他,终于她无法忍住难以形容的曼妙感觉,张开控口紧紧咬住了张yáng肩头的肌肉,美丽的鼻翼剧烈而飞快的翕动着,一双明眸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妩媚和迷离,她清晰地感觉到张yáng的鸡情在自己的身体深处爆炸,将她整个人炸向云端,这一刻仿佛她的身体已经不再属于自己,她甚至失去了语▲言的能力,喉头发出急促的呼吸声,紧紧抱着张yáng,感受着自己身体内部一波又一波的余韵,她好想叫出声来,可是她不敢,只能加用力的咬住张yáng,咬得如此用力,rán而她很快就意识到,爱人的攻击并没有因◆为这次的爆炸而结束,在自己的体内,他很快就恢复了旺盛的精力,开始了第二轮对她的伐挞

  张yáng迷恋楚嫣rán的**,抚摸着她的交躯,让自己的手指和rèwěn游走遍她身体每一个地方

  □楚嫣rán慵懒无力,却头在他的抚摸和亲wěn下发出一阵阵不由自主的战栗,她捉住张yáng可恶的夫手,轻轻咬住他的嘴唇,将他拉回到自己的身边,蜷曲在张yáng的怀中,轻声道:“好累,好喜欢……”

  张yáng温柔抚摸着她的秀发:“赶明儿我得教你一些功夫,增强你的体质,不rán你受不了我”

  楚嫣rán红着俏脸,紧紧贴住他的胸膛道:“你故意的,你存心故意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