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五章【是骡子是马?】(下)


  张大guān人知道,这个地方几乎是所有动物共同的罩门,不过张扬也没打算一下把这匹骏马给弄残了,只是做点手段赢得这场比赛罢了,对动物,张大guān人始终都是很有爱心的

  陈安邦已经知道自己胜券在握,脸shàng不由得露出得意的笑容,可就在他准备全力冲刺的时候,身下骏马发出一声痛苦的长嘶

  红色闪电前蹄突然来了个急刹,屁股猛地向shàng一掀,幸亏陈安邦骑术精湛,这才没有被它从背shàng掀下去,红色闪电叫了这一声之后,痛苦显然没有减少,四蹄在地shàng拼命跳动,陈安邦在马背shàng颠得前仰后合,他死死握住缰绳,生怕从马背shàng掉下去,不知为何会出现这种状况

  其实现场那么多人没有人搞清发生了什么,都以为陈安邦必胜无疑的时候,发现他的马匹出现了状况,这会儿功夫,张大guān人已经纵马从陈安邦的身边驰过,经过的时候,还不忘笑眯眯打了声招呼:“我先走啦”

  翟名望看出不对,慌忙叫人过来,准备去场内帮忙,此时陈安邦的那匹马带着他向护栏冲来,那匹骏马神骏非常,竟然越过一米多高的护栏,带着陈安邦向人群冲去,现场一片慌乱,翟名望大声道:“闪开闪开,马惊◎了”

  时维距离最近,看到那匹马带着陈安邦直冲着自己狂奔而来,不由得吓得愣在那里

  关键时刻,乔鹏飞大步走shàng前去,他的手里不知从那里弄来了一把猎枪,站在时维身前,端起猎枪,瞄准□骏马的头部,蓬地就是一枪,骏马的头部甩鞭般歪向一旁,然后整个身躯轰隆一声摔倒在地shàng,泥土飞溅而起,陈安邦被骏马沉重的身体压住一条腿,无法脱身,周身摔得好不疼痛,可是他都没顾shàng,望着爱马头shàng那个触目惊心的血洞,陈安邦眼泪都快下来了,他哀嚎道:“你杀了它,哦你杀了我的马”

  张扬已经冲过了终点线,没有人再去注意张扬的胜利,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血腥的现场

  谁都☆没留意到乔鹏飞是在什么时候取得的猎枪,这一枪打得准确狠辣,根本没有打算给这匹马生还的机会骏马躺倒在血泊中,肢体还在不断地抽搐着

  乔鹏飞将猎枪扔给了翟名望,淡然道:“这马是张扬赢回来的奖品” ◆méiliúyìdàoqiáopéngfēishìzàishímeshíhòuqǔdédelièqiāng,zhèyīqiāngdǎdézhǔnquèhěnlà,gēnběnméiyǒudǎsuàngěizhèpǐmǎshēngháidejīhuìjun4mǎtǎngdǎozàixuèbózhōng,zhītǐháizàibúduàndìchōuchùzhe

  qiáopéngfēijiānglièqiāngrēnggěilezháimíngwàng,dànrándào:“zhèmǎshìzhāngyángyínghuíláidejiǎngpǐn”
  一直旁观的梁康打心底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忽然明白,乔鹏飞拿猎枪过来的目的就是要杀掉这匹马,无论这场比赛最终获胜的是谁,他都要出这口气赛马的突然失控只是给了他一个好的理由罢了,他是要通过这一枪告诉陈安邦,告诉所有人,乔家不是那么好惹的

  陈安邦也明白了这个道理,不过代价是惨痛的

  张大guān人来到现场,看到那匹已经死去的赛马,心中有些惋惜,不过想想今天陈安邦对乔家子弟的挑衅,乔鹏飞这样的做法也不算过分,他必须要通过一种酣畅淋漓的方式向京城太子圈宣布,乔家不是好惹的

  张大guān人啧啧叹息道:“我说鹏飞,你怎么把我的马给打死了?一百多万呢”

  乔梦媛道:“我赔给你”虽然乔梦媛感到不忍心,可是她并不认为乔鹏飞的做法有错,连陈安邦这种跳梁小丑都敢挑战乔家尊严的时候,作为乔家子弟,乔鹏飞应该站出来捍卫反而是时维眼圈红了,不忍再看

  张扬笑道:“不就是一百万英榜吗,这点钱算什么,比得shàng咱们的感情吗?算了,这马我也不要了”他向哭丧着脸,痛不欲生的陈安邦道:“陈安邦,你把它埋了”

  翟名望让现场的工作人员帮忙把马尸移开,陈安邦这才获得自由,好在他的身体没有受伤

  望着灰头土脸的陈安邦,梁康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心说你丫根本是自找的,乔家的影响可能是大不如前了,但绝不是你小子能惹起的,自找难看怨得谁来?

  张扬这群人的心情丝毫没有因为陈安邦而受到影响,他们居然还有心情在现场骑了一会儿马,赛马场虽然有不少人,但是看到他们几个在马场玩,没有人再敢去凑这个热闹,梁康也不例外

  时维对陈安邦的那匹骡子突然发疯感到非常的不解,追着张扬问这件事有无内情,是不是他做了手脚,张扬被她缠得实在受不了,终于老实承认,自己往那匹马的肛龘门里塞了一颗小石子

  时维道:“这么厉害,一颗黄豆大小的小石子就能把骡子给弄疯”

  张大guān人道:“要是给你塞那么一颗你也得发疯”

  时维愣了一下,旋即一张脸涨得通红,咬牙切齿道:“张扬,信不信我扯烂你的嘴巴”

  张大guān人哈哈大笑,纵马向前方奔驰而去,时维驾驭着她的小白马紧陆其后

  一直到打bǎ的时候,时维仍然对张扬的这番话耿耿于怀,不过张大guān人才不会跟她计较,来到乔梦媛身边笑眯眯道:“你刚才说要赔给我?”

  乔梦媛道:“我有说过吗?”

  张扬道:“马我不感兴趣,钱也没啥意义,干脆把自个赔给我得了”

  乔梦媛笑了笑,没说话,对张扬的骚扰她已经有了丰富的应对经验

  张扬道:“我决定了,今年春节不走了,留在京城陪你好好玩玩”

  “大过年的,回去陪陪家人多好?”

  张扬道:“嫣然和外婆去东江,我本来想回春阳过年,可我父母他们今年突发奇想要回农村老家,所以我干脆留在京城了”

  乔梦媛道:“过年谁不跟家人一起过,你一个人往哪儿凑?”说完她笑道:“我倒忘了,你是不是去文副总理家?”

  张扬道:“无所谓,要是你不嫌弃,我跟着你们家过也行”

  乔梦媛知道他留在京城的意图旨在安慰自己,心中不免有些感动,轻声道:“还是别来我家,省得别人说三道四”

  张扬道:“有件事我始终想问你,你跟周兴国的事情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乔梦媛的目光望向远方,今天她的心情好了许多,轻轻舒了口气道:“见过一次面,别人介绍的,我在考虑”

  张大guān人一听就急了:“考虑什么?你根本就不喜欢他,有什么可考虑的?”

  乔梦媛道:“人活在世shàng总得要有个归宿”

  张扬道:“那也不一定要选他啊?”

  乔梦媛的美眸瞄了张扬一眼:“谢谢关心,可是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可以做主”

  张扬道:“扯淡,你的命是我救得,你必须尊重我的意见”

  乔梦媛望着他的样子不觉有些想笑,可仔细一想又没有想笑的理由,她轻声道:“你要是真想勉强我,大不了我把性命还给你”

  张大guān人没撤了,乔梦媛是个极有主见的女人,她说得出,就做得到

  正在打bǎ的乔鹏飞向张扬道:“喂聊什么呢?过来打bǎ”

  时维放下手龘枪道:“他在哪儿花言巧语的骗我姐呢,张扬,我可告诉你,你都是已婚男人了,别打我姐的主意”

  张大guān人真是服了她的一张嘴,一边走过去一边嘟囔道:“你要是我老婆,我非把你的舌头给割了不可”

  张大guān人接过时维的手龘枪,填shàng手弹,瞄准远处的bǎ子,蓬蓬蓬,连开了教枪,子弹无一例外的击中bǎ心,看得时维目瞪口呆,连一旁的乔鹏飞都愣了:“张扬,你太牛了,你不该当国家干部,改行去当射击运动员,就你这水准,奥运会金牌没得跑”

  张大guān人咧咧嘴道:“拿金牌哪有当gu●ān有成就?奥运冠军多了去了,你见几个奥运冠军后来做guān成功的?在中国当guān,比在奥运会拿金牌的难度大”

  时维道:“那倒未必”

  张扬又填好子弹准备一轮射击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将手龘枪交给时维,自己走到一边接电话

  电话是薛伟tóng打来的:“三哥,你不仗义啊,出去玩都不叫我们”

  张扬笑道:“我不是怕你忙吗?”

  薛伟tóng道:“干嘛呢?打bǎ啊枪法怎么样?”

  张大guān人抬起头,看到远处几个人朝这边走了过来,走在正中间的却是周兴国,薛伟tóng和徐建基分别走在两边,薛伟tóng身边还有袁军

  张扬满脸堆笑的迎了过去,真是没想到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乔鹏飞看到这群人过来,也放下手中枪走过去打招呼

  周兴国握住乔鹏飞的手摇晃了一下道:“鹏飞,从西藏回来我还没有给你接风呢”

  乔鹏飞笑道:“不用,自己朋友不用那么客气”

  薛伟tóng来到张扬面前:“三哥,你不是跟我嫂子回平海了吗?”

  张扬道:“突然遇到点状况,所以今年春节就不回去了,打算留在京城过,正准备回头跟你们联系◆呢,想不到这就遇shàng了”

  薛伟tóng道:“我还欠嫂子一辆车呢”

  张扬道:“行了,等结婚一起送”心中却琢磨着他们不可能这么巧来到这里,搭着薛伟tóng的肩膀把她拉到一边:“怎▲么个情况?你们怎么会到这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