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八章【整只手法】(下)


  和顾允知谈完之后,张大官人意识到高层de纷争距离自己还是太远,用不着自己操心,其实就算自己操心也不会改变什么,摆在他面前最重要de事情就是他未来de工作问题

  张扬本来想回去找秦清探讨这个问题,却想不到陈绍斌突然回来了,这厮在外地东躲**了不少天,随着乔鹏举de问题处理,他投入环宇de资金也终究有了看落,陈绍斌这才敢重在东江露面,不过他这次回来还没敢回家,先联系了梁成龙、张扬、袁★波、丁兆勇这帮老友

  张扬赶到黑胶片酒de时候,所干人dōu到了,坐在包间已经喝上了

  陈绍斌刚刚理了发,胡子也是才光过,不过看起来瘦了很多,前些日子环宇集资de事情给他de心理压力极☆大,他端起酒杯感叹道:“哥几个我苦啊,本来觉着我这辈子dōu没机会回来再见父老乡亲,想不到,我终究还是逃过了这一劫”

  梁成龙道:“你丫活该,谁让你贪财来着?做人不知道脚踏实地,就想着一夜暴富,你这种人不栽跟头反dǎo奇怪了”

  袁波笑道:“成龙,绍斌也不容易,你就别埋汰他了”

  丁兆勇道:“有道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次de事情有惊wú险,你小子算得上洪福齐天,来,咱们共同■敬你一杯”

  张扬响应道:“人能活着回来就不容易,本来我也贷着这货要浪迹天涯,一辈子隐姓埋名乞讨为生呢,想不到事情峰回路转,竟然处理了”

  陈绍斌把杯中酒喝了,长叹了一口气道:“这次差☆点没把我给吓死,以后这种投机取巧de事儿我再也不沾了”

  梁成龙道:“我就不信,狗能改了吃屎?”

  大家dōu笑了起来,陈绍斌瞪着两只眼睛道:“你丫怎么说话呢?我dōu够dǎo霉了,你◇就不会说两句好听de?”

  梁成龙道:“吃浮食儿吃惯了de人想踏踏实实做事哪有那么容易?”

  丁兆勇道:“我看绍斌这次应该没问题,跌了这么大一跟头,不可能不接受一些教训”

  陈◇绍斌道:“我这次差点就什么dōu没了,一个亿de窟窿,就算我卖身一辈子也填补不上啊”

  张扬笑道:“就你这身皮囊,dǎo贴钱也没人要啊”梁成龙跟着点头

  丁兆勇道:“既然乔鹏举没事,你当然没事”

  提起乔鹏举,陈绍斌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这次我真de很幸运,乔鹏举要是完了,我也完了”

  梁成龙道:“乔鹏举这次捕得漏子可不小,因为他de事情,乔书记dōu离开了平海”这帮干部子弟,对平海最近de政治变动dōu很关注,梁成龙de话勾起了他们de一轮话题

  丁兆勇道:“乔鹏举真是祸害不浅啊,他这次给家里惹了一个大嘛烦,如果不是他,乔书记肯定不会做出这样de选择”

  陈绍斌耷拉着脑袋,端起酒杯喝了杯闷酒,他不由得联想到自己,因为集资de事情把老爹给气病了,已经宣称要和自己断绝父子关系,这也是陈绍斌没敢先回家de原因之一

  袁波终究年龄大一些,比起这帮没心没肺de小子考虑de问题也要多一些,他看出陈绍斌de沮丧,拍了拍陈绍斌de肩膀道:“绍斌,人活在世上没有不栽跟头de,这次de挫折对你来说是好事儿,吃一堑长一智”

  张扬笑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对了,你丫de那笔钱还上了没有?”

  陈绍斌道:“要是还不上我也不敢回来了,乔鹏举这个人还算讲究,当初环宇募集de集资款他全dōu一分不少de退还了回来,不过利息就别想了”

  梁成龙道:“还他妈利息,能把本金拿回来就不错了”

  丁兆勇道:“这件事也就是搁在乔家,换成我们恐怕早就——梁成龙道:“乔家这次也是大伤元气,我听说这次乔老为了保住他de这个宝贝孙子,把过去de关系全dōu动用了,不然乔鹏举肯定完了”

  喜波道:“人一走茶就凉,如果乔老仍然在位,我看谁也不敢找乔鹏举de晦气”

  梁成龙看到张扬没怎么发表意见,用胳膊肘捣了他一下道:“张主任,咱们里面可就你一个官员,你内部并息灵通得很,说两句给大家伙听听”

  张扬道:“我就是一小小de处级干部,能有什么内部消息?”

  梁成龙道:“张扬,没劲了啊,你跟我们弄几个摆什么谱?○你们家岳父大人现在是平海老大,你不知道内幕消息,谁还会知道?”

  张扬道:“我真没什么内幕消息,我知道de那点事儿大家dōu清楚,省里来了个代理省长周兴民,过去是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政治☆■天才,前程wú限de人物”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说起这件事儿我就为我叔叔不值,他辛辛苦苦拼搏了这么多年,到现在还是不在东江市委书记de位置上,原地踏步不少年了……辈子de政治高度也就是这样了◇

  陈绍斌道:“别贪心,你叔叔好歹还在位,看看我们家老爷子,如今兴趣dōu转移到提笼架鸟上面去了”

  几个人dōu笑了起来

  丁兆勇道:“谁也不可能永远当权”

  梁成龙道:“这话也不一定,兆勇,你们家老爷子干得就不错,从顾书记那会儿到现在仍然屹立不dǎo,三朝元老,不容易啊”

  丁兆勇道:“这话说de,我爸今年就到点了,数**人物还看今朝”他拍了拍张扬de肩膀道:“以后平海政坛de**人物肯定是张扬”

  梁成龙道:“是,这话没错,放眼平海没人比他**”

  张大官人笑骂道:“你丫再损我,小心我揍你”

  梁成龙道:“张扬,你小子是艳福齐天,不甘以后日子应该没这么逍遥自由了?你们家岳父大人现在是平海掌门人,作为他de女婿,肯定有wú数双眼睛在默默地盯着你,以后你想干点啥坏事儿可不容易”

  张大官人被梁成龙戮中痛处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谁活着dōu不容易,dōu看到别人表面de风光,谁看到别人背后de心酸啊”

  陈绍斌道:“行了行了,dōu他妈知道你得意就别显摆了”

  张扬道:“屁话,我哪儿得意了?嫣然她爸◎爸当省委书记,又不是我当省委书记,我有什么可得意de?”

  丁兆勇道:“我觉着你应该得意啊?嫣然听你de,嫣然她爸又听嫣然de,所以宋书记肯定听你de”

  陈绍斌道:“什么混蛋逻辑啊,◎你听赵静de,你爸妈dōu听你de,是不是以后你爸妈dōu听赵静de啊?”

  丁兆勇满脸通红,陈绍斌这厮太坏了,哪壶不开提哪壶,他吭哧吭哧了两声,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他和赵静de婚事到现在也没有得到家里de认同

  张扬瞪了陈绍斌一眼,责备这厮胡乱说话

  陈绍斌也意识到自己话说多了,讪讪笑道:“哥几个喝一杯,为我大难不死我南霸天又回来了”

  几个人同时举杯

  梁成龙喝完那杯酒多少有些晕度了,他放下酒杯道:“你们先竭,我得去放水”

  张扬道:“一起去”

  两人并肩出门,酒内灯光非常昏暗,舞台上de摇滚乐手正在声嘶力竭de唱着一首黑豹dewú地自容,梁成龙勾着张扬de肩膀道:“周末有空吗?我安pái清平湖钓鱼,你把宋书记请来”他de意思是通过张扬de关系协助自己de叔叔和宋怀明加强联系增进感情

  张扬道:“算了,最近形势还没稳定,等过段时间再说”

  梁成龙点了点头,张扬看到不远处一个熟悉de背影正坐在台前喝酒,竟然是他de好友姜亮

  姜亮也在同时看到了他,张扬本想过去跟姜亮打招待,可是姜亮用眼神制止了他,张扬马上明■白,姜亮平时是很少到这种场合来de,他应该是前来执行任务de,张扬笑了笑,于是打消了过去和姜亮攀谈de念头,和梁成龙一起走入了洗手间

  梁成龙有些酒意上头,进了洗乎间仍然在絮絮叨叨:“乔鹏举d▲▲e事情过后,我们de日子dōu不好过了,最近一段时间,别管你是不是正当做生意,别人总想着把损公肥私de帽子扣在你头上,认为我们这群人之所以能够在商业上取得成功,全dōu是依靠上一代de关系”

 ◇ 张扬笑道:“也就是最近这一阵子,等风头过去谁也不会想起这件事”

  梁成老道:“话虽然这么说,可最近de日子不好过啊”

  张扬道:“你敢说你de事业之所以取得成功,和你de背景没有一丁点儿关系?”

  梁成龙道:“有关系不去用,那不是**吗?张扬你要不是有背景,年悄然de能当上处级干部?秃子别笑老和尚,咱们谁dōu别说谁”

  张扬道:“我跟你不一样,我是为人民服务,你丫是唯利是图,特地把人民de钱弄到自己腰包里去”

  梁成龙提上裤子,忍不住打了个酒嗝,几乎就在同时他听到了两声闷响

  张扬也听到了,他和梁成龙对望了一眼

  梁成龙道:“什么声音?”外面de尖叫声传来

  张扬道:“枪声”说话de时候,他已经第一时间向门外冲去

  酒内一片混乱,哭喊声,尖叫声乱成一团,电闸被人拉下了,现场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这样de混乱持续了一分钟左右,电闸方才重合上,灯光大亮

  可随即又响起了尖利de叫声

  张扬循着声音挤了过去,却见姜亮躺在酒中心de地上,身体侵泡在一滩鲜血之中,一旁跪着一名年轻人,脸色惨白de握住姜亮de手掌:“姜队……姜队,你坚持住……你坚持住……”

  张扬de一颗心登时沉了下去,他大步冲了过去,一把就将挡在他前方de人群给分开,来到姜亮面前,伸手点中他身上de穴道,他此时看清姜亮de额头和胸口各中了一枪

  姜亮看着他,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是说不出来,唇角带着一丝极其古怪de浅笑

  张大官人de内心仿佛被刀割一样,他de眼睛霎时红了:“姜哥,你没事你放心,你没事……”

  一旁de那名年轻人颤声道:“你是……

  张扬怒吼道:“**你大爷,叫救护车,你他玛赶紧给我叫车”

  梁成龙和丁兆勇那帮人听到动静全dōu赶了过来看到张扬抱起浑身是血de姜亮,大步向门外跑去,没走几步,姜亮紧紧抓住张扬手劈de大手就垂落了下去,随着张扬de步幅不停de摆动

  陈绍斌上前拦住张扬:“张扬,他死了,他死了”

  张扬怒吼道:“滚开”

  陈绍斌还想说什么,被张扬一脚就给踹到在地上

  张扬抱着姜亮冲出门去,外面响起救护车de声音,接到通知de救护人员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他们从张扬de手中接过姜亮,把他放在担架上,姜亮被射中de两枪全dōu击中了他de要害……枪命中心口,一枪射中额头,就算寻神仙也wú法挽回他de生命

  望着姜亮de面孔被白色de被单蒙住,张扬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他不知道命运为什么会这么残忍,为什么要让他亲眼见证朋友de离去,梁成龙、袁波、丁兆勇、陈绍斌企dōu围在张扬de身边,一个个充满悲伤de看着他,他们和姜亮虽然不是很熟,可是他们dōu知道张扬和姜亮多年de友谊,亲眼见证好友de离去,却wú能为力,这是一种怎样de悲哀

  那名小警叉正一边流泪一边诉说着,刚才呛手拔枪de刹那,是姜亮把他推到一边,因为救他而英勇牺牲de事违

  张扬咬了咬嘴唇,忽然站了起来,他走向那名小警叉,一把揪住了他◎de领口,周围警叉慌忙上来阻止张扬,张扬甩脱他们,一拳将那名小警叉打得坐dǎo在地上:“废物,是你连累了他”

  那名小警叉被张扬这一拳打得鼻出血,只是坐在地上哭,张扬还想上前,被陈绍斌和梁成龙◇◎de领口,周围警叉慌忙上来阻止张扬,张扬甩脱他们,一拳将那名小警叉打得坐dǎo在地上:“废物,是你连累了他”

  那名小警叉被张delǐngkǒu,zhōuwéijǐngchāhuāngmángshàngláizǔzhǐzhāngyáng,zhāngyángshuǎituōtāmen,yīquánjiāngnàmíngxiǎojǐngchādǎdézuòdǎozàidìshàng:“fèiwù,shìnǐliánlèiletā”

  nàmíngxiǎojǐngchābèizhāngyángzhèyīquándǎdébíchūxuè,zhīshìzuòzàidìshàngkū,zhāngyángháixiǎngshàngqián,bèichénshàobīnhéliángchénglóng冲上来抱住,陈绍斌大声道:“张扬,你醒醒,你醒醒”

  一辆警用越野车在现场停下,工安厅副厅长荣鹏飞脸色乌青de走下汽车,他de眼眶悄然有些发红,紧紧咬着嘴唇,这让他de面部轮廓变得极其生硬,荣鹏飞首当走向姜亭de遗体,他慢慢揭开白色de被单,当他看到姜亮额头上那个触目惊心de枪口,感情de闸门再也wú法控制得住,泪水涌出了他de眼眶,他握住右拳抵住自己de口鼻,竭力将泪水控制住,一旁助手低声道:“荣厅,歹徒有枪,试图射击de目标是刘峰,姜队在关键时辰冲上来为刘峰挡住了第一枪,这一枪射在了他de心口,紧接着歹徒又射出了第二枪”

  荣鹏飞将被单又拉起了一些,看到姜亮沾满血述de胸口,他颤抖de手重将被单盖上,脱下了警帽,含泪向姜亮de遗体深深一躬

  张扬冷冷看着走向自己de荣鹏飞,虽然他看得出荣鹏飞此时de悲痛绝不次于自己,但是他并没有因而而化解对荣鹏飞de——荣鹏飞声音低沉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张扬道:“你满意了?”

  荣鹏飞道:“我没想到,我真de没想到……”

  张扬道:“姜子涵在上高一,他妈妈还在江城代课,你去注释,你去告诉他们,孩子再也没有了父亲,妻子永远得到了丈夫,你去告诉他们”

  荣鹏飞大声道:“你以为我想发生这种事?”

  张扬怒道:“你不想,你说得轻巧,为什么要把姜亮调到东江?”

  荣鹏飞道:“作为警叉,很多时候我们是没有选择de”

  张扬道:“哼,你们能够选择好de掩护措施,你们能够选择稳妥de调查方案,为什么要让一个菜鸟跟在姜亮de身边?如果姜亮不是为了救他,怎么会死?”

  荣鹏飞充满痛苦道:“我不知道,这次de行动我根本就不……”

  张扬道:“我不知道也不会理解你们警方de做事方法,但是今晚我得到了一个最重要de朋友,荣厅,姜亮是你调来东江de,你要为他de死负责,你们抓不抓凶手是你们de事情,但是我告诉你,谁害死了姜亮,我就要让他承受十倍de痛苦”

  “你别胡来”荣鹏飞提示张扬道

  张扬冷冷笑了笑:“你永远不会明白,眼睁睁看着朋友在你面拼死去,却wú能为力de痛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