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四章【陋室铭】(上)


  张扬道:“乔书huí记待我不错,我和乔鹏飞兄妹俩都是朋友,现在人家出了事情,作为朋友我去问候一下有什么不对?人一走茶就凉的事儿我huí干不出来,我就纳闷了,乔书huí记这才刚刚病假呢,就有那◆么多人急着跳出来划清界限

  刘艳红今天把张扬叫过来是好意,可想不到这小子反应这么激烈,不由得也有些火了:“张扬,你在我面前发什么飚啊?现在是有人把问题反映到了我这儿,官huí场上,凡事不能都由着自己的性子,很多事比你想象中复杂得多,你的一举一动,不仅仅是关系到你自己”

  听到刘艳红这么说,张扬渐渐冷静了下来,刘艳红对自己显然是没有任何恶意的,这件事到了她那里被她压了下来,如果犯在别人手里还不知道要产生多大的影响,的确,现在这潭水已经够浑了,tā虽然不pà事,可是tā的身份是宋怀明的准女xù,宋怀明如今已经继任平海省委书huí记,自己的一举一动势必会对tā造成影响,想到这一层,张扬沉默了下去

  刘艳红道:“你给我坐下”

  张大官人刚才的那通脾气也不是冲着刘艳红发的,tā心里有数,刘艳红一直对tā都很照顾,要不然也不会把tā叫到家里说这件事张扬坐下之后道:“刘姐,您别生我气,我没朝你发火”

  刘艳红道:“你敢朝我发火信不信我现在就双huí规你?”

  张大官人呵呵笑道:“我信我一百个相信,现在您同学都当省委书huí记了,双huí规我这个处级干huí部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刘艳红伸手在tā后脑勺就是一巴掌:“讨打是不是?”她当然也不会真的下手,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然后叹了口气道:“张扬,在别人眼里,你是宋省长的女xù,你的一举一动,受到很多有心人的关注,现在正是权力交接的时候,你明自我的意思吗?”

  张扬道:“我明白了,你是关心我宋叔叔”

  刘艳红被tā说得俏脸发热,啐道:“混小子,我跟你说正经话你跟我胡说什么?”

  张扬道:“刘姐,这人心真是险恶啊,谁告诉你我给乔书huí记送字的?”

  刘艳红道:“有心人太多,张扬,你不想惹麻烦的话,就远离这个是非圈子”

  张扬道:“刘姐,我明白了”

  张扬嘴上答应的很乖巧,可心里却不这么想,tā送给乔振梁那幅《陋室铭》的事情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而且乔振梁平时将那幅字都收藏在书房里,外人很难随便进入的把这件事捅出来的肯定和乔家的关系非周一般

  离开刘艳红家之后,张扬马上就给乔梦媛打了电huí话,乔梦媛也已经知道父亲因病辞去平海省委书huí记一职的消息,不过她对此表现的相当冷静,听张扬问起那幅字的事情,乔梦媛专门去书房看了看,那幅字仍然好端端的挂在那里,乔梦媛道:“怎么回事儿?”

  张扬把这件事的起因原原本本跟她说了一遍,张扬道:“我送你爸这幅字的事情除了你们家人之外还有谁知道?”

  乔梦媛仔细想了想:“我爸的书房外人很少允许入内,你算一个,还有……”

  “还有谁?”

  乔梦媛道:“阎叔叔,tā经常和我爸一起谈论书法……”说完之后,她马上就否决道:“不可能是tā,张扬,既然这幅字已经引起了麻烦,我还是先把它收起来”

  张扬道:“不急,你等我过去再说”心中却把阎国涛这个名字牢牢的记住

  张扬还是没有听从刘huí艳红的忠告,tā再次来到了乔振梁家,发现乔梦媛已经在收拾东西,张☆扬诧异道:“这是干什么?”

  乔梦媛道:“这里已经没有值得留恋的地方了”她带着张扬来到了乔振梁的书房,张大官人看到墙上的陋室铭仍然好端端挂在那里,不由得松了口气,只要这幅字没有落在纪huí委手★☆扬诧异道:“这是干什么?”

  乔梦媛道:“这里已经没有值得留恋的地方了”她带着张扬来到了乔振梁的书房,张大官人看到墙上的陋室铭yángchàyìdào:“zhèshìgànshíme?”

  qiáomèngyuándào:“zhèlǐyǐjīngméiyǒuzhídéliúliàndedìfāngle”tādàizhezhāngyángláidàoleqiáozhènliángdeshūfáng,zhāngdàguānrénkàndàoqiángshàngdelòushìmíngréngránhǎoduānduānguàzàinàlǐ,búyóudésōnglekǒuqì,zhīyàozhèfúzìméiyǒuluòzàijìhuíwěishǒu里就好

  乔梦媛道:“你把这幅字拿走”

  张扬走过去凑在那幅卷轴上看了看,忽然惊奇道:“不对啊,这是赝品”

  乔梦媛闻言也是一怔,她在书法上的造诣远不如张扬,当然不可能分辨出这幅字究竟是不是真品,小声道:“这幅字从你送过来,就一直挂在这里,没人动过”

  张扬取下那幅字,凑在灯光下又仔细看了一遍,不由得笑了起来:“赝品,这摒字是乔书huí记的笔风,哈哈,想不到tā居然将临摹之作挂在了这里”张扬见过乔振梁的墨迹,以tā的书法水准,当然看出了其中的差异,其实乔振梁潜心书法多年,功底也非同泛泛,再加上tā本身对黄闲云的书法特别喜欢,平日里经常临摹黄闲云的字帖,一手字写出▲来也有七分相似,但是黄闲云的书法空灵飘盘,别人就算模仿的再像,刻意描摹的味道仍然可以被高手识破,至于最后的提名,张扬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张扬将那幅字重挂在墙上,笑道:“难怪乔书huí记会将这幅■字挂在墙上”

  乔梦媛道:“既然这幅字已经带来了麻烦,为什么不将它毁去?”

  张扬摇了摇头道:“既然是赝品,就不会带来任何麻烦,真要是有人想拿这幅字做文章,肯定会自取其辱”

  虽然张扬说得轻huí松,可是乔梦媛仍然不敢怠慢,她当即就给父亲打了一个电huí话

  乔振梁听孙这件事反应很平淡,只是告诉女儿张扬一上来送给tā的就是那幅字听说张扬就在自己家里,乔振梁让乔梦媛将电huí话交给张扬

  乔振梁的声音在电话中并没有任何的异样,甚至可以听出tā的情绪还很不错:“张扬,你在我家啊?怎么?这么快就急着找我讨要那幅字了?人一走茶就凉,小子,我没想到你也是这种人”

  乔振梁只是在跟张扬说笑话,不过张扬却很尴尬:“乔书huí记,您千万别误会,是有人把我送给你这幅字的事情捅给了纪huí委,所以我才过来看看”

  乔振梁道:“你pà惹麻烦?”

  ●张扬道:“我pà什么?我就是pà给您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乔振梁笑得很爽朗:“张扬,现在教去我家的人,可能只有你了”

  张扬道:“我和鹏举、梦媛都是朋友,有什么不敢来的”

  乔●振梁道:“那幅字,我早晚都会还给你,张扬,我早就说过,不能随便给领huí导送东西,无论你出于怎样的目的,一旦风向变了,别人就会抓huí住一切机会往你的头上扣帽子”乔振梁并没有因为这件事生气

  张扬道:“乔书huí记,您身体还好”

  乔振梁道:“好的话,我为什么要请长假?有时间过来京都帮我诊脉,我相信你的本事”

  张扬笑道:“一定”

  乔振梁挂上电huí话之前,低声道:“张扬,梦媛一个人在平海,我不放心,你们是好朋友,帮忙照顾一下”

  张大官人连连应承下来

  挂上电huí话,张扬将乔梦媛的手huí机交还给她,乔梦媛道:“我爸跟你说什么?”

  “tā让我帮忙照顾你”张大官人老老实实答道

  乔梦媛道:“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不用麻烦你”

  张扬正想说话,此时外面门铃响了,乔家有客来访,省委秘huí书长阎国涛和妻子一起过来了,因▲为乔梦媛刚才的那句话,张扬对阎国涛还是很提防的,tā给乔振梁送礼的事情,阎国涛也是知情人之一

  阎国涛看到张扬也在这里,wēiwēi感到有些惊奇,阎国涛夫妇之所以在这种敏huí感时刻前来乔家,◎是因为tā和乔振梁之间多年来密切的宾主关系,tā来与不来,别人都会把tā划入乔振梁的队列之中,相比较而言,tā来还能为tā赢得一些口碑,获得乔家的好感,登门是一种态度,证明tā阎国涛没有因为乔振梁的失势而急于撇清关系当然tā还有一个目的,看看能否从乔梦媛的口中获取一些信息阎国涛认为自己来乔家的理由很充分,可是tā实在找不出张扬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可张扬就来了,而且大大方方的向阎国涛两口子笑了笑:“阎秘huí书长好”

  阎国涛wēi笑道:“我们过来看看梦媛”阎国涛的老婆走过去拉着乔梦媛的手,带着关切的表情去一边说话了,这是tā们两口子来之前就商量好的

  张扬道:“乔书huí记病得太突然了”

  阎国涛叹了口气道:“我也没想到,上午才和tā通话……”tā小心观察着张扬的表情变化,让阎国涛郁闷的是,tā对乔振梁的近况一无所知,以tā和乔振梁之间的关系,乔振梁连丝毫的口风都没有透露给tā,弄到现在,tā甚至要通huí过别人的话来了解乔振梁的真实情况

  张扬道:“阎秘huí书长,我刚才和乔书huí记通话,感觉tā情况还可以啊

  阎国涛的双目一亮,心中却有些难过,自己跟随乔振梁这么多年,tā居然宁愿和一个毛头小伙子说话,也不愿意跟自己多交代两句,阎国涛道:“希望乔书huí记的身huí体尽快康复”

  张扬道:“乔书huí记刚才还提起您呢,▲说要把那幅陋室铭送给你”张扬说话的时候,留意观察阎国涛的表情变化,却发现阎国涛的表情如同古井不波,心中暗赞,到底是政huí治老油条,这心态修炼的可真是非同一般啊
shuōyàobǎnàfúlòushìmíngsònggěinǐ”zhāngyángshuōhuàdeshíhòu,liúyìguāncháyánguótāodebiǎoqíngbiànhuà,quèfāxiànyánguótāodebiǎoqíngrútónggǔjǐngbúbō,xīnzhōngànzàn,dàodǐshìzhènghuízhìlǎoyóutiáo,zhèxīntàixiūliàndekězhēnshìfēitóngyībānā
on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