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二章【利益所在】(上)


  乔老说完那番话起身向楼上走去,客厅内只剩下乔振梁孤单地坐在那里,望着熊熊的炉火,他感觉到zì己的胸膛内同样有一把火焰在燃烧这火焰吞噬着他的内心,让他难受,这次离开平海,一是为了向上头说冉情况,二是为了给zì己一些空间,透一口气,他没准备要放弃平海,在乔振梁看来,儿子的事情不会影响到他的权力,可是父亲却让他选择回避,这让乔振梁早有筹谋的布局发生了改变

  对付孔源只是他应对的手段之一,如果说梁孜和康成是他有朝一日对付孔源的武器,那么当初将张扬和秦清调到东江也是他的布局之一,这一手布局是为了牵制宋怀明,只需他出手,宋怀明必然阵脚大乱,即便是现在,他在平海一样拥有绝对的控制权父亲的刚才那通话,让乔振梁冷静了下来,虽然他不甘心放手现在的权力,但是现实必须让他做出选择身为平海的现任掌舱人,他当然不希望平海遭到影响,抛开政治立场而言,他也不得不承认宋怀明很有能力,政治斗争是极其残酷的,●从儿子涉嫌商业犯罪开始,隐藏在背后的政治对手采取了一系列阴险的手段,其真正的目的指向却是zì己

  文guó权也睡得很晚,儿子和女儿都已经回到了京都,一家人少有那么团聚,zì从文浩南前往疆之后,●父子两人少有单独谈心的机会,文guó权发觉儿子变了很多,恢复了和秦萌萌恋爱之前的深厚内敛,现在的文浩南最感兴趣的事情就是政治,他给父亲泡了杯茶送到面前,浅笑dào:“爸,最近你好像不太开心?”

  文guó权淡然笑dào:“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关怀我了?”

  文浩南笑dào:“其实我不断都很关怀你,只不过我不善于表达再说了,您整天这么忙,哪顾得上注意我?”

  文guó权笑了笑,儿子的这番话让他想起了张扬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dào:“还打算回疆吗?”

  文浩南摇了摇头dào:“本来想回去的,可这次回来看到我妈眼泪汪汪的样子,我就打消了主意,我可不想被别人说我不孝”

  文guó权dào:“那就回来,整天在外面飘,**挂念你,你zì由了,我就麻烦了,日日夜夜都听tā抱怨”

  文浩南表现的相当听话:“好啊不过暂时还没有考虑去什么地方”

  文guó权dào:“搞政治的到哪儿不是一样?你在疆虽然呆了一段时间,可终究那边和内地不同,还是先找个地方锤炼一下”

  文浩南dào:“爸,要不我去平海,我听说现在平海政治风云变幻,去那里应该能够学到东西”

  文guó权皱了皱眉头,不知儿子因何会想到平海,他放下茶杯dào:“听说的事情未必可信”

  文浩南dào:“听说乔鹏举的麻烦很大,恐怕这次会牵连到乔家?”

  文guó权dào:“你很关怀这件事啊?”

  文浩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有些事没办法不去关怀”现实上京都太子圈儿最近最时髦的话题就是谈论乔家

  文guó权明白儿子为什么会这样说,zì从乔振梁出事之后,很多人就将矛头指向zì己,儿子是最先在zì己面前说起这件事的人,文guó权dào:“以后不该你管的事情,不要管,年轻人还是要踏踏实实做事”

  文浩南点了点头,他意识到和父亲之间很难畅所欲言的交换,登时感觉到无趣,起身告辞离去,罗慧宁洗完澡出来,刚好看到儿子离去,tā来到文guó权身边:“怎么?又教训儿子了?”

  文guó权dào:“没什么,只是随便和他聊了几句”

  罗慧宁走到文guó权的身后,为他按摩着双肩,轻声dào:“guó权,浩南答应回来了”

  “我知dào”

  罗慧宁的手稍稍停顿了一下:“guó权,你最近心事很重,是不是为了乔家的事情?”

  文guó权反手握住妻子的手背,低声dào:“我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外人都以为是我做的,我却是平白无故背了一个黑锅”

  罗慧宁温婉笑dào:“只需行的正坐得直,别人爱说什么只管让他们说去”

  文guó权dào:“我倒不是在乎别人说什么,只是不想被别人设想

  罗慧宁轻声叹了一口气,双手压在文guó权的肩头:“乔家的事情很多人怀疑和你有关”

  文guó权反问dào:“我这么做对zì己有好处吗?”

  罗慧宁dào:“在大家的眼里未来的竞争将在你和傅宪梁之间展开,而傅宪梁获乔老的大力支持,你因为这件事而对乔老心生怨恨也很有可能”罗慧宁媛媛dào来,tā说得是别人可能会有的看法,和tāzì己无关,在tā心中,无条件相信zì己的丈夫,tā认为文guó权一直都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文guó权dào:“其实世界上越是容易看出来的往往都不是真理,很多人以为这个位置会在我和傅宪梁之间产生,但是我从没认为傅宪梁会是我的对手,这件事想必傅宪梁zì己也清楚”

  罗慧宁还从未听丈夫表显露这样的zì信,tā的手离开了文guó权的肩头,绕到沙发前在文guó权的身边坐下

  文guó权dào:“虽然我们不承认所谓家族的存在,可在现实中却是真实存在的,为了确保其家族利益,就必须在未来的政治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所以每个家族,或者每个团体都需要一个政治利益的代言人”

  罗慧宁dào:“这些dào理我都懂,所以乔家就选择傅宪梁作为他们利益的代言人?”

  文guó权反问dào:“傅宪梁是乔家利益的最好代友人吗?”

  罗慧宁内心一怔,tā登时明白了过来,真正能够代表乔家利益的不是傅宪梁,也绝不会是其他任何人,只能是乔振梁,乔老力挺傅宪梁,大概只是明修找dào暗渡陈仓,他真正要挺的人是zì己的儿子

  文guó权dào:“一年多的时间,能够发生很多的变化,对一个有着完美履历和坚实背景的人来说,任何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都不会被称为奇观”

  罗慧宁咬了咬嘴唇,政治上的风云变幻已经远远出子tā的想像

  文guó权端起茶杯,将茶水喝了个干干净净:“其实我很不愿意让浩南走上这条dào路,想要走到会当凌绝顶的哪一步,不知要付出多少艰苦和努力”

  罗慧宁轻声dào:“guó权,为什么你要坚持下去?”

  文guó权的双目中流显露坚定而笃信的光芒:“人最大的成就感是能够改变这个世界,我一生为之努力奋斗的目标,就是站在那个位置,只有那样,我才能实施我的政见我、傅宪梁、乔振梁、以至每一个可能的竞争者,我相信每一个人都坚守着草命信念,每一个人都是合格的员,无论谁最终登上了这个位子,都会善待我们的百姓,但是我相信,我比他们强我会比他们做得好”

  罗慧宁挽住丈夫的手臂:“guó权,其实他们心中可能也是这么想”

  文guó权不由笑了起来:“不过我没想到,这次有人提前将枪口对准了乔家,事情变得愈加复杂了”

  罗慧宁dào:“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去找乔老推心置腹的谈谈,把误会注释清楚?”

  文guó权dào:“慧宁,我都能看透的事情,你以为乔老会看不透?看不透的只是周围的大众而已,乔老的心中比任何人都会清楚”

  罗慧宁dào:“可是乔鹏举这次真的惹了很大的麻烦,乔家的声望遭到了很大的影响”

  文guó权dào:“这是一场高手间的对弈,也是家族之间的利益之争,乔鹏举的事情虽然闹得很大,可是这孩子未必真会有事”

  罗慧宁dào:“可是他涉嫌**集资◇,又涉嫌行贿香港政fǔ官员”

  文guó权淡然笑dào:“证据不断都是有两面性的,它能够证明你有罪,也能够证明你无罪乔鹏举这次的麻烦只是别人向乔家发难的一个藉口,如果说他有错,他错在是乔振梁的○儿子”

  罗慧宁从这句话不由得想到了zì己的儿子,tā倒吸了一口冷气

  文guó权dào:“所以乔家一定会让步”

  罗慧宁dào:“你是说……

  文guó权dào:“乔振梁十有九八会从平海的位置上退下来,这次的退让是为了化解他们家眼前的危机”

  罗慧宁dào:“乔家会甘心吃亏吗?”

  文guó权摇了摇头:“乔家会让步,但是事情绝不会就此结束”

◇  罗慧宁dào:“这件事对你有没有鼻响?”tā最关怀的还是zì己的丈夫

  文guó权dào:“共处一片天空下,老天爷要下雨打雷,谁又能独善其身?”

  罗慧宁禁不住又叹了一口气:“gu□  luóhuìníngdào:“zhèjiànshìduìnǐyǒuméiyǒubíxiǎng?”tāzuìguānhuáideháishìzìjǐdezhàngfū

  wénguóquándào:“gòngchùyīpiàntiānkōngxià,lǎotiānyéyàoxiàyǔdǎléi,shuíyòunéngdúshànqíshēn?”

  luóhuìníngjìnbúzhùyòutànleyīkǒuqì:“guó权,我越来越没有安全感了”

  文guó权dào:“与人斗,其乐无穷”他双手枕在脑后,靠在沙发上,浅笑dào:“我在考虑,要不要提前恭喜怀明一声?”

  今晚还会有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