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三章【凶相毕露】(下)


  章碧君笑了起来:“重要吗?”

  张扬道:“对nǐ不重要,可对我很重要,我很不爽替别人背黑锅”张扬对章碧君的感觉并不好,尤其是和邢朝晖相比,章碧君这个人心机太深,不像邢朝晖那般坦诚

  章碧君道:“没有人要让nǐ背黑锅,我告诉nǐ一个事实,当初nǐ前往苍幕山军事禁区就是查晋北的圈套”

  张扬皱了皱眉头:“nǐ有证据吗?”

  章碧君点了点头:“我们在查晋北的保险柜中发现了部分从苍幕山军事禁区中丢失的秘密资料,单单是这一项,我们就可以认定他是一名台湾间谍”

  张扬道:“nǐ们到底发现了什么?”

  章碧君道:“事关国家机密”

  张扬笑了起来,他充满嘲讽道:“真是一个绝妙的理由,好,我不问,我也没兴趣知道,现在nǐ可以兑现当初的chéng诺了”

  章碧君点了点头,她拿起遥控器,打kāi前方的电视墙,罗生室内的光线同时黯淡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方才看到了晃动的屏幕,一个yīn沉的声音响起,应该是东亚某国的语言,过了一会儿,屏幕kāi始变得清晰,看到一名女子被人绑在椅子上,身边一名身穿北韩军装的男子抓圌住了她的头发,逼圌迫她仰起头,面对着镜头,那女子的脸上伤痕累累,虽然如此,张扬仍然第一眼就认出,她是丽芙

  张扬的内心顿时紧缩了一下,画面中传来男子的咒骂声,然后他拿起一根铁棍狠狠抽打在丽芙的身上,打得丽芙连人带椅子摔倒在地上,她的身体痛苦的抽圌搐着,男子抬起脚狠狠踏在她的手上

  张扬听到丽芙痛苦的呻圌yín,虽然她竭力在抑制,但是仍然发出了声息

  画面中男子大声说着什么

  张扬不忍再看,他手中的咖啡杯因为chéng受不住他愤怒的力量,咔嚓一声,被他捏的粉碎,滚烫的咖啡洒了他一手,张扬却浑然未决

  章碧君叹了口气道:“夜莺在追击邢朝晖的过程中进入了北韩,被邢朝晖发觉,他利用在北韩的关系,故意将夜莺引入圈套,并将她的行踪透露给北韩军方,夜莺误闯北韩军事禁区,落入北韩军人的圈套中,邢朝晖通过秘密途径放出假的资料,让北韩方面误以为夜莺是来自美国的间谍”

  张扬怒道:“她是nǐ的手下,nǐ应该向北韩方面解释这件事”

  章碧君摇了摇头,她的表情充满了无奈:“张扬,这种事没办法去解释,夜莺进入的是北韩军事禁区,如果我们出面chéng认,会影响到我们两国之间的睦邻○友好关系”

  张大官人怒道:“屁的睦邻友好关系?难道为了所谓的外交就要牺牲自己的同志?夜莺为什么会到北韩?如果不是为了完成nǐ们交给她的任务,她怎么会身涉险境?现在她出事了,nǐ们却要不闻不问★?难道nǐ们不清楚北韩军人对付美国间谍的手段?”张大官人有些出离愤怒了

  章碧君叹了口气道:“这盘录像是邢朝晖寄来的,我收到录像已经有五天了,我想……夜莺应该凶多吉少”她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失落

  张扬忍无可忍了,他才不管章碧君是怎样的地位,拍案怒起道:“nǐ们口口声声不会放弃任何一位同志,全他圌妈都是扯淡,nǐ明明可以救她,只要证明她的身份,北韩军方一定会给我们这个面子”

  ●章碧君神情黯然道:“太晚了”

  张扬道:“知不知道她在哪里?”

  “根据我们情报部门的分析,她应该被关押在距离南韩边境不远的金刚山秘密军事基地”

  张扬点了点头,他向章碧君道:☆“给我nǐ所知道的关于夜莺的一切资料”

  章碧君似乎意shí到了什么,她低声道:“张扬,我知道nǐ很关心她,可是我对她的关心根本不次于nǐ,一直以来我都将她当成亲生女儿一般看待”

  张●扬摇了摇头:“收起nǐ的谎言,没有任何一个母亲可以忍心看着女儿受到这样的折磨”他抿起嘴唇,倔强的目光盯住章碧君道:“给我需要的一切资料”

  章碧君和张扬对望良久,她的目光率先软化了下去,她将一▲个档案袋递给了张扬,又起身取出了录像带交给了他

  张扬站起身,大步向门外走去

  章碧君叫住了他:“张扬,nǐ真的打算去北韩救人?”

  张扬的身影停顿了一下,然后低声道:“我的事情和nǐ无关”

  章碧君道:“虽然我国和北韩之间有着良好的关系,可是北韩这个国家在政治方面极其的复杂,一旦做出触犯他们国家利益的事情,后果会很严重”

  张扬淡然笑道:“nǐ在提醒我,我要对自己的一切行为负责吗?”

  章碧君提醒他道:“美国的事情nǐ应该还记得”

  张扬道:“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组织抛弃”拉kāi房门的时候,张扬转过身:“还有,从今天起,我和nǐ们的组织之间再无任何瓜葛,我相信,这也正是nǐ所希望的”上次张扬在美国大kāi杀戒的时候,国安官方也没有给他任何的帮助,他们首先做的是撇kāi关系,是邢朝晖背地里给他帮助,张扬对所谓的组织早就不抱有希望

  房门在张扬的背后紧紧关闭,章碧君望着紧闭的房门,脸上痛惜的表情却瞬间消失,她缓步走向电视墙,摁下墙壁上暗藏的密码,电视墙移动kāi来,露出后方的电梯,章碧君进入电梯,按下负三层的按键

  在十jú秘密基地的下方暗藏着一间禁闭室,两名全副武装的警卫把守着大门

  章碧君进入禁闭室内,禁闭室非常的空旷,其中只有一些最简陋的生活设施,一个身材微胖的男人蜷曲在小床之上

  章碧君轻轻咳嗽了一声

  那男子缓缓转过身来,正是昔日国安四jú的主任邢朝晖

  邢朝晖的脸上早已没有了昔日的笑容,望着眼前的章碧君,他的表情充满了愤怒与悲哀

  章碧君站在他的面前,轻声道:“身体好些了吗?”

  邢朝晖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看得出他的身体非常虚弱,他低声道:“章碧君,从我这里,nǐ得不到任何东西”

  章碧君叹了口气道:“我一直以为nǐ是个很好说话的人”

  邢朝晖道:“人活在世上是有原则的,好说话的人未必肯违背自己的良心”

  章碧君道:“nǐ所谓的原则带给nǐ的只有死亡”

  邢朝晖惨然一笑道:“谁会在乎?”

  章碧君道:“我这次来是想告诉nǐ一件事”

  邢朝晖冷冷看着她

  “nǐ最得力的手下张扬去北韩救夜莺了”

  邢朝晖唇角的肌肉抽圌搐了一下

  章碧君道:“背叛我的下场只有一个,夜莺不相●信nǐ是内jiān,她竟然敢查我,我就让她永世不得翻身”

  邢朝晖充满鄙夷的看着她:“nǐ很可悲,nǐ背叛了自己的信仰,nǐ背叛了自己的国家”

  章碧君道:“我们的理想不同,nǐ永远不■会懂得我的志向”

  邢朝晖笑道:“nǐ以为自己很厉害,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他在利用nǐ,nǐ真的很可怜”

  章碧君道:“可怜的是nǐ,nǐ永远见不到初升的太阳,nǐ大概已经忘了,今天是年的第一天”

  邢朝晖的脸上蒙上了一层悲怆的表情

  章碧君似乎感觉对他刺圌鸡的还不够,又道:“刚才nǐ的得力助手张扬来过,就在nǐ头顶的办公室,他看到了北韩军人严刑拷打夜莺的录像,nǐ猜猜他会有怎样的反应?”

  邢朝晖道:“他已经离kāi了国安,nǐ为什么还不放过他?”

  章碧君道:“他是个麻烦,他害得我们蒙受了巨大的损失,这样的人,我又怎么可以让他留在这个世界上”

  邢朝晖道:“罗生他的确是个麻烦,可我还是要奉劝nǐ一句,这个麻烦,nǐ还是不要去招惹,一旦鸡怒了他,后果不堪设想”

  章碧君呵呵笑了起来,她得意的向前走了一步:“老邢,nǐ这个人就是这样自以为是,nǐ以为他可以从北韩军人的枪口下活着逃回来?”

  邢朝晖道:“章碧君,nǐ果然好手段,诬陷我是内jiān,又设计夜莺,现在利用夜莺的安危又将张扬骗入jú中,女人果然是世上最狠毒的动物”

  章碧君道:“那是因为nǐ不懂得欣赏”她看了看邢朝晖,充满同情的叹了一口气道:“如果nǐ聪明一些,本不会落到如此的地步”

  邢朝晖微笑道:“我是个固执的人,认准的事情就不会改变nǐ以为自己很聪明吗?如果nǐ聪明就不会被我发现,如果nǐ聪明就不会在夜莺的面前露出破绽,如果nǐ聪明nǐ就不会去招惹张扬”

  章碧君轻声道:“可惜nǐ们的结jú都一样”

  她的目光◆忽然充满了同情:“待会儿我让人给nǐ送些饺子过来,好好过个年”

  邢朝晖从章碧君yīn冷的眼神突然意shí到了什么,他低声道:“外面下雪了吗?”

  章碧君点了点头:“雪很大,风景很美,◇可惜nǐ再也见不到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